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心怀鬼胎

    沐馨闻言不语,对于主公的手段,她从來都是很清楚了解的。不管是什么人,只要对于他來说有利用价值的话,那就是一个可造之材。相反,如果这个可造之材沒有物尽其用的被他利用,并且顺利的完成任务的话,那么这个人也就沒有存在这个世界上的必要。

    所以沐馨从來沒有奢望过主公还会看她这个失败的人一眼,今天的事一看就知道是血使自己擅自行动。而且还在西冥邪的手上吃了亏,如果不是刚才那个黑衣人及时赶到的话,说不定血使今天就算是不死也要重伤了。

    只是那个黑衣人会是谁呢?可以肯定的是,他绝对是四使之中的一个,只是沐馨猜不透他的份。他们太过神秘莫测了,根本就不是那么好猜测的。况且,猜出來对她來说也沒有什么好处,又不是有奖竞猜游戏。

    当然,沐馨沒有吧自己所想的一切告诉西冥邪。只是现在房间里只剩下她和西冥邪两个人,气氛在此时变得有一些尴尬,尤其是她发现自己上穿着的只是一件单薄的中衣,里面的肚兜都隐约可以看到。

    沐馨只觉得自己站在西冥邪的面前,就犹如是一个沒穿衣服的人一样,她有些不自然的微撇过头去道:“你为什么要來救我?”

    西冥邪轻笑了一声,迈着优雅的步伐來到沐馨的边,伸手搂着她的纤腰,将她紧紧的圈在自己的怀里。低下头去看着她的脸,邪肆道:“朕说了,你是朕的女人,我又如何会让任何人把你抢走。”

    沐馨闻言脸色微微一红,她很讨厌现在这样的局面,让她觉得很是尴尬也很恼火。她奋力的推了一下西冥邪,沉声道:“你错了,我不是你的女人,我只是一个敌国的细作。一个接近你利用你的敌国细作,你沒有把我处死,别以为我就会感激你。就算你再救了我几次,我都不会感激你的,所以你别想我会跟你道谢。”

    沐馨略微激动的言语,让西冥邪呵呵的轻笑了出來,他捏着沐馨的下巴哼了一声道:“你似乎很紧张,是因为独自跟朕相处,所以才这么紧张吗?朕这么久沒碰过你了,你的肌肤还是这么嫩滑,朕已经开始怀念你的躯了。这里渺无人烟,是个好地方。”

    沐馨被西冥邪潜意识的话给吓了一跳,她又气愤又尴尬的推打着西冥邪的膛,怒然道:“你放开我,快点放开我,不要碰我。”

    西冥邪对于沐馨如此激烈的反应有些不满,他猛地俯下去狠狠的吻住沐馨的红唇,将她所有抗议的言语全部吞进了肚子里。沐馨瞪大了眼睛看着西冥邪近在咫尺的睫毛,他的睫毛不断的微微颤抖着。

    沐馨突然间很想抽自己一巴掌,她到底在想些什么,这个时候不是应该推开西冥邪吗?怎么突然研究起他的睫毛了呢?沐馨拉回自己的思绪,想要推开西冥邪,可是他却紧紧的搂着自己。

    疯狂的撬开她紧闭的贝齿,纠缠住她的巧舌不断的嬉戏,沐馨呜呜的抗议着,可是完全无效。慢慢的,她也放弃了抗议,挣扎的动作也渐渐的慢了下來,闭上眼睛感觉着西冥邪的吻。

    察觉到沐馨沒有再反抗之后,西冥邪的吻也变得慢了下來,温柔了。他就像是在品尝一件珍品一般的轻轻的吻咬着沐馨的双唇,一只手紧紧的搂着她的纤腰,另外一只手也不规矩的上下游动着。

    修长的手指带着一丝冰凉的触感在沐馨的上流动,每到一个地方都会让沐馨感觉到像是被触电一般,一阵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她又开始走神了,不自觉间又再次把西冥邪当成了冷殇,或许她下意识里更希望眼前的人是冷殇而不是西冥邪。

    渐渐的,沐馨开始回应着西冥邪的吻,她已经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把他当成是冷殇还是西冥邪。只是下意识的想要寻找着那一丝温暖和温柔,感觉到沐馨的回应,西冥邪的心里涌起一丝激动,他更加烈的亲吻着沐馨,手开始拉扯着她的衣服,慢慢的伸到衣服里抚摸着她柔软嫩滑的肌肤。

    略微粗糙的大掌让沐馨的体更加抑制不住的颤抖,一阵阵酥麻的感觉让她不自觉的轻吟出声。西冥邪只觉得一股燥袭來,抱起沐馨的体便朝着边走了过去,将她轻轻的放到上,然后迅速的覆盖上她的体。

    沐馨此时才算是回过神來,看着眼里充满了**意味的西冥邪,她的心顿时漏跳了一拍。在西冥邪有下一步动作之前紧紧的抵在他的前,摇头道:“不行,你不要碰我,你不是冷殇,你不是!”

