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冷宫毒打

    雪儿听到辜影岚说要去冷宫找邱丽影的时候,嘴角勾起一抹冷冷的笑容,但很快就收敛了,快的让人根本看不见。辜影岚并没有看到她脸上一闪而过的笑容,她的心此时已经被仇恨和愤怒蒙蔽了,她只想去冷宫看看邱丽影那个人是如何的凄惨。

    穿戴好了之后,辜影岚对着镜子里仔细的研究了一下,觉得自己的妆容很满意了,才勾起一抹冷艳的笑容道:“走,本宫要去跟丽妃娘娘叙叙旧。”

    两主仆一前一后离开了岚香阁,朝着冷宫的方向走去。在她们走了之后,便有宫女进来收拾房间,很快便将地上的碎片收拾得干干净净,就像刚才的事没有发生过一样。

    辜影岚迈着莲步款款的朝着冷宫的方向走去,她特意选了一条比较偏僻的路,这里比较少有人经过,所以她不用担心有人看到她。

    雪儿走在后,也警惕的左右观望着,在这个后宫里,随时随地盯着她们岚妃娘娘踪迹的人,是大有人在。为岚妃的贴宫女,她必须做到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不然也没有资格成为岚妃的心腹了。

    雪儿警惕的注意着一切,听到后隐约有细碎的脚步声,便加快了脚步走到辜影岚的边道:“岚妃娘娘,有人在后面跟踪,要不要奴婢...”

    辜影岚挥挥手,无所谓的冷声道:“别理她,如果没有人跟踪本宫,那本宫还觉得奇怪呢!她要跟就让她跟着吧,本宫只是去冷宫找姐妹叙旧而已,不怕别人能够造出什么样的谣言。”

    雪儿闻言不在说什么,退到了辜影岚的边,缓缓的走着。而跟在后注意着她们动静的宫女,一看她们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跟踪,也就放心大胆的跟上去了。

    辜影岚一路来到了一座荒芜的宫前,大红色的铜门早已经落魄不已,油漆也已经掉得七零八落。两个巨大的门环挂在门上,从门外就可以看得出这里多荒芜了,墙边也已经长满了杂草,四周围连只小动物都没有,到处透着荒凉和寂静。

    不用辜影岚示意,雪儿已经走上前去拍打着门环,发出沉闷的哐当响声,在这个寂静的空间里显得很是诡异。

    雪儿接连拍了两三下,沉重的青铜门才发出沉闷的响声,一抹纤瘦的影出现在门后。当她看到雪儿的时候,脸上闪过诧异的神色,随即便皱起眉头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雪儿冷哼一声,二话不说就甩手给了她一巴掌道:“混账奴婢,见到岚妃娘娘还不跪下请安,竟然还敢出言不逊,你还有没有把岚妃娘娘放在眼里了。”

    宫女被雪儿打得趴到在地上,嘴角流出了一丝血迹,她的眼里闪过一丝惶恐和不解,随即便跪在地上道:“岚妃娘娘恕罪,刚才奴婢不知道娘娘驾到,才会出言不逊,求娘娘饶了奴婢。”

    辜影岚哼笑了一声,走到宫女的面前,高高在上的看着她冷声道:“起来吧,这次就饶了你。”

    宫女闻言松了一口气,急忙叩头谢恩,可是辜影岚已经不再理会她,径直朝着院子里走了进去。

    冷宫的院子看起来无比冷清,满是荒草的院子里,什么花盆摆设都没有,只是随意的堆放着一些废旧杂物,看起来应该是从寝宫里清出来的,在不远处还有一口水井。

    辜影岚随意的看了一眼那些东西,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冷笑,朝着屋子里走了进去。房间里比较昏暗,虽然现在是白天,但是房间里的光线却很暗,想必是采光不足的缘故,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潮湿的味道,辜影岚不微微皱起眉头,挥挥手赶走这些难闻的空气。

    房间里,一抹纤瘦的影正坐在靠里面的窗台边,一副痴痴呆呆的样子,不断的拿着一把梳子梳理着自己的头发,嘴里还在不断的喃喃念叨着什么,完全不知道辜影岚已经走了进来。

    雪儿和莲儿跟随着辜影岚的脚步走了进来,雪儿一进门就吆喝道:“大胆,看到岚妃娘娘还不赶快来下跪迎接,你懂不懂规矩。”

