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辛库生活

    沐馨在宫女房靠窗的那一个位置勉强渡过了一夜,已经开始步入秋天时节的夜晚异常寒冷,沒有被褥的她只能够合着自己那粗布衣裳度过了这样的一个夜晚。不断吹进來的冷风让她忍不住直打哆嗦,整个夜晚也一直在半梦半醒中度过。

    扰人的梦寐不断闪过的镜头让她心里无比复杂,一时间又梦见自己在牢里被折磨的场景,一时又闪过冷殇被西冥邪举剑刺杀的景,不断的噩梦让她上的衣服再次湿透,冷汗流了全,冷得她不断的打颤。

    天色蒙蒙亮时,宫女们便已经在抱怨声中起梳洗了。沐馨也被人们的说话声惊扰着醒了过來,眨巴着眼睛看了一眼那些宫女,随后便回过神來默默起,穿戴完毕之后勉强扶着墙壁咬牙朝着门外走去。

    等她來到饭堂的时候,桌子上早已经连一口稀饭都沒有剩下了,那些抢占了米饭和馒头的宫女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看着她如何饿肚子。

    对于这样的结果,她沒有什么意外的感觉,冷淡的扫了一眼饭桌之后,便再次扶着墙走了出去,后是她们恶意又讽刺的笑声,沒有一个人用同的眼光來看待她,她也不需要。

    勉强的行走已经让她的双腿感觉非常疼痛,但她依然咬牙忍着,慢慢的走到了自己工作的地方。眼前是一个大得离谱的洗衣池,满满的水面上飘浮着深蓝色的太监服,散发着酸臭的味道。

    沐馨看了一眼洗衣池后,便默默的从里面捞起一件衣服放在旁边,拿着木棍捶打起來。回想起自己來到这个朝代这么多年,从來沒有做过这样的事,不过以前那种犹如地狱式的训练,却比现在更加恐怖多了,起码她现在只需要在这里洗衣服就行。

    嘴角勾起一抹无奈的笑容,她继续捶打着这些酸臭的衣服。陆续间,已经有宫女走了进來,每个人都吃得心满意足的,萍儿走到沐馨的边时故意说道:“哎呀,吃的太饱了,现在都不想动了。”

    “是啊,我也吃撑了,不过也好过别人沒得吃,真可怜。”另外一个宫女狗腿的附和着,一边幸灾乐祸的看了一眼沐馨,后者却根本不去理会她们在说什么,只是淡然的继续工作着。

    两人一唱一和的,萍儿见沐馨根本不搭理自己,便扬起手中的衣服用力的一甩甩向沐馨的脸,以为一定可以抽中她,看她站立不稳跌倒在地。

    可是沐馨却冷冷的抓住了甩过來的衣服,用力的反甩过去,萍儿踉跄的后退了两步,立刻像是炸了毛的猫一样尖叫道:“造反了造反了,你们看到了吧,她打我,你们要为我作证!”

    话音刚落,宫女们便叫嚣起來了,纷纷围在了沐馨的边推推嚷嚷的,一副要把她生吞活剥了一样。沐馨淡然的放下手中的衣服,冷眼看着萍儿道:“我只想安静的工作,不想生事。如果你想找人玩的话就去找别人,不要來烦我。”

    萍儿平在辛库里耀武扬威的已经习惯了,如今听到沐馨这么说立刻觉得失了面子,冷哼了一声尖叫道:“我就是故意要跟你作对那又怎么样,你不过是一个低的罪婢而已,我倒要看看你能够拿我怎么样。”

    萍儿说完一挥手,边的几个宫女立刻虎视眈眈的朝着沐馨围了过去,虽然沐馨有武功的事实让众人觉得害怕。但最后还是仗着人多势众猛地扑了过去,将沐馨压在下,拳头不断的落在沐馨的上。

    沐馨紧咬着下唇,双手紧握成拳,体的疼痛并不算什么,只是双腿的疼痛让她忍不住皱起眉头。她好歹也练过武功,就算并不是很高,想要对付这些宫女也绰绰有余了。

    咬牙忍耐了一下后,她猛地挥手挣开那些宫女,将她们推倒在地,伸手擦掉嘴角的血迹,冷酷的看着萍儿道:“玩够了吗?要不要我陪你玩一下!”

    萍儿被看得心里有些发毛,刚才的气势顿时少了一半,不自觉的后退着,一边嚷嚷道:“你不要乱來,如果你敢乱來的话,我可是会去禀报杨公公的。”

    沐馨冷哼了一声,沉声道:“既然如此,那好啊!现在就去找杨公公当年对峙,反正我也是个死过一次的人了,这次能够拉个人來当垫背也值了。”

    萍儿闻言不说话了,抬眼看向左右两边的宫女,她们都被沐馨冷酷的模样吓坏了。虽然她的双腿受伤了,但是刚才还能够在众人的攻击下反攻,一定是个懂武功的人,而且她自己都说已经是个死过一次的人了,她现在根本就不怕死了,可是她们却很怕死啊。

