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他是故意的

    西冥邪欣赏的笑了一下,点点头道:“朕的妃果然是很聪明,怪不得申屠俊会派你来朕的边,朕差点也被你给骗了。只可惜,你千算万算少算了一样,让朕看出了破绽。本来朕也不打算这么快就揭穿你,只是你自己不够冷静,为了冷殇你可以不要自己的命,但是你没有想到这恰好成了你的弱点。为一个细作是不能够有任何感的,但是你却动了真,真是会致命的。”

    西冥邪的话让沐馨无法反驳,他说的话是对的,自己的确犯了作为细作的大忌。但也是因为自己动了真,才会被主公抓住自己的弱点,以她和冷殇的命来要挟。他们都是从小被主公用毒喂大的,如果没有主公每个月的解药,他们虽然不会死,但却会痛不生,真是失败。

    说话间,西冥邪已经搂着沐馨来到了御花园的一个凉亭里。沐馨以为终于可以挣脱他的怀抱,独自坐在一旁了,但是西冥邪却搂着她的腰肢,让她坐在了自己的大腿上,两人的模样暧昧至极。

    沐馨不习惯的扭动了一下子,可是西冥邪却紧紧的搂着她的纤腰,鼻子在她的脖颈之间磨蹭着,温的气息不断的喷向她的耳朵,沐馨更加恼怒的推了推他,低声道:“放开我!”

    西冥邪闻言听话的放开了她,沐馨立刻站起来,想要转离开。西冥邪也不阻止她,只是淡淡的道:“如果你不想见冷殇的话,就尽管走。”

    沐馨闻言刚要迈出的脚步立刻停了下来,转看着西冥邪,带着一丝惊讶和诧异的道:“你肯让我见冷殇?”

    西冥邪没有回答她,只是慵懒的斜倚在凉亭里,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

    沐馨咬咬牙,转坐到西冥邪的边,带着一丝恳求的道:“皇上,你要怎么样才肯让我见冷殇?”

    西冥邪哼笑一声,将她搂入自己的怀里,冷哼道:“求我?!”

    沐馨咬了一下下唇,眼里闪动着一丝坚毅的道:“皇上,求你让我见冷殇一面。”

    西冥邪闻言呵呵轻笑,搂着她的腰肢俯吻上她的红唇,霸道的撬开她的唇舌,不让她有丝毫的躲避。沐馨开始挣扎着,双手抵在西冥邪的膛上,拼命的摇晃着脑袋,躲避着西冥邪的亲吻。

    西冥邪却丝毫不让她躲避,带着一丝惩罚的意味狠狠的吻咬着她。他的心里有一丝怒气,当他听到沐馨为了冷殇求自己的时候,心里很是不满,他想要惩罚这个女人。

    沐馨和西冥邪的纠缠,在别人看来就像是两人正在缠绵亲吻,跟随着暗夜到来的冷殇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心里痛的如同刀绞一般。

    他很想冲过去拉开西冥邪和沐馨,可是暗夜却紧紧的拉着他,低声道:“冷殇,不要再惹怒皇上,你应该知道自己现在的份。”

    冷殇很想咆哮,很想告诉暗夜那个被别的男人搂在怀里亲吻的女人,是自己最心的女人。看着自己心的女人被人搂在怀里是什么感觉,冷殇无法言表,他只是觉得心里痛的如同刀绞一般的疼痛,这比他受过的任何伤痛都还要难以忍受。

    虽然心痛如刀割,但是冷殇却还是看得清楚,沐馨并不是自愿的。他知道沐馨对自己的心,以前跟西冥邪的亲只是迫不得已,但是现在的她却是被强迫的,这让冷殇心里更加难受和自责,是因为他的没用,才会让自己的女人承受着这样的痛苦。

    暗夜紧紧的拉着冷殇,看着他痛苦不已的神,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们共同在西冥邪的边当侍卫已经很多年了,虽然平里很少交谈,但是多少次在血雨中走过,两人早已经建立了深厚的友。可是冷殇如今却落的如此下场,他的心里也是百味陈杂,很不是滋味。

    两人就这么站在原地默默的看着西冥邪和沐馨在亲,而他们没有看到的角落里,也有一双眼睛在静静的盯着西冥邪和沐馨。

    看着他们两人缠绵悱恻的亲吻,红绫的眼里散发着浓浓的怒气,边的树枝都差不多要被她给折光了。果然是真的,竟然是真的,刚才宫女来报的时候她还不相信,可是如今亲眼看到,她才相信这是真的。

