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一切只为了试探

    宁馨阁里,沐馨看着手中这块晶莹剔透的上好玉石雕刻而成的玉玺,呆呆的看了很久。心里依然有些不敢相信,西冥邪竟然真的把这件玉玺交给了她,而且这个玉玺还是真的,这实在让她不敢相信。

    虽然西冥邪前两天便已经说过要将玉玺交给他,让她可以去跟主公交差,但是如今真的收到了这个玉玺,她却觉得一切像是在做梦。西冥邪这么做到底是什么意思,他疯了吗?如此重要的玉玺,天下人梦寐以求的玉玺,现在就在她的手上,沐馨觉得自己的脑子在这一刻当机了。

    她就这么静静的坐在房间里,现在已经是深夜时分了,但是她却一点睡意都没有。因为她不能睡,主公还在等待着她这个玉玺,所以她一直在房间里等待。

    一直等到了三更时分,门外才传来一声轻微的响动,沐馨闻言立刻站起来走过去打开门。看到门外站着一个黑衣男子,他开口依然只是淡淡的一句话:“主公在百鬼林等你。”

    沐馨没有回答他,只是默默的点头,然后转关上房门。在黑衣人离去的时候,也跟着飞悄然离开了这里,她不知道西冥邪有没有派人在后面跟踪自己,她想或许有也或许没有。如果西冥邪真的派人跟踪自己的话,那么那个人的武功一定要极高,至少轻功要好的没话说,才有可能不会被主公手下的四大护卫发现。

    在她的胡思乱想中,两人一前一后的来到了百鬼林。夜晚的百鬼林除了树木之外便没有一丝生气,四周为不断传来的厌恶声,听起来就像是百鬼在哭泣一般的难听刺耳,所以这里才会被起名为百鬼林。

    沐馨刚刚站稳脚步,眼前便出现了四个黑色的影,他们可以说是悄无声息的突然出现。就像是从地上冒出来的幽灵一般,但是沐馨对于他们的出场方式已经习惯了,所以并没有觉得有什么惊讶或者特别的。

    但是能够连到想现在这样极高境界的轻功,这四个护卫除了要天生聪颖之外,还要付出相当大的努力才有可能达到。沐馨对于他们的轻功本领,还是颇为叹为观止的。

    四大护卫出现之后,主公才从树林里闪闪的走了出来。主公今夜依然是一件土黄色的长袍,肥胖的脸上带着一丝微微的笑容,沐馨见到她便立刻迎了上去道:“主公,属下不负所托,终于将主公要的东西拿到手了,还请主公过目。”

    主公闻言欣赏又满意的点点头,伸手将沐馨手中的玉玺接过来,掀开盖在上面的布。一眼看到眼里便闪过一丝惊讶的光芒,随后更是拿着玉玺仔细的端量起来。

    在主公端量玉玺的时候,所有人都保持着沉默,等待着主公的最后鉴定结果。沐馨也屏住呼吸,微低着头等待着主公的发话,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紧张,但是她就是这种感觉。

    过了好一会儿,主公才满意的点点头,赞赏的道:“做得好,这个玉玺真的是西冥王朝的传国玉玺。沐馨,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这件事你是如何办到的?”

    沐馨闻言心里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尽量用平淡的语气道:“回禀主公,这是属下从御书房里偷来的,西冥邪对属下很是信任而且很是宠。前两天他让属下去御书房陪伴的时候,属下便知道他把玉玺放在什么地方,便趁这着夜色将其偷了出来,献给主公。”

    主公闻言没有什么怀疑的神色,只是很满意的点头道:“沐馨,这件事你做的很好。本主很满意,但是你又没有想过,我为什么要拿这个玉玺?”

    “主公做事自然有主公的道理,属下不敢多问也不敢猜疑。属下只是尽心尽力的完成主公交代给属下的任务而已,只要主公能够开心就好。”沐馨很片面也很衷心的说着,也不知道这样的答案主公是否满意,她管不了那么多了。

    “那你又没有想过,这个玉玺失踪了,西冥邪会怀疑到你的头上,到时候你的处境就危险了。你应该知道,一旦你出了任何事的话,主公是没有办法保全你的,所以你很有可能会死。难道这样的事你都不介意吗?”主公继续问着,眼睛一边盯着沐馨。

    沐馨略微思索了一下,然后淡淡的说道:“属下并不是不介意,属下心里也会觉得害怕,害怕被西冥邪发现会杀了属下。但是如果属下没有完成任务的话也是死路一条,而且会死得更惨。所以属下在走投无路的时候还可以一搏,后宫里的人那么多,西冥邪就算要怀疑也怀疑不到属下的头上,所以属下要洗脱嫌疑还是可以的,而且主公曾经教过属下抱拳自己命的办法,属下一直牢记在心,不敢望去。”

