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他的消息

    恍惚间,沐馨开始猜疑起林怡的份,如果真的是冷殇的话。那么冷殇托她來照顾自己的话,那是用什么借口來说服她。依林怡如此聪明的头脑,一定多少也能够猜到蛛丝马迹。

    万一林怡跟婉儿一样,是西冥邪的眼线的话,那么冷殇此刻就危险了。但更让她想不明白的是,西冥邪为什么会留着冷殇,难道她还有什么利用价值?西冥邪要利用冷殇來控制自己,还是利用自己來控制冷殇。

    沐馨的脑海里闪过很多个念头,看着林怡的眼神也多了一分打量。林怡沒有看到沐馨打量的神,只是非常认真的准备着一切,桌子上放了一把薄薄的刀片和药粉,还有捣烂了的药草。

    准备好了之后,林怡从药瓶里倒了一颗小药丸,递给沐馨给:“你先把这个给吃了,可以减轻痛苦,不过还是无法完全止住疼痛,你要忍耐一下。”

    沐馨毫不犹豫的一口吞下,然后带着一丝感激的对林怡道:“林太医,谢谢你。”

    林怡淡淡一笑,沒有再说什么。莲儿已经准备好了清水,站在一旁为林怡打下手,当她看清楚沐馨腿上的伤口时,忍不住惊呼了一声,失声道:“馨主子,你怎么会伤成这样?”

    沐馨自嘲的笑了一下,看看自己满目苍夷的伤口,淡然道:“我已经不是主子,所以你还是叫我沐馨吧。”

    莲儿闻言点点头,沒有再说什么,神严肃的站在一旁看着林怡拿着刀片在火上烤着,消毒。心里忍不住一阵阵的寒颤,再看自己的主子也是一脸惊恐的看着她们,紧紧的缩成了一团。

    说话间,林怡已经准备好了一把锋利的小刀子,对沐馨道:“等一下会比较痛,你忍一忍。死如果不剔除的话,是不会好的。”

    沐馨郑重的点点头,手不自觉的抓紧了自己的衣服,心里有些微的紧张。如果真的让她自己下手的话,她还真是无法下手去割自己的呢。

    就在沐馨胡思乱想的时候,一阵剧痛从小腿那里传了过來,清晰无比的感觉让她忍不住痛哼了一声,紧紧的咬住自己的下唇,脸色在一瞬间泛白。

    幸而林怡下手的动作非常快而且干净利落,她沒有因为沐馨的疼痛而停下手來,而是飞快的剔除着她小腿的死。而莲儿则是紧紧的压着沐馨的体和手臂,不让她随便动弹,只是眼睛却也不敢望向沐馨的小腿一眼,她害怕。

    沐馨紧咬着下唇,感觉那片刀子就像是割在自己的心头上一般,痛得她的体都在忍不住的颤抖,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传递着这种疼痛的感觉。沐馨此刻无比希望自己能够就这么昏睡过去,就不用再忍受这样的疼痛。就在她以为自己真的要痛晕过去的时候,林怡终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悄然松了一口气后对沐馨说道:“好了,死已经剔除干净,接下來撒药就行了。”

    沐馨也松了一口气,浑无力的瘫软在椅子上,脸上满是淋漓的汗水。刚才那一阵疼痛,让她觉得自己几乎快要忍受不了,伤口依然疼痛无比,而且浑就像是虚脱一般的无力,但总比刚才在剔的时候好了许多。

    莲儿体贴的拿起湿毛巾为沐馨擦汗,一边关切的问道:“馨主子,你沒事吧?你真勇敢,奴婢去给你倒杯水來。”

    沐馨无力的点点头,现在她感觉自己虚弱的一个小孩子都可以把自己给杀了。不过心里对林怡和莲儿还是很感激的,朝着莲儿感激的一笑,便闭上眼睛微微休息了一下。

    喝下莲儿递过來的温水,沐馨贪婪的喝了一大杯,然后便看着林怡给自己上药。不知道林怡给她用的是什么药,冰冰凉凉的药粉敷在伤口上,轻微的刺痛之后便是一阵凉爽,让她不自觉的叹了一口气,感觉疼痛也减轻了不少。

    药粉上完之后,林怡更细心的给她补上一层捣烂的草药,再用布巾包扎起來。包扎完之后林怡再次认真的看了看她的腿,点头道:“可以了,不过你的腿现在不太方便走动,我送你回去吧。”

    沐馨想要拒绝,可是林怡却不给她拒绝的机会,伸手扶着她站了起來,两人缓缓的朝着辛库的方向走去。一路上,沐馨都在想着开口询问林怡关于冷殇的事,她心里百分百肯定林怡是受了冷殇的托付。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冷殇会找上她,又是如何的况。

    林怡是个心灵手巧的人,早就看出了沐馨的心思,便淡淡的笑了一下道:“是不是想问我,关于他的消息?”

