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软玉温香

    厉昊南见顾筱北神(情qíng)专注的看着手里的枪,以为她对打枪产生了兴趣,他在心里是有些暗暗高兴,他是希望顾筱北学会开枪的,这样以后万一有什么事(情qíng),也算是有一技防(身shēn)。再说,他厉昊南的妻子,怎么可以不会打枪呢!

    他熟练麻利的装上弹夹,因为是示范给顾筱北看,所以他慢慢的抬起胳膊,伸直双臂,两腿前后分成一字,瞄准,开枪,动作娴熟一气合成,子弹打出的声音都是连贯的。

    枪声落下,靶纸自动倒滑过来,顾筱北看见靶纸只有十环线正中有一个不算规则的圆洞,如果是玩枪的行家,一眼就可以看出这是子弹反复打在一个点上造成的,不是玩枪的高手,是绝对做不到的。

    顾筱北不懂枪,也不知道厉昊南这是打的好还是不好,只是傻傻的看着厉昊南把枪递到她的手中,“来,试试,很简单的!”她有些麻木的接过手枪。

    她现在哪里有什么心(情qíng)打枪,只是手里拎着枪,如同电视上演的逃兵一样,狼狈不堪的站着。

    厉昊南见她这个样子,无奈的笑笑,他伸出手矫正着她拿枪的手势,在摆弄她的手指时,他顺势握住她的手,还如同记忆中的那样柔软美好,几乎摸不到骨头。

    顾筱北脸憋的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还好厉昊南送开了她的手,有去矫正她站立的姿态。

    厉昊南的大手从上而下,摸着她的手,捋直她的胳膊,扶正她的腰,有半蹲下(身shēn),分开她的腿……

    此时此刻,二人独处在狭小的空间里,厉昊南那无处不在的强大气场已经压迫的顾筱北有些无法呼吸,现在他温(热rè)的大手又在不住的碰触着她的肢体,她感觉大脑彻底的缺氧了,阵阵眩晕起来!

    顾筱北不好受,厉昊南又何尝好受,自己的妻子就在自己的面前,她青(春chūn)柔软的(身shēn)体就在自己的手下,记忆中所有美好的一切都在急剧上涌,回想着以前和她紧抱时的缠绵时刻,想着她在自己(身shēn)下辗转低吟,他觉得自己对她有种急不可待的渴望,恨不得马上拥她入怀,狠狠的抱住她,把她揉到自己的(身shēn)体里……

    有些(情qíng)动难忍的厉昊南,从后面将顾筱北半抱在怀里,伸长胳膊握住她的手,哑声说道:“来,开一枪试试!”

    他是有意这样接近顾筱北的,感觉着怀里的软玉温香,仿佛只有用这样的方式,才可以给这段时间所有压抑下去的痛苦或者思念找到释放的出口。

    只有天知道,自己有多想她,他多想拿他的所有,换她马上回到自己(身shēn)边。

    顾筱北机械的点了点头,这个季节南方温度还很高,尽管(射shè)击场里的中央空调将温度永远保持在23度,可是她还是觉得(热rè),(热rè)的头晕脑涨,额角都冒出了细密的汗水。(身shēn)体几乎整个被厉昊南抱在怀里,他带着男人阳刚的温(热rè)气息吹拂到她脖颈里,让她又觉得冷,如同掉进冰窖一般。

    顾筱北在这种冷然交替中,(身shēn)体都有些不由自主的轻轻颤动。

    厉昊南看着顾筱北清澈的眼睛闪着惊惧的光,感觉到她全(身shēn)都处于对他的的抵触防备中,在心中叹了一口气,嘴角流露出苦涩的笑意,顾筱北对他的这种躲避惧怕,就像一根毒刺,深深扎进他心间,迅速蔓延。

    尽管厉昊南是那么如饥似渴的想和顾筱北亲昵一些,多呆一会儿,可是看见此时顾筱北被他吓的不知所措的样子,还是心中不忍,知道自己现在不能迫得她太紧,他放开顾筱北,退到让她觉得安全的地方,柔声如同(诱yòu)哄一样,“来,自己开枪试试!”

    顾筱北现在吓得根本不想开枪,她恨不得立刻转(身shēn)逃跑,但是知道自己不放两枪厉昊南是不会让自己离开。于是只有如同应付考试的小学生一样,闭着眼睛,认命的扣动扳机。听见‘砰砰’的响了两声后,也不管自己把子弹打到哪里去了,放下枪后,在厉昊南面前低着头,交握的手指不断搅动着,小声的说:“厉,厉先生,我,我想去找小爽玩!”

    厉昊南看着顾筱北一张脸脂粉不染的小脸白皙晶莹,浓黑茂密的睫毛因为紧张像把小扇子一样不断颤抖着,站在自己面前大气都不敢出,巨大的挫败感几乎瞬息将他淹没,他觉得呼吸都有些困难。

    顾筱北等了半天都不见厉昊南说话,试探(性xìng)的抬头向厉昊南的方向望了一眼,只见他逆着光站在那里看着自己,脸上带着淡淡(阴yīn)影,密密的长睫下眼光幽深无底,脸色看着也非常诡异,好像随时都会扑过来将她撕成碎片,又好像恪守理智,强迫冷静,仅是这样在一边驻足观望。

    她的心怦然跳动,更加惊慌失措起来,马上避开厉昊南的视线。

    厉昊南知道自己是真的吓到顾筱北了,无力的笑了一下,尽量将声音放温柔,“去吧,找小爽玩去吧……”

    顾筱北如获大赦般轻吁口气,没等厉昊南说完话,转(身shēn)就跑。

    “等一下!”

