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大男人的底线

    顾筱北感觉手被拉住,温暖的,有力的,是贺子俊。他紧紧搂住自己,贴在她的耳边不断的安抚着她,“筱北,别怕,是噩梦……你只是在做梦……一切都过去了,别怕,我在这里,我会一直陪着你,别怕,筱北,睡吧……”

    她在无限疲惫中,把头埋在贺子俊的怀里,又睡着了。

    贺子俊怕顾筱北做噩梦,这两天晚上都是陪着顾筱北睡,两个相(爱ài)中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夜夜睡在一张(床chuáng)上,那种波涛汹涌的(情qíng)潮,自然是难以抑制的。

    两人紧紧相拥的躺在一张(床chuáng)上,亲密无间的几乎变成一对连体婴,贺子俊看着怀里的顾筱北,面容(娇jiāo)羞,笑容甜美,他揽住她的腰,柔(情qíng)似水的用暗哑的声音说:“筱北,你真美!”

    软玉温香抱在怀里,他浑(身shēn)慢慢开始燥(热rè)。用手不断的抚摸着顾筱北的头发,她的一切自己都是那么熟悉,记忆中的一切依旧那么清晰,鲜明的记忆里,一切都如初相识,她的美好,她的温存,她的柔软的腰肢甜蜜的嘴唇……

    越想越是焦渴,他急切的想重溫过去那种旖旎,他的嘴唇吻上她的嘴唇,并不激烈,而是极致温柔的缠绵,只有极为熟悉极为了解的(情qíng)侣,才会这样的亲吻。

    顾筱北有些惊慌的在他(身shēn)下挣扎,蠕动,渐渐地,就不动了,柔顺的回应着他,他的动作越来越轻,越来越温柔,不住的呢喃,ot筱北,我(爱ài)你,永远都(爱ài)你……”

    慢慢的贺子俊的动作变得火(热rè)起来,他的亲吻密密麻麻的印下来,顾筱北甚至能隐约感觉出他动作中那种充满**的急切,她的叫喊被他亲吻住,(爱ài)怜的滋味,温柔的(禁jìn)锢,仿佛第一次不经人事的两人在一起的缠绵,贺子俊渐渐有些急切,只想要满足久违的渴望,要得到自己念想了许久的甜蜜醉人。

    顾筱北脑海中突然浮现起许许多多与此景此景不和谐的画面,那是厉昊南(阴yīn)狠的眼睛,那是厉昊南带着霸道的侵略,那是厉昊南微挑嘴角的冷笑……她和贺子俊再也进行不下去,再也无法像从前那样,只有亲密无间的二人,花好月圆,毫无芥蒂。

    她用力的推开(身shēn)上的贺子俊,迎着他激(情qíng)似火的眼睛,她有点歉意,将头埋在他(胸xiōng)前:“子俊哥哥,对不起,我,我……”

    贺子俊的呼吸依然急促,但声音却十分温柔:“筱北,你别怕,只有你不愿意,我不会强迫你,我会等着的,别害怕,我会给你最美好的一夜,筱北,我(爱ài)你,一定要给你最好的……”

    顾筱北羞红了脸,躺在他的怀里,心里感到无比的温暖。只有贺子俊才会这么尊重自己,才会如此在意自己的感受,他要的不只是他一个人的快乐,而要他们双方灵(肉ròu)交融。

    她之所以拒绝贺子俊,在心里是存了自己的小心思的。通过上次自己逃跑后回到厉昊南(身shēn)边的(情qíng)形可以看出,厉昊南是个极其大男子主义的人。

    她虽然不确定自己还会不会回到厉昊南(身shēn)边,只是心里太过清楚那个喜怒无常的男人底线是什么,所以她不能给自己机会犯错,万一真被厉昊南重新抓回去,她不能在现在就让自己回不了头,她可以不考虑自己,但是不能不考虑贺子俊的安危。

    如果他们不被厉昊南抓到,那就会有一辈子的时间缠绵,来(日rì)方长,还是留条后路比较保险。

    他们呆在这里最初的两天,白天顾筱北都有些不敢出屋,无论贺子俊怎样劝说她,哄骗她,她就是死活不出去,她是被厉昊南吓怕了,每天躲在屋里看电视,上网。

    但是第三天,她终于(禁jìn)不住贺子俊的游说,跟他一起到附近的山上走走。这片山林是原始森林的边缘,已经被开发成旅游村,因为是旅游淡季,人烟稀少。

    天空高远,蓝的像水洗过一样,没有一丝渣滓。微风拂过脸颊,林中清冽的空气让人心旷神怡。

    贺子俊(身shēn)穿水粉色衬衫,白色休闲装,脚下一双白色运动鞋,打扮闲散随意,显得年轻朝气,踏着满地碎碎点点的阳光拉着顾筱北就往山上走。

    顾筱北的衣服都是贺子俊路上为她临时买的,跟贺子俊的很搭,也是水粉色的t恤衫,白色的八分裤,两个人牵手走在一起,就是世界上最登对的(情qíng)侣。

    他们慢慢的走到山腰,俯瞰下去,另有一番林海波涛的壮观景象。贺子俊站在她(身shēn)边,指点着眼前的美景,轻松笑谈。视野的开阔让顾筱北的心(胸xiōng)变得豁然开朗,看着(身shēn)边俊美的(爱ài)人,如同坠入凡间的星月,心中又是骄傲又是幸福,时时暗藏在心间伺机作祟的厉昊南的音容笑貌,也渐渐的消退了。

