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冤家路窄2

    此时,西冥邪已经从假山后面走了出來,第一眼便看到沐馨的手放在莫玉堂的手上,一股突如其來的怒火涌上心头。

    沐馨看到西冥邪的时候,心里忍不住咯噔一声,下意识的微低下头去不去看他。

    一紫色锦袍的西冥邪嘴角勾着一抹邪魅的笑容,微露的膛让他看起來更显不羁,慵懒的看了一眼莫玉堂和沐馨,转头慵懒的对红绫道:“媚妃,朕可抓到你了。”

    莫玉堂见状立刻俯行礼道:“微臣参见皇上,不知皇上在这里,微臣失礼了,还请皇上恕罪。”

    西冥邪微微瞥了他一眼,冷哼了一声点点头示意他起來,再瞥了一眼坐在轮椅上的沐馨,带着一丝嫌恶的道:“是你,你又破坏了朕的好事。”

    沐馨低下头去,并沒有去看西冥邪的表,不卑不亢的低声道:“奴婢知错,请皇上恕罪。”

    红绫本來想要狠狠的教训沐馨一顿,看到西冥邪出现之后,立刻摆出一副无比委屈的样子。拉着西冥邪的手臂,可怜兮兮的撒道:“皇上,你要为臣妾做主啊。臣妾被这个奴撞得跌倒在地上,现在上的每一个地方都好痛啊,皇上你一定要严惩这个奴,为臣妾出口气啊!”

    西冥邪低下头去看着红绫嘟起红唇,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忍不住低声轻笑了起來在她的红唇上轻啄了一下,安慰道:“胆敢伤害朕的妃,朕一定不会轻饶!放心吧,朕会为你讨回个公道的。”

    红绫闻言这才开心的笑了起來,手紧紧的圈住西冥邪的腰,羞涩的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根本就不理会此时莫玉堂和沐馨正在看着他们,或许她就是想要趁着现在,让他们看看自己和西冥邪是如何恩的。

    亲了西冥邪一口之后,红绫似乎想到了什么,嚣张的指着沐馨冷声道:“好你个大胆的奴婢,见了皇上和本宫竟然也不下跪行礼,你这是犯了大不敬之罪!”

    沐馨闻言从轮椅上下來,跪在地上恭敬的对西冥邪和红绫道:“奴婢参见皇上,媚妃娘娘。”

    红绫冷笑了一下,摇晃着西冥邪的手臂道:“皇上,你看她多嚣张啊,刚才不仅想要谋害本宫,现在连请安都沒有一丝尊敬。这样嚣张无礼的奴婢,一定要严加惩处才行!”

    西冥邪冷魅一笑,看了一眼莫玉堂又看了一眼沐馨,冷然道:“沐馨,媚妃说你刚才想要置他于死地,这件事你如何解释?”

    “回禀皇上,这件事并不像媚妃娘娘说的那样,微臣可以为沐馨作证,她并沒有用车去撞媚妃娘娘。刚才娘娘突然从假山后面冲了出來,稳不住脚步才会撞到沐馨的轮椅上,随之才跌落在地。所以这一切不能够全怪沐馨,请皇上明鉴!”莫玉堂在西冥邪话音刚落之时便大义凛然的站出來为沐馨说话,他无法淡定的继续保持沉默,任由红绫如此污蔑沐馨。

    红绫闻言涨红了脸,立刻站出來大声呵斥道:“大胆奴才,皇上在问那个奴的话,与你何干。况且你现在还在质疑本宫的话,难道本宫会无缘无故的污蔑一个低的宫女吗?你这是在侮辱本宫,也是在侮辱皇上,如果再胡乱插嘴的话,本宫对你不客气!”

    莫玉堂闻言却沒有一丝胆怯,脸上依然带着一丝凛然正气,他不能够忍受红绫如此污蔑沐馨,更加不能够看着沐馨无辜受罚。

    沐馨听到莫玉堂为自己辩解,心里又是感谢又是担忧。红绫的格她很了解,绝对是个睚眦必报的人,如果莫玉堂因为自己的缘故而得罪了红绫的话,只怕以后在宫里的生活不好过。

    所以,她立刻站出來为莫玉堂辩解,淡然的看着西冥邪道:“皇上,莫太医并不是有意出言冒犯的,请皇上不要怪罪莫太医。这一切都是奴婢的错,奴婢不应该出现在御花园,打扰了皇上和媚妃娘娘的雅兴。但是奴婢真的沒有伤害媚妃娘娘的心思,刚才的那一切只是误会,如果皇上要怪罪的话,奴婢愿意一力承担!”

    红绫闻言得意非凡的哼了一声,拉着西冥邪的手臂道:“皇上你看,她自己都承认了,臣妾真的沒有冤枉过她,皇上你可要为我做主啊。还有这个太医,竟然无视宫规,跟宫女厮混在一起,如果皇上不多加严惩的话,恐怕以后他们会更加目中无人的。”

    西冥邪挥手打断了红绫的话,他沉冷的看向莫玉堂,淡然道:“莫太医,如果朕沒记错的话,你应该是在御药房。可是现在你却跟一个宫女在一起,难道朕让你进宫当太医,就是來与宫女厮混的吗?”

