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心战

    血使的出现,让沐馨整整一个晚上都没有再合上眼睛。双手紧紧抱着腿坐在上,黑暗的空间里没有一丝亮光。她并没有点灯,只是独自承受着这份黑暗与孤独。

    心里涌起一个很强烈的念头,她很想见见冷殇。但这是不可能的,自己现在已经暴露了份,冷殇也已经被西冥邪以静养之名给软起来了,她要见他谈何容易?!

    在这片黑暗的孤独里,沐馨第一次感觉到强烈的恐惧。原本一切都是按照她的计划在进行,只要她得到主公想要的东西,然后趁机杀了西冥邪,就可以远离这个地方。

    但是,现实终究是无法预算的,她的任务失败了。从西冥邪开始怀疑她的那一刻起,她的任务就接近失败,直到现在才是彻底的失败。西冥邪知道了她的目的,主公也开始怀疑自己,就连自己最能够依靠的冷殇也被西冥邪软了。

    她在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依靠,一切事都朝着她汹涌而来,此时此刻她能够做什么呢?讨好西冥邪,让他不要杀了自己和冷殇。还是跟主公说出一切,请求他的帮忙?

    这一切的想法都是那么的不切实际,主公得知这一切之后,估计只会立刻将她这枚棋子丢出去,然后用另外的饵来引西冥邪,反而棋子和饵对他来说实在是太多了,他不介意失去沐馨这么一颗棋。

    摇摇头,沐馨甩掉脑海里那不切实际的想法,心里有些慌乱。口的疼痛隐约在提醒着她,因为她的粗心大意,而导致了这一切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

    不知不觉间,天色已经亮了起来,点点阳光透过纱窗照进来,细细碎碎的落在地上,就像是碎了一地的玻璃。

    房门吱呀一声被打开,婉儿端着一盆水走了进来,看到沐馨坐在榻上时愣了一下,随后关切的问道:“主子,你怎么了,昨天晚上没睡吗?”

    沐馨微微摇头,勉强勾起一抹笑容道:“我没事,只是昨天晚上做了一个噩梦,所以就睡不着了。”

    婉儿伸手将她散落的发丝扫到后面去,一边颇为心疼的道:“主子,你最近消瘦了好多,等你的伤好了,奴婢一定要给你煮很多好吃的,给你补补。”

    婉儿贴心的话语微微的安抚了一下沐馨那颗不安的心,她淡淡的笑了一下,没有说什么。支撑着从上走下来,小心翼翼的来到梳妆台前,看着铜镜中消瘦而苍白的自己,嘴角勾起一抹微讽的笑容。

    婉儿帮她梳妆打扮后便端着水盆走了出去,沐馨依然呆呆的坐在铜镜前,从怀里拿出一块玉牌。温润的玉牌躺在沐馨的手心中,白玉的质地柔美温和,一如冷殇的体贴和关

    这是冷殇送给她的礼物,所以她一直以来都很好的保存着,每次想念他的时候就会拿出来看一看。沐馨正看得入神,却没有发现到后有人走了进来。

    西冥邪冷冷的笑声从后传了过来,沐馨立刻转过去,下巴随即被人捏着。她被半强迫的看向西冥邪,他穿着一金黄色的朝服,显得威武而坚毅。

    沐馨强自冷静的看着西冥邪,淡淡的道:“皇上,请你放开我。”

    西冥邪看了一眼沐馨手中的玉牌,冷冷一笑道:“放开你?为什么朕要放开你,你是朕的女人,心里却惦记着别的男人,还敢要求朕放开你,你觉得这可能吗?”

    沐馨闻言抬起头来看着他,一言不发,心里猜测着他在想些什么。

    西冥邪看着她邪笑一声,眼睛转向她的领口,猛地用力扯开她的衣襟,露出那半边创伤。沐馨一惊,却没有任何动作,只是静静的垂下眼帘,任由西冥邪胡作非为。

    西冥邪看了一眼她的伤口,冷酷一笑道:“伤口恢复得快,你的体质真不错,朕小看你了。现在你应该告诉朕,你是什么人派来的,接近朕有什么目的?”

    沐馨呵呵一笑,轻声道:“皇上既然已经知道臣妾的来历和目的,又何必多此一举的问这个问题呢?!”

    西冥邪邪恶一笑,不再说些什么,伸手拉好沐馨的衣襟,很体贴的搂着她的纤腰温柔的说道:“妃,你最近几天一直呆在屋子里,一定是闷得慌了。朕今不上早朝了,陪你去御花园走走如何?”

    沐馨有些不解的看着他,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之间说出这种话。心里疑问之时,婉儿已经端着早膳走了进来,看到西冥邪突然间出现在这里,婉儿一时间有些错愕,随后便跪在地上道:“奴婢参见皇上。”

    西冥邪看都没看她一眼,淡淡的道:“起来吧。”

    婉儿站了起来,心里竟然因为西冥邪的到来而激动,皇上来看望主子了呢。她乖巧的站在一旁,为沐馨准备着早膳,西冥邪却挥手说道:“不必了,朕要陪妃去御花园走走,你下去为妃准备一些膳食,等一下送到御花园去吧。”

    婉儿闻言长大了嘴巴,惊讶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没有听错吧!婉儿犹豫了一下,开口问道:“皇上,您不上早朝了吗?”

