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感染风寒

    通道的事沐馨沒有让任何人知道,浑湿透的从通道出來之后,沐馨便不停的打着寒颤。因为冷还是因为西冥邪说的那些话,沐馨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今晚不应该去那里,她现在心里只剩下后悔。

    原本以为冷殇会在那里,可是充满希望的去了之后,却遇到了一个恶魔。对的,西冥邪就是一个恶魔,刚才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让她感觉到深深的恐惧,他说要让自己忘记冷殇,让自己打从心里上他!

    这可能吗?沐馨心里觉得很好笑,她怎么可能会上西冥邪呢?!那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西冥邪再说一件让人忍不住想要发笑的事,但是沐馨却笑不起來,她只觉得一阵阵寒意袭上心头。

    摇摇头,沐馨甩掉脑海里不切实际的想法,更加想甩掉西冥邪说的那些话。加快了脚步朝着辛库走去,她发誓以后再也不会半夜三更跑出來了,也不会再好奇的乱闯什么地方,绝对的!

    回到辛库之后,宫女们依然在熟睡着,此起彼伏的鼾声在此时听起來格外亲切。她悄悄的换下湿漉漉的衣服,然后躺在玉儿边的位置,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翌清晨天刚亮,宫女们便纷纷从上坐了起來,带着抱怨的揉着眼睛,都不想出去工作。辛库的工作非常辛苦,在这里工作的宫女晚上结束了一天的生活回到寝室里的时候,通常都是累得不想动了。有的早早吃完了晚膳之后,便躺在炕上睡着了。

    年复一年复一的工作让她们感觉到心俱疲,尤其是冬天时分更加凄惨,手在冰冷的水里不停的搓揉着衣服,等到一天的工作结束之后,手都裂开了好几道口子,就算是用多少护手膏也无法弥补。

    可是,就算是多么不愿,她们还是在骂骂咧咧的声音中爬起來梳洗,然后走出了房间,吃完早膳便要去工作了。

    玉儿也在众人的碎碎念中醒了过來,揉了揉迷蒙的眼睛看着窗外的天色,懒懒的伸了一个懒腰之后。看到旁边的沐馨依然在沉睡着,便伸手轻轻的推了她一下道:“沐馨姐,起了。”

    沐馨昏昏沉沉中醒了过來,看到玉儿关切的脸近在眼前,她勉强勾起一抹笑容道:“早。”

    玉儿也笑着说了声早,然后便起穿衣服,一边对沐馨道:“沐馨姐,我先去饭堂拿早膳,免得去晚了又被拿光了,你赶紧起吧。”

    玉儿说着,穿好衣服便跑了出去,而沐馨依然躺在榻上,有一种昏昏睡的感觉。昨天晚上回來之后,她沒有再次失眠,只是翻了一下便沉沉的睡了过去。或许是因为睡眠不足的缘故,她现在头很疼很疼,就像是随时都会裂开一样。

    伸手无力的捏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沐馨扶着墙壁从炕上坐了起來,勉强打起精神站起來。可是刚刚站起來便感觉到一阵晕眩袭來,她差点再次跌倒在炕上,伸手扶住了旁边的墙壁,那种眩晕的感觉却依然存在。

    沐馨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滚烫的温度让她意识到了一个事实,自己感染风寒了。一定是昨天晚上在温泉池里出來的时候感染的风寒,因为现在已经是秋季时分,晚上外面很凉,加上自己落了水又沒有换衣服,被风一吹就感染风寒了。

    想着,她轻轻的打了一个喷嚏,头脑的眩晕依然存在。只好勉强支撑子走到旁边洗了一个冷水脸,感觉精神离开好了许多。对着镜子里脸色略微苍白的自己微微笑了一下,她便走了出去。

    玉儿已经拿着早膳在外面等着她了,看到她出來之后炫耀似地晃了晃手中的两个大白馒头,开心的对沐馨道:“沐馨姐,你看今天的馒头又大又好吃,赶紧吃了吧,我们还要工作呢!”

    沐馨笑着点点头,拿着玉儿给的馒头吃起來,她沒有告诉玉儿自己生病的事。吃完了早膳之后便坐在院子里工作起來,整整工作了一个上午,沐馨感觉自己的头越來越晕,勉强站起來之后头部更加晕眩,支撑不住的跌倒在地上。

    一直注意着沐馨的玉儿看到她突然跌倒时吓了一跳,立刻停下手中的工作來到沐馨的边,关切的问道:“沐馨姐,你沒事吧?”

    一边说着,一边拉着沐馨的手将她拉了起來,触碰到沐馨滚烫的双手时,玉儿再次吓了一跳。二话不说便伸手摸向她的额头,感觉到她的额头温度也跟平常的不一样,似乎已经发烧了。

    意识到沐馨生病了之后,玉儿紧张而焦急的问道:“沐馨姐,你的体好烫啊,一定是发烧了,我带你去找太医。”

    沐馨摆摆手,拉着玉儿的手轻声道:“不用了,你先扶我到旁边休息一下吧,我只是头有点晕,休息一下就沒事了!”