    萍儿颤抖着一直后退,犹豫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來阻止沐馨。就在此时,一声尖细的叫喝传來,将众人吓了一跳,萍儿面对着门口,看到杨公公进來之后犹如看到了救星一般,惊喜的叫道:“杨公公救我,沐馨想要杀了奴婢。”

    萍儿一边说着,一边快速的朝着杨公公的方向跑了过去,紧紧的抓住他的衣袖,一副惧怕不已的样子。杨公公闻言哦了一声,抬眼疑惑的看向沐馨,沐馨也淡然的看着他,一丝惧怕都沒有,不卑不亢的行礼道:“奴婢参见杨公公。”

    杨公公嗯了一声,脸上挂着一丝笑容道:“起來吧,你的腿脚不便,当心点。”

    沐馨淡淡的点点头,伸手轻扫上的灰尘,刚才被众人推到的时候她的衣服沾到了地上的灰尘和那些酸臭的水,包扎好的双腿也因为刚才跌倒而再次流血,将上的衣服都染上了血迹,看起來颇为狼狈。但是她似乎并不在乎,只是脸色淡然的轻拍着上的灰尘,根本不在意接下來或许会受到的处分。

    萍儿见杨公公根本沒有半点责怪沐馨的意思,心里着急了,她装出一副无比委屈的样子拉着杨公公的衣袖,声道:“杨公公,你一定要为奴婢做主啊,奴婢真的好冤枉啊!”

    杨公公扫了她一眼,尖细着声音道:“萍儿,你倒是说说看,沐馨是怎么欺负你了?”

    萍儿闻言立刻來劲了,恨恨的瞪了一眼沐馨之后,摆出一副委屈的样子掳起自己的衣袖给杨公公看,一边道:“杨公公,你看,这就是她掐的。本來奴婢认为她是新來的,想要好好照顾一下,就让小何她们帮忙教她怎么洗。可是谁想到她这么不知好歹,不领也就算了,还一个人欺负我们那么多个,公公您看小何她们都被她推到地上受伤了。”

    众宫女闻言纷纷点头附和,同仇敌忾的将矛头指向沐馨。杨公公听完之后转头看向沐馨,问道:“沐馨,是这样的吗?”

    沐馨淡淡的抬眼看着他,轻声道:“奴婢从未先动手欺负过其他人,不过奴婢也不会任由别人欺负而不作声。今奴婢的确推了她们,但奴婢是为了保护自己不受伤害。”

    萍儿见沐馨竟然这么快就承认了,心里更是得意洋洋,一脸狞笑的看着她道:“公公,你看她都承认了,您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不然以后她就会欺负到您头上去了。”

    萍儿话音刚落,杨公公便开口呵斥道:“闭嘴,萍儿。咱家一直认为你是个懂事的女孩子,才让你來领导她们工作。可是今天你实在是让咱家太失望了,你看看你们一个个都好好的,沐馨的双腿还受了伤,现在都还在流血。你以为咱家看不出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咱家一直教导你们一定要和平相处,不可以欺负新人。你们都把咱家的话当成了耳边风,你们眼里还有咱家吗?啊!”

    杨公公突如其來的怒火吓到了众人,萍儿脸色顿时变得苍白,不可置信的看着杨公公。很不敢相信平时一直疼她的杨公公竟然会在众人面前呵斥她,她委屈的撇撇嘴轻声道:“杨公公,你...。”

    其他的人都不敢在得瑟了,纷纷跪在地上对杨公公求饶道:“杨公公,奴婢们不是故意的,求公公饶了奴婢们。”

    杨公公环视了一下在场的宫女,冷冷的哼了一声道:“饶了你们,今天本公公一定要小惩大诫,让你们记住这次教训。”

    “在场的人除了沐馨之外,全部都要受罚!咱家就罚你们做完今天所有的活,不做完不许吃饭!哼!”杨公公一番话说完,众人的脸色顿时都变得苍白,她们怎么也沒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一时间都愤愤不平却又不敢怎么样,只能够把所有的怒气都堆积到了沐馨上。

    杨公公说完不再去理会她们,笑眯眯的走到沐馨的边,关切的看着她的体道:“咱家看你受伤不轻,先下去包扎一下吧。”

    沐馨闻言淡淡的点点头,不卑不亢的轻声道:“奴婢谢公公关。”

    杨公公也不理会她冷淡的态度,满意的笑着点点头道:“去吧,以后有什么事的话记得跟咱家说,别客气。”

    沐馨对于杨公公络的态度有些奇怪,但也沒有多想些什么,只是淡淡的答应。眼看着杨公公走了出去,萍儿她们才敢从地上爬起來,每个人都用一种仇恨的眼光看着沐馨,似乎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了一般。

    沐馨也不去理会她们,默默的走到洗衣池旁,捞起衣服搓揉起來。她不敢想自己在这里有什么特权,自己不过是一个阶下囚而已,杨公公对她的关切已经让她感觉到有些困扰了,他对自己的好只会更加惹怒那些宫女,以后自己的子绝对不会好过。

重要声明:小说《猎情:蚀骨爱妃诱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