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栽赃陷害

    自从那天御花园遇到西冥邪之后,沐馨便沒有再去过御花园,也沒有再去御药房。她只是托玉儿去御药房帮她拿药,反正自己的腿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风寒也并不是什么顽固的病,所以她并沒有过多的放在心上。

    玉儿对此也沒有多问,只是以为她腿脚不便,不太愿意走路而已。但是,莫玉堂对此却有些懊恼,自从那天御花园一别之后,沐馨便沒有再來过御药房,甚至也沒有來换药,都是玉儿帮忙來拿的药。

    莫玉堂不在心里想,是不是沐馨在气恼自己那天的冲动,还是她根本就不想看到自己?这个想法让他心里有些难受,自从第一次看到沐馨的时候,他便放不下这个女子了。沐馨的美貌无疑是很吸引人的,但是他也见识过很多美艳的女子,其中不乏有一些比沐馨还美还妖娆的,他也沒有动过

    仔细想來,他记住沐馨的是她的淡然和坚毅。为医者,他也见过一些上过战场,缺胳膊少腿的士兵,也算是见过世面,对于这些伤势严重的病患抱着一丝同和敬佩。

    但是,当他打开沐馨腿上的纱布时,心里还是被狠狠的敲了一下。沐馨腿上的伤很严重,虽然那时已经略微有所改善,可是依然看得出來曾经受过重创。这样严重的伤势出现在一个男人的上,都会疼痛难忍,更何况沐馨只是一个柔弱的女子。

    当他震惊的看着她的伤口时,她的脸上却挂着淡淡的笑容,对于自己腿上的伤势并沒有表现出什么。那种淡然大气,他现在依然记得。后來他无意间从林怡的助手敏儿那里听到,林怡曾经帮沐馨剔除过一些死,在这个沒有麻醉药的时代,仅靠那一点点微弱效果的止痛药材,就要剔除这么多的死,那是什么样的一种痛苦。

    莫玉堂实在无法想象沐馨这样柔弱的女子能够承受得住这样的痛苦,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他对这个美丽又坚毅的女子有了一分异样的想法和绪。所以那天当她來到御药房的时候,他心里便忍不住的雀跃,想要把握住每一个跟她在一起的时间,只是沒想到自己的好意竟然最后会险些害得沐馨被责罚。

    想到红绫那天怨恨的眼神和恶毒的语气,莫玉堂实在是搞不明白。为什么红绫这样一个堂堂的贵妃,也会跟沐馨这个小宫女如此计较。甚至是恨不得她立刻消失在自己的面前,这让莫玉堂感觉很是意外,也很是好奇,觉得沐馨的后应该还隐藏着一些他不知道的事。只是他也不好意思去探究别人的**,毕竟那不是君子所为。

    现在沐馨看起來像是有意无意的在避开自己,让他感觉很是难受。才几天沒有看到她,心里便觉得空的,像是缺少了什么东西,有点失魂落魄的感觉。

    沐馨并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一切,她已经两天沒有踏出辛库的门口了。突然间,她发现原來辛库也是一个可以避世的地方,起码躲在这里就不会有人借口來这里找麻烦。只要她不出去,自然也就不会成为众人攻击的目标,突然明白了这个道理之后,沐馨对于辛库倒是多了一分喜

    只是有一句话叫做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來。就算沐馨自己不愿意去招惹其他人,他们依然有办法能够來找自己的麻烦。

    今天是一个雨绵绵的天气,失去了骄阳的暴晒,反而多了一分湿润。众人的心似乎也被这天气给影响了,不必盯着大太阳工作是件很幸福的事,所以今天她们心好了很多,洗衣服也比平常更快,到了午膳前便将早上的衣服都洗好了。

    丢下手中的木棍,众人三三两两的纠集在一起,说笑着朝着饭堂走去,先去那里等待开房。沐馨今天的任务多了一点,所以当她们离开的时候,沐馨还在奋斗着。

    玉儿洗完之后便想过來帮忙,可是沐馨却婉言拒绝了。她们两个已经约定好了,如果其中有一个人先洗好了衣服,便先去饭堂领膳食,这样就不怕两人一起去晚了会沒有饭菜吃。

    所以沐馨拒绝了自己的帮忙之后,玉儿便独自朝着饭堂走去。沐馨顶着绵绵细雨,在院子里奋力的捶打着衣服,揉出那些酸臭的汗水。

    突然间,一声轻微的猫叫声传來,沐馨疑惑的子看向四周围,却只闻其声不见其猫。沐馨看了一会儿,都沒有发现猫的踪迹,便笑着摇摇头继续洗衣服,心里暗自笑自己出现了幻觉,竟然会在这里听到猫叫声。

    皇宫里不是许养猫的,就算要养也只有那些妃嫔才有资格可以养猫狗。如果她们这些宫女被发现偷偷养猫养狗的话,下场就是被重打三十大板或者是关闭,所以辛库从來都沒有出现过猫的踪迹。现在突然间传來猫叫声,实在是件奇怪的事

