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危险的男人

    沐馨说完之后,在莲儿的再三保证下,才安心离开了冷宫。不是她太小心太敏感,而是在这个危机四伏的冷宫里,实在是不得不小心,小心驶得万年船。

    沐馨离开了冷宫之后,小心的左右观望了一下,才快步离开了。不知不觉中,她在冷宫已经逗留了一个多时辰,出来的时候已经接近傍晚时分了。

    她从宁馨阁离开了这么久,婉儿和采儿都不知道,估计现在应该要急疯了。想到这里,她不由得加快了脚步,一边警惕着四周围的动静,但是却没有发现任何跟踪自己的脚步,心里稍稍的松了一口气。

    沐馨快步赶回了宁馨阁,采儿和婉儿已经大派人手出去寻找了,所以当沐馨出现在宁馨阁附近的时候。采儿已经眼尖的看到了她,欣喜的叫了一声道:“主子,主子回来了。”

    婉儿在远处听到采儿的叫声,也跟着快步跑了过来,两人双双来到沐馨的面前,担忧又开心的说道:“主子,你总算回来了,奴婢真是担心死了。”

    沐馨微微一笑,捏着一下她们两人的鼻子道:“我这不是好端端的站在这里吗?担心什么?”

    采儿赶在婉儿的前头道:“主子,奴婢害怕嘛。上次刺客事件已经让奴婢的胆子小的不能再小了,生怕一眨眼主子就不见了。主子你自从出去之后就好久都没有回来,奴婢心里着急啊。”

    婉儿闻言呸了一下,不满的瞪了一眼采儿道:“你这个小妮子不会说话,主子现在已经是苦尽甘来了,以前的霉运已经通通被赶跑了,现在的主子是红得发紫洪福齐天。过几天咱们主子就要被封为馨贵妃了,到时候我们两个也沾着贵妃娘娘的光,在后宫走路都可以抬头了,嘻嘻。”

    沐馨听到纳妃的事,眼神随即暗淡了下来,她出去不就是为了找西冥邪说这件事吗?可是现在结果如何,结果就是她依然无法摆脱这个命运,想到这里她的心都不免受了些影响。

    但是婉儿和采儿都没有注意到她的神,依然兴高采烈的议论着,告诉沐馨说皇上又派人送来了多少金银首饰和绫罗绸缎,多得房间里都快要放不下去了。

    沐馨微微笑着看她们无比羡慕的样子,突然觉得很累,淡淡的开口道:“我有点累了,想去休息一下,晚饭就不吃了,你们不用为我准备了。”

    两人闻言这才察觉到沐馨的不对劲,纷纷围过来问道:“主子,你怎么了,体哪里不舒服?要不然奴婢去请太医来看看,主子你的体刚刚好了一点,还没有完全复原,应该乖乖呆在房间里休息的。”

    沐馨听着她们关心的话语权,可是却连想要说话的愈望都没有,只是微微笑着挥手道:“不用了,我只是觉得有点累,想回去休息一下。对了,你们帮我准备沐浴的水吧,我想泡个澡。”

    婉儿看出沐馨真的累了,便拉了采儿一把,示意她不要再打扰沐馨了。采儿这才后知后觉的闭上嘴巴,吐吐舌头不再说什么,两人目送着沐馨远远的走开,才相视一眼走开了。

    沐馨回到宁馨阁的同时,一抹黑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西冥邪的御书房里。西冥邪正在认真的看着奏折和刚刚接到的线报,黑影悄然出现之后便跪在地上恭敬的道:“属下参加皇上。”

    西冥邪淡淡的嗯了一声,连眼睛都没有抬起头,淡淡的问道:“什么事?”

    “皇上,属下看到沐馨进了冷宫,在哪里呆了一个多时辰之后才出来。现在已经回到宁馨阁了,看她的样子似乎很累。”黑影的声音充满了恭敬,神也是绝对的臣服和恭敬。

    西冥邪闻言顿了一下,放下手中的奏折转而看向黑影,冷漠的问道:“她去冷宫干什么?”

    “属下看到她在冷宫里为人治病,依属下看来那个冷宫里的女人是中了一种西域的奇毒曼托伊。沐馨也看出来了,她说今晚要再去为那个女人诊治,而且吩咐宫女说要保密。”

    西冥邪闻言眼里闪过一丝兴味,这个女人竟然还会如此高超的医术,实在是难得呢。嘴角轻挑起一抹兴味的笑容,挥挥手道:“下去吧,继续观察,她要干什么也不要阻拦她。”

    黑影闻言恭敬的回答着,然后便犹如来时一样悄无声息的退了下去。西冥邪坐在龙案后面继续看着手中的奏折,心里在想着属下调查得来的一切关于她的消息。

    在他的属下回报的况中,并没有说这个女人懂得医术,而且还是这么高超的医术。只是她为什么会去冷宫呢,是有心还是无意。冷宫里的女人不就是邱丽影和她的宫女吗?这两个女人跟沐馨有着什么样的纠葛?

    看来,今晚他一定要去会会这个女人了!刚才她的宫女不是来报说,找不到她吗?为她的主宰,自己是否很应该去看看自己的宠物到底乖不乖呢!

