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纳妃大典

    西冥王朝的纳妃大典,在皇宫里的礼仪堂举行,满朝文武纷纷换上盛装,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笑容,带着或多或少的真心或者假意来到了皇宫,参加皇帝的纳妃大典。

    沐馨一早便从被窝里被请了出来,然后坐在梳妆台前,四个手艺娴熟精巧的宫女正在帮她上妆和梳头,忙活的不亦乐乎。另外还有四个宫女站在两边,手中捧着凤冠霞帔,金银首饰等候在两旁,随时为她们提供需要的东西。

    婉儿和采儿这两个贴宫女干脆被别人给挤到了一边,只能够带着兴奋和羡慕的眼光看着众人在沐馨的边忙活着。相比起众人的喜悦,沐馨却显得很是淡然,她脸色沉静的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子中美丽的自己不断的被人上妆,梳理出美丽的发型,那些贵重精致的金步摇翡翠耳环,一个接着一个的用在她的上。

    转眼间她已经坐在这里一个多时辰了,她没有感觉到自己有多漂亮,只是觉得很累,心都累。如果现在是正在准备嫁给冷殇的话,那她的心就绝对跟现在不一样,可惜世事不能够尽如人意。

    浑浑噩噩之间,她不知道自己被上了多少层妆容,也不知道那些人把自己弄成什么样子。只是耳边听到了周围不断发出来的赞叹声和赞美的声音,婉儿和采儿终于突破人群来到沐馨的面前,惊叹的道:“娘娘,你今天好漂亮啊!”

    沐馨闻言微微一笑,对于她们的夸奖没有什么欣喜的感觉。边已经有人拿着几面大铜镜走了过来,沐馨看着铜镜中的自己,雪白的肌肤,精致的柳叶眉,红唇的殷桃小嘴,只是那水灵的眼睛里却不带一丝感,破坏了整体些微的美感。

    一袭桃红色的绣金边喜裙在她纤瘦的上,大开领的设计将她纤细的香肩微微露了出来,带着一**人的妩媚气息。柔顺的长发也被盘出了一个漂亮的发髻,精致的头冠牢牢的在头上,透着高贵又妩媚的气息。

    镜子中的自己无疑是极为妩媚和动人的,就连自己看了都不由得衷心的赞叹,怪不得人家都说新娘子是最美的。可是美则美矣,沐馨看着却一点心都没有,瞥了一眼正在旁边不断的恭维自己,说着赞美话语的宫女们,她只觉得有些反胃,挥挥手让婉儿和采儿赏赐了她们一些东西,然后淡淡的道:“你们先出去吧。”

    宫女们拿了丰厚的赏赐,一个个都笑得像是开了花一般的灿烂,连连点头后便欣喜的退了下去。婉儿和采儿依然在沐馨的耳边叽叽喳喳的讨论着,沐馨突然觉得很烦,忍不住皱眉道:“婉儿,你们也出去吧。”

    婉儿和采儿愣了一下,有些不明所以,随即便担忧的问道:“娘娘,你怎么了?是不是体不舒服?”

    “我没事,只是有点累,想自己一个人静静。你们先出去吧,有需要的话我会叫你们的。”沐馨疲累的挥挥手,手指轻抚着自己的额头,也不在说些什么。

    婉儿和采儿对视了一眼,随即便乖乖的点头走了出去,她们认为沐馨一定是早上起得早了,所以才会累的。因为昨天晚上沐馨也是很晚才睡的,所以睡眠不足的人脾气总是难免会暴躁了一点,她们能够理解的。

    两人这样想着,默默的退了出去,关上了门让沐馨一个人静静的呆着。

    沐馨双手扶着额头,一股无力的感觉涌上心头,逃婚是她此时此刻最想要做的事。可是她也知道这根本就是自己的痴心妄想,忍不住自嘲的笑了一下,沐馨抬起头来讥讽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淡淡的说道:“沐馨,今天以后你认为冷殇还会你吗?你已经要变成别人的女人了,你再也没有资格跟冷殇了。”

    话音刚落,门外便响起了敲门声,喜婆的声音从门后面传来过来道:“娘娘,吉时已经到了,娘娘该准备一下上正了。”

    喜婆说着,推开门走了进来,后面鱼贯而入了几个宫女。在喜婆的带领下走了过来,喜婆手中还拿着一颗红彤彤的大苹果,塞到沐馨的手里,笑眯眯的道:“娘娘,这个吉祥果你可要拿好了,这是寓意吉祥平安的好兆头。”

    说完,也不等沐馨回应,便拿起放在一旁的红盖头在她的头上,然后拉起她的手一边走一边说道:“娘娘,现在老奴带你去正跟皇上拜堂,等一下老奴说些什么,娘娘照做就是了。”

    沐馨淡淡的嗯了一声,戴上盖头的她就犹如一个瞎子,只能够在喜婆的带领下一步步朝着正的方向走去。她的手心里全是紧张的汗水,喜婆也感觉到了,笑眯眯的在她耳边道:“娘娘不必紧张,仪式虽然比较复杂,但是只要有老奴在,一定帮娘娘办得妥妥当当的。”