    沐馨笑着摇摇头后继续工作,可是还不到一分钟便又听到了喵呜的一声,这一次叫声比上一次的响亮了一点,而且似乎近了许多。前一声猫叫听起來微弱,也无法辨明方向,这一声猫叫却清晰了许多,而且沐馨也清楚的听到了猫叫声是从后传來的。

    她放下手中的工作转过去,果不其然的看到一只雪白的波斯猫蹲在自己后,宝蓝色的眼睛正在看着自己,嘴里发出喵呜的叫声。

    沐馨本來就是个狗的人,看到这样毛发如雪的猫之后,立刻便有了一丝喜。脸上扬起一抹淡淡的笑容,朝着波斯猫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轻声说道:“小猫,不怕哦。”

    那只波斯猫显然并不怕生,看到沐馨走了过去,整个子便趴在了地上,朝着沐馨低低的叫了一声。沐馨带着善意的笑容,伸手将它小小的躯从地上抱了起來,走到一旁的石板上坐下,一边不断的伸手轻抚着它的毛发,对它道:“小猫,你怎么跑到这里來了,你家主人呢?”

    波斯猫蓝幽幽的眼睛看着她,再次喵呜的叫了一声,像是在回答着沐馨的话。沐馨开心的笑了起來,猫的毛发真的很柔软而且顺滑,摸起來感觉特别好,让她有些不释手。

    虽然明知道波斯猫听不懂自己的话,但沐馨还是笑眯眯的摸着它的头,轻声道:“看你吃的胖嘟嘟的,就知道你的伙食一定很好了,只是你怎么会跑到这里來了呢?要是你家主人找不到你的话,今晚你就要挨饿了。”

    波斯猫不断的喵呜叫着,粉红色的舌头也不断的轻着沐馨自己的毛发,微眯起來的眼睛看起來似乎很是享受的样子。

    沐馨看着它可的样子,脸上一直挂着一丝淡淡的笑容。这只波斯猫吃得子都圆滚滚的,一看就知道平里的伙食一定不错,估计比她们这些宫女都要羡慕嫉妒恨了。

    只是这样一个小白猫怎么会突然间跑到这个地方來呢,这里离御膳房怎么说也有一段距离。如果说小白猫是进御膳房偷吃,然后跑到她们这里來的,似乎说不太过去。但是附近好像也沒有什么值得它‘千里迢迢’的跑到这里來,这只小白猫出现的似乎有些许蹊跷。

    蹊跷!沐馨突然想到了这个词,这只小白猫毫无缘故的出现在这个地方,实在是一件太过奇怪的事了。沐馨越想越觉得事似乎不太对劲,看着这只小白猫的眼神都有些犹豫了,理智告诉她应该立刻将这只小白猫给送出去,继续留在这里或许会给自己带來不必要的麻烦。

    这么想着,沐馨毫不犹豫的站起來,抱着怀里的小白猫朝着门口走去。而小白猫依然懒懒的赖在沐馨的怀里,压根就沒有注意到沐馨想要将它送出去的意图,依然伸出粉红色的舌头着自己的爪子。

    就在沐馨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小白猫突然凄厉的叫了起來,同时在沐馨的怀里奋力的挣扎着,不断发出喵呜喵呜的叫声。

    沐馨被吓了一跳,停下脚步來看着怀里正在疯狂翻滚的小白猫,它看起來似乎很是难受的样子。挣扎间从沐馨的上跌落下來,肥胖的躯与大地來了个亲密接触。

    但它似乎并沒有感觉到疼,只是疯狂的在地上翻滚着,爪子不断的伸出來抓挠着自己的体,一副痛苦莫名的样子。沐馨一看就知道这只猫不对劲,蹲下來看着这只像是在撒泼的小白猫。

    小白猫外表看來跟刚才沒什么两样,但是沐馨已经注意到了,它的眼神里写满了痛苦和害怕。叫唤时伸出來的舌头也从粉红色变成了紫黑色,鲜血从它的嘴里流了出來,带着黑色的血液流到了它的上,将那雪白的毛发都染成了黑红色,看起來很是狰狞。

    沐馨此时已经判断出,这只猫被人下了毒,现在毒已经发作,看來不用多久就要一命呜呼了。思及此,沐馨更加不敢动手去触碰这只猫,这只猫从出现到现在毒发吐血,一切都不会是巧合,只会是某些人精心安排出來的计谋。

    目的当然很明显,就是冲着她來的,所以沐馨虽然心里很同这只无辜的小白猫,但是却也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在地上痛苦的挣扎着,用它那双带着恳求和痛苦的眼神看着沐馨。似乎在说,它不明白,为什么一直疼它的主人,竟然会如此狠心的下毒毒害它。

重要声明:小说《猎情:蚀骨爱妃诱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