    沐馨光洁着子躺在冰凉的水桶里,感觉到冰冷的水在不断的涌动,似乎想要钻进自己的毛细孔里。清凉的感觉驱赶走了夏天的酷,也带走了她的劳累。

    伸手不断拨弄着那冰凉的透明液体,沐馨想到了冷宫的邱丽影。不管她以前有多么的风光,多么的受到宠,如今等待她的却只有冰冷的冷宫和那无尽的痛苦折磨。不得不说辜影岚的手段实在是太狠辣了,她是有多么痛恨邱丽影呢?竟然特意寻找曼托伊这种毒药来对付她,想起今天邱丽影在发狂时看着自己的眼神,那种痛苦愤怒和绝望,让人看了都觉得毛骨悚然。

    曼托伊的毒发作的时候那种痛苦不是一般的疼痛,所以很少有人能够忍受,邱丽影这个看似柔弱的女子,竟然能够在这几年的时间里不断的忍受着这样的痛苦煎熬,沐馨实在是佩服。

    她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信念才能够支撑着邱丽影这个已经失去了的女人活到现在,但是就冲着她的这一份坚持,沐馨也无法说服自己不去帮她,多管闲事就多管闲事吧,自己总算是尽了一分力去帮助这个女人。

    不知不觉间,沐馨在水里泡的差点快要睡着了,如果不是西冥邪戏谑的影突然在耳边响起的话,她估计真的要睡着了。

    沐馨猛地睁大了眼睛,抬起头来看着突然出现的西冥邪,他的嘴角挂着一抹戏虐的笑容,看得沐馨心惊胆颤的。想也不想就拉过旁边的衣服盖住自己的子,略微紧张的看着西冥邪道:“皇上,你什么时候来的?”

    西冥邪的眼神炙的扫视着她妙曼的材,那件薄薄的衣服根本无法遮住她的美妙材,反而有了一种若隐若现的朦胧感,看起来更加人了。

    沐馨丝毫不知道自己这样子更加引起西冥邪的冲动,她的脸色酡红,低声说道:“请皇上先出去一下,臣妾换了衣服就过来。”

    西冥邪却根本不理睬她的话,俯下去将她从水中拦腰抱了起来。沐馨又尴尬又恼怒的瞪了他一眼,挣扎着低声道:“放开我,我自己会走。”

    西冥邪闻言果然很听话的松开她的腰,将她放了下来。可是沐馨却没有想到自己泡在水中的时间太长,现在双腿已经酸软无力,当西冥邪松开她之后,她便立刻软绵绵的向着西冥邪的方向靠了过去,有些无力的斜倚在她的前。

    西冥邪低沉一笑,双手趁机搂在她的纤腰之上,略微嘲讽的道:“这是你自己投怀送抱,可不是朕趁人之危。”

    沐馨恼怒得脸色涨红起来,想要推开西冥邪,可是他却紧紧的抱着她,走到榻边才将她放在上,手指勾着她的下巴道:“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朕,很人。”

    沐馨简直被他气得说不出话了,干脆转过头去不看他,但是她无法克制住自己的心跳。她能够清楚的听到自己强烈的心跳和西冥邪沉重的呼吸,沐馨伸手紧紧抓过被子遮住自己的子,但还是感觉西冥邪的眼神犹如可以看穿被子一样,让她觉得浑不舒服。

    犹豫了许久之后,沐馨才再次转过头来看着西冥邪,低声的下逐客令道:“皇上,臣妾体有些不舒服,想休息一下。”

    西冥邪却不为所动,反而翻躺在她的边,假装关切的伸手捂在她的额头上道:“那里不舒服,让朕看看。”

    沐馨瞪大了眼睛,气愤的想要拍掉西冥邪的手,可是他却冷冷的抓住了她的手,低声威胁道:“门外有人在偷听,如果你不想冷殇有事的话,最好就听朕的话。”

    沐馨闻言顿住了,不管再怎么生气,她都不会拿冷殇的命开玩笑。再看西冥邪的脸色,他似乎并不是在危言耸听,沐馨立刻明白了,门外偷听的人一定是主公派来的,他肯定是听闻了西冥邪要纳自己为妃的事,以为这其中有诈,所以才会派人监视着自己和西冥邪的一举一动。

    思及此,沐馨不再挣扎,任由西冥邪的手轻轻的放在自己的额头上。西冥邪很满意她的配合,手轻轻的捏着她的下巴,悄然俯印上她的红唇,温柔而缠绵的纠缠着。

    沐馨不敢推开西冥邪,只是轻轻的闭上眼睛任由他亲吻着。西冥邪的吻轻柔而缠绵,他并不急着掠夺而是先慢慢的引着沐馨,让她乖乖的张开双唇,才悄然伸了进去,温柔的抵死缠绵着。

    沐馨闭着眼睛感受着这样的温柔,明知道自己不应该去享受的,但是西冥邪的温柔却总是让她在不经意间想起了冷殇。她忘的勾住西冥邪的脖子,的回应着他的吻,或许此刻的她已经把西冥邪当成了冷殇,她想要从这个吻里寻求一丝安慰,那怕一点也好。

重要声明:小说《猎情:蚀骨爱妃诱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