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寻找解脱

    沐馨依然用迷离的双眼看着他,冷殇和西冥邪的两张脸在自己的面前相互交替,下巴被西冥邪捏得生疼,可是她不在乎。她的理智已经被催药腐蚀,现在她只想要寻找解脱。

    沐馨傻乎乎的一笑,主动的吻上西冥邪的红唇,堵住了他的所有问題。丁香小舌主动的伸出來与他纠缠在一起,手也不安分的拉扯着他的衣服,纤长的手指透过那一层薄薄的衣服,划拉着西冥邪的膛,犹如火把点燃了他的每一处

    西冥邪闷哼了一声,一把抱起沐馨,朝着榻走了过去。轻柔的将沐馨放在上,动作轻柔但沐馨背后的伤痕却还是让她痛的皱起了眉头,轻轻低哼了一声。

    西冥邪有些心疼的将她上的披风拉开,看到她满是伤痕的后背,他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來,低声的咒了一声:“该死!”

    沐馨迷糊的看着他,听不太清楚他刚才说了些什么,她只是遵循着自己的体本能,紧紧的搂着西冥邪的体,脸在他的膛磨蹭着,嘴里发出哼哼的声音。

    她的磨蹭让西冥邪敏感的感觉到自己的某个部位的变化,他闷哼了一声低下头去再次吻住沐馨的双唇,手也悄然向下滑落,轻柔至极的抚摸着她上斑驳的伤痕。

    沐馨感觉又痛又舒服,不断的发出哼哼的轻哼声,转眼间她上的衣服已经悉数被西冥邪脱落,掉在地上。西冥邪放开了她的红唇,深邃的眼睛变得更加深沉,看着她美妙的**。接触到那些斑驳的伤痕时,眉头却又不自觉的皱了起來,他的心里一阵抽疼,有些后悔为什么要把她送去辛库,为什么要让那些人如此折磨他。

    沐馨不知道西冥邪的心思,她只是觉得很难受很难受,**不断的扭动着,想要赶走那股燥的感觉。可是眼看着西冥邪看着自己的体发呆,她受不了的爬起來紧紧的抱着西冥邪,抬起头來迷离的看着他声道:“我好,救我,殇。”

    西冥邪闻言手紧握成拳,紧紧的抓住沐馨的手臂,冷声道:“看清楚,是朕,不是冷殇。”

    沐馨吃痛间,理智似乎回笼了一点,她皱着眉头痴痴的看着西冥邪,发现他真的不是冷殇,她下意识的放开了他的手摇头道:“你不是,你不是,你不是冷殇。我的殇在那里,我说过要把最好的留给他的,殇。”

    沐馨痴痴的说着,突然推开了西冥邪,挣扎着想要离开榻。可是下一秒,她却被一股大力拉了回來,西冥邪强势的将她压在下,狠狠的吻上她的红唇,带着愤怒的掠夺。

    他很愤怒,愤怒为什么沐馨总是口口声声的念着冷殇。更愤怒听到她说要把最好的留给冷殇,这就是她一直对自己下药的原因吗?为细作的她,潜伏到自己边,讨得自己的欢心,却也保住了自己的清白,夜夜给他服食那些可以致幻的药,让自己在梦中与空气缠绵。

    西冥邪越想越是愤怒,他松开了沐馨的双唇,转而來到了她的耳朵,逗弄着她敏感的耳垂,引得她一阵阵的轻颤。仅剩的一点点理智告诉她自己,不可以这样不可以这样,可是西冥邪的逗弄却让她感觉到一阵阵莫名的愫涌动,她舍不得放开他,她还想要的更多。

    西冥邪技巧娴熟的逗弄着她的耳垂,听到她忘的轻吟,他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放开了她敏感的耳垂,慢慢的來到了她的锁骨,滚烫的唇一点点的向下,依依不舍的在她的小白兔面前流连着。

    沐馨浑不住的颤抖,那种莫名的感觉快要将她给淹沒了,可是她的绪却更加高涨起來。手指紧紧的抓在西冥邪的背上,不断的扭动着体,嘴里轻哼着道:“不要...。”

    越是品尝到她的美味,西冥邪就越是舍不得放开,沐馨的轻吟拒绝倒不如说是邀请,他的某个部位已经开始胀痛起來。西冥邪放开了沐馨,起迅速的解除上的束缚,露出精壮的体。滚烫的躯覆盖在沐馨的上,雄赳赳的部位正抵着她的腿间,沐馨立刻就感觉到了,忍不住轻哼了一声,水汪汪的看着西冥邪。

    西冥邪轻柔的亲吻了一下她的唇,感觉到她有些紧张的僵直了子,他低低的一笑,再次俯吻上她的雪白馒头,调皮的舌头不断的逗弄着,沐馨本能的扭动子想要躲开,可是却无法避免的触碰到他的滚烫和坚硬。

    在西冥邪的挑逗下,她渐渐的放松了子,双手紧紧的抓着他,任由他在自己上胡作非为。口中不断溢出美妙的声音,体也随着他的挑动而弓了起來,做出迎合的姿势。

    而西冥邪早已经快要忍不住了,如果不是怕太突然会弄疼她,他早就已经进攻了。如今看到沐馨终于放松了,他也忍不住深呼吸了一下,下一沉。

    一股强烈的疼痛感袭來,侵袭着她的四肢百骸,原本已经意乱迷的沐馨痛的闷哼了一声,眼里闪动着泪花看着西冥邪,嘴里喃喃的道:“不要...疼...”

