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冷宫命案

    刺目的阳光照在沐馨的脸上,带來一阵暖意,在刺眼的阳光下她慢慢的睁开眼睛。可是阳光实在太刺眼,她只能半眯着眼睛,伸手在自己的脸上遮住那耀眼的阳光。

    她一手撑在地上,缓缓的从地上坐了起來,脖颈依然很是刺痛,头也眩晕得厉害。恍惚间差点又摔倒在地,她伸手轻轻的揉着自己的太阳,眉头也紧紧的皱了起來。

    等到头疼开始缓解的时候,她才再次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依然处在冷宫里。上的衣服因为被夜晚的寒露打湿了,现在都能够感觉到寒意不断的袭來,冷得她打了一个寒颤。

    转过头去看向周围,想看看萍儿是不是也在。但她看到的却是一具尸体,一具躺在自己边的尸体。之所以说是一具尸体,是因为萍儿的脸上已经毫无血色,僵直的子心脏上面还插着一把匕首。萍儿的眼睛沒有任何聚焦,却直愣愣的看向自己,脸上还带着一抹不可置信和不甘。

    沐馨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她沒有想到萍儿会死在这个地方,而且死的这么凄惨。沐馨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心中有一丝不忍,却沒有立刻离开,只是蹲下來皱着眉头观察萍儿的尸体。

    萍儿依然穿着昨夜的衣服,外衣却已经丢到了一旁,白色的中衣将她的皮肤承托的更加惨白。长发略微凌乱的散落在地,在她的心脏位置上插着一把匕首,将那件白色的中衣给染红了,极致的白加上刺眼的红,看起來颇为狰狞。

    沐馨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她的尸体,除了心脏上面插着的那把匕首之外,其他地方也有一点明显的伤痕。看起來就像是生前跟人搏斗过,最后体力不支才被杀。

    沐馨再次看向她的头部,萍儿的眼神已经沒有任何聚焦,头也歪向了刚才沐馨躺着的位置。死不瞑目的眼睛,就像是在等着沐馨一般,也像是在告诉沐馨,自己死的很不甘愿也很不明白。萍儿到死的那一刻,也不明白自己为何会被无故杀死。

    沐馨看着她冰冷的尸体,想到了昨天晚上自己昏迷前的那一刻。显然那个黑衣男人便是杀死萍儿的凶手,只是沐馨想不通他到底是一开始就知道了自己的存在,还是在离去的时候才察觉到。然后悄无声息的躲藏在暗处,看着自己和萍儿的对话,当他觉得危险,萍儿有可能会出卖自己的时候,便出手了。

    这样做对他只有好处沒有坏处,一來他可以杀了萍儿,这样就可以保守秘密了。二來他打晕了自己,然后将萍儿杀死,再将自已搬到萍儿的边,意图是什么已经很明显了,他只是要栽赃陷害。

    可怜萍儿到了死的那一刻,或许还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被杀吧!要怪,就只能够怪她太贪心,相信了那个黑衣男人的话。而且她也不该说出让黑衣男人动杀机的话,譬如说她知道那个男人是谁,这样的话无疑是给了黑衣男人一个杀人的很好的理由。

    可惜萍儿并沒有想到这一点,她以为自己掌握了黑衣人的秘密,就可以要挟他來带自己出宫。可谓是可笑又可悲,如今后悔有什么用呢,她的尸体已经躺在这里了,而且沐馨如果继续呆在这里的话,恐怕很快就会背负上一个杀人的罪名。

    思及此,沐馨不再犹豫,站起便朝着冷宫外面走去。并不是她冷血的抛弃萍儿的尸体不顾,而是她不想被人看到她与萍儿的尸体在一起,那样子会让人误以为她是杀害萍儿的凶手,她无法冒这个险,也不能背这个黑锅。

    沐馨起的时候,才发现原來自己的衣服上面也全是血迹,外衣上都是萍儿的血,而且手上也是。如果她就这样出去的话,只会告诉世人她是杀人的凶手。

    略微苦笑了一下,她连敌人是谁都不知道,却三番四次的中了别人的圈。这是不是有点太失败了?但现在也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她必须趁着人们还沒找到这里來的时候迅速离开。

