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大杀四方

    玩过一圈后,桌上的女人除了顾筱北外,都已经变得衣不蔽体。再一圈后,有人开始赤(身shēn),哄笑调笑声四起。再一圈后,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顾筱北。

    牌桌上的女人只有顾筱北,还是穿着最初的衣服,这就意味着她从来没有输过。厉昊南看着顾筱北的眼神变得玩味起来,连冼志明也收起了最初的嬉皮笑脸。

    屋子里面的男人再也没心思看那些司空见惯的(裸luǒ)女,而是把疑惑的目光看向顾筱北。

    骄人的战绩使得所有人都已经凑到桌前,包括吴闯都微眯着眼睛看着顾筱北出牌。最后一圈打下来,两桌上的七名女子都被顾筱北杀的一丝不挂。

    顾筱北心里洋洋得意,终于出了一口恶气,她将纸牌放下,有厉昊南在,她当然是不敢表现的太张狂的,很低调的打算退在一边。

    “等等!”厉昊南的冷沉的声音响起,顾筱北心里一惊。“顾晴北,没看出来,你还有两下子,来,你和吴闯他们比划两把!”

    顾筱北看着牌桌上的三个人,吴闯,冼志明,红姐,看他们洗牌拿牌的姿势,一看都是久经牌场的老手,她苦笑着:“算了,我认输还不行吗?”

    “让你玩你就玩,别矫(情qíng)!”厉昊南式的霸道强势。

    顾筱北吓得一缩脖子,没敢在言语。

    红姐在一边安抚她,“别怕,我们是不会这些人欺负你一个的,咱们只是玩玩,不用脱衣服的。”

    顾筱北点点头,尽管她因为数理化精通,心算厉害,但是只出了几张牌,她就知道,吴闯和冼志明等人的牌技比刚才那些女人不知高出多少倍,几张牌打下来,她就像被武功高强的人罩住名门一样,有些喘不过气来。此刻她才知道什么叫高手。

    ”哥们儿,你的牌打的(挺tǐng)棒啊!竟然能跟冷面杀手和冼大侠坐一桌!”随着一声清脆的声音,有双手落在顾筱北的肩头。顾筱北回头一看,一个女孩子站在她(身shēn)后,(身shēn)材修长,容貌疏朗,浑(身shēn)上下,朝气蓬勃荣光焕发。

    “小爽,别没大没小的,再让我听见你这样乱叫,我就打你!你一边玩去,别在这里添乱!”红姐虽然是训斥着女孩子,脸上却带着那种母亲(身shēn)上特有的慈(爱ài)。

    “我向你们学习学习,免得你们总骂我没脑子!”女孩子一看就是红姐和陈家强的女儿,(身shēn)上遗传着红姐那种开朗大气。一边说话,一边向吴闯和冼志明挤挤眼睛,一看就是平(日rì)里混闹惯了的。

    “我叫陈爽,加油,我看好你啊!”陈爽对着顾筱北咧嘴笑一下,很是自来熟。

    顾筱北忽然心生感动,来到这个圈子这么久,还是第一有人对她露出朋友式的友善笑容,不由对着陈爽点点头:”我叫顾晴北,加油!“一瞬间她的脸上也是朝气横生!

    陈爽就站在顾筱北(身shēn)后,时不时跟红姐,文以墨等人交换一下错愕的眼神。就连厉昊南都注意到顾筱北白皙的手在牌面上滑动,在对方要出什么牌之前,她已经灵巧把自己将要出的牌上拿出来,仿佛能够预知一样。

    厉昊南看着聚精会神玩牌的顾筱北,她的眼睛清清亮亮,眸子光彩荧荧,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暗藏着灵动慧黠。今天的她竟然那样的陌生,异样的美丽,好像整个人都变化了。在也不是从前那个装在浓妆艳抹(套tào)子里的女子,神采奕奕的如同脱胎换骨一般。

    他们这圈牌打的很慢,最后打下来,顾筱北都是勉强的跟他们平手。

    “你是不是在记牌?”红姐有些吃惊的看着顾筱北,满脸不可置信,“吴闯和冼志明都可是说是玩牌的高手了,虽然他们今天只用了六分的心思,但你的成绩已经很不错了。”

    文以墨摇摇头,简短的否定了红姐的话:“她不是记牌,是在算牌。”

    “最好的赌徒都是数学家。”厉昊南淡淡的说道,然后就不在说话。

    众人心中同时想,传说,顾晴北是个不学无术,贪图享乐的大小姐,看来,谣传大多不准。这个顾大小姐,不是一般的聪明啊!