    西冥邪心疼的俯下吻掉她脸上的泪珠,也沒有再乱动,只是轻柔的吻着她的耳垂,借此分散她的注意力,就不会那么疼了。

    疼痛感一点点的消失,沐馨只觉得有些不舒服和奇怪,体的燥再次袭來,她不安的扭动了一下体。西冥邪察觉到了她的动作,知道她已经开始适应了自己的进入,低头细细的吻着她,一边缓慢的进出。

    沐馨迷乱的勾着他的脖子,任由他不断的进攻着,嘴里发出轻轻的哼声。两具滚烫的躯体交缠在一起,空气中弥漫着暧昧的气氛,连窗外的月光都羞得躲在云后,不敢看这羞人的一幕。

    夜色悄然退去,的阳光透过纱窗照在帐幔上,睡得很是深沉的沐馨感觉到一丝刺眼的阳光。下意识的伸手挡在自己面前,懒洋洋的睁开眼睛,迷糊的看了一眼四周,然后又再次闭上眼睛。

    可是,闭上眼睛之后她才察觉到不对劲,自己不是在天牢吗?可是这样的摆设装修却是那么华丽,而下的触感是那么柔软,这里不可能是天牢。

    头有些疼痛起來,微微皱起轻抚自己的额头,可是有一双手比她更快的抚上自己的太阳,粗糙的手感让她有些微的吃惊。睁开眼却对上西冥邪的俊脸,他的脸上带着一丝笑容,沉声道:“醒了?”

    沐馨傻愣愣的看了他几秒钟后才回过神來,脸色突变得很是苍白,下意识的缩开他的手后退。动弹之间才发觉自己全酸痛,骨头都像是要散架一般,痛的她皱着眉头轻吟了一下。

    西冥邪见状再次靠过來,伸手搂住她的腰,将她紧紧的圈在怀里,不让她逃避自己。

    沐馨闭上眼睛深呼吸了一下,刚才她已经想起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也想起了自己昨天晚上多么疯狂。她的心里一阵抽痛,虽然说自己是在催药的作用下才会做出这么失礼的事,但是沐馨还是无法接受。她一直很珍惜的东西,一直想要留给冷殇的东西,最后却给了西冥邪。

    她恨但也很后悔,伸手狠狠的给了自己一巴掌,沐馨紧闭的眼中流下痛苦的泪水。随后她便睁开眼睛,看着西冥邪有些诧异的脸,深呼吸了一下后冷漠的说道:“放手,不要再碰我。”

    西冥邪闻言眉头微微皱起,却沒有放开她,依然保持着那样的姿势,深邃的双眼紧紧的盯着她,沉声道:“你是什么意思?”

    沐馨抬起头來正对着西冥邪的脸,咬咬牙后带着一丝愤怒的道:“昨天晚上的事不是出于我自愿,我也根本不想跟你发生这样的事,但既然事已经发生了,那我也无法可说。昨天晚上的事我不会记住,也希望你能够忘记。”

    西冥邪闻言更是愤怒,眼睛里闪动着愤怒的火光,伸手抓住沐馨的下巴怒声道:“休想,你是朕的女人,你的每一寸肌肤都是属于朕的。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就算你不肯承认也已经发生了,全宫上下都知道你夜宿朕的寝宫。你以为冷殇会不知道吗?还是你以为他还会要你?”

    沐馨的脸色一阵苍白,她担心的不就是这样吗?冷殇知道了她夜宿西冥邪的寝宫,知道自己跟西冥邪发生了这些事,他会怎么想,会怎么看自己?

    沐馨痛苦的垂下眼帘,双手紧握成拳,锋利的指甲刺入她的手心,她猛的抬头看着西冥邪,冷笑着道:“就算冷殇知道了又怎么样?为什么他会因为这件事而不再我,你懂得什么叫**吗?我跟冷殇的感你是不会懂的,因为你根本不懂得一个女人。你后宫佳丽三千又如何?你曾经真心的过一个女人吗?沒有吧!所以你根本不知道我跟冷殇的感有多坚固,他也绝对不会用异样的眼光來看我,绝对不会!冷殇比起你要好上一百倍一千倍!”

    沐馨愤怒的吼完这番话后,喉咙便被西冥邪愤怒的掐住了,他愤怒的看着沐馨冷然道:“既然如此,朕倒要看看你口中的冷殇有多么大方!”

重要声明:小说《猎情:蚀骨爱妃诱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