    坐在窗台边的邱丽影被雪儿的声音给吓了一跳,这才回过头来,看到辜影岚穿的一光鲜亮丽的站在那里,眼里满是轻蔑和得意,邱丽影眼里闪动着又愤怒又惊恐的光芒,猛地从窗台上跃了下来,朝着辜影岚的方向张牙舞爪的扑过来,一边吼叫道:“人,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可是,邱丽影还没有扑到辜影岚的面前,就已经被雪儿狠狠的踢了一脚。雪儿的那一脚正中邱丽影的小腹,将她踢得趴在地上,吃痛的捂着自己的小腹,痛呼了一声。

    邱丽影显然没有想到雪儿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但是腿脚功夫却这么厉害,那一脚的杀伤力很大。邱丽影痛的额头都冒出了冷汗,但是她却依然凶狠的抬起头来,怒瞪着辜影岚道:“辜影岚,你这个人,我要杀了你,我一定会杀了你的。”

    辜影岚冷冷的笑了一下,看着邱丽影吃痛的趴在自己的面前,心里很是痛快。她冷笑了起来,轻蔑的讽刺道:“邱丽影,看样子你是真的疯了,竟然妄想要杀了本宫,你杀得了本宫吗?”

    邱丽影死死的盯着辜影岚,依然重复着刚才的话语:“辜影岚,我会疯也是被你疯的,你抢了我的皇上,也抢了皇上对我的宠。你这个人,你一定不得好死,你一定会死无葬之地的。”

    邱丽影的话让辜影岚听来极为刺耳,她的眼里闪过一丝恨意,走上前去狠狠的甩了邱丽影两巴掌,然后狠狠的捏着她的下巴,尖利的手指也刺入了她的皮肤,她愤怒的说道:“邱丽影,你别以为本宫真的不敢杀你,本宫要杀了你简直就是易如反掌,犹如捏死一只蚂蚁那么容易。”

    此时莲儿已经回过神来,急急的跑到邱丽影的边,紧紧的护卫着她,一边哀求道:“岚妃娘娘,奴婢求你饶了我家主子吧。我家主子现在已经是神志不清了,所以才会对岚妃娘娘出言不逊。求求岚妃娘娘看在我家主子是胡言乱语的份上,就饶了她一命吧。”

    辜影岚闻言一脚踢开莲儿,恶狠狠的道:“给我滚开,不然我连你也杀了。”

    莲儿闻言虽然害怕,但还是想要爬过来维护自己的主子,只是无奈她被雪儿抓住了,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辜影岚虐待自己的主子,心里焦急如焚。

    邱丽影倒是毫不畏惧,她一直死死的盯着辜影岚,一字一句的道:“你不会有好结果的,你不会有好结果的,你一定会死的很惨,死的很惨的,哈哈哈。”

    辜影岚那里会容忍她如此诅咒自己,一手抓住她的下巴,一手又是狠狠的几个耳光过去,直将邱丽影的脸庞都给打肿了,两边脸颊红彤彤的,可是邱丽影硬是连哼一声都没有。

    辜影岚打得痛快了才松开手,看着邱丽影红肿的双颊,哈哈的笑了起来狠狠的道:“邱丽影,被人抽打巴掌的滋味是不是很不好受呢?不过这远远不及你带给我的伤痛,我还要将你带给我的痛苦十倍百倍的加注在你上,让你承受着比我还深的痛苦。”

    邱丽影狠狠的盯着她,嘴角泛出一丝血迹,她冷冷的道:“辜影岚,你杀了我吧,有种你现在就杀了我,杀了我。”

    “杀了你,那岂不是太便宜你了?你是这么好玩,本宫怎么舍得杀你呢?!本宫还没有来得及好好的折磨你呢,怎么会让你这么早死,呵呵。我告诉你,你想死没有那么容易,本宫保证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我会让你亲眼看着我得到皇上的宠,我会让你亲眼看着我坐上皇后的宝座。到时候,就算我不杀了你,你也会比死更痛苦更难受,有什么事能够比看着你痛苦来得更让我开心呢!”辜影岚的眼里闪动着恶毒的光芒,美艳的嘴脸此时变得无比丑陋,她极尽一切的想要挑起邱丽影更深的痛楚,让她知道自己当初承受的是怎么样的痛苦。

