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最后的结局

    封逸尘的话,吹乱了沐馨的一池心湖,她开始躲避着不想见到西冥邪。从封逸尘的口中得知,在最后关头他从沐府偷來了解药,解了西冥邪的毒,所以自己才会平安无事。但是沐馨依然觉得很不好受,她觉得对不起冷殇,所以从每天开始她每天都跟冷殇在一起,一方面照顾冷殇刚刚好的体,一边也刻意的不去听外面的消息。但是关于外面的传闻却源源不断的传入她的耳朵,西冥邪麾下的大军毫无预警的袭击了北漠城,北漠君王带兵抵抗了一段时间,终于弃甲投降。而西冥邪成功的占领了北漠王朝,并且下令不准伤害任何一个老百姓和愿意投降的士兵。

    至于北漠一家,已经被西冥邪流放边疆,此时已经出发离开。唯一剩下的便是北漠丞相沐承一家人还沒有处置,沐馨心里隐约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她一句话也沒有说,只是漠然的陪着冷殇,应该说她不知道如何面对沐承,那个自己称之为主公,实际上却是自己爹爹的人

    但就算沐馨如何躲避,西冥邪还是轻易的逮住了她,他淡然的看着她的脸道:“你想如何处置沐承一家?”

    沐馨淡淡的摇摇头道:“我不知道,我不想提起他,而且这件事应该由你來决定,而不是我,所以不管皇上下了什么决定,我都沒有任何异议。”

    西冥邪闻言淡然的哼了一声,沐馨已经想要起走人,西冥邪却伸手拉住了她的手,将她紧紧的圈在怀里道:“馨儿,你想去哪里?”

    沐馨脸色涨红的挣扎着,低声道:“放开我。”

    西冥邪却不肯放开,依然紧紧的抱着她低声道:“不放,你答应过朕的事难道已经忘了吗?”

    “我沒忘!但是皇上,这个世界上女子何其多,为什么你偏偏就要我?我喜欢冷殇,我想跟他在一起,求皇上成全我们,可以吗?”沐馨低声的说着,心里有一丝淡淡的酸楚,她的内心告诉自己,不要挣扎,不要离开。

    “不,你答应过朕的,你不可以言而无信!”西冥邪激动的说着,紧紧抱着沐馨低头吻上他的红唇,他无法听到他说要离开,他不愿意听到他心里有别的男人。”

    沐馨不断的挣扎着,可是越挣扎西冥邪就抱得越紧,慢慢的她放弃了挣扎,闭上眼睛回应着西冥邪的吻。两人都沒有注意到,一双狠毒的眼睛躲在暗处看着他们,看到他们深拥吻,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怒气,从暗处走了出來,手中拿着一把锋利的刀,怒喝着朝着西冥邪刺了过去。

    沐馨推开了西冥邪,却在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辜影岚拿着一把匕首朝着西冥邪刺了过來,她下意识的惊呼了一声,转与西冥邪调了个方向,眼看着匕首快要刺入自己的躯,她的嘴角扬起一抹笑容。

    然而,预想到的疼痛却沒有到來,一声刀尖刺入皮的闷响却清晰的传入耳中,沐馨体一颤,转过头去看向后的人,随即便惊叫了起來道:“冷殇!”

    冷殇淡淡的一笑,嘴角带着一丝血迹,他对着沐馨笑了一下之后便与辜影岚缠斗在一起。平时看起來柔柔弱弱的辜影岚,此时却如同发疯般,武功招招狠辣,连冷殇都快要招架不住,他上被刺伤的伤口也在源源不断的涌出鲜血。

    西冥邪反应过來之后,立刻加入了战斗,他的武功比辜影岚高出许多,最终辜影岚被打倒在地,口中吐出一口鲜血,仰天哈哈大笑了起來。

    冷殇支撑不住的倒在地上,沐馨哭喊着跑过去抱着他,泪流满面的看着他嘴角涌出來的血丝,嘴角一直叫到:“不要,殇,不要离开我。”

    冷殇淡淡的一笑,伸手轻抚着沐馨的脸,温柔的道:“馨儿,我无法陪你继续走下去了。你要答应我好好的活下去,我看得出來你和皇上两相悦,他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我不用担心了。”

    沐馨什么都听不进去,只是哭着摇头道:“不要,我谁也不要,我只要你陪着我,不要走。”

    冷殇伸手轻抚着她的脸,擦掉她脸上的泪水,带着一抹温柔的笑容倒在她的怀里,心里很是满足。

    沐馨悲痛的大叫了起來,悲痛绝的哭声让人听了都觉得无比心酸。她不断的摇晃着冷殇的尸体,不断的让他醒來不要睡了,可是冷殇却已经永远不会回应她了。

    沐馨悲痛绝的抬起头來看着辜影岚,愤怒而绝望的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要伤害他,他跟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伤害他?!”

    辜影岚哈哈大笑着,听到沐馨的问題之后哼了一声,声音突然变成男人的嗓音,她狠毒的道:“背叛主公的人只有死路一条,我杀不了西冥邪,也杀不了你,但是我起码能够杀了你心的男人,我要让你痛苦一辈子,哈哈。”

    辜影岚说着,口已经插上了一把剑,西冥邪愤怒的用剑刺穿了她的心,结束了她邪恶的生命。而沐馨却沒有再去理睬她,只是紧紧的抱着冷殇的尸体,口中狂喷一口鲜血,随后软绵绵的晕倒在地。

    时过境迁,三年之后

    沐馨在西冥邪的陪同下來到了山上的一座墓碑前,她的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笑容,抬起头來看着脸色沉静的西冥邪,柔声问道:“皇上,为什么你每年都会來这个地方拜祭呢?葬在这里的人对你來说很重要吗?”

    西冥邪闻言宠溺的轻抚着她的发丝,眼里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无奈,他淡淡的笑着道:“他对我们两人來说都很重要,如果不是他的话,今朕就无法站在这里,拥着我最心的女人,所以朕一辈子都感激他。”

    沐馨闻言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依赖的依偎在西冥邪的怀里,自从三年前她失忆之后,西冥邪便每年都会带她來这里上香,每次她都觉得这里好熟悉,但就是想不起來为什么会有这种熟悉而又伤心的感觉,她也不敢告诉西冥邪,怕他会担心。只是心里觉得每次要來这里,她都会用兰花泡澡,似乎这是冥冥中的潜意识。

    站在边的采儿递过來三根点燃了的香,沐馨轻轻的拜了一下后又再次交给了采儿,由她插在坟头上,墓碑上面赫然写着几个字:冷殇之墓

    沐馨一手轻抚着自己已经高高隆起的肚子,一边幸福的淡笑着道:“好久沒有來看你了,你还好吗?我知道你在另外一个地方一定生活的很开心的,今天來我们也是又一件喜事要告诉你,我和皇上已经有了孩子,只是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你现在也一定在为我们高兴对吗?”

    边的西冥邪也笑了起來,一手搂着沐馨的腰,一边轻抚着他高高隆起的肚子,点头道:“馨儿,他一定会知道的,他也会在另一个地方为我们和孩子祝福的。”

    沐馨淡淡的笑着点点头,最后看了一眼墓碑后便在西冥邪的搀扶下离开了,只是在西冥邪看不见的角度偷偷的抹了一下泪水。

    再见了,亲的殇!原谅我一直假装失忆,只因为我不想再记起以前痛苦的回忆,原谅我把你深埋在心里的某个角落,我现在过得很幸福,因为有你的祝福!

    ==全文完==

重要声明:小说《猎情:蚀骨爱妃诱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