    沐馨不再犹豫,一边脱下自己的外衣,一边急匆匆的朝着冷宫的门口走去。现在看來天应该刚刚亮,只能够祈祷辛库的宫女还沒有起,她才有机会回去换件衣服。

    脚步匆匆的來到了大门外,打开门看了一眼四周围的环境之后,沐馨才加快脚步朝着前面走去。谁知在拐弯的地方,一个小太监突然间冲了出去,与措手不及的沐馨撞了个满怀,随后跌倒在地。

    小太监跌倒在地之后,立刻大大咧咧的骂了起來:“哎哟,是哪个不长眼的,走路都不看路的吗?大清早的这么就匆匆的,赶着去投胎啊。”

    沐馨也被撞得踉跄了一下,看了一眼被自己撞到的小太监,心里有一丝不祥的预感,为什么偏偏在这里遇到了一个小太监呢。

    小太监一边骂一边站了起來,瞪了沐馨一眼道:“说你呢,你沒长眼睛啊,这么大个活人站在这里,你都给撞过來。”

    沐馨沒有再理会他,急匆匆的便朝着辛库的方向走去,心里很是懊恼。这下子估计她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自己竟然会和一个小太监撞在一起,还被他看到自己的容貌,完蛋了。

    小太监本來还想继续骂人的,可是眼前着沐馨一下子便溜得无影无踪,顿时气得跳脚。连一句道歉都沒有,就这么快的溜走了,实在是太过分了吧,这人懂不懂礼貌啊!

    小太监一边在心里暗自绯腹着沐馨,一边收拾起自己被撞掉的东西,看了一眼沐馨离开的方向之后,便推着板车朝着冷宫的更深处走了过去。

    他是要去化粪池,他就是宫里的一个负责处理粪便的太监,每天早上都要很早起,然后到处收尿桶。收完了尿痛之后便要送去化粪池里处理掉,而化粪池当然就在宫里最偏僻的地方,居住皇上和妃嫔居住的地方最远,不然如果熏着了皇上或者是妃嫔,人家不砍了你才怪。

    小太监骂骂咧咧的推着粪车朝着化粪池的方向走去,他要去化粪池就要通过冷宫门口。本來倒粪便这种事就让他心里很是不爽了,现在又大清早就被撞了,他的心里极为恼火。

    路过冷宫的时候,发现冷宫的大门竟然关不严,留了一条缝隙。小太监奇怪的歪着脑袋想了一下,平里他经过冷宫大门的时候这里都是关紧了的,为什么现在突然开了一条缝隙呢?难道里面有人?

    这个想法吓了小太监一下,他自嘲的笑了一下,这个地方那么偏僻又是个冷宫。怎么会有人在冷宫里呢,而且还是这么早的时辰,那些宫女太监还沉浸在梦乡里呢,妃嫔就更不用说了,谁会來这种鬼地方啊。

    小太监想是这么想,可是却又忍不住好奇心想要过去看看,或许里面真的有人也说不定呢!想着,他已经抬脚朝着冷宫的方向走去,吱呀一声打开厚重的大门,然后一脚垮了进去。

    刚进去,他便看到了躺在地上的萍儿,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口上还插着一把锋利的匕首。小太监吓了一跳,但还是强忍着要逃跑的冲动,朝着萍儿的尸体一步步走了过去,走近了一看小太监终于忍不住发出一声尖叫。萍儿死不瞑目的样子实在是太吓人了,他尖叫一声之后便连滚带爬的朝着宫门外跑了出去。

    沐馨匆匆的回到了辛库,院子里空无一人,显然宫女们还在沉睡中沒有醒过來。沐馨悄悄的松了一口气,推开门悄悄的走了进去,小心翼翼的沒有惊动到房间里的人。看了一眼熟睡的玉儿,她已经差不多快醒了,沐馨急忙拿着自己的衣服便朝着门外走了出去。迅速的换下那件血衣之后,她便将衣服藏起來,然后才假装刚刚起一般打水洗脸。

    玉儿第一个醒了过來,她打了个哈欠懒懒的从房间里走了出來,看到沐馨之后有些惊讶,但随即便笑了起來道:“沐馨姐,你今天真早啊。”

    沐馨淡淡的一笑,扭了扭酸涩的脖子,点点头道:“今天比较早起,早点起也很好嘛,可以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

    玉儿赞同的点点头,跟着打水洗脸漱口,房间里的人也跟着纷纷起,洗漱之后便朝着饭堂走了出去。沒有人发现萍儿失踪了,只有一个叫小河的宫女惊叫了一声道:“奇怪了,萍儿怎么不见了,你们早上有谁看到过她吗?”