    邱丽影再次被辜影岚激怒了,西冥邪一向都是她不能够触及的疼痛,他是自己这辈子唯一过,也是最后一个让自己深的男人。可是他是皇上,他有后宫三千,他的心里永远不会有自己的位置。所以她恨,她极尽一切的想要得到他的宠,可是最后也是这个男人把她亲手送到了这个冰冷的冷宫,让她在这里享受着余生的孤独。

    邱丽影再次咆哮着朝着辜影岚扑了过去,这一扑的来势非常凶猛,辜影岚一时没有防备,被她一下子扑到在地。邱丽影疯狂的掐着辜影岚的脖子,嘴里喃喃的叫道:“掐死你,掐死你皇上就是我的了。皇上是我的,他是我的,我要掐死你。”

    人发疯的时候力道是很大的,所以辜影岚一时之间竟然无法挣脱邱丽影的手。站在一旁的雪儿见此急忙放开了莲儿,跑到邱丽影的边想要将她拉开,可是邱丽影发了疯似的狠狠的掐着她的脖子,一点也不肯放松。

    最后雪儿实在没办法了,只能够狠狠的在邱丽影的脖子上劈了一刀,然后趁着她吃痛松手的时候,将她从辜影岚的上狠狠的踢开,然后关切的将辜影岚扶了起来道:“主子,你没事吧?”

    辜影岚无比愤怒,她的眼睛血红的瞪着邱丽影,愤怒的跑过去狠狠的用脚踢打着邱丽影,雪儿见状也毫不客气的加入了阵营,两人死命的踢打着邱丽影,非要一解心头之恨不可。

    莲儿见状立刻跑过去紧紧的护在邱丽影的上,两人默默的抱成一团,忍受着辜影岚和雪儿的毒打。莲儿忍着疼痛不断的求饶道:“岚妃娘娘,求求你不要再打了,求求你了。”

    可是辜影岚充耳不闻,她今天来就是要找邱丽影的晦气,现在又被邱丽影给掐了一顿,心里的怒火当然没有那么快熄灭。

    直到辜影岚踢得累了,才停下脚愤怒的道:“邱丽影,你给本宫听着,我一定不会让你这么痛快的死,我会折磨你一辈子,就算你死了我也要让你做鬼也不安宁。”

    第74章:打人不成发被打

    辜影岚说完,心里头憋着的那股气才算是消了一点,恨恨的看了一眼被她打的鼻青脸肿的邱丽影和莲儿之后。才哼笑一声挥挥衣袖,离开了冷宫。

    主仆两出了一口恶气之后,便离开了冷宫往回走,辜影岚的脸色冰冷得让人看了都觉得害怕。雪儿战战兢兢的走在一旁,小心翼翼的问道:“娘娘,刚才奴婢看了一下,那个人似乎伤得重的,要不要去让太医来看看?”

    辜影岚闻言冷哼一声道:“怎么?难道你在心疼她们那两个人不成?别忘了你是本宫的人,要是敢胳膊往外弯的话,看我不好好收拾你。”

    雪儿闻言立刻猛烈的摇着头,冷汗淋漓的道:“娘娘,奴婢怎么敢为她们说话呢,那两个人就算是当场打死也不足惜。只是娘娘不是说要让那两个人好好的活在这个世上,看着娘娘坐上皇后的宝座吗?那要是今天打得重了,那个人死了的话,那娘娘以后不就少了一样乐趣吗?”

    辜影岚放缓了脚步,心里的怒火也渐渐的平息下去,觉得雪儿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虽然她恨不得折磨死那个人,但是如果就这么白白的让她死了,那岂不是太便宜她了?