    西冥邪竟然真的为了这个女人而没有去上早朝,而且现在还公然在御花园里缠绵亲吻。她好愤怒好嫉妒,为什么西冥邪的眼里总是只有这个女人,为什么他就是不能够发现自己的优点,她好恨啊。

    沐馨不知道四周围有人在看着,她只是渐渐的放弃了放抗,而西冥邪也放开了她。看着她被自己亲吻得有些红肿的双唇,嘴角勾起一抹轻挑的笑容,一字一句道:“妃,你猜冷殇看到我们这般亲,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沐馨闻言脸色顿时变得苍白,心里咯噔一声。不可置信的看着西冥邪,他却笑得很是优雅,像是一只在玩弄猎物的猎豹一样,口中吐出的是让人心惊胆颤的言语。

    沐馨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丝嘲讽,心里立刻知道他说的都是真的。冷殇看到了自己与西冥邪亲的一幕,他会作何感想。

    心,忍不住的揪痛起来,她竟然不敢回过头去看看冷殇。她的心里在害怕,以前她跟西冥邪有亲密动作的时候,心里就很是抵触和恐惧,她知道任何男人都不想看到自己心的女人跟别的男人亲

    但那时候她是迫不得已,冷殇能够体谅。但是现在呢?她是迫不得已,还是根本不敢反抗!沐馨咬牙瞪了西冥邪一眼,缓缓的转过头去,西冥邪却在此时又搂住她的腰,低声在她耳边说道:“不要忘了,你是朕的女人。”

    说完,搂着沐馨的腰走下凉亭,朝着冷殇的方向走去。

    沐馨不太甘愿的被西冥邪搂在怀里,原本想要挣扎之时,却看到了躲在暗处看着他们两人的红绫。她立刻明白了自己必须把这场戏演下去,所以她没有再挣扎,而是软软的斜靠在西冥邪的怀里,眼睛却死死的盯着冷殇。

    她的冷殇,眼前的冷殇穿着一件藏青色的长袍,伟岸的材站得直,他的神漠然,可是看着沐馨的眼神却在传递着他的伤痛和无奈,他深藏在衣袖中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看着西冥邪满脸笑容的搂着沐馨走了过来,他的心里百般滋味。

    跟在西冥邪的边这么久,他是真的把西冥邪当成了是一个可以为他卖命的主子。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行,所以他心里只能够默默的尊重西冥邪这个有魄力有才能的君王,同时也藏着一丝畏惧。

    当沐馨开始接近西冥邪的时候,冷殇心里便觉得害怕。西冥邪的能力他比谁都清楚,如果一旦被他知道了沐馨的份,等待沐馨的或许最痛快的就是一死。但是如今看到沐馨就像是一个有思想有感觉的傀儡娃娃一样,被西冥邪控制着。

    他的心里无比疼痛,但他无法做些什么。为一个男人,应该为自己心的女人谋取幸福,可是他连这个资格都没有。因为他知道就算自己开了口,西冥邪也不会听从自己这样一个叛徒的话。

    冷殇紧握着拳头,克制住自己的绪,强迫自己冷静的看待西冥邪和沐馨。西冥邪搂着沐馨来到了他面前,淡淡的笑着道:“冷殇,你的伤势如何了?”

    “回禀皇上,属下一切都好,伤口也复原的很快。谢皇上让属下静养,属下感激不尽。”冷殇单膝跪地,抱拳谢过西冥邪的恩典,头低垂了下去,或许只有不去看,他的心里才会好受一点。

    西冥邪淡淡的笑了一下,虚扶了他一把道:“平吧,你是朕的得力助手,也是朕的左膀右臂。朕还有很多事需要你去做,所以你要尽快恢复,才能够帮上朕的忙。你说是吗?妃。”

    沐馨闻言淡漠的回应道:“臣妾不懂朝政,一切都听从皇上的。”

    西冥邪显然不太满意她的回答,但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低沉一笑道:“妃,你今天还没用早膳,肚子一定饿了,想吃什么告诉朕,朕让人去安排。”

    西冥邪故意的亲昵让沐馨觉得很是别扭和不满,她知道西冥邪一定是故意的,故意在冷殇的面前这么说。她终于忍不住了,冷冷的回答道:“皇上,臣妾不饿,只是想回去休息。”

    “哎呀,皇上,原来你在这儿啊,臣妾找得你好久呢。”红绫嗲的声音从背后传来,随即便看到她脚步款款的走了过来,看到沐馨的时候眼里闪过一丝不爽。

    还没等西冥邪说什么,红绫已经再次嗲的惊呼了一声,扶着自己的额头倚向西冥邪。沐馨见此趁机从西冥邪的怀里挣脱出来,红绫立刻占有了西冥邪边的位置,倚在西冥邪的怀里道:“皇上,臣妾的头好晕啊,皇上能不能把臣妾送回宫呢?”

