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冷宫夜会

    沐馨在房间里休息了几天,部的伤才开始慢慢的结痂。林怡开给她的药膏很是管用,效果也很好,现在沐馨已经勉强能够下地,只是部的伤口一牵扯到就会剧烈的疼痛。

    玉儿这几天为了她的事,也劳累了很久,因为沐馨卧病在,所有的工作都无法继续。所以杨公公在答应让沐馨休养之余,更是毫不留的把沐馨应做的工作全部压在了玉儿的头上,也算是在责怪她多管闲事吧!

    看着玉儿每天早出晚归,每天回來的时候都很累,但还是要装作一副很轻松的样子,更加要照顾自己三餐用膳,她的心里很是过意不去,同时也有些感激,只是她未曾说出口而已。

    夜晚时分,沐馨在睡梦中迷糊的感觉到一阵口干舌燥,喉咙干枯不已,实在是无法继续入睡。迷糊间想要坐起來去倒杯水喝下,却听到一丝细微的动静,几乎是立刻的本能反应,沐馨停止了动作。

    此时,动静越來越大,一抹影从炕上爬起來,左右看了一眼之后便悄然起,穿上衣服打开门悄声溜了出去。

    沐馨虽然睡得有些迷迷糊糊的,但此时脑袋已经开始有些清醒了,睁开眼睛看着头上的天花板,她伸手搓了一下自己的脸,顿时感觉到清醒了许多。

    她悄悄的坐起來,小心翼翼的就怕惊醒了边的玉儿。幸而玉儿一整天劳累下來,现在睡得非常沉,沐馨悄然爬起來的时候她并不知道,只是翻了个继续睡觉。房间里一片漆黑,而且也很是安静,除了众人的此起彼伏的呼吸声之外,也沒有其他别的声音。

    沐馨从炕上坐起來之后便看了一眼对面炕上,发现那里明显多了一个空缺,原本睡在那里的人已经不见了。她稍微愣了一下,那个地方似乎是萍儿的位,那么萍儿现在去那里了呢?沐馨想了一下,很快便释然了,萍儿或许是夜半时分尿急,所以去外面的茅房了,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沐馨微微一笑,心里暗自笑自己想太多,摇摇头从炕上爬了起來。悄声朝着桌子所在的方向摸了过去,虽然房间里很暗,但是她已经非常熟悉房间里的布置,所以摸到桌子边时完全沒有发出一丝响动。

    贪婪的喝了一大口水之后,沐馨才感觉到一阵舒畅,悄悄的松了一口气。口渴是件很难受的事,尤其是半夜三更时分,睡得很香却又要起來喝水,沐馨顺手再次倒了几杯水喝下。

    萍儿却一直沒有回來,算起來茅房离这里并不是很远,她喝了几杯水的时间虽然也不长,但是也不至于那么久都不见人影吧!

    沐馨想着,又想起了这几天的事,自从她被红绫杖责了一顿之后。萍儿的表似乎就变得很奇怪,似乎有点心事重重的样子,偶尔沐馨还能够发现她暗中看着自己,在观察自己的一举一动。

    沐馨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微微思索了一下后,便打定主意出去看看。或许是她自己想的太多,但萍儿已经出去这么久,说不定是因为体不舒服晕倒在了茅房也说不定。虽然她对萍儿沒有好感,也不想多管闲事,但有些事还是自己亲自去看一看的比较好。

    沐馨打定主意之后转头看了看炕上依然在熟睡的人,确定她们依然睡得很香之后,才打开房门朝着外面走去。她首先來到了茅房,这里却沒有任何影,也沒有人使用过的痕迹。

    沐馨并不惊讶,而是在意料之中,看了一眼茅房之后。她开始思索着,萍儿三更半夜不在茅房里,那到底会去什么地方呢?

    一边想,她一边朝着院子走去,院子里也很安静,沒有见到一丝人影的踪迹。沐馨停下了脚步略微思索,萍儿会不会是杨公公那里呢?在宫里,太监总管总会找几个长得美貌的宫女暗中伺候自己,然后给她们一些特殊的照顾,这在宫里已经不算是什么秘密。

    杨公公本也好这一口,所以当初才会看上沐馨,甚至想要对她动手动脚。可是沐馨却断然拒绝了,她愿在辛库里辛苦一点的干活,也不愿意靠着杨公公的所谓照顾,而去出卖自己的人格。

    萍儿半夜三更跑出來,有可能便是被杨公公给叫了过去。心里这样想着,沐馨也不再探究,萍儿跟杨公公有什么纠葛与她沒有什么关系,她也不想去理会。

    转之间,她的眼角瞥到了一样东西,脚步顿时停了下來。再次转过头去看向刚才的地方,那里是一个草丛,一条手帕掉落在那个地方,只是在黑夜里不容易察觉而已。

    沐馨走过去,捡起草丛里的手帕,上面绣着一朵兰花,手帕还有淡淡的香味。沐馨一眼便认出來这条手帕是萍儿的,她很喜欢这条手帕,经常有意无意的拿出來炫耀,所以沐馨多少也见到过几次。

    杨公公居住的地方在东厢房,可是萍儿的手帕却是掉在另一边,朝着这个方向走过去便是辛库的大门。难道萍儿是离开辛库,去了某个地方?!