    那种被无奈压抑的(情qíng)感,那种被强迫赋予的(身shēn)份在这里全部((荡dàng)dàng)然无存,这里只有她向往的宁静清新,让她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她忽然发现和贺子俊这样并肩走行走的感觉真好,有种抛开尘世烦恼的轻松,感受着他牵着自己手的温暖,静悄悄的阳光都变的多(情qíng)起来。

    原来,有时候(爱ài)是不用说出口的,因为这样默契的牵手而行也是另一种感动。她多想就这样的永远到老,不去想厉昊南,不再回头经历那些可怕的痛苦,不管前面的路好不好走,只要牵着贺子俊的手,她的幸福就在他的左右,他们就这样并肩走下去……

    贺子俊陪着顾筱北继续往山上走,周围游客稀少,他偶然回头,意外的发现有两名不太像游客的男子,远远地跟在他们后面。他微微一愣,等再回头看时,已经人影全无。

    他怕顾筱北惊慌,并没有跟顾筱北说起这件事,只是不动声色的继续陪着顾筱北四处观看。他们听人说这山中有一处瀑布,就顺着路标的指引,往瀑布方向走去。

    还没到瀑布跟前,已经听见水声震天,转过一个弯,他们就看见半山腰那飞流直下的一处瀑布,流水冲到下面的大石头上,被撞成一片水花,白中泛黄。然后冲进下层河(床chuáng),雾气蒸腾,气势惊人。

    他们看着瀑布两边峭壁如刃,深处轰鸣的江水,峡谷中环望四周,真的是另有一番景色。

    贺子俊牵着顾筱北的手,小心翼翼的走到瀑布上游,这里没有任何树木的遮挡,似火骄阳灼灼的照着,让人感觉十分燥(热rè)。

    顾筱北蹲下捧起清泉,立刻觉得彻骨的冰凉,她抬起头,看着贺子俊,忽然说:“子俊哥哥,你看这里多美,如果将来有一天我们真的不能在一起,还不如从这里跳下去!”

    “胡说什么!”贺子俊听了顾筱北的话立刻变了脸,走过来急忙拉起了顾筱北,把她领到最安全的地方。

    贺子俊拉着顾筱北离开瀑布时,回头竟然再次看见之前看见的那两个男人,在不远处的林中如隐若现,那两人见他回头,匆忙将盯着他们的鬼祟的目光看向一边。

    他现在是彻底的相信了,厉昊南已经派人追来了。

    贺子俊真的没想到厉昊南会这样厉害,如此手眼通天,只用了这么短的时间就找到了他们。

    顾筱北觉察到贺子俊的异动,也感觉不妙,(身shēn)子不由的靠向贺子俊。贺子俊知道现在已经不是瞒着顾筱北的时候了,俯(身shēn)贴在她耳边,低声说:“筱北,有人跟踪我们,应该是厉昊南的人。我们等一下找机会就往山上跑,然后从另一边下山。”

    顾筱北点点头,她的整个(身shēn)体都僵硬起来,满心的紧张与恐惧,以及不可名状的一腔愤恨,厉昊南,你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我们,我们已经像老鼠一样东躲西藏的,你还要赶尽杀绝吗?

    贺子俊揽着顾筱北的(身shēn)子,能感觉出她此时的紧张,他竭力安抚着顾筱北,“筱北,别怕,他们只有两个人,你别回头,别让他们知道咱们发现他们了。”

    他们装作若无其事的往前走去,转过一个弯后,突然发足往山上狂奔。

    顾筱北从小在山上疯跑惯了,体力还是有一些的,她在贺子俊的拉扯下,两个很快的钻到通往山上的树林里。两个人跑进树林依然没有停下来,穿梭在树木间呼呼的跑着,这样一直跑到山顶,顾筱北实在跑不动了,腿一软,坐在地上。

    贺子俊知道顾筱北已经到了极限了,他俯(身shēn)抱起她,沿着向上的山势大步行走,直到发现山顶处,往另一侧山腰下去的道路,他才放慢了速度。

    他们两个钻出树林后,见后面没人,都是松了口气,竟然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两人跑了一阵,渴的要命,幸好林有不少成熟的野果,贺子俊跑去摘了一些,挑了些甜美多汁的野果递给顾筱北。

    山头上有一处平台,上面还搭着一遮阳的盖,想是供游人休息的。平台下面绿草丛生,前方半人高的灌木丛挡住了视线,但灌木丛外,山势陡转直下,不知道走到哪步会一脚踏空。在平台的另一面,是通往两侧下山的路。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幸孕:冷枭的契约情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