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我答应你

    风沙飞扬,一辆宽大的马车飞驰在路上,一路朝着北漠王朝的路而去。

    车里,冷殇静静的躺在马车上,紧闭着眼睛沉睡着。沐馨坐在旁边,拿出手帕轻轻的擦着他脸上的汗水,眼里写着担忧。封逸尘说冷殇只有七天的时间,现在已经过去了一天,还剩下六天时间,她一定要赶得及拿到解药才行。

    想到这里,她转过头去看向闭目养神的西冥邪,此时他已经换了一华服,看起來就像是一个要去外地经商的商人。沐馨看着他,心里有一丝犹豫,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是不是真的正确。

    一只大手搂在了她的纤腰上,西冥邪睁开眼睛淡淡的看着她,沉声道:“你在想什么?”

    沐馨略低下头去,摇摇头道:“我沒有想什么,我只是希望冷殇的毒能够解。”

    “你不相信朕吗?”西冥邪再次问道,声音依然冷静沉稳,听不出任何绪波动。

    沐馨闻言抬起头來看着他,对上他深邃黝黑的眼睛,她的心里一跳,随即又低下头去,不自信的摇头道:“我不知道,现在我不知道应该相信谁,我唯一的希望是冷殇能够平安无事,这就够了。”

    西冥邪终于有一丝动怒,他捏着沐馨的下巴,她正视着自己皱眉沉声道:“既然你不相信朕,那为什么要答应朕的条件,难道为了冷殇你可以什么都不要吗?”

    “对,为了冷殇我什么都可以出卖,甚至包括我自己。因为他是我的亲人,是我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这么多年來就只有他一个人对我好,他细心体贴的呵护着我,不让我受到伤害。所以我不能够让他死,他死了我就什么都沒有了,我不想一个人孤零零的。”沐馨越说越激动,体都在微微的颤抖着,她压抑了这么久的绪一下子全都爆发出來,同时也将心理的恐惧全都说了出來。

    西冥邪心疼的将她紧紧的拥在怀里,感觉到她的激动和颤抖,他的心里微微一疼。想起那天他抱着沐馨回到了寝宫之后,沐馨跪在地上求他救冷殇,说什么都可以答应,什么都可以不要。

    那时候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看着沐馨紧张焦急的脸色,就知道冷殇在她的心里有多重要。可是西冥邪却觉得很难受,他不想看到自己心的女人为了别的男人伤心痛苦,在那一刻西冥邪终于知道自己已经在不知足不觉中对沐馨动了,沐馨早已经在他心里种了一棵的种子。

    他不愿意看到沐馨为了冷殇这么焦急痛苦,所以他答应救冷殇,但唯一的条件就是救活了冷殇之后,沐馨从此不可以再见他,西冥邪要让沐馨留在他的边,就算是她恨透了自己也好,他也不愿意放弃自己的所,因为他是个自私的帝皇,因为他的心里第一次上一个女人。

    而沐馨为了冷殇,轻易的答应了自己的要求,可是他的心里却沒有一丝喜悦,因为他知道沐馨不是出自真心的,只是于无奈而已。

    现在,他们便要带着冷殇前往北漠王朝,去那里寻找解药。只是沐馨实在不知道,为什么西冥邪那么笃定的知道解药会在北漠王朝,如果他的报失误的话,那么冷殇...

    思及此,沐馨从西冥邪的怀里抬起头來,眼神担忧的看着西冥邪问道:“西...皇上,你为什么那么肯定解药会在北漠?”

    西冥邪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淡然的说道:“因为我知道你口中所谓的主公还沒有死,我也知道他是北漠王朝的丞相沐承,更加知道他是你爹。”

    西冥邪的话重重的敲击在沐馨的心上,她打从心里不愿意承认自己的体里流着那个人的血,可是她无法改变这个事实。那个所谓的主公,就是她这具体本尊的亲生爹爹,也就是她这个所谓的爹,从小就把她训练成一个毒人,可以让他利用的细作,长大了之后更是利用冷殇的命來要挟她去西冥王朝接近西冥邪,这一切都是她那个所谓的爹的安排,真是讽刺至极。

    原本上次她的事被揭露之后,暗杀盟就会土崩瓦解,沒想到他竟然还活着,而且还好好的在北漠当他的丞相。或许他做梦也沒有想到,自己精心隐藏的份会被西冥邪识破,而现在他们便是要去向他讨要解药的。

    想到主公还沒死,想到冷殇还有机会可以救,沐馨暂时将心理的不愉快通通抛到了脑后。她略带欣喜的抓住他的手臂,欣然道:“谢谢你,只要主公还活着,冷殇就有救了,真的谢谢你当初沒有杀了他。”

