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似曾相识的宠爱

    “咳,哥,要不你就先放开她吧!她,她好像害怕的是你!”厉昊南当局者迷,他不知道自己那副凶狠(阴yīn)鸷的样子会带给别人怎样的视觉震撼,冼志明在一边却看清楚了,见顾筱北开始打厉昊南了,有些心疼的看不过去好心提醒。

    厉昊南心头一震,看着顾筱北在自己怀里唯唯缩缩的样子,才意识到她害怕的真是自己。心中不由暗暗后悔,自己怎么能让她看见这么血腥的一面,万一刺激到她的神经怎么办。再说,她本来看见自己就如同见鬼一样,这次让她看见自己的这一面,只怕以后会更害怕自己了。

    他仔细观察了顾筱北的神(情qíng),发现没有被刺激犯病的征兆。心中的担忧解除,但郁闷升起,真的是英雄救美不成,还反倒起来了副作用!

    “筱北,你怕我干吗?我又不会伤害你!”厉昊南有些懊恼的说。

    顾筱北还是有些惶然的想躲避,厉昊南反而把她抱得紧了些,低下头,鼻尖蹭着她的头发,温柔的低语,“筱北,你别怕我,我打的是欺负你的坏人,我不会伤害你的,永远永远都不会再伤害你了!”

    厉昊南这样的人,一旦温柔起来,整个人都会有种奇异的安定力量和魅惑,顾筱北在他的不断的安抚下,终于把对他的恐惧(情qíng)绪消除一有些。

    抬头看着厉昊南愣了几秒,乌沉沉的大眼睛里满是迷惑,突然后毫无预兆的,无限委屈的哇哇大哭起来。刚刚的一段时间了,她的精神一直处于高度的紧张和呆滞的麻木中,现在一切过去了,虽然她对厉昊南还有些惧怕,但那也好过(身shēn)边没有人,在他的柔声细语的安慰下,她终于从紧张震惊中苏醒过来,再也忍不住失声痛哭。

    厉昊南的眼眸中溢满温柔,看着顾筱北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心里一痛,伸手拨了拨她散落在耳边的头发,更加(爱ài)惜的搂紧她,“筱北,别哭了,没事了!别哭了,告诉我,你有没有伤到哪里?”

    顾筱北一听他问自己伤到了哪里,才感觉到从脚骨处传来的阵阵疼痛,哭哭唧唧的说道:“我,我脚崴了!”

    厉昊南听了立刻将顾筱北放在一边的地上,蹲下(身shēn)检查顾筱北的脚伤,因为顾筱北是坐在地上,他只有单膝跪下,查看她的脚。顾筱北受伤的脚表面上还看不出有什么异样,他试着活动着顾筱北的脚骨,“筱北,这样疼吗?”

    顾筱北低下头,眼睛正对上厉昊南乌黑的短发,头顶的发旋,弓着的背脊和腰(身shēn),每个一动作似乎都有种温柔的曲线。

    想想他是那么顶天立地的男人,刚刚面对那些穷凶极恶的人是那么强悍镇定,可是此时,他半跪在自己面前,言语动作中都带着显而易见的紧张和小心。那么霸道无畏的一个人此时只在为自己担心着,目光里只有自己,他的整个人气质仿佛都变了,不复平时的冷厉(阴yīn)狠,而是带上了另一种不可思议的诡魅神秘。

    顾筱北就是再粗神经,再害怕她,还是准确地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竟然有一种语言无法形容的熟悉感。

    “疼吗?”厉昊南的手指虚虚的贴着她的脚踝,似乎不敢随便用力。

    顾筱北此时算有些相信了厉昊南对自己是有几分真心的,她被厉昊南满眼的关切神色蛊惑,头脑有些发(热rè),放任着自己的(情qíng)绪,一晚上的委屈恐慌全部化成小女孩子的(娇jiāo)嗔,“疼!”带着哭音就喊出来了。

    厉昊南在踝骨周围一点点按压,“这样呢,也能吗?”

    “疼!疼!”顾筱北一声比一声叫的响亮。

    “(娇jiāo)气!”抱着膀在一边站着的冼志明早就有些看不过眼了,冷哼着。厉昊南是他心中神一样的人,什么时候对一个女人如此低声下气,小心翼翼,甚至还半跪在她面前!

    “一边去!”厉昊南此时已经是心疼的有些气急败坏了,看冼志明的眼神跟看顾筱北的完全不一样,嗖嗖的冷如利箭,吓得冼志明一缩脖子,真跑一边去了。

    “不碰的话,还疼吗?”厉昊南在面对顾筱北的时候,声线又急速下降,气的站着一边的冼志明直翻白眼。阮文正已经指挥人麻利的将那些人处理到一边去,过来递给冼志明一根烟,小声的说笑着,“认了吧,她就是咱哥的劫!”

