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毒计

    红绫一边跑着,眼泪一边哗哗的往下掉,她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侮辱,心里现在无限的憋屈,恨得想要杀人的心都有了。

    原本她在媚欢阁里好好的享受着媛儿帮自己按摩,可是在听到监视着辜影岚的宫女来报说她去了冷宫之后,红绫立刻心里好奇无比。冷宫里住着什么人她自然是知道的,只是她想不清楚为什么辜影岚要去冷宫,不过不管怎么样,这对于她来说都是一个吸引,她迫不及待的想去看看辜影岚到底去冷宫干什么。

    可是她还没赶到冷宫就遇到了辜影岚,而且本来想要好好羞辱她一番的,最后却反而被辜影岚给羞辱了一番。不过也是因为如此,她才知道原来辜影岚已经掌握了自己的弱点,以后自己在她的面前更加抬不起头来了,这让她如何能不生气伤心。

    红绫一口气跑回了媚欢阁,媛儿眼看着自己的主子跑了,也跟着跑了上去。两人落荒而逃的样子,逗乐了辜影岚,她看着她们两人耀武扬威的来,落荒而逃的离开,心里的鸟气总算是全部出完了,心里现在痛快无比。

    看着她们离去的影,辜影岚冷冷的笑了一下,对雪儿道:“回宫。”

    雪儿立刻乖巧的跟在后面,走之前看了一眼红绫她们离去的方向,眼里满是不屑。她们两主仆未免也太没脑子了,没头没脑的,什么状况都不清楚就敢来惹他们家主子,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红绫一路回到了媚欢阁,怒气冲冲的踢开房门走了进去,门发出哐当一声巨响。跟随而来的媛儿脸上又一片红肿,显然是被人打了一顿,看了一眼众人之后也怯怯的跟了进去。

    媚欢阁的宫女们看到这种况,都面面相觑,不用想也知道她们的主子现在心很不好,所以还是不要去招惹的好。可是她们怎么样都是媚欢阁的宫女,就算主子发脾气,她们又能够躲到什么地方去呢?

    就在众宫女讨论着要用什么借口躲开这场灾难的时候,房间里已经不断的传来哐当的巨响,不用想也知道她们的主子又在房间里发泄怒火了。主子生气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将房间里的东西砸了个稀巴烂,所以她们也算是见怪不怪了,但是她们更恐惧的是主子会拿那根满是倒刺的皮鞭来抽人,这是她们最害怕的事

    众人这下根本不用商量了,纷纷对视了一眼便溜之大吉,不敢再逗留在这个院子里了。

    房间里,红绫将可以扔的东西都扔到了地上,现在地上全都是瓷器碎片和首饰。这些原本价值不菲的古董瓷器和首饰如今都刺眼至极,她看到这些东西就会想起辜影岚是如何羞辱自己的。

    媛儿站在一旁,胆战心惊的看着红绫将东西全部扔在地上,满地都是碎片,几乎已经没有了落脚的地方。但是红绫依然觉得不解恨,不停的在房间里暴走,口中不断的骂着:“人,辜影岚你这个人,你竟然敢打本公主,本公主一定要杀了你,一定要杀了你。”

    可怜的媛儿站在一旁,连句话都不敢说,只是低着头看着主子不断的骂人暴走。心里也觉得特别憋屈,那个岚妃平时看来那么温婉,原来都是假装出来的,真正露出真面目的时候比谁都可怕。

    媛儿想起那个来回报的宫女,心里恨得牙痒痒的,懦懦的对红绫道:“主子息怒,不要为了小人而气坏了子,得不偿失。”

    红绫愤怒的伸出手指,手都要戳到媛儿的脸上了,她愤怒的咆哮道:“本宫能不生气吗?刚才你有没有听到辜影岚那个人是如何辱骂本宫的,她还打了本宫一巴掌。本宫长这么大以来,何时受过这样的冤屈,就连本宫的父王母后也不曾对本宫说过一句重话,那个人竟然敢给本宫脸色看,还打了本宫。这笔账这个仇,本宫一定会跟她算的,本宫绝对不会放过她的,绝对不会。”

    媛儿懦懦的点头应和,颇为不平的对红绫道:“主子说的是,岚妃实在是太险了,平里装出一副和善的样子,可是没想到她竟然心机这么重,而且这么不把主子放在眼里。主子可是从北漠王朝来的公主,她如何能够跟主子比。只是主子,咱们现在也不能对她怎么样,她也说掌握了主子的一些...东西,如果主子惹怒了她的话,那对主子也没什么好处。依奴婢看来,主子应该先消消气,然后好好想想怎么对付她。”

    “哼,说得好听,你有对付她的方法吗?如果你有对付她的方法,本宫今天就不会受到这样的侮辱。这口气本宫无论如何也是咽不下去的,我一定要抓住她的痛处,然后让她反过来求我,求我放他一马。”红绫开始幻想着自己抓住辜影岚的把柄,然后再把今天受到的一切统统都还给她。

