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侮辱

    面对莫玉堂真诚的笑脸,沐馨沒有再拒绝,只是淡淡的道了一声谢。然后便跟着他走进房间,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药香味,虽然有些奇怪,但是闻起來却让人感觉精神为之一振,想必是有提神醒脑的功效。

    沐馨按照莫玉堂的指示做到了一张长椅上,任由他将自己的裙摆掀到膝盖下面。沐馨本來就是个现代人,对于这样的露是完全可以接受的,只是莫玉堂有些尴尬和不安,但随即便恢复了坦然,认真的为沐馨医治双腿。

    当他拆下纱布,看到沐馨脚上的伤疤时,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虽然沐馨脚上已经开始长出嫩,但伤口依然狰狞吓人,莫玉堂实在想不到她到底是受了多重的伤,竟然会在如此白皙的双腿上留下如此狰狞的记号。

    不自觉的看了一眼沐馨,她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丝毫不在意自己双腿的狰狞伤口。那一刻,莫玉堂觉得这个美丽的女子似乎并不像他想象中的那么柔弱,心里不对她又有了一丝好感,一股想要医治好她,让她的双腿恢复白皙细嫩的愿望在心里悄然升起。

    打定主意之后,莫玉堂便认真的为沐馨清洗伤口,然后上药。等到一切都做完之后,林怡的影才出现在他们面前,看到莫玉堂为沐馨治疗双腿,她的脸上闪过一丝诧异,但随即便很好的掩饰过去。

    淡淡的笑着对莫玉堂说:“莫太医,谢谢你照顾我的病人,麻烦你了。”

    莫玉堂也回以一笑,温和有礼的道:“沒什么,林太医无需如此客气,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这位姑娘看來已经沒有什么大碍了,只需要按时换药便可。”

    沐馨此时已经站了起來,感激的对莫玉堂笑了一下,行礼道:“奴婢谢过莫太医,打扰了。”

    沐馨说完便离开了莫玉堂的房间,跟林怡耳语了几句之后,也跟着离开了御药房。眼看着沐馨离去的背影,莫玉堂发现自己不太舍得移开双眼,她的背影看起來如此单薄,但也如此迷人。这样一个美貌的女子,在宫里当一个宫女,实在是有点太可惜了。

    沐馨离开御药房之后,本來想继续走刚才走的路回去辛库,可是她走不到几步路便看到前面一抹红色的影。眉头微微的皱了起來,她沒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红绫,她也打从心里不愿意看到这个人。谁知道红绫看到她的话,会想出什么样的办法來折磨自己呢?

    她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让红绫记起自己,也不愿意让自己平静的生活增添波澜。所以只是稍微犹豫了一下之后,她便转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了过去。

    今天是个雨天,一整天都是细雨蒙蒙的,虽然此时雨水已经停了,但地上依然湿漉漉的。沐馨离开那条路之后,便朝着另外一条路御花园走去,只要穿过御花园便能够更快的到达辛库。只是平的她并不愿意经过御花园,她不想碰到西冥邪,只想离他远远的。

    可是现在她发现自己想要躲避的人真多,只是躲得了初一能够躲得了十五吗?沐馨苦笑了一下,反正她现在能躲则躲吧。

    沐馨想着,转眼间已经來到了御花园,雨后的空气有一股湿气,御花园的路上也满是泥泞,她的裙角已经沾满了泥水,但她一点也不在乎,依然快步朝着里面走去。

    刚刚走到一半的时候,沐馨突然听到有人大喝道:“什么人,竟敢惊扰圣驾。”

    沐馨闻言愣了一下,还沒有反应过來便看到几个侍卫冲出來围住她。一个侍卫更是抬脚就踢了她的小腿一下,沐馨痛呼一声,重重的跌倒在泥水上,泥水四溅喷到了她的脸上上,原本脏污的衣服也变得更加黑,看起來就像是一个疯婆子。

    沐馨只觉得双腿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刚才那个侍卫就是踢中了她受伤的腿,现在伤口一阵阵的刺痛。她只能够咬牙忍着,心里暗暗叫苦。

    此时,脖子上传來一阵冷冰冰的感觉,一个冷酷至极的男人拿着剑架在她的脖子上,冷声问道:“你是谁,來这里干什么?。”

    狼狈的抬起头看了一眼那个男人,沐馨一眼便认出來这个人是暗夜,她很快便低下头去低声道:“回大人的话,奴婢是辛库的宫女,不知皇上在此,惊扰了圣驾。还请大人开恩,饶了奴婢一命。”

    暗夜的脸色依然冷酷,犀利的眼神扫了一眼沐馨,冷然道:“你为什么一直低垂着头,抬起头來。”

    沐馨闻言心里咯噔一声,犹豫了一下沉声道:“大人,奴婢一脏污不堪,实在不敢抬头,请大人恕罪。”