    说话间,一行人已经浩浩的来到了正之上,尚未踏进正,沐馨便感觉到两道炙的眼神正在看着自己。温柔而带着哀痛的眼神,沐馨虽然看不到,但是她知道是冷殇。她的脚步顿了一下,有一种想要悄然后退的感觉,她如何能够让自己心的人看着自己成为别人的妃子,那太残忍了。

    可是喜婆可不会给她退缩的机会,拉着她的手朝前走去,一直来到了正的中间。西冥邪今也穿着一暗红色的喜袍,颀长的姿拔的站立在那里,显得很是俊朗伟岸。

    辜影岚和红绫为贵妃,自然也是要出息这样的盛典的。她们两人今天都穿着喜色的衣服,辜影岚的淡粉色,红绫的玫红色,两个美艳妩媚的女人各有千秋,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高贵妩媚的气息。

    今大饱眼福的恐怕是朝臣了,能够看到后宫最美的三大贵妃,可不是常有的事。但是,在皇上面前他们总不能明目张胆的看着,只是那双眼睛总是忍不住的瞥向两位美人,只可惜还看不到沐馨装扮之后是如何的美丽动人。

    沐馨走到了西冥邪的边,感觉到西冥邪的手握住了自己的柔荑,他的声音略带戏谑的在自己的耳边响起道:“怎么样,满意朕今天的安排吗?”

    沐馨闻言没有说话,但是心里却感觉到很是愤怒,西冥邪总是会想尽一切办法来故意让她和冷殇难堪,她受够了。

    沐馨犹豫了一下,冷冷的哼笑了一声道:“皇上如此厚臣妾,臣妾实在是无比惶恐,只怕臣妾消受不起帝王恩。”

    西冥邪闻言有一丝愤怒,握着沐馨的手稍微用了一下力,冷冷的警告道:“在朕的面前嘴硬,吃亏的只是你自己。”

    两人交谈了几句之后,吉时便已经到来,司仪看了一下天色,高唱道:“吉时已到,皇上纳妃大典开始。”

    话音刚落,便听到一声略微高傲的嗓音叫了起来,她道:“慢着,皇上!臣妾有话要说。”

    西冥邪闻言看了一眼略微得意的红绫,淡淡的道:“媚妃,今是朕的纳妃大典,你有什么话等仪式过后再说。”

    “皇上,这件事事关重大,而且跟沐馨有关,皇上还是先听完臣妾话之后,再举行大典吧!”红绫有成竹的看着西冥邪,完全不理会朝臣的哗然,红绫现在这样子似乎有点不把皇上放在眼里吧!

    礼部尚书看到这种形,立刻站出来恭敬的道:“媚妃娘娘,现在正是拜堂的吉时,如若耽误了皇上和馨妃娘娘的拜堂吉时,恐怕不好。老臣斗胆请媚妃娘娘稍等,让皇上和馨妃娘娘举行了大典再说吧!”

    红绫闻言瞥了一眼礼部尚书,微微的冷哼了一声道:“这件事就是事关沐馨,所以臣妾才要趁着大典还没举行说出来。皇上,这件事事关重要,请皇上一定要听了之后,再做定夺。”

    辜影岚此时灵光一闪,看着有成竹,甚至略微有些得意的红绫。心里有了一丝计较,她知道为什么红绫这么着急着要说什么了,这个卑鄙的女人竟然敢抢夺自己的功劳,实在是可恶。

    辜影岚咬咬牙,也跟着站出来道:“媚妃妹妹,你有什么要紧的事,非要在这个时候说呢?”

    红绫不理睬她,只是定定的看着西冥邪,看他不为所动的样子,心里有些急了,信誓旦旦的道:“皇上,臣妾说的这件事真的很重要,请皇上先听完再做定夺。”

    西冥邪闻言轻哼了一声道:“既然如此,你就说说看,到底是什么如此重要的事。”

    在场的人闻言都伸长了耳朵,个个都好奇的想要听听看红绫口中的重要事是怎么样的。只是沐馨感觉到一阵不安,红绫虽然摆过几次乌龙,但是这次她似乎真的很有把握,她到底想要说什么。

    冷殇也皱着眉头看向红绫,刚才他的吸引力全都被沐馨给吸引过去了,现在听到她一字一句都是在针对沐馨。心里觉得很不舒服,这些女人为了西冥邪,纷纷将箭头对准了沐馨,无时无刻都是想要陷害她。

    冷殇想着,略微担忧的看了沐馨一眼,但是却对上了西冥邪高深莫测的眼神,他的心里不由得一咯噔。忍不住皱起眉头,心中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红绫听到西冥邪终于答应了自己的要求,心里可谓是万分的得意,她无比得意的看了一眼脸色辜影岚,高声叫道:“来人,把李维和水奴给本宫带上来。”

    一句话,顿时让沐馨愣在了原地,这两个名字她是无比熟悉的。只是他们不是已经逃亡在外了吗?为什么还会被红绫抓住了,她到底是怎么发现的?

重要声明:小说《猎情:蚀骨爱妃诱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