    沐馨点点头嗯了一声,眼神切的看着她,轻声问道:“真的是他委托你照顾我的吗?他还好吗?”

    林怡轻笑着点点头,眼睛看着远处,似乎在回忆什么,轻声道:“当他找到我的时候,我心里的确是惊讶的,他有关心的人是很正常的事,不过我实在沒有想到那个人会是你。几年前,他无意间救了我一命,所以我一直很想报答他,可是一直沒有机会。这是他第一次主动來找我,让我帮他个忙,我觉得很惊讶,不过也沒有考虑就答应了,就算做是还他一个人吧。”

    沐馨听着林怡真诚的语气,心里悄悄的松了一口气,继续问道:“那他现在怎么样了?皇上,有沒有对他怎么样?”

    林怡闻言摇摇头,沉声道:“其实皇上并不像你想象中那么残暴的,他是个很惜人才的帝皇。冷殇是个有能力的人才,而且跟在皇上边那么多年,皇上对他是很器重的。虽然出了现在这样的事,但是我看得出皇上还是想要培养他。不过,我不知道现在他在什么地方,自从前两天看到他一眼之后,我就沒有再见过他。所以,你问我他现在怎么样,我也沒办法回答。”

    沐馨闻言点点头,心里的大石头虽然还悬着,但总算是有了一点安慰。西冥邪还留着他一命,这就够了,只要他还能够活着,那就够了!

    脸上扬起一抹欣慰的笑容,真心的笑着对林怡道:“谢谢你,真的很谢谢你。”

    林怡淡然一笑,沒有多说什么,只是默默的扶着她的手,朝着辛库的方向走去。等到她们來到辛库的时候,早已经过了午膳时间,宫女们正在忙碌的干活。看到林怡扶着沐馨來到,都有些诧异的看着她们,交头接耳的私底下悄悄的议论着什么。

    而一脸铁青的杨公公在看到林怡和沐馨的时候,也有些微的诧异。他板着脸走到沐馨的边,瞪了沐馨一眼,然后扬起一丝笑容对林怡道:“林太医,是不是这个宫女给你添麻烦了,还要劳烦你亲自跑一趟。”

    林怡淡淡一笑,看了一眼杨公公道:“杨公公,在下有件事想要拜托你。沐馨现在腿脚不便,生活工作都很吃力,以后还要劳烦你多照顾。这些就当做是我一点小小的心意,你收下吧。”

    林怡说着,从衣袖里拿出一个钱袋递给了杨公公,杨公公暗中掂量一下手中的钱袋,立刻笑得像开了花一样,笑眯眯的道:“这怎么好意思呢,林太医想要咱家做什么,吩咐一声便是了,你现在这样子做。咱家可真是好生为难呢,不过既然林太医如此善良,咱家也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

    “那就谢过杨公公了,沐馨以后就拜托公公多多照顾,我还有事先走了。”林怡说着,给沐馨使了个眼色之后,便转走出辛库。

    沐馨淡淡的笑着点头,目送着林怡离开了辛库,心里对她所做的一切很是感激。而杨公公也一直等到林怡离开了之后,才用挑剔和疑惑的眼神看了一眼沐馨,冷冷的哼笑着道:“沒想到你在宫里的人面还广,竟然能够让林太医帮你说好话。得了,看在她的面子上,今天咱家就让你休息一下,免得人家说咱家不讲人。”

    杨公公说着,悄悄的将钱袋放进了自己的衣袖里,小心翼翼的藏好,不让其他那些探头探脑的宫女看到他私自收受贿赂,不然免不了会被说闲话。

    放好钱袋之后,杨公公轻咳了一声,转头看向宫女们,然后指着一个宫女道:“玉儿,你过來。”

    玉儿闻言愣了一下,随后便温顺的走过來,站在杨公公面前轻声道:“公公。”

    “沐馨腿脚不便,以后你照顾着点,不过工作也不能落下。至于你们,以后不要再惹是生非,不然咱家饶不了你们。”杨公公对玉儿说完,又不放心的警告了一下萍儿她们那些惹是生非的人,然后才看了一眼沐馨,便走了。

    玉儿走过來扶着沐馨,脸上挂着一丝腼腆的笑容,对沐馨道:“沐馨姐姐,我先扶你回房间休息一下吧,我看你今天也很累了。”

    沐馨淡淡笑着点点头,轻声道:“谢谢你,玉儿。”

    玉儿扶着她一边走一边道:“沐馨姐姐不用这么客气,杨公公已经交代我要好好照顾你了,所以你不要跟我客气。有什么事就吩咐我去做就好了,我希望你的腿可以快点好起來呢。”

    看着玉儿脸上真诚的笑容,沐馨笑着点点头沒有再说什么,曾经婉儿也拥有过这么纯真灿烂的笑容啊。可惜,最后...

重要声明:小说《猎情:蚀骨爱妃诱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