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帅男的暧昧

    陈爽和顾筱北不约而同的愣了一下,这时机敏的吴闯已经转过(身shēn),长(身shēn)玉立在两人面前,剑眉星目,对着她们微微一笑。

    “吴闯,你(身shēn)为男人,长成这样,不觉得有些过分吗?”陈爽咬牙切齿地说,“有你这种男人存在,实在是女(性xìng)的灾难!”

    吴闯也不理会陈爽的调侃,只是看着披头散发形如梅超风的顾筱北,带笑的脸,缓缓的没有了表(情qíng)。

    “我和小爽要出去吃饭,可以吗?”

    “好。”吴闯毫不犹豫的点头。其实厉昊南走时交代过,顾筱北是不能随意外出的,可是看着眼前楚楚可怜的顾筱北,像小狗一样眼巴巴望着他,拼命用眼神表达着她对外出的渴望。他又怎么忍心拒绝。

    顾筱北和陈爽也不去什么高档地方,只是选了一次以前经常去的大排档。这样的大排档每个城市都有的,虽然看着不太上档次,但是却(热rè)闹自由,受很多人的钟(爱ài)。

    陈爽拉着顾筱北找到相熟那家的摊位坐下,吴闯选择沉默的坐在她们一边。陈爽熟练的点了几个菜。这里她们来过,菜的味道很好。

    天色渐渐暗下来的时候,大排档的生意开始火爆。他们周围随处可见吆五喝六的男人,一派喧哗(热rè)闹的景象。

    顾筱北的心(情qíng)也随着好起来,跟陈爽对着一桌子的雪蛤青蟹,埋头口手并用,大快朵颐。两人吃的差不多了,互相交流个眼神,开始对坐在一边吃相优雅的吴闯下手。

    陈爽喝酒还是有些战略战术,时而圆滑应对着吴闯东拉西扯,时而气势如虹频频举杯,从她父母那里学来的酒桌上的学问和智慧,她在吴闯这里发挥到了极致。如果吴闯不肯喝,她就会胡搅蛮缠的说吴闯瞧不起她,不给她面子。

    顾筱北也会间歇的提几次酒,跟陈爽一起想出各种理由,对付吴闯。

    吴闯一直是气定神闲的样子,既不(热rè)(情qíng),也不冷淡,只是很矜持的,即使这样,他还是在顾筱北和陈爽的乱翻攻势下,喝了很多杯下去。

    “筱北,我想好了,这辈子都不结婚!”乔爽喝的有些晕乎,摇头说:“我算看透了,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都是今天对你好,明天就翻脸的主!”

    “你可别这么说,让你爸听了非揍你不可!”顾筱北嘻嘻笑着,然后用眼睛瞄了一吴闯,提醒陈爽,她们旁边就坐着一个男人。

    “我爸听了怎么了?当着他的面我也敢说!”陈爽是真的有些喝高了,然后看着吴闯,百无(禁jìn)忌的说道:“吴闯,你说,你是好人吗?”

    “你喝多了吧!”顾筱北指着陈爽直瞪眼睛。

    “我才没喝多呢!”乔爽叹息,“其实吴闯也不是好人,他敢说自己是好人吗?他敢说(爱ài)一个女人永远都不会伤害她吗?他不敢,因为他做不到!”

    还算清醒的顾筱北,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吴闯。

    吴闯只是低低地笑了一下,仿佛对陈爽说得话毫不在意,只是望着顾筱北的眼睛,漆黑的恍若望不见尽头的深甬,却又因为那一点隐约的笑意而染上灼然的亮光,然后若无其事地仰起脖子喝了很大一口酒。

    晚点的时候,他们这张桌子上趴下两个人,但是却不包括吴闯。

    吴闯看着趴在自己面前的顾筱北和陈爽,无奈的摇摇头,然后很冷静的喝水漱口,抽烟,给陈家强打电话。

    陈家强来的很快,看着趴在桌子上的陈爽和顾筱北,看了吴闯一眼,吴闯淡漠的说:“我阻止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小爽她们竟然想把我灌醉了,所以她们就醉了。”

    “这个孩子!”陈家强是绝对相信自家女儿能做出这样的事(情qíng)的,他皱眉把陈爽抱起来,看了看顾筱北,沉声开口:“顾筱北,顾筱北!”他知道厉昊南今天不在家,这个小丫头真的不能再给厉昊南添乱子了。

    “啊?陈哥啊!”顾筱北醉眼迷离的抬起头,看着眼前的陈家强,“我,我没事,就是有些发困,你先带小爽回家吧!”因为她不是此次灌酒的主力队员,所以人比陈爽清醒些。

    “放心,我会送她回去的。”吴闯示意陈家强可以放心离开了。

    喝过酒的顾筱北很乖的,如同小孩子一样安静的坐在副驾驶上。夜深了,车里有些凉意,吴闯细心的打开暖风。他微微侧头,用好看的眼睛望着顾筱北。

    顾筱北其实也醉的不轻,没有受伤略显憔悴的那半张脸因为酒精作用酡红如桃,(娇jiāo)颜泛起三分(春chūn)色,眼睛被酒意盈染成水汪汪的魅惑,却展现出一抹勾人心魄的(娇jiāo)媚。

