第十章 套出密码

    封立仁在厉昊南眼前打女儿的这个嘴巴,是丝毫不敢做假的,若雨被打得(身shēn)体一摇晃,厉昊南也在这最恰当的时候看似不经意的放开手,若雨(身shēn)体失去重心,整个人扑倒在地顾筱北的脚下,白晰的脸蛋立刻清清楚楚地浮现五道鲜明的指印,而且马上红肿起来,样子狼狈不堪。

    大厅里也有些(身shēn)份不低的人跟封立仁关系不错,可是此时盛怒中的厉昊南谁又敢惹,尽管看着封立仁父女的样子很狼狈,但是依然没有人敢多言半句。

    顾筱北毕竟心软,看着这样狼狈的若雨有些不忍;看看站在人群一边震惊慌乱的赵峥有些怒其不争;再看看(身shēn)后的陈爽,一脸的倔强隐忍,压的她心里沉甸甸的,才几天的时候,她人已瘦了一圈;再看看站在厉昊南(身shēn)后皱着眉头的陈家强和一脸疑惑的红姐,她知道,这件事(情qíng)应该到此为止了!

    “昊南,算了,若雨和我毕竟同学一场,刚刚只是个误会!”顾筱北一脸(娇jiāo)憨的搂着厉昊南的胳膊,说得轻描淡写。

    敢在厉昊南面前开口求(情qíng)的人,能让厉昊南万丈怒火瞬间熄灭的人,自然只有顾筱北。厉昊南揽着顾筱北的腰,看着封家父女的眸光中寒气毕现,“封总,你和你女儿都应该庆幸,刚才她没有打到筱北,我厉昊南的妻子可不是随便谁都能碰的!”

    “是,是!”封立仁吓得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后怕的扶起地上的女儿,低声吩咐,“还不向厉先生和厉夫人说谢谢!”

    “谢谢厉先生,谢谢厉夫人!”若雨此时(身shēn)上世家子女的傲慢清高早被厉昊南吓没了,只是惊魂不定、声音哽咽的点头认错。

    厉昊南薄唇张启,语调(阴yīn)沉冷酷,“没事了,去吧!”然后揽着顾筱北就想转(身shēn)离开。

    顾筱北临走时拽了陈爽一把,见她呆愣着不动,顺着她的目光看去,见赵峥一个人,站在金碧辉煌的大厅里,封立仁已经扶着女儿,快速的向着大厅外走去。赵峥的神(情qíng)还如同在梦中一样茫然无措,看着甚是凄惶可怜。

    慈善拍卖开始,厉昊南气魄豪爽大气,一连拍下了多件物品,但是每拍一件东西,他都会(娇jiāo)宠的咨询一下顾筱北的意见,只要听着顾筱北对此物品稍稍赞叹两句,他就会毫不犹豫的拍下来。

    在酒会结束时,大厅里的名流绅士仿佛早就忘了之前发生的那不愉快的一幕,聚拢在厉昊南(身shēn)边,赞叹他如何有魄力,如何慷慨的为慈善事业做出贡献。

    可是厉昊南这个人太过倨傲,只是淡淡的一笑,“为慈善事业做贡献说不上,只是今晚我太太受了些委屈,买些小东西哄她开心罢了!”

    一时间,顾筱北可算风头无两,厉昊南的一句话,不知道让在场多少的女人心破碎。一掷千万,只为博自己妻子一笑,这样的大手笔,真是羡煞旁人啊!

    出了大厅往外走的时候,顾筱北回头回脑的找到陈爽,跑过去拉着她,小心的看她的的脸色,讨好的问道:“小爽,刚刚你没生我的气吧!”

    “怎么会?你以为我的良心也被狗吃了!”陈爽无所谓的搂着顾筱北的肩膀,“筱北,你是我的好朋友,我怎么会生你的气!我知道,你刚刚是为了我出头,还差点没害你挨打!”

    “放心,我有神保护我!”顾筱北嬉皮笑脸,“对了,我姐和我姐夫没问你和赵峥是怎么回事啊?”

    “问了,我说我看不上赵峥,前几天就跟他分手了,他为了气我才跟若雨交的朋友。”

    “他们怎么说?”

    “什么也没说,乐坏了!”陈爽苦涩的笑了一下。

    晚上回到家,洗漱完毕,厉昊南将穿着丝帛睡衣的顾筱北抱在怀里,亲吻着她的脸,“囡囡,今天你高兴吗?”

    “高兴!”顾筱北笑着点点头,随后有些明白过来,问道:“你,你是故意带我去的!”

    厉昊南也不隐瞒,“我是故意的带你去酒会,原本想用我的方式帮你出口气,可是没想到你一离开我的视线就出了事(情qíng)。”他仿佛有些后怕的抱紧顾筱北,“差点没人那个女人伤了你!”

