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朋友的关心

    转眼间,纳妃大典就近了,后天便是西冥邪正式将沐馨纳为贵妃的子了。宁馨阁里堆满了西冥邪送给沐馨的金银珠宝,还有量定做的风光霞帔。如果不是知道西冥邪已经知道了自己的份,沐馨会以为他是真的被自己迷倒了。

    除了西冥邪御赐的东西之外,还有其他妃嫔送来的贺礼,包括辜影岚和红绫。虽然她们很不愿,但是面上总是要做足的,后宫女人最喜欢玩的,或许便是虚伪的关心。

    看着这些做工精美,价值不菲的东西,沐馨却觉得心里很烦躁。自从上次在御花园见到冷殇之后,她就一直能够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看到他,她知道这是西冥邪故意安排的。

    冷殇依然跟在西冥邪的边,做他的贴侍卫。但其实这并不是看重,而是西冥邪认为只有将自己的敌人摆在明处,随时观察着才是最好的办法。

    是啊,有什么办法比得上将他放在自己边,随时监督来的更好呢,既可以牵制他也可以牵制自己,让他们两人随时都可以见到对方,却无法交谈也无法互述心事。

    或许只有等到西冥邪彻底的消灭了暗杀盟之后,他们两个才有机会在一起,只是到时候等待他们两人的便是天牢那个黯无天的地方。但不管怎么样都好,只要有对方可以作陪,就算是天牢不是一样也能够很甜蜜吗?

    沐馨烦躁,红绫和辜影岚却很着急,因为纳妃大典就在后天了,可是派出去寻找假死的李维和水奴的人却还没有回来。

    辜影岚自认自己的手下并不是无能的人,可是他五天之前已经出发去寻找他们两人了。但是到现在还没有任何消息,想来有可能已经凶多吉少了。

    仿佛为了验证辜影岚的想法一样,雪儿行色匆匆的从外面走了进来,附耳在辜影岚的耳边说道:“娘娘,十一回来了,他受了伤,现在正躲在后院里养伤。十一说本来他和十三已经抓住了李维和水奴,可是后来突然杀出了几个大汉,跟他们缠斗在一起。最后李维和水奴趁着混乱跑了,他们追了很久都找不到踪迹。”

    辜影岚闻言眼里闪过一丝怒气,反手就给了雪儿一巴掌,愤怒的站起来骂道:“废物,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本宫养你们这些废物有什么用!”

    雪儿被打得跌倒在地,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可是却不敢说什么,只是诚惶诚恐的跪在地上道:“娘娘饶命啊,奴婢下次再也不敢了。”

    辜影岚依然很是愤怒,狠狠的踢了雪儿一脚,愤然道:“过两天就是纳妃大典了,如果再找不到他们两个人,本宫难道就要眼睁睁的看着沐馨那个人登上宝座,与本宫平起平坐吗?本宫养了你们这群废物,到头来连一点小事都办不好!”

    “娘娘息怒,气坏了子就不好了。现在距离纳妃大典还有两天时间,奴婢立刻就派人去搜寻他们两人的下落,一定会赶在纳妃大典之前将他们找到的。”雪儿依然跪在地上,冷汗淋漓的说着,辜影岚惩罚下人的手段也是极为残忍的,所以她很恐惧。

    辜影岚闻言愤怒的哼了一声,心中的怒火依然无法平息,只是已经理智了不少,她抓住了问题的关键问道:“查到那群拦截的人的份了吗?”

    “查到了,据线人来报,那群拦截的人是江湖上的杀手。奴婢认为应该是有人雇佣他们在半路拦截的,只是奴婢想不通是什么人要雇佣那些杀手阻止我们的人。娘娘,你说会不会是馨主子察觉到我们的意图,所以才会半路派人拦截的?”雪儿说出自己的想法。

    辜影岚闻言皱着眉头,思索着雪儿的话,她的话其实也不无道理。如果沐馨真的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意图,那么她也许会派人去保护李维和水奴。但是就算她能够保护得了他们这一次,也无法保证以后第二次还有第三次,自己还是有机会能够找到他们的。

    在这样的况下,沐馨更应该让那些杀手将他们杀了才对,这样不是就绝了后患吗?她又何必多此一举呢?难道沐馨真的是如此善良的人,如果她真的善良的话,当初就不会让人去替他们假死了。所以辜影岚不认为沐馨会如此大费周章,但是她也想不通这其中的原由,总觉得这样子似乎有道理却也有点牵强。