    红绫一边说着一边紧紧的搂着西冥邪的腰,完全没有看到西冥邪眼中的冷意。她只是很炫耀似的瞥了一眼沐馨,得意洋洋的笑了一下,为自己挤掉沐馨而窃喜。

    西冥邪闻言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却没有推开红绫,只是略微冷漠的说道:“媚妃既然体不适,就应该回宫休息,怎么还出来乱跑?”

    红绫有些不满西冥邪对自己的冷漠,她把这一切都怪到了沐馨的上,但是她还是没有气馁,依然滴滴的依靠在西冥邪的上道:“皇上,人家这不是为了想见你吗?你已经好几天没有去过臣妾的媚欢阁了,臣妾很想念你嘛。”

    红绫说着,一只手还在玩弄着西冥邪的衣服,丰满的部若有似无的磨蹭着西冥邪的膛,根本不在乎这里还有人在看着。

    她更加示威似的瞥了一眼沐馨,恨不得让沐馨好好看看,自己一点也不输给她,包括勾引男人的伎俩。

    西冥邪的眉头更加皱了起来,略微不耐的道:“媚妃,这里是御花园,你应该懂得庄重一点。”

    红绫闻言脸色刷的一下红了,差点破口而出道:“刚才你和她还在这里亲接吻呢,现在我不过是依偎在你怀里,就叫做不庄重了,太过分了。”

    但红绫虽然生气,却还是控制住自己的脾气,没有吼叫出来。她已经了解,男人不喜欢那种整天耀武扬威的女人,所以她要做一个温柔的女人,一个可以征服男人的女人。

    沐馨将她和西冥邪的反应全都看在眼里,心里有一丝好笑,但也懒得去理会她的示威。反而因为能够挣脱西冥邪的怀抱而松了一口气,看着西冥邪冰冷不耐的神,她的心里反而有一丝痛快,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俯行礼道:“皇上,臣妾体不适,想先行下去休息,就不打扰皇上与媚贵妃说贴己话了。”

    红绫闻言脸上立刻笑开了花,以为沐馨是看到她和西冥邪亲而感到不高兴了,立刻欣喜的挥挥手示意冷殇和暗夜道:“既然妹妹体不适,那就赶快下去休息吧,你们两个先护送妹妹回去休息。”、

    沐馨闻言没有反对,倒是心里燃起了一丝希望,如果冷殇可以亲自护送自己回去的话,那她还有机会可以跟他交谈几句。刚才那么久的时间里,她都没有机会可以跟冷殇说说话,她心里有很多话想跟冷殇说。

    暗夜闻言却不为所动,冷殇也没有动作,两人只是静静的站在原地,把红绫的话当成了耳边风。

    红绫见状气极了,摆出贵妃的架子道:“你们两个奴才没有听到本宫说的话吗?是不是不把本宫放在眼里了?!”

    暗夜冷冷的回答道:“贵妃娘娘,主子只是听命于皇上,以皇上的命令为准,并不是没有把贵妃娘娘放在眼里。”

    红绫闻言更是气炸了,想要跟西冥邪撒,可是西冥邪只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随后冷酷的推开她。走到沐馨的边扶着她,淡淡的道:“朕送你回去休息。”

    沐馨气结,想要反对却无从开口,只能在心里暗自生闷气。西冥邪竟然连给她和冷殇独处的机会都不给,却又故意要让她来见冷殇,实在是太可恶了。

    而红绫被西冥邪推开之后,显得有些莫名其妙,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又被西冥邪给推掉了。恼怒怨恨不甘一起涌上心头,她咬了咬牙怒瞪着沐馨。

    西冥邪扶着沐馨,连回头都没有,只是冷冷的对冷殇和暗夜道:“你们送媚妃回宫去。”

    说完,便不再理会气得在后面猛跺脚的红绫,‘小心翼翼’又温柔备至的搂着沐馨的纤腰,一路送她回去宁馨阁,只是他放在沐馨腰间的力道却大了一点,痛的沐馨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

重要声明:小说《猎情:蚀骨爱妃诱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