    思索了一番之后,辜影岚慵懒的点点头,顺手轻抚了一下自己的发丝,懒懒的道:“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给我办好一点,今天的事不准让任何人知道,如果有人泄露了今天的事,本宫第一个不会放过你,懂吗?另外找太医去给那个人看看,本宫可不想让那个人这么早死,她要是死了我就为你是问。”

    雪儿急忙点头如捣蒜的点头哈腰道:“奴婢明白,奴婢知道怎么做了,请娘娘放心。奴婢一定会把这件事办得漂漂亮亮的,绝对不会让这件事泄露出去的。但是娘娘,今天有一个宫女一直在跟踪我们,要不要给她一个警告?”

    辜影岚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挥手道:“本宫知道她是谁派来的,这个人倒是无妨。红绫那个小丫头片子,想和本宫斗,她还嫩了点。”

    辜影岚说着,便不再理会雪儿,径直往前走去。她可不是个笨蛋,后宫里谁是谁派来监视自己的,她知道的一清二楚。所以今天这个跟踪自己来的,是红绫那边的人,她是知道的。

    只不过辜影岚从来也没有把红绫那个空有美貌却没有智慧的女人放在眼里,她真正的对手是沐馨。只有真的把沐馨给铲除了,自己的心里才会真的踏实下来,不过这也没关系,来方长,她有的是法子对付她。

    出了一口恶气的辜影岚,心里舒坦无比,冷笑着朝着岚香阁的方向走去。走到御花园的时候,辜影岚便看到红绫穿着一桃红色的纱裙朝着自己走了过来,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

    辜影岚也笑着迎上前去,红绫眼里闪动着得意的光芒,连请安都没有就说道:“哟,姐姐这是从哪里来啊,风满面的,看来心很好嘛,难道姐姐碰到什么好事了吗?不妨也说出来让妹妹开心一下。”

    辜影岚淡淡一笑,顺便坐在旁边的石椅上,淡淡的说道:“姐姐有什么开心的事好说呢,倒是姐姐看妹妹一副欢天喜地的样子,想必南国昨天新晋的贡品,皇上一定赏赐给妹妹了。姐姐真的是好生嫉妒呢,皇上昨天给了姐姐一条宝石链子,就不知道赏赐给了妹妹什么好东西,不妨妹妹也拿出来让姐姐见识一下吧。”

    辜影岚说着,纤细的手指若有似无的轻抚过脖颈上那条闪闪发光的宝石项链,上面那几颗闪光的大宝石简直就快要晃瞎了红绫的眼睛。

    可是红绫上虽然也穿金戴银的,但是却没有一条像辜影岚这样绚丽的宝石,顿时气势上就输给了辜影岚。红绫反而现在被堵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难道要让她说西冥邪根本就连一条小链子都没有赏赐给自己吗?这个脸她还丢不起。

    红绫强忍住怒气,冷哼了一声道:“姐姐连这样不上台面的宝石都拿出来炫耀,妹妹可真没这个本事了。这样的宝石我的房间里少说也有十条八条了,每一颗的宝石都比这大。我都不好意思拿出来戴了,难为姐姐还像宝一样的供着。不过这也难怪,姐姐怎么说也是出于民间,自然是没有见到过什么稀世珍宝了,也难怪会把这样的东西当宝贝了,我是看得乏了。”

    辜影岚脸色微微一变,还没有说话雪儿已经站了出来,愤愤不平的道:“媚妃娘娘,依奴婢看来似乎娘娘更不懂得规矩。奴婢听闻娘娘是公主,可是如今见了我家娘娘,却连请安都没有,这是不是太不懂礼数了。我家娘娘怎么说也比公主先进宫,按照宫规媚妃娘娘见了我家娘娘可是要请安行礼的。这要是让别人看到了,会以为媚妃娘娘不懂规矩呢。”

    红绫闻言立刻脸色一变,暴怒的喝道:“大胆奴婢,何时轮到你来教训本宫了,啊!你这个没大没小的奴婢,在本宫的面前也敢如此无礼,本宫今天一定要好好教训你一顿。来人,给我掌这个奴婢的嘴,让她长长记,看她以后还敢不敢没大没小的。”

    站在红绫边的媛儿闻言立刻站了出来,走到雪儿的面前就想要扇他耳光,可是却反被雪儿狠狠的赏了一耳光,她扇了媛儿一巴掌后冷然道:“大胆,是谁给你这样的权力,赶在岚妃娘娘面前如此放肆。”

