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你来救我了

    西冥邪抱起浑颤抖的沐馨,将上宽大的披风披在她上,走出牢房前冷冷的对跟随自己而來的暗夜道:“这件事交给你,朕要一个满意的结果。”

    暗夜闻言脸色沒有任何变化,恭敬的点头目送西冥邪抱着沐馨离开了牢房,他的眼里闪烁着寒光看向牢房里的每个人,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笑,让众人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沐馨紧紧的抱着西冥邪,看着他带着自己离开了那个恐怖的天牢,一路上朝着寝宫的方向走去。西冥邪的怀抱让她感觉到很踏实,体里的催药却更加蠢蠢动,她的脸贴着西冥邪不断起伏的膛,都舍不得移开了。

    甚至忍不住伸手抚摸上他的膛,那种冰凉感觉让她不释手。但随即她便意识到了什么,急忙缩回自己的手,挣扎着想从西冥邪的怀里下來,嘴里说道:“放开我。”

    西冥邪闻言停下脚步,低下头來看着她沉声道:“你的上全是伤痕,朕带你去敷药。”

    “不要,我不去,让我离开。”沐馨更是急急的摇头,她明白中了催药之后要怎么解,但是她不想找西冥邪。她不能够背叛冷殇的,不可以的,所以她必须离开,离得西冥邪越远越好。

    西冥邪微微皱着眉头看着她,刚才那个在天牢里大叫自己名字,希望自己能够去救她的女人,此时却要把自己推开。他的心里涌起一丝不爽,一言不发的抱着沐馨继续朝着寝宫走去。

    沐馨见状剧烈的挣扎着,不断的叫道:“放开我,我的体沒事,你放开我。”

    西冥邪越來越不爽,他低头冷喝了一声道:“闭嘴,你现在衣裳不整的样子,想去哪里?”

    沐馨闻言愣了一下,随即才想起來自己的确衣裳不整,除了仅有的一条裤子,她的上半都是**的。此时虽然包裹着西冥邪的披风,但是她却觉得在西冥邪面前,她这幅模样跟沒穿沒有什么区别。也就是因为这样,她才更加想要让他放开自己。

    沐馨咬了一下下唇,感觉到西冥邪温的气息喷在自己敏感的耳边,让她忍不住轻颤,差点轻吟出声。体诚实的告诉自己,她的体此时很喜欢去触碰西冥邪,甚至要更多。但是理智却让她想要离开,这种矛盾的想法让她不知所措,自己的药效正在渐渐发作,她无法想象等一下自己被药冲的失去理智之后,会不会饥不择食的随便找一个男人去解决。

    想到这里,她的心里又极为不愿,一想到刚才那些狱卒的样子,她就忍不住想吐,无法接受其他男人触碰自己的体。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西冥邪已经抱着她來到了寝宫,推开门走了进去,却意外的看到一具让人喷鼻血的玲珑躯,几乎**的躺在西冥邪的龙上,全上下只是披了一件轻薄的薄纱而已。

    红绫躺在上,摆出了一副无比撩人的姿势,她要让西冥邪第一眼看到之后,就忍不住饿狼般的扑上來。可是沒想到,她看到的却是西冥邪抱着沐馨走了进來,而且对于她的到來很不悦的皱起了眉头。

    红绫看到沐馨,眼里简直就快要喷火了,同时心里疑惑着。她明明已经交代下去,让那些狱卒好好伺候沐馨,可是她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会跟皇上在一起,她是用什么手段勾引皇上,让他把自己救出來的。

    红绫來不及猜测这一切,她只是觉得愤怒无比,开口便想要让西冥邪把她赶出去。可是,西冥邪却先她一步开了口,漠然的对红绫道:“谁让你进來的,出去!”

    红绫立刻委屈的咬咬下唇,瞪了一眼沐馨道:“皇上,臣妾是特地在这里等你的,你好久也沒去臣妾那里了,臣妾想念皇上,就來了。”

    沐馨看到红绫那个撒的样子,这样一幅面孔下隐藏着却是狠毒的心思,想起自己刚才差点被那些狱卒给轮了,她的心里对红绫就恨得牙痒痒的。

    几乎是下意识的,她的手伸到了西冥邪的前,再伸手勾住他的脖子,眨巴眼睛声道:“皇上,你刚才不是说要给我擦药的吗?我上好疼啊,快点给我擦药好不好。”

    西冥邪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看着沐馨撒的样子,心里竟然无比愉快。可是红绫看在眼里却很是难受,她气愤的走了过來,愤愤不平的道:“你不过是一个杀了人的囚犯而已,那里有资格让皇上给你擦药!皇上,你不要被她迷惑了,她是敌国的细作,又杀了人,现在还跑來勾引皇上,一定是有什么企图。皇上,你不可以再相信她了!”