    顾筱北抬起头,伸手轻轻摸着自己眼前这张熟悉的面孔——刀刻一般的轮廓,深邃的线条,每一处都让她迷恋不已,她忽然想起了白天的那个带密码的抽屉,伸手就紧紧抱住他的脖子,把自己的头埋在他脖颈里,(娇jiāo)声嗲气的说:“老爸,你是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她不敢让厉昊南看见自己眼睛,怕他那双火眼金睛看透自己的心事。

    可是厉昊南此时还哪有心思去细琢磨她的真实想法,顾筱北的这句话,如同将他全(身shēn)的肌体都激活了,满眼满世界都是花在开放,他的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只是紧紧的抱着她,在她耳边柔声道:“筱北,我不对你好还能对谁好!”

    “对了,老爸,你今天晚上一下就拍了那么多的东西,花了那么的钱,照你这样挥霍下去,不怕把咱家的钱都花光了!”

    “哈哈哈!”厉昊南笑的很开心,如同听了自己孩子讲的最幼稚的笑话,“我的傻囡囡,就是你每天这样千八百万的花,这辈子也花不完!”

    “是,我知道你钱多,无论咱们怎么挥金如土都花不完,可是咱们还有儿子呢,儿子还会有儿子啊,子子孙孙,无穷尽的!”顾筱北趴在厉昊南的肩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小丫头,你什么时候这么长心了!”厉昊南听见顾筱北跟自己说起以后的子孙后代,高兴的都合不拢嘴。

    “我现在也是有儿子的人了,当然要长心了!”顾筱北见厉昊南高兴了,趁(热rè)打铁,“厉昊南,你要把你的那些银行密码啊,保险箱密码啊都告诉我,因为我是你妻子,是孩子的妈妈!”

    厉昊南笑不可仰,他早就知道顾筱北不是贪财的人,把她说得这些话当成小孩子言语,啃咬着她的脖子,“放心吧,这些事(情qíng)都不用你((操cāo)cāo)心,即使将来我有什么事(情qíng),你(身shēn)后也站着强大的国际律师团,自然有人帮你和儿子打理一切!”

    “呸呸呸!乌鸦嘴,你胡说什么?”顾筱北气闷得紧,把(身shēn)子从厉昊南怀里挣出来,转过头背对着他:“你不就是不想告诉我你有多少财富吗,不用为了搪塞我说这些不吉利的话,你想跟我藏着掖着,我不问了就是!”

    厉昊南揽住她的腰,轻而易举地又把她转过来,让她看着自己,轻笑起来:“我的小囡囡,我哪里敢跟你藏着掖着,我的囡囡是我的心头宝,捧在手上都怕摔着了,跟我的囡囡比起来,那些钱财都是粪土!”

    顾筱北被他说得有些脸红,但又不甘心就这样放弃,只是咬着嘴唇,气鼓鼓的看着厉昊南。

    厉昊南凑进她颈边,再次吻她,耳语道:“好了,囡囡,我不是不肯告诉你,只是怕你因为那些事(情qíng)烦心,如果你要听,我现在就告诉你还不行吗,咱们在瑞士银行……”

    顾筱北第二天再来到厉昊南的公司,就开始一声声老爸的哄劝着厉昊南,说自己绝对不会乱跑,只是呆在他办公室里太闷了,她想出去走走,但保证不会走远,保证随传随到。

    厉昊南想着,这样把顾筱北栓在自己(身shēn)边也不是办法,于是答应放她出去走走,但是活动范围只限于本楼层。

    顾筱北欢欣鼓舞的跑了出去,在这个楼层里转了两圈,最后发现休息区是个好地方。这里环境雅致,草木扶苏,繁花似锦,还有吃的喝的,在休息区中间的位置有着排排座椅,可以看见前面摆着的立体声环绕家庭影院,周围还附属着一个个精巧的咖啡角,实在是个散播八卦和偷听新闻的好地方。

    她这些(日rì)子总是跟在厉昊南(身shēn)边,现在王朝帝国没有几个人不知道她是厉昊南的夫人。

    她来休息区的时候,这里有两个服务员还有几个过来冲咖啡的女员工,见到她就象看天外来客,都有些神色紧张,规规矩矩的点头,问好:“总裁夫人好!”

    顾筱北很随意的挥挥手,她知道,让她们立刻打消对自己的拘谨和敬畏是不可能的,慢慢来吧!她自己冲了杯咖啡,看着大屏幕上正在播放财经新闻,好奇的问(身shēn)边的女员工,“你们这么勤奋,休息的时候都看这个啊?”

    这个女员工长得很腼腆,期期艾艾的点点头。

    “那,这里不可以调台的吗?你们都(爱ài)看这个?”顾筱北真的有些理解不了这些人白骨精的想法,也太积极向上点了吧!

    “不是的,夫人你可以随便调台的。”吧台里一个看起来年纪青些的服务员答话,她眼睛眨巴着,看着顾筱北露出期望的神(情qíng),“这个电视最初是给来这里休息的人消遣用的,后来厉总来品尝过一次这里的饮品,他坐着喝咖啡时,把台调到这个财经频道,以后就再也没人敢换台了!我来这里都两年了,一直看得都是这个财经频道,据上一位前辈说,她在这里看了三年财经新闻了!”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幸孕:冷枭的契约情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