    红绫见状简直气疯了,立刻就上前一步想要亲自教训一下雪儿这个不长眼的东西。辜影岚冷冷的哼笑了一声,讽刺道:“媚妃妹妹好大的口气,不但没有向本宫行礼,现在又要教训本宫的奴婢。俗话说打狗还要看主人,妹妹想要动本宫的人,也要看本宫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红绫怒瞪着灵动的大眼睛,也冷冷的哼笑道:“难道本宫连教训一个宫女,也要看你的脸色吗?叫你一声姐姐那也是本宫给你面子,你别以为本宫真的怕了你。论资格你那一点比得上本宫,我可是堂堂北漠王朝的公主,你只是一个血统不正的民间女子,你有什么资格在本宫的面前耀武扬威的。难道你以为自己还得宠吗?笑话,你现在已经人老花残了,皇上就连看你一眼都懒得看了。他现在心里眼里都是沐馨那个人,那里还有你的位置。”

    红绫说完,脸上已经狠狠的挨了一巴掌,辜影岚甩手给了她一掌,冷然道:“本宫的事还轮不到你来管,你以为你还是北漠王朝的公主。可笑,我告诉你,在这个后宫里只要有本宫在的一天,你就永远也别想有出头之。”

    红绫平白无故的挨了辜影岚一巴掌,心里又愤怒又委屈,想要杀人的心都有了。她堂堂的北漠王朝的大公主,当今西冥王朝的媚贵妃,长这么大以来从来就没有挨过一巴掌,如今竟然被这个她认为是残花败柳的民间女人给打了,让她如何能够消了这口气。

    红绫立刻想要挥手反击,可是辜影岚接下来的话却让她当场愣在了原地。辜影岚冷笑的看着她,眼里闪动着冷的光芒道:“想打本宫?有种你就打本宫试试看。告诉你,本宫知道你的所有事,你跟那些男人的事本宫全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如果你不想这件事捅到皇上的面前去的话,就把眼睛给我放亮点,不要来多管本宫的闲事,明白吗?还有,以后在本宫的面前最好给我收敛一点,本宫不是好惹的。惹怒了本宫,就算你是北漠王朝的公主又怎么样,本宫依然可以让你败名裂,看看到时候皇上还会不会要你。”

    辜影岚的话让红绫的脸一阵青一阵白,她高举着的双手愣在了原地,瞪大了眼睛惊讶又愤怒的看着辜影岚。看着辜影岚那张美艳的脸上挂着的讽刺笑容,她高高举起的手臂却没有办法挥下去,刚才那满腔的愤怒依然堵在心头,但是此时的她心里却多了一分理智。

    理智告诉她,辜影岚绝对不是在说笑,她说得出做得到。而她也可以预想得到,一旦自己私底下的那些**的事被西冥邪甚至是天底下的人知道的话,她会面临什么样的下场。

    她甚至可以预想到,自己将会被打进冷宫,在那个荒凉凄惨的地方度过自己的余生。到时候,就连她的父王也不会再人她这个女儿,他只会觉得自己丢了他的脸面,败名裂的她就会失去所有的一切一切的荣誉,这种处境太可怕了,她无法想象自己失去了公主甚至于贵妃的光环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子,但是她知道自己一定无法接受那样的局面,她会疯狂的。

    所以红绫心里尽管委屈和愤怒,但是她还是不敢打下去,只是紧咬着下唇不甘心的看着辜影岚。看着辜影岚得意的笑容,红绫突然转过去,将所有的怒火全部发泄到媛儿的上。

    媛儿被突如其来的扫了一耳光,顿时间被打趴在地,可是她连哼一声都不敢,只是委屈的低着头。忍受着红绫在一巴掌之后的愤怒一脚,红绫愤怒的踢了她一脚道:“废物,本宫养你有什么用。”

    说完,红绫便转朝着前面跑去,此时她已经没有脸面再呆在这个地方了。她已经在辜影岚的面前丢尽了脸面,而且还没法向她讨回来,现在呆在这里也只会自取其辱,她还有什么脸面继续呆着。

重要声明:小说《猎情:蚀骨爱妃诱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