    众人闻言纷纷摇头,七嘴八舌的道:“沒有啊,早上起來我倒是沒有注意,现在想來好像是这样,我也沒有看到过她,会不会是去茅房了或者出去了?”

    小河也不清楚,她只是习惯的想去叫萍儿起,结果却看到她的炕上空无一人。摸了摸她的炕,也是一片冰冰凉的,好像已经起很久了。

    不过,小河也沒有放在心上,估计萍儿是真的早点起了吧,或者是去了别的地方还沒回來。她也沒有多想,洗漱完之后便朝着饭堂走了过去。

    沐馨看着她们的反应,暗中悄悄的松了一口气,可是她也知道纸始终是包不住火的。萍儿的尸体总会被发现,而自己也终究会被人认出來,难的是这件事该如何解决。

    寻找萍儿的事刚过了不一会儿,便有一个小太监神色慌张的跑了进來,一边走一边高声叫道:“杨公公,杨公公在吗?”

    杨公公优哉游哉的剔着牙,从饭堂里走出來,一脸悠闲的看向大呼小叫的小太监,喝道:“小林子,什么事啊,一大早就慌慌张张的乱喊乱叫的,还有沒有规矩了!”

    小林子脸上满是汗水,被杨公公责骂了也不在乎,他脸上有一丝惨白,结结巴巴的说道:“公公,萍儿…萍儿死了,被人发现死在了冷宫里,内务府的孙大人已经收到消息过去了。”

    此话一出,在场的人都不哗然,这个消息实在是太震撼了,众人当下便开始议论起來。而杨公公惊讶之余更是气愤,最近这辛库到底是怎么了,一个接着一个的死了,而且这次死的还是萍儿,他的心里都乱成一团麻了。

    杨公公气急败坏的咬牙跺脚,气愤的叫道:“还傻站着干什么,还不赶紧给咱家带路。”

    小林子哦哦的点点头,带头走在前面,杨公公则是跟在他的后,一路上骂骂咧咧的,直说晦气,一大早就死人了,真是太回去了。

    杨公公跑了之后,宫女们你看我我看你的,都在想着要不要跟着去看看。犹豫了一下,好奇心终究还是战胜了恐惧,宫女们三三两两的结伴朝着冷宫的方向走去。

    沐馨对于他们这么快就知道萍儿的死讯并不觉得奇怪,因为她已经猜想是刚才那个撞到自己的小太监去上报的。现在终于是纸包不住火了,她却还沒有想到对策。

    玉儿从震惊中回过神來,实在不敢相信又有一个人死了,而且还无缘无故的死在了冷宫。她心里有一股想要去看看的冲动,可是胆子小的她却不敢自己去看,于是便问沐馨道:“沐馨姐,我们也去看看吧。”

    沐馨不置可否,只是淡淡的点点头,跟着玉儿來到了冷宫的门外。已经有很多人听到了风声而匆忙赶來,只是都被卫军拦在了门外无法进去看看究竟。而杨公公已经走近冷宫了,里面已经有孙大人派來的仵作正在验尸,孙大人则是皱着眉头站在一边,那个报案的小太监瑟瑟发抖的站在孙大人边,不敢去看萍儿的尸体。

    看到杨公公进去之后,孙大人便指着萍儿的尸体道:“你去看看,这个人是不是你们辛库的宫女?”

    杨公公闻言小心翼翼的走过去,來到萍儿陈尸的地方,看到萍儿两只眼睛睁得很大瞪得,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而且上脸上都是鲜血,他吓得稍微有些腿软,轻声哎呦了一下道:“真是造孽啊,到底是什么人这么狠心,把她给杀了弃尸在这里,实在是太残忍了。”

    杨公公这么说就是确定萍儿是辛库的了,此时仵作也已经验尸完毕了,他从萍儿紧握的手里找到了一块玉佩,递给孙大人道:“大人,这块玉佩是从死者的手里拿到的,她握得很紧,也许有可能是挣扎的时候从凶手的上扯下來的,这是个证据。”

    孙大人闻言点点头,将那块玉佩拿到手里仔细的端详着。远在门口的沐馨看到了孙大人手上熟悉的玉佩,顿时惊讶的睁大了眼睛,这块玉佩是她的,可是从那天晚上她被血使虏劫之后便不见了,现在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难道想要杀了她的人会是血使吗?或者说是主公?

重要声明:小说《猎情:蚀骨爱妃诱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