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如鱼得水

    厉昊南回来了,改头换面以正当商人的(身shēn)份重回故国,用了六年的时间,不惜一切力量把已经位高权重的几个仇家((逼bī)bī)得走投无路。他不会太便宜他们。他曾受过的一切,他会让这些人以十倍来偿还。他发过的誓,要把这些害他们的人都赶尽杀绝。

    可是只有顾长河太狡猾,太机警,成了最后剩下的一个。顾长河知道那三个同谋的惨死,开始惴惴不安。

    他气定神闲的对强做镇静的顾长河说:“听说你女儿很漂亮,送给我做(情qíng)人吧,我会给你的公司注入一笔钱,容你几天!”

    顾长河明知道他打的是什么算盘,却不敢拒绝。

    厉昊南这个时候如同猫逮到了耗子,不会马上吃掉,逗一下,玩一下,再逗一下。现在顾长河意志消沉不愿再做反击时,就让他占点上风,激起她的斗志之后,在狠狠把他打击下去。

    厉昊南在这之前只是远远的见过顾晴北两次,带着稚气的脸上化着很浓的妆,衣着鲜艳,喝酒点烟的姿势纯熟无比。据说顾大小姐骄纵奢靡,放((荡dàng)dàng)成(性xìng)。

    他(身shēn)边的女人无以计数,他并不真的缺顾晴北这个(情qíng)人,要她给自己做(情qíng)人,就是要羞辱顾长河,让这个社会上流的圈子都知道,顾长河的女儿是他的(情qíng)人,让他难堪。

    可是,没想到顾长河死了,他还没玩够,顾长河就死了!

    父债女还,顾长河欠他的,就该顾晴北还!

    但是人生,意外太多。顾晴北并没他想的那么骄纵和脆弱,那么不堪一击。虽然是千金大小姐,但她什么事(情qíng)都会做。哪怕他成心羞辱她,凌虐她,她还是一副生机勃勃的样子。

    这个女孩子也没有传说中的奢靡放((荡dàng)dàng),不甘寂寞,这样的(日rì)子也不觉得难过,将家里打理的井井有条,他每次回去,家里都是十分整洁舒适。

    顾筱北的乐观、精力充沛让厉昊南头疼,无论他怎么羞辱她,折磨她,当她再次出现在他视线里的时候,她的生机依然固若金汤。他的目的是看到她以泪洗面,哀伤不已,这样的话他也许会考虑放过她。只是可恨的她就像一块光洁如新的白板一样,轻轻一擦就把所有的伤痛抹去。

    他对她这样坏,她似乎毫无感觉,她越是快乐,他越是愤恨,顾长河的女儿,自己仇人的女儿,怎么可以比他快乐!

    广播里音乐响起来,学校总是在放学时分播放,歌曲五花八门,传统保守的,时髦流行的,只看今天广播室里坐着的是谁。今天放的一支英文歌,旋律熟悉而缓慢,正是顾筱北最喜欢的卡朋特的《昔(日rì)重现》。

    歌声优美伤感,但是她的心(情qíng)却通透明亮,跟陈爽说笑着,走出校门。

    厉昊南坐在车里,透过车玻璃看着从校门口走出来的少男少女,学生们慢慢汇成放学的人潮,他们沐浴在夕阳温暖的余光里,淡金的光点洒在他们(身shēn)上,带着学生特有的生龙活虎。

    “昊南哥,最近顾晴北每天都跟着陈爽在这里上课,下课就回家,在没有别的动静了。”坐在前排的吴闯把顾筱北的行踪告诉他。

    正说着,就看见顾筱北和陈爽走了出来,顾筱北穿着白色的校服裙子,将酒红色的卷发尽量不显眼的挽成髻,露出脖颈处细致如白瓷的肌肤,一阵微风,道路两旁的樱花轻盈飘落,晶莹如雪的在她(身shēn)边翩翩飞舞。

    花瓣纷飞中,仿佛听见她清脆的笑声,她微微笑时,眼睛一瞬弯了下来,如(春chūn)花绽放,亲切甜美地让人觉得一瞬间便可卸下所有的防备。尤其是在她开口说话的时候,很(娇jiāo)嫩的鲜艳就会不由自主的从她每一个表(情qíng)里外溢。

    她的笑容很富有感染力,美丽的令人难以移开双目。

    厉昊南不觉微微皱眉,这个顾晴北是他所不熟悉的,浑(身shēn)上下张扬着青(春chūn)的活力洋溢着(热rè)(情qíng)。他承认自己惊讶于初见她时浮光掠影般的艳丽明媚;沉迷于她(床chuáng)上的生涩甜美;嫉恨她如小树一般的勃勃生机,甚至觉得装疯卖傻时的她有些可(爱ài)(娇jiāo)憨。

    但是现在走在校园里的顾晴北是那样怡然自得,好像她天生就属于这里。

    怎么会这样?她怎么可以过得这样随心所(欲yù),如鱼得水?

    厉昊南的嘴角扯起冷笑,如果自己的确是在坐“生”的监狱,那么也要扯上她,怎么可以轻易的让她越狱成功!

