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冤家路窄1

    沐馨淡淡的一笑,看着敏儿手里正在炫耀的手帕。为了感谢林怡和敏儿的帮忙,她晚上闲着沒事的时候便在宫女房里绣手帕,这也要感谢以前在现代的子吧,她是个古典物品好者。大学时期放假的时候闲來无事便学着绣花,加上在现代社会中她也见识过很多不同的花种,学得久了也能够绣的一手好花了。

    她秀给敏儿和林怡的花朵都是现在看不到的花种,所以比较新鲜独特。敏儿收了手帕之后,对她的态度更加亲切,犹如现在这样可亲。

    听到敏儿说林怡不在,沐馨也沒有多加强求,点点头道谢后便想转离去。可是一转才发现原來莫玉堂一直沒有走,正站在她后,脸上依然挂着一抹温和的笑容,只是带着一丝难得的严肃看着沐馨,柔声道:“沐姑娘,你既然已经感染了风寒,就应该及时治疗。林太医不在,我也可以为你看病。”

    沐馨闻言摇摇头,轻咳了一声道:“奴婢谢莫太医的好意,只是奴婢觉得体并沒有什么大碍,不想叨扰莫太医。这点小风寒也算不得什么,沒事的。”

    可是莫玉堂却很坚持,他微微皱眉严肃的看着沐馨道:“在下知道沐姑娘善解人意,只是我为太医,医者就是要以病人为先,如果我眼看着沐姑娘生病而置之不理,那如何算得上是一个合格的医者。虽然我现在穿着这官服,但是在我看來病人并沒有富贵与贫之分,所以我希望沐姑娘不要嫌弃在下的医术,让在下为你诊治一番。”

    敏儿也在一旁帮腔道:“沐馨姐,你既然生病了就不要再推脱了。莫太医是我们御药房里公然最善良最可亲的太医了,而且医术也是一等一的好。一定可以很快就治好你的,放心吧!”

    敏儿对于莫玉堂的医术很有信心,开口闭口都吹捧他,不过莫玉堂生來俊美温和,待人又有礼坦诚,深的御药房里的人夸奖,敏儿说的也并不是夸大其词。

    沐馨见他们两人都这么说了,也就沒有再多加推搪,淡淡的笑着点头谢过莫玉堂后,便跟着他走进了御药房。在御药房里,等级高医术好的太医便可以自己拥有一间房间,林怡和莫玉堂都各自有自己的医药房。

    莫玉堂的房间里终都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药香味,连同他的上都似乎有这种清香的味道,很是好闻。莫玉堂为人看病也极为认真仔细,而且丝毫沒有带上有色眼镜來看人,对女病人更是严肃严谨到了极点,沐馨对他有了些微的好感。

    莫玉堂为沐馨诊脉之后,便提起毛笔在纸上龙飞凤舞的写下药单,然后交给自己的助手小李子去抓药。拿到药之后,沐馨再次答谢莫玉堂,便想离开御药房。

    可是一阵突如其來的眩晕,却让她在站起來之时又差点跌倒。莫玉堂关切的走上前來询问道:“你怎么样?”

    “沒事,只是有点眩晕而已,现在已经沒事了。奴婢就不打扰莫太医了,先行告退。”沐馨淡淡的躲开他伸过來的手,淡漠的说完便想要走人。

    可是莫玉堂再次拦住了沐馨,对小李子交代了几句之后,不一会儿的功夫,小李子便推着一架类似现代轮椅的车子走了进來。

    沐馨有些诧异的看着这辆小玲珑的车子,竟然与现代的轮椅极为相似,而且做工也很是精美。她有些疑惑的看着莫玉堂,搞不懂为什么他会有这样的东西。

    莫玉堂面对沐馨询问的眼光,并沒有多加回答,只是淡淡的说是以前自己做出來的。见他不愿意多说,沐馨也就沒有多问什么,只是当莫玉堂将她抚上轮椅,并且义不容辞的表示说要将她送回辛库。沐馨便立刻果断拒绝,如果让其他人看到堂堂的青年太医推着一个辛库的宫女回去,他们会在背后怎么说?自己的名声无所谓,但是如果连累莫玉堂被说,那就真的是过意不去了。

    可是莫玉堂看起來斯斯文文的,为人却很是固执,坚持不肯让沐馨这个柔弱的病人独自回去。沐馨对于他的和坚持,也沒办法再推脱了,只是温婉的跟他道谢,心里却暗暗的叹了一口气。

    莫玉堂很高兴能够得到沐馨的认可,他是真心的打从心里同并且疼惜这个美丽柔弱的女子,虽然沐馨或许不像他看起來那般柔弱,但是他每次看到她单薄却坚强的影时,却总是不自觉地很想尽自己的力量去帮助她。

    莫玉堂一路推着沐馨朝着御花园的方向走去,他完全是出于一片好意想要让沐馨去御花园里呼吸一下那里的空气。而且,他是个新晋太医,平里在后宫行走比较少,对于宫里的路并不太熟悉。唯一最熟悉的便是种满了奇珍异花的御花园了。

    可是,眼看着莫玉堂推着自己朝着御花园走去,沐馨心里却有一股莫名奇妙的想退却的感觉。脑海里再次想到那天晚上遇到西冥邪的景,她打从心里不想再看到他,那怕是一次偶然的遇到,她也不想。

    本能的她便想要开口推辞,但最后她还是沒有开口,她不想抹杀了莫玉堂的一番好意。心里默默自嘲的笑了一声,她的运气那有这么好,每次都能够遇到他。如果真的运气这么好的话,为什么她就不曾遇见过冷殇呢?!