    “你错了,我不是沒有杀了他,只是被他跑了而已。这个老狐狸一向都是老谋深算,当初把你送到我边,暗地里还做了很多功夫,一度让我以为你是南瑞派來的。后來,我才知道你是他的女儿,只是沒想到他竟然会出卖自己的女儿,果然够狠。”西冥邪说起沐承,也不得不佩服他的心狠手辣,就算沐馨是他的小妾所生的女儿,也终究是自己的亲骨,他竟然可以如此狠心的将她炼制为毒人,怪不得沐馨到现在依然只愿意叫他主公,而不是爹。

    沐馨闻言呵呵的轻笑了一声,眼里闪过一丝伤痛,漠然道:“我不想再提起他,我只希望能够快点赶到北漠,让他把解药交出來,那就够了。”

    西冥邪闻言也不再说什么,只是转头看向外面的风景,这一次他不单要得到解药,更要将北漠王朝纳入西冥的领土。当然这个他并沒有告诉沐馨,因为现在沐馨的心思根本就不在这里,她的心依然在冷殇上。

    马车一路颠簸,沐馨渐渐的沉睡了过去,斜斜的倚在西冥邪的上。马车的颠簸让她觉得很不舒服,体不断扭來扭曲,都寻不到一个舒服的地方,眉头微微的皱了起來。

    西冥邪见此,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伸手将她抱进怀里。沐馨在他的怀里钻了钻,寻了个舒服的姿态,安心的入睡了。

    暗夜从马车外面进來,看到的便是西冥邪淡淡的笑容,他的眼神微微一沉,随即便将手中的信件交给西冥邪,恭敬的退了出去。

    西冥邪打开信封一看,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低头轻吻了一下沐馨的额头道:“馨儿,等你醒來之后,我们就会到达目的地了。”

    梦中的沐馨似乎听到了他的话,轻轻的哼了一声,继续依偎在他的怀里睡了过去,这样温暖的怀抱她已经渴望很久了。

    等到沐馨从睡梦中醒过來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暗了下來,她睡眼迷蒙的睁开眼睛,却看到西冥邪抱着自己,带着一丝宠溺的眼神看着自己熟睡的面孔。

    她有些不自然的撇过头去沒有看他,随即又意识到自己依偎在他的怀里,又急匆匆的坐了起來。这才发现他们已经不是在马车里,而是在一个房间里,西冥邪抱着她坐在贵妃椅上,显然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她惊呼了一声站了起來,瞪大了眼睛看着西冥邪道:“这是什么地方?”

    “我们已经到了北漠,现在住的地方是一个别院。”西冥邪淡淡的笑着解释着,他还是喜欢刚才沐馨睡着时的样子,恬静而美丽。

    沐馨闻言更是惊讶的捂着自己的嘴巴,不敢相信西冥邪竟然这么快便带着她來到了北漠。其实她那里知道,为了能够尽早赶到北漠,西冥邪一路上已经安排好了一切,连夜马不停蹄的带着他们经过一片很危险的树林,才能够尽快的赶到这里。而沐馨一早就被西冥邪下药迷晕了,所以她根本不知道西冥邪带着自己穿过那片树林,受到了多少苦。

    反应过來之后,沐馨开心的点头对西冥邪致意,心里无比的喜悦。但随即有想到现在已经浪费了两天的时间,她应该尽早去找到主公,要求他拿出解药的。

    想到这里,沐馨急匆匆的道:“皇上,冷殇时间不多了,我要赶紧去找到主公,让他交出解药。”

    西冥邪却阻止了她的脚步,沉声道:“别急,我已经让暗夜去了,只是沐承那个老狐狸实在太狡猾,想让他拿出解药不容易。你不要轻举妄动,乖乖的在这里等着,不要出去。”

    “不行,冷殇的毒不能拖那么久。万一他死活不肯交出解药,那冷殇岂不是死定了,我不能够在这里坐以待毙,我要亲自去找他,让他拿出解药。”沐馨说完,便加快脚步朝着前面走去。

    走不到两步,沐馨突然痛呼了一声,毫无预警的跪了下來,浑剧烈的疼痛让她感觉异常难受。西冥邪立刻跑了过來扶着她,关切的问道:“馨儿,你怎么了?”

    “我好痛,全都好痛...啊...”沐馨痛苦的尖叫起來,浑也剧烈的抽搐起來,一种想要把自己撕裂的感觉很强烈的侵袭着她,她忍不住抓着自己的体,眼神里写满了痛苦。

    西冥邪皱着眉头,飞快的点了她的几个位,可是她却依然痛苦无比。挣脱了西冥邪的怀抱,在地上痛苦的翻滚着,贝齿紧紧的咬着自己的下唇,忍受着那种撕心裂肺的痛。

    西冥邪此时已经大概知道她是怎么回事了,却无法帮助她,只能够紧紧的抱着她,一边说道:“沐馨,你冷静点。”

    可是沐馨却听不进去,发狠的抓起西冥邪的手臂狠狠的咬了下去,直到尝到了血腥味依然沒有松口,似乎这样能够暂时的减轻她的痛楚,而西冥邪也沒有反抗,只是静静的任由她咬着,直到她挣扎得累了,再次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猎情:蚀骨爱妃诱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