    莫玉堂此时已经明显的感觉到西冥邪和红绫对于沐馨的怪异态度,西冥邪看起來虽然沒什么表现,但是红绫刚才一直怨毒之际的看着沐馨,这就让莫玉堂有些疑惑不解了。

    听到西冥邪的话之后,他便打断了思绪,坚定的看着西冥邪道:“启禀皇上,微臣并非是与宫女厮混,微臣与这位宫女素不相识,只是因为她感染了风寒,去御药房找太医医治。微臣为御药房的太医,本就应该为后宫之人诊治,而且她感染风寒之外还在发烧,自己一个人无法独自走回去,微臣才会送她回去。仅此而已,我们两人绝对沒有任何苟且之事,还请皇上明鉴。”

    红绫闻言酸溜溜的看了他一眼,刚才正在气头上,沒有去注意莫玉堂。现在看來这个太医长得还俊俏的,尤其是他坚定不屈的站在那里,为沐馨辩解的时候,更是自然散发着一股魅力。

    可是,红绫心里又觉得很不舒服,沐馨这个人到底是走了什么狗屎运。怎么总是有人在为她说好话,而且现在这个新晋的美男太医胆子越太大了吧,竟然敢跟皇上辩驳,而且还是为了沐馨这个人。她的心里太愤怒了,为什么皇上当初不处死这个人,非要让她保住一条命,难道皇上对这个人还余未了吗?

    红绫越想越觉得可疑,心里想起以前的一些事,酸意也越來越大。她已经默默的在心里认定西冥邪一定是对沐馨余未了了,心里更加想将沐馨杀之而后快!眼里都流露出一丝浓烈的杀气。

    她忍不住酸溜溜的开口道:“宫女病了自然有等级低的太医去给她们诊治,何时需要轮到你去了。依本宫看來你们的关系肯定不一般,不然你会为了她甘愿冒着欺君犯上之大不讳的罪名,在此跟皇上争论吗?”

    莫玉堂不卑不亢的看了她一眼,嘴角勾起一抹淡然的笑容道:“在微臣眼里,沒有贫穷与富贵之分,只要任何一个人生病,微臣看到了都不会不管不问。医者父母心,如果一个医者是以贫穷贵來区别应不应该救治病人的话,那他也不会是一个好医者。微臣自认为沒有做错,今天就算是一个乞丐,也会尽力去救治。皇上治国也是素來都以仁为主,百姓为先。微臣不过是效法皇上以百姓为先而已,不知道有何过错?”

    红绫再次被噎得一句话也说不上來,她就算再失去理智,也绝对不会开口反驳莫玉堂的话。因为莫玉堂都说了,是效法皇上的。如果她反驳了莫玉堂,也就等于是反驳了西冥邪,那这个罪名她可承担不起。

    西冥邪闻言却微微的笑了起來,带着一丝欣赏的看着莫玉堂,他很聪明的懂得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将问題的所在转接到自己上,让他也无法可说。

    西冥邪笑了一下,冷魅勾魂的眼睛撇了一眼沐馨和莫玉堂,似笑非笑的道:“听莫太医这么一说,朕还真不能治你的罪了,免得被人说成是昏君。朕非但不能够怪罪莫太医,而且还要下令褒奖才是。莫太医为人医者仁心,对一个宫女都如此尽心尽力,而且医治好了之后还亲力亲为的送她回去。如此大德品,实在是难得!”

    “皇上谬赞了,微臣不敢当。”莫玉堂微低下头去,心里暗自揣摩着西冥邪的意思,只是他实在品味不出來西冥邪这样说,到底心里是生气,还是不生气。

    “既然莫太医如此聪明,那朕便问你一个问題。此宫女刚才冒犯了媚妃,害得她跌倒在地受了伤,如今朕该如何处置她比较妥当呢?倒不如请莫太医给朕出个主意!”西冥邪带着一丝挑衅的看着莫玉堂,他倒是想看看他会怎么回答。

    “皇上,奴婢做错了事,害得媚妃娘娘,奴婢愿意一力承担。请皇上不要再为难莫太医。”沐馨急急开口再次为莫玉堂辩解,眼神恳切的看着西冥邪。

    西冥邪闻言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莫玉堂,走到沐馨的面前捏着她的下巴低声道:“原來你还懂得为别人求,实在是难得。那朕今天就看在你这么尽心尽力的份上,饶了你这一次,下次朕会把这个人再向你讨回來。”

    西冥邪说完话,高深莫测的笑了一下,挥挥手对沐馨和莫玉堂道:“今天的事就算了,你们都下去吧,朕还有事要忙。”

    莫玉堂和沐馨闻言自然欣喜,俯行礼后便匆忙的走了。只是红绫看着他们远去的影,心里很是不甘,嗔的跺了跺脚道:“皇上,你都还沒有为臣妾讨个公道呢,这么快就放他们走了,你让臣妾以后在后宫里如何服众啊!”

    西冥邪笑着看了她一眼,手搂着她的纤腰,沉声道:“那朕今天就好好的补偿你!”。

重要声明:小说《猎情:蚀骨爱妃诱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