    “啊!?”顾筱北以为厉昊南反悔了,无奈的站住脚步,不安又可怜的望着这个强势霸道的男人。

    厉昊南走到顾筱北(身shēn)边,冷漠(阴yīn)沉的脸上转为让人震惊的温暖和宠溺,伸手将顾筱北头上的一丝乱发捋顺,声音如同水一样说:“这里的东西都是真家伙,玩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安全!”

    顾筱北听了厉昊南的话,(身shēn)子无意识的哆嗦一下,他异于平时的声音让她觉得隐隐不安,不敢深究,她咬了咬下唇,迫不得已的低应了句,“嗯,知道了。”转(身shēn)再次逃跑。

    顾筱北走了一圈,看到了在另一边开阔的步枪场地玩的陈爽,远远的看见陈爽有些意兴阑珊的摆弄着手里有些沉重的步枪。

    陈爽从把顾筱北一个人留在厉昊南(身shēn)边开始,心中就有些隐隐的自责,如同把可怜的小白兔扔给了大灰狼。

    当她看见顾筱北不(情qíng)不愿的被厉昊南带去打枪,心中的不安就越来越大,此时,摆弄着手里平时喜(爱ài)的步枪也心不在焉的。

    正在陈爽犹豫着要不要去营救水深火(热rè)的顾筱北时,一个清脆中带着恼怒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好你个陈爽,我出门前怎么跟你说的,你当真想往死路上((逼bī)bī)我,想让我死给你看啊!”

    还没等陈爽抬头,声音已经由远及近,倏忽间便到了眼,顾筱北带着从厉昊南那里获得的郁闷和恐惧,怒气冲冲地指着陈爽,指尖几乎要戳到陈爽的脸颊上,声音却莫名的小了下来,有些色厉内荏的说道:“陈爽,你,你有没有搞错,我怎么把我一个人扔在休息区偷偷跑了,你知不知道,这么半天我一直在与狼共舞!”

    陈爽抬头看着顾筱北,如同知道她去了一趟地狱似的,用眼睛把她从上到下,在从下到上反复的打量了几个来回,在确保顾筱北平安无事后,也不在意顾筱北对她不善的语气,有些激动的搂抱住顾筱北,“筱北,你,你没,没………被狼吃了吧!来,咱们打枪,咱们打枪!”

    顾筱北气哼哼的嘟着嘴,好在她是个没心没肺的人,也不再计较什么,一(屁pì)股坐在陈爽(身shēn)边,抓起放在一边的饮料,狠狠的灌了两口。

    陈爽的打枪技术其实不好,只是因为以前跟爸妈来过,知道一些大致的动作要领,图着新鲜在玩过几次,此时有些笨拙的教着顾筱北。

    顾筱北看着枪,听着陈爽的讲解,就想起刚刚厉昊南半抱着自己教她开枪的(情qíng)景,如同受了刺激一般,不肯接陈爽递给自己的步枪。

    “你们俩个在干什么,用不用我教教你们这种步枪的要领!”

    清悦的声音在她们(身shēn)后响起,她们俩个一起回头,见吴闯浅笑着站在她们(身shēn)后。

    顾筱北一见是吴闯来教自己打枪,来了精神,从地上跳跃着站了起来,笑颜如花的看着吴闯,“好啊,你来教我们吧!”

    “不用了,难得来一趟,我们就不耽误你的时间了。筱北,我可以教她的!”陈爽清楚的知道顾筱北对吴闯的另有企图,她可不想真的给顾筱北和吴闯制造什么机会。

    如果在这种公然的场面下,顾筱北对吴闯做了什么,或者说了什么,那会让很多人不知道怎么下台的。

    吴闯看着陈爽一边拒绝自己,大眼睛一边四处观望着,在看见远处走过来的厉昊南时明显的带着惊慌。

    他微微笑着,机敏的立刻洞察了陈爽的心思,走到陈爽的(身shēn)边,假意接过步枪,“就你这半拉子师傅,能教出什么好徒弟!”接着又用低低的声音说:“是昊南哥让我过来的,怕你们两个闹出什么乱子!”

    陈爽叹息一声,自己真是枉做小人!她认命的把顾筱北让到吴闯面前,心中暗想,厉叔叔啊厉叔叔,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你总让一个跟贺子俊比起来毫不逊色的帅哥在顾筱北眼前晃((荡dàng)dàng),一个青(春chūn)一个年少,一个郎才一个女貌,一个干柴一个烈火,这还能不出事!

    这都是你自己安排的,将来出了什么事(情qíng),你可别怪我!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幸孕:冷枭的契约情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