    沐馨没有说出那个方法是什么,但是她的心里却是一直紧紧的记住的。那个方法就是利用别人来当自己的替死鬼,这个方法就是主公交个他的明智保之法,她的确从来没有忘记,只是不想用罢了。

    主公对于沐馨的答案似乎并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了,他点点头嗯了一声到:“很好,总算你没有把我教的东西都给忘了,这次你的任务完成的非常好,这颗解药是给你的。你回去吧,另外把这个玉玺也拿回去,物归原主,不要让西冥邪发现玉玺曾经丢失过,知道吗?”

    沐馨闻言很是诧异的看着主公,脱口而出问道:“为什么?主公,这不是你要的东西吗?为什么还要属下将她换回去,难道主公认为这是假的吗?”

    主公闻言呵呵的笑了一下,只是笑意却不达眼睛,他沉吟了一下之后道:“其实这件东西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作用,想要掌握天下需要的是虎符,而不是这个玉玺。本主让你去把它偷出来,只是想看看西冥邪到底对你起疑了没有,西冥邪这个人很是险,所以我不得不防。不过现在看来,他对你倒很是宠,竟然对你那么没有戒心。你应该庆幸自己做的很好,如果本主刚才发现有人跟踪你的话,那你现在拿到的就不是解药而是毒药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将玉玺放回去,注意警惕四周围的动静,千万不要让人知道你的真实份。以后本主还有用得着你的地方。”

    沐馨心里很是惊讶,但表面上却没有表现出什么,甚至连一丝被利用了的愤怒都没有。只是淡淡的点点头道:“属下明白,属下一定会更加小心和警惕的,请主公放心。”

    主公再次点点头,顺便关心的问一句道:“对了,你上的伤怎么样了?”

    “属下的伤没有什么大碍,西冥邪找了最好的太医为属下诊治了,现在已经差不多要愈合了。多谢主公关心,属下感激不尽。”

    “那就好,你回吧,一切小心。”主公挥挥手,然后转走进树林,四大护卫也跟随者他的脚步走了进去。

    一切再次归于平静,就像是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沐馨手中捧着那块沉重的玉玺,回过头去一步步的往回走,心里涌起一丝凉意和后怕。

    主公的想法竟然全部都被西冥邪猜中了,几乎是一字不差。他竟然可以猜到主公并不是真的呀得到这个玉玺,也可以猜得到主公的疑心病重,如果刚才西冥邪真的派人来跟着自己的话,那么自己现在八成已经变成了一具冰冷的死尸了。

    实在是不知道应该怎么说西冥邪这个人了,他实在是太可怕了吧,主公这个人的心思一向都是无法捉摸的。但是她竟然能够抓摸透主公的心思,而且还能够拿捏得这么好,这个男人的头脑是用什么做的。

    突然间沐馨觉得,自己在他面前所做的一切都像是一场笑话,只是一场幼稚的行为而已。他一定再心里嘲笑自己的幼稚和愚蠢,竟然在她的面前演了那么久的戏,可是到头来自己已经破绽百出而不自知。

    沐馨无奈的苦笑了一声,她遇到的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对手,竟然如此厉害。自己是不是该庆幸他没有杀了自己呢?还是应该庆幸自己没有在他面前完太多的小动作。

    沐馨的脑子乱了,自从被揭穿了之后,她的脑子就一片凌乱了。她似乎变得不会思考了,只能够任由别人牵着她的鼻子走。

    浑浑噩噩的回到了皇宫,沐馨推开宁馨阁的门,一眼便看到有个人坐在桌子边等她。只是房间里并没有亮灯,只是黑漆漆的一片,但她就是知道那个人是西冥邪,他上熟悉的味道,甚至他深邃的眼神,都可以让沐馨知道那个人是他。

    沐馨的脚步顿了一下,然后便朝着他走了过去。西冥邪沉沉一笑道:“馨儿,你总算回来了,朕等了你很久。”

    沐馨有些无力的坐在椅子上,将手中的玉玺放在桌上道:“皇上,这是你的玉玺,现在物归原主了。”

    西冥邪淡淡的瞥了一眼那个玉玺,并没有说些什么。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看着沐馨略微疲累的样子,他站起来淡淡的说了一句道:“好好休息,这场戏还要继续演下去。”

    沐馨一句话也没说,也没回头看他离去的影,只是心里觉得好累好累。她不想夹杂着这喜人中间生活,但还是没办法,她始终摆脱不了这样的现实。

重要声明:小说《猎情:蚀骨爱妃诱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