    自从这天开始,厉昊南开始隔三差五的带着顾筱北出去,打牌,吃饭,玩球,看赛马……让她在也没有时间去学校。

    顾筱北虽然不(情qíng)愿,但是嘴上却什么也不敢说,只是胆战心惊的跟在厉昊南的后面。

    衣香鬓影的酒会上,社会各界名流云集。

    中式风格的装璜,华贵而不失优雅,华丽的水晶吊灯把光都打散了,银粉似的洒下来,随处可见美丽(性xìng)感的女人穿着露肩的小礼服,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真诚或是虚假的客(套tào)。

    顾筱北是讨厌这样的地方的,但是厉昊南让她来,她不敢不来。

    合体的西装包裹着厉昊南完美有力的(身shēn)体,他如危险的猎豹般,走动间每一块匀称的肌块若隐若现的透露着狂野和力量。他(身shēn)边的女人,永远前赴后继。

    顾筱北知道,只要厉昊南一出现,整个大厅里的未婚女子,眼里就不会再有别的男人。有些人就是有种霸气,只要他一出现,就没有其他人什么事了,厉昊南就有这种气场。

    见过他的人,没有一个不承认他帅气硬朗的。但是厉昊南在众多女子的追随目光里,仿佛什么都没看在眼里,脸上没有任何波动。

    在男人崇拜,女人眷恋的眼神里,厉昊南在所有酒会上可算是风头无两,羡煞旁人!

    至于顾筱北的(身shēn)份,大家是知道的。这个圈子是没有秘密的,更何况厉昊南如此大肆的张扬,这屋子里所有的人都知道她是顾长河作为‘战败国’的赔偿成为厉昊南的(情qíng)人,更知道厉昊南对她的轻视和漫不经心。

    顾筱北心平气和,这样的宴会她已经参加过几次了,知道厉昊南的目的就是要羞辱她,她早就适应良好了。

    厉昊南只带着她进场晃了一下,然后就把她扔开,一如往常一样,让她一个人接受所有人不屑的眼神和嘲讽的笑容。

    顾筱北就像一只被众人追打的落水狗一样,尽量远远躲到人烟稀少的角落,慢慢调剂自己的神经。厉昊南正在远处和人寒暄,他自然有他的圈子去结交,这华美大厅里到处是他的朋友,政商黑白都有。

    他羞辱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不会每时每刻都盯着她。

    美女们都在挖空心思的往厉昊南(身shēn)边凑,谁都知道,跟着厉昊南这样的男人混,总是能站在人山人海的顶端。

    站在角落里的顾筱北只是冷眼旁观,正无所事事,突然看见人群中一个熟悉的(身shēn)影,她稍稍一怔,她使劲眨眼睛,仔细看清楚那人后,头‘轰’的一下晕得厉害。

    华服美食觥筹交错间,她竟然有些恍如隔世的感觉。

    人群中耀眼英俊的贺子俊,矜贵地噙着笑对每个人淡淡点头寒暄,这大厅不少俊男美女,比他(身shēn)家显贵的有,比他长得漂亮的也有,但他(身shēn)上自然散发着那份神采飞扬的夺目。

    贺子俊臂弯里的如花美眷依然是周可儿,俊男美人!

    多么相衬的画面,俊男美女,目光流转间(情qíng)意盈盈,清晰可见。顾筱北静静地看着像针一样刺入内心的画面,那种疼痛和冰冷的感觉,让她脚下虚浮,呼吸困难。

    顾筱北看着挽着周可儿的贺子俊往这里走来,吓得她急忙提起长长的裙摆,穿过走廊,转进洗手间。

    她现在这个样子是不能被贺子俊看到的,如果贺子俊认出了她,父亲的计划全盘落空,还会惹毛了厉昊南,戏耍厉昊南的后果他们谁也没有能力承担;如果贺子俊没有认出她,那她真的就连最后的一丝慰藉都没有了。

    那个耀阳温暖的大男孩是她全部的阳光,是她仅有的希望,他是自己沉沦在这(阴yīn)暗的世界里唯一的珍宝,每当在她在觉得绝望的时候,就会想贺子俊,她还有贺子俊啊,所以她一定要坚强的活下去,她把贺子俊搁在心里最底下,每当想起,心里都是甜的!

    她对生活的奢望不高,即使现在贺子俊不要她了,但是过去的一点点甜,就可以让她回忆很久很久。

    顾筱北死死的咬着嘴唇,眼泪还是不由自主的流出来。她面对厉昊南的百般刁难,羞辱,她可以一直很坚强,一直装作很坚强。可是当看见自己唯一的亲人(爱ài)人出现在自己面前时,她连声招呼都不能打,只觉得委屈心酸,无法抑制。

    顾筱北到镜子前掏出粉底补妆,她知道躲在卫生间的时间已经够长了,自己该出去,不然厉昊南会发火的,想到厉昊南,她的(身shēn)边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战。

    她走出卫生间,看见厉昊南站在走廊拐角处抽烟,心里不由吓了一跳,现在惧怕厉昊南,几乎成了她的一种本能。

重要声明:小说《幸孕:冷枭的契约情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十五章 如鱼得水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