    沐馨闻言冷冷的笑了一下,手依然勾着西冥邪的脖子,瞥了一眼红绫道:“媚贵妃谬赞了,我可沒有勾引皇上,是皇上自己去天牢的。不过我还要感谢媚贵妃啊,如果不是你的话,我今天怎么可能从天牢里出來,这一切都要拜你所赐呢!”

    红绫被气的脸色涨红,心里有些发虚,她当然听的出來沐馨的言外之意。但更多的是担心,皇上如此聪明的脑袋,又怎么会听不出來沐馨的弦外之音。

    红绫有些心虚的发现西冥邪听了沐馨的这句话之后,眼神锐利的看着自己,她有些心虚的低下头去咬咬牙,不敢再说什么,抓起放在边的衣服,愤然的离开了寝宫。

    沐馨眼看着红绫被自己气走了,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一抹笑容,心里有一丝报复的雀跃。抬眼看了一眼西冥邪,他也在看着自己,深邃的眼睛里带着一丝自己看不懂的东西。

    他伸手轻抚了一下沐馨酡红的脸蛋,从刚才他就觉得她有点不对劲,她的脸色酡红得不正常,体的温度也高了许多。西冥邪下意识的认为她可能是发烧了,便低声关切的问道:“你的脸色不对,朕去找太医來为你诊治一下。”

    西冥邪轻柔的触摸让沐馨犹如着了魔一般的痴迷,冰凉的触感低柔的语气犹如蛊惑般,让她体内的催药更加炽烈。她下意识的想要抓住西冥邪的手,让那种冰凉的触感一直蔓延。

    但心里残存的理智却让她慌了神,强迫自己撇过头去,冷着脸低声说道:“不必了,奴婢只是一个罪奴,无法担当皇上的厚,奴婢先告退了。”

    沐馨说完,强硬的从西冥邪的怀里挣扎出來,独自披着披风站在西冥邪的面前,低着的头看不清楚她到底是什么表。她也沒有理会西冥邪到底是什么态度,紧抿着双唇绕过西冥邪的边,想要逃离出去。

    可是,她还是高估了自己的体力,在她转想要离去的时候头传來一阵晕眩,鼻间有温的液体流了出來,她软绵绵的滑倒。还是西冥邪眼明手快的接住了她,搂着她的腰肢,看到她鼻间鲜红的血,他带着一丝诧异的问道:“你怎么了?”

    沐馨头依然很晕眩,双眼也开始变得模糊,体内炙的感觉就像是要将她给烧着了一般。虽然她已经尽力压抑着药力蔓延,但压抑到现在却是更加猛烈的爆发,温的鼻血不断的从她的鼻间涌出,她低低的笑了一下,手抚上了西冥邪的脸,嘴里喃喃的说道:“我中了催药,我很想要。”

    西冥邪闻言神一凝,不用说也知道是刚才那些狱卒做的好事,如果刚才不是他及时赶到的话,沐馨现在是不是躺在他们的下忘的承欢呻吟!

    想到这里,西冥邪的脸上闪过一丝杀气,感觉到沐馨的双手勾上了自己的脖子,他低下头來看着脸色绯红的她。下一秒,毫不犹豫的吻上她的红唇,霸道的撬开她的唇齿,纠缠着她的丁香小舌,丝毫也不肯放开。

    沐馨轻哼了一声,仅存的一丝理智让她想要推开西冥邪,但是自己的体却很诚实的背叛了她的意识。她的手紧紧的勾住西冥邪的脖子,踮起脚尖努力的迎合着西冥邪的吻。

    沐馨的配合更加勾起了西冥邪的**,他深深的吻着沐馨,直到两人喘不过气來,才依依不舍的放开了她的红唇。沐馨眼神迷离的看着他,嘟起红唇想要得到更多,刚才那种美妙的滋味让她觉得好舒服,上的炙似乎消退了,但西冥邪离开了她的双唇之后,那种感觉又回來了,她迫不及待的想要得到更多。

    沐馨的手主动的抚向了西冥邪的膛,无意识的拉扯着他的衣服,恍惚间将西冥邪看成了冷殇。她一边拉扯着西冥邪的衣服,一边喃喃的焦急道:“殇,我好想你好想你,你为什么不亲我?!”

    西冥邪听到她口中说出冷殇的名字,顿时愣了一下,心里涌起一丝愤怒。这个女人抱着自己乱摸,嘴里却在叫着别的男人的名字,实在可恶。

    他伸手捏着沐馨的下巴,她正视着自己,一字一句的道:“看清楚,我是西冥邪,不是冷殇!”

重要声明:小说《猎情:蚀骨爱妃诱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