    辜影岚暂时想不通这个道理,她也不认为这件事是最重要的,挥挥手对雪儿道:“这件事现在不是最重要的,更重要的是必须在纳妃大典之前找到他们两人的下落,并且将他们安全的带回宫里来。本宫要让他们两人亲自跟沐馨对质,本宫倒要看看到时候她是如何的败名裂。”

    雪儿闻言松了一口气,立刻连连点头道:“是,奴婢明白,奴婢这就去办。”

    “慢着,这是你们最后的机会,如果这次事还办砸了的话。那你们也不用回来见我了,自行了断吧!”辜影岚冷冷的抛下这句话,然后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岚香阁。

    雪儿跪在她的后,看着她远远离去的影,眼神里闪过一丝怨毒的光芒。随即便隐藏起来,站起来轻抚了一下自己的脸蛋,随后便也跟着走了出去,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之中。

    长夜漫漫,天空上挂着点点星光,但是在这样的夜晚,沐馨却一点睡意都没有。她无比烦躁的坐在窗台边,房间里一片冷清,陪伴她的只有那数不清的金银珠宝和寂寞。

    沐馨想起了今天西冥邪来找自己的时候,冷殇眼里的那一抹哀伤和悲痛,虽然他极力掩饰。但是他渐消瘦的脸庞和刚刚冒出来的胡渣子,却让沐馨觉得心里无比的愧疚。

    西冥邪是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他就是想要折磨自己和冷殇。让他们在这样的况下相见却不能够相认,她恨西冥邪,但也恨自己的无力。

    房间里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抹黑影,黑影一直静静的站在暗处看着沐馨,突然轻声的开口道:“是什么事让一个大美人在深更半夜的时候,哭得如此伤心,看得我的心都揪起来了。”

    突然冒出来的男人声音让沐馨吓了一跳,立刻回过头来借着月光看向来人,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随即便迅速的擦干脸上的泪水,然后冷漠的问道:“封逸尘,你怎么又来了?”

    封逸尘没心没肺的笑了一下,手轻轻挥了一下桌子上的灯光便亮了起来,照亮了整个房间。他自来熟的坐在椅子上,顺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眨巴眼睛略微抱怨的道:“馨儿,人家可是费尽千辛万苦才能够进来看你一眼,你竟然对人家那么冷漠,实在是太伤我的心了。”

    沐馨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对着封逸尘这张雌雄难辨的脸,她总是没有办法生气。况且,现在她也需要一个可以说话的对象,所以只是瞪了他一眼之后便走了过来坐下,问道:“那请问封大公子这么晚了出现在我的闺房,有什么指教?”

    封逸尘闻言摆出一副伤心绝的样子道:“我听说你两天之后就要被封为馨贵妃了,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我真的伤心了。馨儿,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呢,我的小心肝全在你的上了,你要对我负责。”

    沐馨听到他提起这件事之后,心立刻又被破坏了,敛下眼帘道:“不要说这件事了,我不想提起。”

    封逸尘闻言惊讶的张大了嘴巴,细细的打量着沐馨的脸色,发现她不是在开玩笑之后,才轻咳一声转移话题道:“馨儿,今晚的夜色那么好,呆在房间里岂不是浪费了如此良辰美景,不如我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看看。”

    沐馨闻言有些诧异的看着他,下意识的问道:“去那里?”

    封逸尘神秘一笑,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动作轻快的搂着沐馨的纤腰,犹如两只翩然飞舞的燕子一般从窗口飞了出去。

    封逸尘的轻功非常好,搂着沐馨的纤腰飞行也不觉得累,而且速度奇快,正在巡逻的侍卫都没有察觉到有两个人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过去。

    沐馨看着不断变换的风景,看着封逸尘抱着她飞出了这重重包围的皇宫大内,一直朝着郊外的那片树林里飞去。

    微风徐徐吹来,这种自由自在飞翔在天际的感觉让沐馨感觉到一阵惬意,她忍不住深呼吸了一下,呼吸着树林里特有的清新空气,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这一切封逸尘都看在眼里,嘴角不由得也跟着勾起一抹笑容,直到两人来到了一片空地上,封逸尘才将沐馨放了下来。略微得意的对沐馨道:“怎么样,这个地方不错吧?”