    媛儿闻言眼睛滴溜溜的转动着,突然间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办法,她神秘兮兮的走到红绫的边低声道:“主子,奴婢有一个办法或许可行,不知道主子愿不愿意听听看。”

    红绫懒懒的瞥了她一眼,心里依然有着怒气,但还是冷冷的道:“说说看,如果本宫觉得好的话,自然重重有赏。”

    媛儿心里打着小算盘,偷偷的笑了一下,俯在红绫的耳边说道:“主子,奴婢猜想岚妃娘娘能够知道主子这些隐秘的事,证明她也是派人在暗中盯着主子的一举一动,所以才能够抓住主子的小辫子。奴婢想不如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既然她可以派人来监视主子,咱们也可以派人去监视她。”

    红绫闻言冷哼了一声,兴致缺缺的哼道:“如果不是那个被派去监视辜影岚的废物来报,本宫会被她反过来羞辱一番吗?都是那个废物害得,本宫绝对饶不了她。”

    媛儿闻言笑眯眯的继续道:“主子先息怒,奴婢还有事要禀报。奴婢的意思是,那个废物就让她继续监视着岚妃,但是我们可以暗中再安排一个人去监视她。不过奴婢认为要找一个懂的武功的人,而且要武功高强,不会被人发现的。他可以躲在暗处悄悄的监视岚妃,不管她的一举一动都要来向主子回报,武功高强的探子就不会被岚妃发现了。主子你想啊,人总会有做错事的时候,岚妃也不例外。只要咱们拍一个武功高强的人暗中监视,还怕找不到她的小辫子吗?主子,你认为奴婢这个想法可行吗?”

    红绫仔细的听着媛儿的分析,不由得赞同的点点头,媛儿的这个分析还是很有道理的。以岚妃的聪明才智和老巨猾,那个被派去监视的废物可能早就已经被岚妃识破了,所以现在那个废物等于没用了。

    如果按照媛儿说的去做的话,那个废物依然可以留着,也可以让岚妃放松警惕。然后她再在暗中找一个武功高强的,暗中监视着岚妃的每一个举动而不被她察觉,那自己就很有可能能够抓到她的小辫子。

    这样做的可行倒是很大,谅那辜影岚再聪明,也绝对想不到自己还有这么一手。她不是让人在暗中监视自己,抓住自己的小辫子吗?自己这一招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当然也可以用在辜影岚的上,只要自己抓住了她的小辫子的话,到时候耀武扬威的人就是自己了。

    红绫笑着,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赞赏的点点头斜瞥了一眼媛儿,哼哼道:“算你还有几分小聪明,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想要什么赏赐就说吧。”

    媛儿闻言心花怒放,但还是装出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摇头道:“主子,奴婢不敢要什么功劳,只是奴婢认为这个监视岚妃的人选不好找,主子准备找谁呢?”

    “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人选的事我自然会去处理。”红绫说完,顺手拔下自己的一个手镯递给媛儿。

    看到她眼里闪动着的贪婪光芒,红绫冷哼了一声道:“只要你好好为本宫做事,本宫绝对是很大方的。拿去吧,本宫要休息了。”

    媛儿装出一副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却还是伸手接过红绫递给她的手镯。心里美的跟开了一朵花似的,美滋滋的打量着手中的手镯,简直就是不释手了,红绫上佩戴的东西那一样不是精品,能够得到她的赏赐自然是好事。但是这也是靠自己的脑力去换来的,怎么样也算对得起自己那么费心费力了。

    看着这个美轮美奂的手镯,媛儿觉得今天挨的这几巴掌不算委屈了。她笑眯眯的谢过红绫的赏赐,然后欢天喜地的退了下去,不再打扰红绫了。

    红绫一直冷眼看着她拿着那个手镯,一副无比喜的样子,心里除了鄙夷还是鄙夷。奴才就是奴才,看到这么一点点赏赐就欣喜成这样,真是没有出息,活该一辈子都是做奴才的命。

    不过这个世界上有人天生就是做奴才的命,谁像她的命如此高贵呢。公主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当的,在她看来多值钱的东西都要看戴在什么人的上,辜影岚脖子上的那条宝石项链,就应该是她这么份高贵的人才能够佩戴,才称得起她的份。

    辜影岚算什么,不过是一个乡野村姑而已,等着瞧吧。本宫一定会把你从贵妃的位置上拉下来的,早晚有一天本宫也会让你跪在地上求我饶了你的。

    红绫不断的幻想着辜影岚跪下来跟自己求饶的那一幅场面,嘴角的笑意不断的扩大再扩大,她的心里又开始乐呵起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猎情:蚀骨爱妃诱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