    西冥邪看了她一眼,似乎在怪她多管闲事一样,随后哼了一声道:“朕今不上早朝,朕今只想陪伴自己的妃,还不快点下去准备。”

    婉儿闻言点头如捣蒜,又惊讶又兴奋的看了沐馨一眼,然后满心欣喜的退了下去,脸上挂着傻傻的笑容。一路朝着御膳房的方向跑去,她心里实在是太兴奋了,比作主子的还兴奋。

    皇上当政这么多年来,这还是第一次为了后宫的嫔妃不上早朝呢,以前就算是生病了也一定不会耽误朝政的皇上,竟然为了主子不去上朝,就是想要陪主子去散心,这样的皇上真的是难得一见啊。

    婉儿心里兴奋无比,这几天皇上压根没来看过主子,害得她以为皇上是在为上次的事生气,心里担心不已。现在好了,皇上总算是来了,她悬着的一颗心也总算是放下来了。

    眼看着婉儿兴高采烈的走了,沐馨不解的看向西冥邪,用眼神询问为什么?

    西冥邪轻轻一笑,捏着她的下巴道:“妃何须如此惊讶,朕一向都很疼妃的,如今妃受伤了,朕当然要好生照顾了。”

    西冥邪笑着,笑意却没有达到眼睛,反而更加冷冽。沐馨没有回应他的话,只是静静的垂下眼帘,任由他搂着自己的纤腰走出宁馨阁。

    外面的阳光灿烂刺眼,带着一丝暖意,沐馨却觉得心冷无比。她就像是个没有感的傀儡娃娃,任由西冥邪搂着自己的腰,亲昵的带着自己往御花园的方向走去。

    不用看,她也知道周围传来多少惊羡的目光,耳中还能够听到宫女们艳羡惊叹的声音。她们一定是羡慕又无比怨恨自己,她一直荣宠不衰,如今皇上又为了她不去上早朝,此等风头已经足以盖过辜影岚了。

    在她们看来,皇上为了一个妃嫔生病而不去上早朝,这是何等的荣耀。但是对于沐馨来说,她只是嗅到了一丝谋的味道,西冥邪刚才的话语提醒了她。

    西冥邪一定是知道主公还没有怀疑自己,为了不让主公怀疑自己已经被西冥邪揭穿了份。他在经历了这次刺客事件之后一定会更加疼怜悯自己,为了自己而不去上早朝不就是一个最好的证据吗?

    他是想要迷惑主公,让他以为自己还可以为之所用,那她就不会有生命危险,主公也会继续利用她来做事。而西冥邪也可以利用自己对冷殇的感来控制自己,实行反间计,他是想麻痹主公的意识,然后让自己去欺骗主公,西冥邪真的是好狡猾。

    沐馨想清楚了这一切,心里更加的悲哀,以前被主公掌控着的时候,她就已经难以得到自由。如今更是被西冥邪控制住了,只怕她永远也没有了自由的一天,而且还连累了冷殇。如果不是因为她露陷了,冷殇此刻依然是安全的,他依然可以做西冥邪的贴侍卫,然后等待机会救走自己,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

    西冥邪察觉到沐馨的失神,便假装关心的停下脚步,温柔的问道:“妃,怎么了,是不是体不舒服?”

    沐馨抬起头来迎上西冥邪‘关切’的眼神,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冷冷的笑容道:“臣妾没事,谢谢皇上关心。皇上如此费心,为了臣妾连早朝都不上了,臣妾心里实在是感动至极,体又怎么会不舒服呢?!”

    西冥邪呵呵一笑,轻轻的捏了一下她的鼻子道:“只要你懂的朕的心意,那就好。”

    沐馨没有在说什么,只是轻轻的依偎在西冥邪的怀里,两人朝着御花园的方向走去。

    清晨的御花园里空气很好,满园的花朵竞相开放,花粉香味飘散在空气中,让人的心在不自觉中放松下来。西冥邪小心翼翼的呵护着沐馨走在其间,沐馨有点不习惯的扭动了一下子,看了看四周没人,便轻声问道:“皇上,这里没有人,你可以直说了吗?”

    西冥邪哦了一声,颇有兴致的看着沐馨问道:“你认为朕想说些什么?”

    “皇上如此费心做戏,不就是想要让那些暗中观察的人放松警惕,让他们以为我并没有暴露份。他们自然就会去向主公汇报,只要主公相信我没有暴露份,那他就会继续利用我来打探消息。皇上控制了冷殇,也控制了我,不就是为了知道主公的动静,以及他的目的吗?不知道我这么说,皇上觉得对不对?”沐馨眉角一挑,轻瞥了一眼西冥邪。

重要声明:小说《猎情:蚀骨爱妃诱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