    顾筱北经冼志明在一边的讽刺,头脑清醒了几分,声音也轻了起来,“不碰不疼。”

    “那就好,应该是没骨折。”厉昊南很专业的检查着,“来,起来看看敢不敢走”

    顾筱北在厉昊南的搀扶下站起(身shēn),听话的试着走了两步。脚一沾到地上,她马上一踉跄,好还厉昊南一直虚虚的扶着她,见她要栽倒,急忙把她搂在怀里,顺势握住她抓过来的手。顾筱北的小手柔软而美好,如若无骨,心神激((荡dàng)dàng)的厉昊南声音更加柔和,“感觉怎么样?能不能走?”

    “能走,就是不敢使劲。”顾筱北有些不好意思,自己这不是持宠生(娇jiāo)吗,其实脚沾到地上也不是多撕心裂肺的疼,可以忍受的。

    冼志明在一边没记(性xìng)的又发出‘嗤’的一声,厉昊南彻底冷了脸,“你,去把那边的石墩子给我搬过了!”

    冼志明恨不得抽自己一嘴巴,但又不敢说什么,认命的把远处供人休息的石墩子搬了过来。

    厉昊南扶着顾筱北坐在石墩子上,轻声说:“应该是轻度扭伤,我有个治疗崴脚土办法,给你试试。”

    “喔……好啊!”顾筱北有些迷迷糊糊地答应着,在她还来不及反应过来前,厉昊南已经握住她的脚踝,一使力将它扳正。

    “啊——”顾筱北顿时疼得浑(身shēn)发抖,大叫一声,又气又恼的再次大哭了起来。

    “别哭了,这样正位了就没事了,虽然有点儿疼,但是明天早上起来就会好了,而且不会肿。”厉昊南看着如同小孩子耍赖一样的顾筱北,声音中带着笑意。

    “谁让你正位的,我宁愿肿着,我宁愿肿着!”顾筱北气恼的抬手捶打着厉昊南几下,还想抬脚踹,被厉昊南灵敏的捉住了,“想要报仇,还是等它完全好了吧!”

    冼志明在一边看着撇撇嘴,但这次聪明的没有再说话。

    顾筱北哭了两声,感觉脚骨的地方真的不像刚才那样疼了,知道厉昊南不但打人的手段高超,正骨手段更是高明,厉昊南见顾筱北不再哭闹,暗暗松了口气,抬起头来,俊朗的眉目对着她笑:“来,我背你回去。”说完就在她面前蹲了下来。

    顾筱北看着厉昊南宽(挺tǐng)的后背和青郁郁的头发,有些不好意的拒绝着:“不了,我的脚被你那么一弄,已经好了,自己可以走着回去,现在可以自己走了……我停重的,你背着太沉了……”

    “上来!”厉昊南的声音不容拒绝。

    顾筱北此时连吓带哭的确实浑(身shēn)没有半分力气,刚刚只是想着让厉昊南背她太大材小用了,现在见厉昊南坚持,也就打蛇随棍上,爬上厉昊南的后背。

    厉昊南感觉顾筱北趴到他背上,慢慢站起(身shēn),多久没有跟她有这样的亲密接触了,她甜蜜的气息,她灼人的温度,她柔软的(身shēn)体,所有的一切都如同记忆中一样鲜活美好。

    如果不是自己的赶尽杀绝,如果不是中间出现那么多的误会波折,他和顾筱北的孩子此时也应该有两岁了,他们一家三口,应该是坐在家里,看着电视,或者做着其他自己喜欢并且更有意义的事(情qíng)……

    但现在,自己无论付出多少感(情qíng)都得不到回应,好像在黑夜的隧道里行走,看不到方向,明明这个人就近在咫尺,反而雾里看花,忧心忡忡。

    哎,也不知道什么顾筱北才能接受他!心中有些微微发酸的厉昊南,感觉着顾筱北嘴里轻轻呵出气息落到他的颈间,心中又充满喜悦,无论前路有多少崎岖,她现在毕竟真实的在自己的后背上,只愿眼前这条路永远走不到头!

    顾筱北趴在厉昊南的肩膀上,最初还有些紧张不安,但是慢慢的发现厉昊南的肩膀意外的舒服,宽阔而温暖,而且他步履稳健。

    她还是第一次有机会这样近距离的接触厉昊南,抬头好奇的偷偷打量他,他的侧脸线条立体而坚毅,五官都仿佛带着力度,眼珠比一般人黑,黑得近乎异样,带着让人不敢直视的锋芒。

    “看够了吗?”厉昊南也不回头,带笑的声音轻问。

    顾筱北面上一红,“嗯”了一声,埋首于他的耳畔,双手从他肩头绕过去,停在他(胸xiōng)前扣住了,形成一个死结。

    厉昊南一直把顾筱北背到他们居住的别墅门口,顾筱北想到里面住的可都是自己学校的老师,看刚才吃饭的架势,他们和厉昊南都是认识的,怕遇见熟人不好意思,挣扎着想从厉昊南的(身shēn)上滑下来。

    “没事,消停呆着!”厉昊南没有放手的意思,反倒往上托了托她的(身shēn)体。

    顾筱北惊奇的发现厉昊南背着她绕到别墅的侧后方,这里有一道不太显眼的门,门边的保安看见厉昊南,立刻毕恭毕敬的叫了声,“厉总!”然后打开门,让他们进去。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幸孕:冷枭的契约情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