    吴闯只觉得心跳气短,内心仿佛有有ng潮在一拨拨翻涌,急忙收回视线,不觉的放慢车速,如同希望这天路永远不要到头一样。

    顾筱北其实早就迷糊了,眼皮渐渐沉重起来,暖风丝丝拂在脸上,暖洋洋的,不知不觉竟然睡着了。

    吴闯再侧头看时,见顾筱北靠在椅背上,歪着头,就那样睡着了,像一个小孩子,蜷在那里,缩得小小的。他将车停住路边,拿过他放在车后座的外衣,轻轻的替顾筱北盖上。

    那么近的距离下,他看着她(娇jiāo)媚而不设防的睡态,闻着她(身shēn)上若有似无的甜香气,其实可能也不是香味,就是她(身shēn)上的味道,心中竟然有恍惚的迷茫。

    车里打着一盏小灯,光晕模糊,只能微微照亮,透着光线,他慢慢的伸出手指,仿佛是个小偷似的,想要抚弄她的头发,她那(诱yòu)人的红唇……

    顾筱北朦胧中感觉有人替她盖上被子,迷迷糊糊的咕哝了句什么,又朦胧睡去了。

    吴闯好像突然被惊醒了一般,迅速的收回手,努力压抑住内心的悸动,快而稳的将车开回去,一直驶进别墅。

    夜已经深了,但是屋里还亮着灯。他将车停下,熄了火,转头看到顾筱北还沉沉睡着,散乱的碎发垂滑在脸畔,脸上红扑扑的,他知道屋子里面的佣人还在等着顾筱北,犹豫了一下,将顾筱北唤醒。

    睡梦中的顾筱北茫然张开了眼睛,眼睛里满是迷蒙的雾气,(诱yòu)人犯罪般的嘴唇有些好梦被惊醒的委屈嘟囔,吴闯柔声的说:“到家了,下车吧!”

    他来到车的另一侧,为顾筱北打开车门,屋里的管家李妈等佣人早就迎了出来,在吴闯的示意下,将顾筱北扶上楼。

    顾小北第二天醒来时已经是中午了,只感觉头疼(欲yù)裂,模模糊糊中记得自己和陈爽去吃大排档,打算灌醉吴闯的,结果好像趴下的是她们。

    经过一番电话沟通,知道陈爽也只是有些宿醉的疼痛,顾筱北放下心。但是她们总是觉得被吴闯耍了,更加不甘心起来,一定要找到机会再挑战吴闯一次,最重要的是从他那里打听贺子俊的消息。

    好在这次厉昊南出门回来,再没有回顾筱北这里,也没有阻止顾筱北和陈爽的交往,但是无论她去哪里,都要由吴闯陪着。

    陈爽此时上了大学,也没有什么事(情qíng),她怕顾筱北一个人呆在家里心(情qíng)不好,总是找机会约她出来玩。

    顾筱北坐在车里,想着自己该怎么向吴闯开口,车内空间不算大,但相对来说也算亲密的距离。她偷偷的看吴闯,他鼻梁(挺tǐng)直,睫毛纤长,英俊的脸上毫无表(情qíng)的开着车。

    “吴闯,你,你知道贺子俊现在怎么样了吗?”顾筱北犹豫再三,终于开口。

    “不知道。你可以去网上搜一下。”

    废话,能搜到我还用问你!顾筱北在心里暗暗不忿,知道想从吴闯嘴里得到答案靠的并不是发问,他这种人,只有在自己(情qíng)愿说的时候才会开口。

    这天陈爽和顾筱北逛街,然后去吃饭。菜是剁椒鱼头,石锅牛腩,小炒香菇,夫妻肺片,都是极其下饭的菜,两个女孩子,大口的吃起来。

    “你问吴闯了吗?他知不知道贺子俊的消息?”陈爽一边吃,一边问。

    顾筱北苦笑一声,“他说不知道。但我想他一定知道,就是不告诉我。”

    “他们都这样,封锁消息。我这两天从我妈那里也没打探出什么,反而被她觉察到上次你爸爸的事(情qíng)是我告诉你的,她还威胁我,说如果我在跟着掺和,就把这件事(情qíng)告诉我爸!”

    “陈爽,那这事你就别管了,不然……”

    陈爽满不在乎的一笑,“我是那种受威胁的人吗?就算告诉我爸了他们还能把我怎么样,我都长这么大了,他们还能让我返厂啊!放心,我一定帮你打听到贺子俊的下落。”

    “小爽,谢谢你。”

    陈爽看着顾筱北的脸,她虽然轻轻笑着,眉眼舒展,眼眸中却暗藏另一种悲伤,心中不由一暗,顾筱北,她也不过是跟自己同龄的人,本来无忧无虑的青(春chūn),却要遭受这样的摧残。

    顾筱北的手机在这个时候欢快的响起来,她连忙起拿起来,一看是厉昊南,心中立刻警铃大作,接起电话,怯怯的‘喂’了一声。

    厉昊南低沉的声音传来,“你在那里呢?”

    “我在跟陈爽吃饭!”

    “马上到娱乐城来!”他说话语气理所当然的霸道。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幸孕:冷枭的契约情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