    想到冷殇,沐馨的心又不由得微微低落,莫玉堂并不知道沐馨心里在想什么。只是看到她默许了自己的行为,心里忍不住有一种莫名的高兴,连他也说不上來是为什么,或许他只是希望看到她绽放的笑脸,仅此而已。

    莫玉堂静静的推着雪悠然走在御花园里,此时正是午膳时间,御花园里并沒有什么人。只有几个匆匆而过的太监宫女,神色讶异的看了一眼他们两人,随即便行色匆匆的离开了,直到沒人看到的角落才开始讨论着今天看到的事,这在后宫里无疑是一条大新闻啊!

    御花园里很安静,秋天的太阳也并不猛烈,暖暖的阳光照在上,让人感觉很舒服,也有一丝慵懒的感觉。只是沐馨更加希望此时推着自己走的是冷殇,那就更加完美了。

    走了一段路之后,莫玉堂见两人这么久都沒有开**流过,气氛似乎有点尴尬和诡异。可是思來想去,他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好,自己竟然也有不知道如何开口的一面。

    难道是因为自己见到沐馨太紧张了吗?想着,他想到了一个话題,刚想要开口跟沐馨聊天,一声奇怪的声音却突然间传入他们的耳朵里。

    声音很低沉很轻,就像是人间在低喃细语一般,听不真切,让人不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出现了幻听。

    沐馨也听到了这一声响,从刚才听到的声音,似乎是有人在呻吟?!想到以前水奴和李维在御花园里苟合,她的脸色稍微不自然的红了一下,难道现在大白天的也有人在这里干那种事吗?胆子也实在是太大了吧!

    不知道为什么,沐馨下意识的便认为哪个人是西冥邪,沒有一丝犹豫和怀疑,她直觉的认为一定是!

    可是那一声轻吟之后,声音却似乎一瞬间停止了。两人的脸上都带着一丝疑惑,几乎在心里同时想到:难道真的是幻听吗?

    沒有多想,莫玉堂推着沐馨继续走着,一边打开话匣子道:“沐姑娘,在下冒昧问一句,你的脉象有些奇怪,似乎上残余着一些毒药。”

    沐馨闻言愣了一下,她沒有想到莫玉堂的医术竟然如此高明,只是把脉便诊断出她体内有余毒未清。沐馨愣了一下之后,还沒有回答莫玉堂的问題,便听到一阵妩媚的笑声传了过來。

    声音是从她边的假山传出來的,刚听到笑声之余,一抹红色的影便从假山后面冲了出來,直直的朝着沐馨的方向撞了过來。

    显然她并沒有看到沐馨在这里,事发生在刹那之间,沐馨想要躲避也來不及了。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那抹影撞到了自己的上,随即便摔倒在地,发出一声痛呼。

    跌倒在地上的红绫显得很是气愤,她跟西冥邪在假山后面玩的好好的,怎么知道刚跑出來就遇到个不长眼的挡住了她的路,还害得她摔倒在地,样子十分狼狈。

    怒气冲冲的红绫一手捂着自己的腰,一边破口大骂道:“是哪个不长眼的奴才,竟然敢在这里挡本宫的路,是不是不想活了!”

    说着,红绫便看向了始作俑者,当她看到挡住自己,害得自己跌倒在地的竟然是沐馨之后,心里的怒火更是不打一处來,站起來甩手就给了沐馨一巴掌道:“又是你这个人,你是存了心要谋害本宫吗?”

    沐馨被她一巴掌打得头歪向一边,嘴角流出一丝血丝,伸手擦掉嘴角的血。沐馨抬起头來冷冷的看向红绫,刚才她就看清楚了那抹红色的影是红绫。但她并不是害怕红绫,而是红绫的出现就预示着西冥邪的存在。

    她还沒有开口,莫玉堂已经微微皱着眉头,有点不满的开口说道:“媚妃娘娘,沐馨并不是有意的,你...”

    莫玉堂话音未落,沐馨已经抓住了他的手,轻轻的摇摇头示意他不要再说了。沐馨清楚红绫的格,莫玉堂不适合参杂进她们之间的事

    莫玉堂被沐馨这一突如其來的举动给弄得一头雾水,但是脑海中却不合时宜的想起了她的手,很柔软的一双小手。

重要声明:小说《猎情:蚀骨爱妃诱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