    沐馨由衷的点点头,打量着眼前的风景,这里是树林的最深处,眼前是一座高高的山谷。山谷前是一个小型的瀑布,清透的流水不断的从上面滑落下来,全部汇集在眼前的这个池塘里。

    在月光的照耀下,池塘里的水显得很是清澈透亮,映照着月光发出阵阵闪烁的亮光,就像是从天下下来的银河一般,纯美之极。

    微风徐徐吹过,带来一阵特别清新的感觉,沐馨闭上眼睛,吟听着水流叮咚的声音,感受着清润的微风,先前的坏心全部被一扫而空。

    封逸尘站在沐馨的旁边,看着她的脸上露出来的甜美笑容,也跟着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略微得意的炫耀道:“这个地方可是我发现的,我每次有烦恼的时候,就喜欢来这里坐坐,感觉很棒。”

    沐馨睁开眼睛,笑着点点头道:“你没有说错,这个地方真的很好很美,如果这辈子能够住在这样的地方,那真的是一件乐事。”

    沐馨说着,朝着那个天然的水池走了过去,清水不断的从池塘里弹跳出来,溅湿了沐馨的裙角。可是她一点也不在乎,甚至蹲下子用手去轻拍着清凉的瀑布水,嘴里不断发出清亮的笑声。

    玩心大起的沐馨最后脱掉了自己的鞋子和袜子,将白玉般的小腿伸到清凉的水里,舒服的叹了一声。转过头去看到封逸尘还站着,便挥挥手道:“过来啊,这里的水好清凉啊,快点来试试。”

    封逸尘闻言大步走了过来,也跟着脱掉鞋子和袜子,将腿伸了进去,感受着清凉的池水。只是他似乎不懂得怎么玩水,只是一直伸直了退浸泡在水中,沐馨好奇的转过头去问道:“你怎么不玩啊,难道你还怕羞啊?”

    封逸尘脸色难得的红了一下,轻哼一声道:“玩水那是你们姑娘家最喜欢的,我一个大老爷们玩这个干什么。”

    沐馨闻言却听出了一丝什么,笑眯眯的哦了一声道:“我看你是不懂得怎么玩吧,看你这幅别扭的样子,就知道你是个没有童趣的人。封逸尘,原来你也有这么别扭的一面,嘻嘻。”

    封逸尘有些恼羞成怒的瞪了一眼沐馨,但是看到她灿烂的笑容之后,怒气却全部烟消云散了。他歪着头看着沐馨甜甜的笑容,点头道:“我家馨儿还是笑起来比较好看,皱着眉头的样子难看死了,真是破坏美感。”

    沐馨闻言双手叉腰,一副凶巴巴的样子哼了一声道:“你敢说我凶巴巴,信不信我把你给毒哑了,让你以后没有办法去欺骗女孩子。”

    “冤枉啊,馨儿。我封逸尘怎么说也是个美男子,那些姑娘们看了我都是到贴上来的。只是我根本就对她们一点意思也没有,人家的心一直都是向着你的,现在我的心上还刻着馨儿两个字呢。你可不能在骗了我的心之后,就把我给始乱终弃了,我会伤心的。”封逸尘装出一副无比受伤的样子,可怜巴巴的眨巴着眼睛。

    要是别的男人装出这样像是怨妇的表来,沐馨可能会觉得很别扭,但是看着封逸尘这个可的表。她却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笑得前俯后仰的道:“封逸尘,又没有人说过你很像小受君啊?而且还是一个被人抛弃了的小受,那小模样可怜兮兮的。”

    封逸尘嘎的一声,有些不明白沐馨所说的小受君是什么意思,但他直觉的认为这一定不会什么好话。

    眯起眼睛,一副威胁意味的嘴脸,悄悄的俯来到沐馨的面前,两人靠的很近的说道:“你错了,我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在这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就要把你这只可的小绵羊给扒皮拆骨,吃进肚子里去。”

    沐馨闻言停住了笑,感觉到两人现在的距离有点危险,便轻咳一声道:“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今天晚上谢谢你,不过以后你不要去皇宫了,那个地方很危险,我不想你出事。”

    封逸尘闻言痞痞一笑,装出一副感动的样子问道:“馨儿这是在担心我的安危吗?我好感动啊!”

    “我只是在关心一个朋友,如果你真的感动的话,那就听我的,以后别去了。”沐馨淡淡的说完,不再去看封逸尘的脸,低头默默的上自己的袜子和鞋子,转朝着树林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猎情:蚀骨爱妃诱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