    沐馨的拒绝让西冥邪很是愤怒,尤其是她口口声声的冷殇,更是让他更加愤怒。伸手紧紧的掐住沐馨的脖子,西冥邪的眼里闪烁着杀人的光芒,沐馨也不反抗的闭上眼睛,任由他掐着自己的脖子。心里一千个一万个的懊恼,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刚刚差点就背叛了冷殇。

    实在是不可原谅,如果刚才真的发生了什么事的话,她一定不会原谅自己的。现在,面对着愤怒的西冥邪,她反而沒有了害怕的感觉,只是嘴角勾起一抹冷漠的笑容,笑着道:“杀了我吧,我不想再任由你们继续摆布下去了,动手杀了我。”

    沐馨说完,闭上了眼睛不再去看西冥邪,脸色平静的看不出一丝害怕。此时的她心里的确沒有害怕,既然这样活下去太累了,那她还不如死了算。她不想自己继续活下去,可是有一天却做出了背叛冷殇的事。而且,只要自己死了,冷殇就不会再受制于西冥邪,所以死亡未必不是一件坏事,她也可以死得其所。

    至于冷殇,她只能够叹一句有缘无分了。如果还有來世的话,她希望能够与冷殇再次相遇,就算是做一对平凡的夫妻也好,她都不想再过这样的生活,她的心累了。

    西冥邪的手一直掐在沐馨的脖子上,看到她脸上如释重负的轻松和淡然求死的神。西冥邪竟然迟迟的下不了手,只要他的手稍微一用力,沐馨便会立刻殒命,化成一缕香魂。

    可是,面对着这样一张脸,他却下不了手。脑海里不经意的闪现出以前与沐馨相处的片段,她的一颦一笑曾经牵动着自己的心,可是现在他却要亲自下手掐死她,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沒有下手,也不知道为什么下不了手。

    最后,他还是松开了沐馨的脖子,愤怒的看了她一眼之后站起來,挥袖离开了这个黑屋子,跨着大步朝着外面走去。

    预想到的疼痛并沒有來临,沐馨睁开了眼睛,看着西冥邪远远离去的影。愣了一下之后才坐起來,朝着门口走去,今夜发生的一切就这么悄然过去。

    西冥邪和沐馨回到了宫里,当辜影岚一脸焦急的在风中等待着西冥邪的时候,却意外的看到他搂着沐馨的腰飞了回來。这实在是太意外了,沐馨不是应该呆在辛库里吗?难道刚才皇上这么急匆匆的出去,就是为了沐馨吗?

    这个想法让辜影岚心里觉得很是难受,她看着沐馨的眼神里充满了嫉妒。为什么?为什么这个女人都落得如此田地了,西冥邪还会对她如此关呵护。他口口声声说沐馨背叛了他,他要让沐馨一辈子为奴为婢來弥补犯下的错误,难道就是为了这样吗?

    他是为了要保住沐馨一命才会故意这样做的吗?他的心里还是有这个人的存在的。想到这里,辜影岚觉得自己的心都在痛了,她辛辛苦苦的努力了这么久,做了这么多的事,到头來换到的就是这样的结果。

    不行,绝对不能够再让沐馨有机会勾引皇上,她不能够容许同样的事再次发生。皇上是她的,所以沐馨必须要死,要怪也只能够怪她自己不懂大体,如果她肯乖乖的远离皇上的话。或许自己还可以放了她一马,可是她偏偏总是要跟皇上扯上瓜葛,这是她最无法忍受的事,所以不行,沐馨一定要死。

    她的心里是很不满的,很不满也很愤怒,只是她也很懂得掩饰自己的心思。虽然心里将沐馨恨得要死,恨不得立刻把她砍成八块,但是在西冥邪的面前,她还是很大方得体的笑着道:“皇上,原來你深夜出去,就是为了救沐馨啊。刚才到底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难道竟然有人这么大胆竟然敢跑到皇宫里來劫持宫女,皇上,那你沒事吧?”

    西冥邪淡淡的哼了一声,漠然道:“朕沒事,今晚的事你也别多问了,朕也已经累了,就寝吧。”

    沐馨闻言沒有说什么,只是半跪下來恭送西冥邪离开,至始至终她都沒有说过一句话。只是刚才看到辜影岚再看着自己的时候,多看了她一眼罢了。

    辜影听了也跟着微笑着俯行礼,陪着西冥邪走进寝宫,临走之前又看了一眼正在离开的沐馨。眼里闪过一丝狠辣的杀意,沐馨这个眼中钉中刺,下一次她绝对不会放过的,所有对她有威胁的东西,她都要一颗一颗的拔掉。

重要声明:小说《猎情:蚀骨爱妃诱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