    暗夜眯起眼睛看着她,听着她的声音总觉得有几分耳熟,沐馨越是不肯抬头他便觉得越是蹊跷,再次冷声命令道:“抬起头來,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沐馨知道自己已经避不过了,便伸手擦了一下脸上的泥水,抬起头來淡然的看着暗夜。暗夜看到她之后微微有些惊讶,虽然知道皇上并沒有杀了她,不过看到她突然出现在这里,还是有些惊讶的。但惊讶只是稍纵即逝,他很快便恢复了淡然,挥手道:“这里沒你的事了,你走吧。”

    沐馨松了一口气,立刻点头从地上站了起來,转想要离开这里。她不想看到西冥邪,一点也不想,所以她必须尽快离开,尽快!

    就在沐馨转离去的瞬间,一个冷魅低沉的声音传來:“暗夜,什么事?”

    暗夜闻言看了她一眼,看到她的影僵直的顿了一下,微微摇头走到西冥邪的边道:“启禀皇上,只是一个走错路的辛库宫女而已,微臣已经让她离开了。”

    “把她带上來。”西冥邪的嘴角挂着一抹冷笑,手中捏着一朵艳的花,他刚才已经清楚的听到了某人的声音。

    “属下遵旨。”暗夜说着,走过去拉着沐馨的手臂,将她带到了西冥邪的面前。

    沐馨恭敬的跪在地上,沒有抬头去看西冥邪,在暗夜将他带过來的那一刻她的心里轻颤了一下,下意识的低垂着头,就是不愿意去看西冥邪,只是死死的盯着他紫色的长袍衣角和那双黑色靴子。

    记忆中,她记得西冥邪很喜欢穿紫色的衣服,这是一种妖艳和嚣张的颜色,在西冥邪的上更显得妖艳。唯一不同的是,以前站在他边的是自己,现在站在他边的却是另外一个女人。

    西冥邪在看着她,站在边的辜影岚也在不着痕迹的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宫女。她的背影给她一阵熟悉的感觉,感觉很像是某个人。

    西冥邪盯着沐馨看了一会儿,才冷冷的开口道:“抬起头來让朕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宫女敢來打扰朕和妃。”

    沐馨闻言咬咬牙,抬起头來看向西冥邪,高高在上的他脸上挂着一抹嘲讽和笑容,眼里也带着一丝趣味。而辜影岚也瞪大了眼睛看着沐馨,真的是她,这个本來应该死却沒有死的女人,她又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了。或者说,她是故意出现在皇上面前的。

    沐馨也看到了辜影岚,但她并沒有多加理睬,只是淡淡的看着西冥邪。在他嘲讽的眼神下淡淡的开口道:“奴婢不知皇上和贵妃娘娘在此赏花,才会无意间打扰,请皇上饶了奴婢。”

    西冥邪闻言轻笑了一下,转过头去捏着辜影岚的下巴道:“岚妃,这个宫女打扰了我们的雅兴,你说应该如何处置她比较好?”

    辜影岚闻言略微不自然的笑了一下,又转过头去看着沐馨道:“臣妾不敢乱出主意,还是皇上做主吧。”

    西冥邪轻笑了一下,瞥了一眼沐馨之后,饶有兴致的对辜影岚道:“岚妃,你看这个宫女是不是有点眼熟,朕记得在什么地方看到她,一时又想不起來了?”

    西冥邪真会做戏!沐馨心里唯一的感觉便是这样,那么辜影岚呢?是不是也如此会做戏?!

    辜影岚干笑了一声,看着西冥邪略微探究的眼神,她略微思索了一下后轻声道:“皇上,你这是故意考验臣妾吗?沐馨虽然做错了事,但她好歹跟臣妾姐妹了一场,现在看到她落的如此下场,臣妾心里已经很难受了。皇上,你就在看在臣妾的份上,放过沐馨这一次吧,求你了。”

    西冥邪闻言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放开辜影岚的纤腰,蹲下來捏着沐馨小巧的下巴,冷笑着道:“原來是朕的馨儿,怪不得朕总是觉得这样楚楚可怜的眼神那么熟悉。今天你打扰了朕的雅兴,本來朕可以下令杀了你,不过既然岚妃为你求,那朕今天就饶了你一命。记住,以后不要随便乱跑,你只是辛库的一个宫女,记住自己的份。”

    西冥邪说完,放开了沐馨的下巴,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之后站起來挥手道:“退下吧。”

    沐馨闻言毫不犹豫的行礼然后转朝着御花园的门口走出,脸色淡然的忽略心里的那一丝难受。后西冥邪搂着辜影岚哈哈的笑了起來,开心的笑声在沐馨听來特别刺耳。

    她加快了脚步离开了御花园,淡漠的脸上挂着一抹笑容,自嘲的笑!

重要声明:小说《猎情:蚀骨爱妃诱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