    ”顾晴北,明天咱们就可以去赌场,大杀四方了!“陈爽激动拍着顾筱北的肩膀。

    ”你敢!“陈家强毫不犹豫的瞪了陈爽一眼。

    也许是顾筱北的出色表现违背了厉昊南最初的意愿,原本想让她出丑,却让她出了风头,所以让他对她的兴致大打折扣。眼不见心不烦的把她和陈爽一起打发出来,他们和美人们躲在屋里进行着成人游戏。

    陈爽很是(热rè)(情qíng)的拉着顾筱北,两人交谈中知道彼此同岁,顿生亲密之感,等到陈爽的房间时,已经是手挽着手了,看着眼前单纯善良的陈爽,顾筱北终于呼出一口气,她终于接触到她最喜欢的新鲜空气了。

    同样的青(春chūn)年少,同样的心无城府,让两人不一会儿就聊得(热rè)火朝天。

    ”顾晴北,你是不是不愿意跟着我厉叔叔啊?“陈爽从小看多了这样的事(情qíng),还是很有慧眼的。

    顾筱北无奈的苦心一下。

    ”你呀,也算是个异类了,你知道现在有多少女人哭着喊着要往我厉叔叔(身shēn)边凑。“顾筱北不敢苟同陈爽的观点,只是摇摇头。

    “顾晴北,既然我们是朋友,我就给你交个实地,我厉叔叔的(身shēn)家可不止那些女人追捧的上百亿美金。他在东南亚各国都有自己的实体城堡,大规模的娱乐场,在金三角有自己的武装部队,在英国,美国,澳大利亚,瑞士都有属于自己的产业,庄园,农庄,牧场,他在海洋观光区还有自己的岛屿,他的(身shēn)价其实比外界传闻的上百亿美金要多出很多倍。你想了,决定就这样消极怠工,错失成为世界上第一富婆的好机会?”

    “你厉叔叔拥有那么多的钱,做生意自然是厉害的。做生意厉害他做人又怎么可能不厉害,不然他吃什么?这种人我敢跟他在一起,别说他什么心思我不知道,就是他把我卖了,我还乐颠颠的帮他数钱呢!”顾筱北说着,都感觉毛骨悚然。

    陈爽看着顾筱北的样子,笑道:“我这也是考验考验你,看看你是真不喜欢他,还是假不喜欢他。其实多亏你不喜欢他,我厉叔叔这个人出名的薄(情qíng),喜新厌旧,没耐(性xìng),不出三个月,他准会让你走人的!”

    “真的?他(身shēn)边的女人真的没有超过三个月的?”顾筱北如同看见希望一样,不由得喜形于色,两眼放光。

    或许是她的喜悦过于张扬,陈爽的眼里闪过一丝讶异,“你是什么意思啊?别怪我没警告你,我厉叔叔特别讨厌女人跟她玩(欲yù)擒故纵的把戏。有个(挺tǐng)红的演员,跟他玩了一把矜持,让他随便的就给人家封杀了!还有,千万不要拿怀孕跟他说事,有个名模,说怀了我厉叔叔的孩子,结果被他扔集装箱卖到大马去了。我厉叔叔这人是没有什么(情qíng)趣可言的,如果你想活的长命点,一定要记住安分守己!”

    顾筱北听得胆战心惊,很感激的对着陈爽笑笑。

    月上中天,他们这些终于决定打道回府。顾筱北也长出一口气,终于可以回家了。

    准备带着单佳童离开的厉昊南,无意中回头见顾晴北笑着挥手跟陈爽告别,往外面走来时脚步边依然轻快。

    经过一下午的羞辱,折磨,她怎么还可以这样快乐!顾筱北的笑容刺激到了他,看来他要让她真正的吃点苦头,作为她仇人的女儿,绝对不可以拥有这样的快乐!

    看见坐进自己车里的厉昊南,顾筱北紧张的几乎说不出话来,只是紧紧的靠着车门,仿佛随时做好了跳车的准备。

    在几个黑衣保镖的簇拥下,厉昊南和顾筱北一起回到他们的家。

    “去放洗澡水!”厉昊南式的威严霸道。

    “是。”顾筱北的拖着沉重的双腿,一步一步的往楼上挪,双腿总是抑制不住的发抖,前些天(身shēn)子上留下的痛楚隐约还在,心灵上那种巨大的恐惧愈来愈深。

    厉昊南洗过澡后,顾筱北磨磨蹭蹭的洗着澡,脑子急剧的转动着,想着那可能到来的折磨,竟然急得(身shēn)上出了一层薄汗。花洒的水还刷刷喷在(身shēn)上,她总不能在这浴室洗上一辈子吧,可是出去了会怎么样?

    浴室里(热rè)气蒸腾,她头脑发僵,一点办法也想不出来,“洗个澡要这样久,你能躲过一时,还能躲一辈子!”一个魔鬼般的声音从门口如霹雳一般砸进来,逆着的灯光将他铁塔般的影子拉得长长的,如刚被从瓶子里放出来的妖魔。

    顾筱北倏地抬起头,碰到那双淡冷而深邃黑眸,他盯着她看,脸上神色不定。

    她的小脸几乎在一瞬间就吓白了,越发显得楚楚可怜。她漆黑的眸子里装满惊恐和害怕,下意识的想要将自己藏起来,可是厉昊南已经大步走了过来,他猛的把她按在冰冷的瓷墙上,看着她脸上的恐惧,把她的下巴抬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幸孕:冷枭的契约情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六章 大杀四方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