    玉儿闻言哦了一声,乖巧的扶着沐馨走到一颗树边坐下,一边仔细的观察着她的脸,看到她脸上不寻常的红晕,心里更加确定她是感染了风寒导致发烧了,便再次开口说道:“沐馨姐,我看你的脸色很不正常,还是去找太医看看吧。你的腿还沒有好,如果感染风寒那就更糟了,不能拖的,我现在立刻就送你去找太医。”

    沐馨却再次摇摇头,淡然的笑着道:“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了。现在已经是午膳时间了,你还是赶紧去饭堂吧,不然等一下又要饿肚子了。”

    玉儿闻言还犹豫着,对沐馨很不放心,虽然她的腿脚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但是她现在在发烧着,万一在半路倒下去了那可怎么办呐?

    她想了一下,不放心的继续道:“不行,还是我陪你一起去吧,不然等一下你晕倒了怎么办?午膳我可以不吃的,只是一顿饭不吃而已,不会怎么样的。”

    看着玉儿纯真又信誓旦旦的脸上写满了关切,沐馨心里流过一丝暖意,笑着拍拍她的手道:“你放心吧,我还沒有虚弱到那个地步,况且最近杨公公对我颇有微词。如果我们两个一起走的话,我怕会惹怒了杨公公,所以你还是留在这里吧,也可以帮我稍微遮掩一下。”

    玉儿听着也觉得有些道理,便点点头答应道:“那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如果真的不能自己去的话,就找我陪你去。你一定要小心一点,沐馨姐。”

    沐馨笑着点点头,给玉儿一个安慰的笑容,然后挥挥手朝着辛库的门口走去。玉儿目送着她离开之后,也跟着转朝饭堂的方向走去。

    沐馨头有些晕眩,浑也像是被抽空了力气一般,脚步虚浮的朝着御药房的方向走去。如若是以前的话,这点小小的风寒并不算什么,她自己也懂得医术,可以为自己配药。但是现在她空有医术,却沒有草药可以煎煮來喝,就连以前辛苦炼制的丹药也都被西冥邪沒收了。

    所以沐馨现在是想去找林怡,虽然心里一直不想麻烦她,也不希望给她增添任何麻烦。但是自己似乎一直都在给她添麻烦,真是讽刺,幸而林怡并沒有多说什么。

    沐馨一路來到了御药房,腿脚都有些软绵绵的,脸色也略微苍白。抬手轻轻的敲了一下御药房的后门,不到一会儿的功夫便有人打开门,一张温文尔雅的脸出现在沐馨的面前,脸上带着一丝笑容的看着她道:“沐姑娘,你是來找林太医的吗?”

    沐馨看到莫玉堂温和的笑脸,便也跟着微微一笑点头道:“莫太医,打扰了。”

    莫玉堂笑着摇摇头,打开门让沐馨走了进來,可是沐馨因为风寒发烧而且沒有用午膳,浑虚弱得站立都站不稳,进门之时便控制不住的微微歪斜到一旁。莫玉堂见此立刻伸手扶住了她,同时关切的问道:“沐姑娘,你怎么了,沒事吧?”

    沐馨虚弱的挣扎了一下,扶着旁边的墙壁,跟莫玉堂保持距离后道:“沒事,谢谢莫太医。”

    莫玉堂却一脸疑惑的看着她,刚才他扶了一把沐馨的时候,感觉到她的体温很不正常。再看她此时的样子,脸上有一丝不正常的红晕,而且脚步虚浮无力,一看就知道是感染了风寒。

    沐馨沒有去看莫玉堂,稍微道谢之后便朝着御药房里走了进去,莫玉堂也跟着走了进來,微微皱眉道:“沐姑娘,你是不是感染风寒了?”

    沐馨微微点头,并沒有多说什么,虽然莫玉堂看起來温文尔雅,而且斯文有礼,但是沐馨却不想跟他过多亲近,两人在御药房见面了这么多次,她总是保持着刻意的疏远,这让莫玉堂有些难受。

    说话间,沐馨已经來到了林怡的房门外,房门正好打开來,可是林怡却沒有出现,出现的是她的助手敏儿。敏儿已经见到沐馨很多次了,看到沐馨便知道她有什么事,她笑眯眯的说道:“沐馨姐,你今天來得真不是时候,我家林太医刚好去给岚妃娘娘看诊了。媚妃娘娘也指明要林太医去为她看诊,恐怕一时半会回不來了,要不你在这里等等,还是等明天再來呢?”

    沐馨闻言犹豫了一下,随即淡淡的笑着道:“有劳了,那我还是等明天再过來吧,谢谢你。”

    敏儿笑得眼睛眯了起來,心的道:“不客气,沐馨姐你还跟我这么客气呢。我还想谢谢你上次绣给我的锦帕呢,其他的宫女都羡慕死了。”

重要声明:小说《猎情:蚀骨爱妃诱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