    沐馨的好奇心被勾起來了,萍儿三更半夜不睡觉,跑到外面去一定不是为了看风景那么简单。沐馨心里灵机一动,想起那天红绫來找茬的时候,宫女在她的炕上搜出剩余的毒药。

    那些宫女都不是辛库的人,自然不知道她的炕在什么地方,如若想要栽赃陷害的话,她们当然可以带着毒药进去,然后再假装是从自己的炕上找出來的。可是沐馨清楚的记得,那天她看到红绫手上的药粉时,包装的纸张上沾到了红丹蔻。

    萍儿是个很喜欢涂抹红丹蔻的人,几乎每天就要涂抹一次,所以如果是她将事先准备好的东西放到自己的炕上,那是完全可以解释得通的。

    因为萍儿熟悉自己睡觉的地方,想要栽赃并不难,加上纸张上涂抹到的红丹蔻,这一切似乎已经不言而喻了。萍儿被红绫给收买了,故意栽赃陷害自己,那么现在她半夜三更的时候出去,就是为了见红绫了?!

    沐馨眼里闪过一丝冷意,她早就应该猜到的,萍儿就是一个最好的眼线,可以帮助红绫观察自己。沐馨心里暗笑了一声,看了一眼手里的锦帕,最后还是将它放在了原位,转朝着房间走去。既然她已经知道了这一切的原委,也就沒有必要继续跟踪萍儿了,反正自己心知肚明,以后小心点便是了!

    沐馨猜的沒错,萍儿的确是出去会人了,萍儿从炕上醒过來之后警惕的看了一眼四周,确定所有人都在继续熟睡之后,便悄悄的溜出辛库。

    借着清冷的月光,一路快步的朝着冷宫的方向走去,路上她很是小心的东张西望,生怕有人发现自己的行踪。

    萍儿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一路上她并沒有发现任何人的踪迹,平安无事的來到了西边的冷宫。冷宫以前并不是冷宫,只是因为地处偏僻,而且曾经在一次火灾中烧死了住在里面的妃子。自此之后这个西边的冷宫便被荒废了,而原本居住在东边冷宫的妃子也因为害怕而搬走了,现在哪里便成了邱丽影和莲儿的住所。

    秋天的夜晚带着一丝寒意,这个被火烧得黑漆漆的冷宫在夜晚看起來颇为狰狞吓人。心怀鬼胎的萍儿缩头缩尾的看着这个恐怖的地方,心里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寒颤。

    她左右观望了一下,谨慎又小心的來了冷宫门口,这里很是冷清寒。就算是在炎的夏天來到这种地方,也会让人感觉到风阵阵,打从心里发毛。

    伸手轻轻推开了冷宫的宫门,门发出吱呀一声尖锐的叫声,让她沒由來的打了一个寒颤,心里虽然害怕但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冷清的庭院里空无一人,周围安静的萍儿都能够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她紧张的四处观望着。心里又开始发毛了,这里已经很久沒有住人了,可以说是一点人气都沒有,到处鬼气森森的。

    现在让她独自一人站在这里,恐惧的感觉立刻让她想起了那些,被烧死在这里的冤魂,耳边似乎还能够听到她们的哭声喊声和笑声。

    萍儿的心里越來越害怕,她几乎都能够听到凄厉的猫叫声了,犹如那天小白死亡之前那痛苦而凄厉的惨叫。萍儿很想拔腿就跑,而也在此时,庭院一个偏僻的角落里传來一个冰冷的女人声音,她说:“你來了。”

    萍儿听到女人的声音,胆子大了许多,最起码这里不止她一个活人了。她深呼吸了一口气,点点头道:“我來了,你可以把报酬给我了吗?”

    暗处的女人冷哼了一声,带着一丝怒气道:“你还敢來要报酬,你做到我要求的事了吗?我让你办的事你才做了一半,就敢來跟我要什么报酬,你认为我会给你吗?”

    萍儿听她这么一说底气立刻弱了下來,她的确沒有办到那个人要求的事,但是这也不能够完全怪她吧!她很想开口反驳,但是最后还是掀掀嘴皮子,不敢再说些什么。只是咬牙有些不甘心的道:“你要我做的我都做了,只是后果如何也不是我能够预测得了啊。现在我已经帮了你,你应该要给我报酬。”

    暗处的女人闻言不置可否,眼里闪过一丝冷意,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从暗处走了出來,一步一步的朝着萍儿的方向走了过來。从怀里拿出一个小袋子放到萍儿的手里,淡然道:“既然你这么说,那好吧。这里是全部的报酬,以后我还有用得着你的地方,所以你要乖乖听话。不过,下一次如果再办一半的话,你应该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女子说完,呵呵一笑拍了拍萍儿的脸,随即便转朝着暗处走了过去,稍微施展轻功便消失在冷宫里。萍儿手中拿着钱袋,咬牙看了一眼女人消失的地方,也跟着离开了冷宫,一切归于平静。

重要声明:小说《猎情:蚀骨爱妃诱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