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内奸混入了他们

    沐馨慢慢的啃完了一只叫花鸡,肚子早已经很饱了,虽然现在的处境很危险,但她还是吃的津津有味的。饿了一天之后,食量还真是大了不少,黑衣人看了一眼她吃剩下的鸡骨头,冷哼了一声,也没有将她再次绑起来。

    沐馨没有跟他说话,也没有惹怒他,只是静静的坐在原地,乖巧的让人可以忘了她的存在。

    到了夜深的时候,外面的风变得很大很烈,不断的刮向他们藏的这个小庙宇。不一会儿便下起了倾盆大雨,风雨呼啸着吹来,带着一股想要将这个小破庙给毁灭的声音。

    沐馨忍不住好奇的朝着外面张望了一下,黑衣人立刻察觉了她的动作,冷声问道:“想干什么?”

    沐馨弱弱的看了他一眼,脸上涌现一丝红晕,低声道:“我,我想去如厕。”

    黑衣人冷酷至极的盯着她,冷冷的丢下一句话道:“不准去。”

    “可是...可是我憋不住。”沐馨的脸更加红了,也不知道是害羞红了,还是气红了。

    黑衣人看着她那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心里涌起一丝不耐,皱皱眉道:“你去神像后面解决,不要玩什么花样。”

    沐馨闻言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已经麻木了的双腿,然后一瘸一拐的朝着中间那尊巨大的神像走了过去。这尊神像是这里最高大的一尊,小的沐馨躲在后面,完全让人看不到影。

    黑衣人也没有去观察她,只是冷冷的站了起来,走到窗台边警惕的注视着外面的一举一动。他的属下已经出去了一天,应该已经把消息交到西冥邪的手上了,只是现在还没有回来,会不会出什么事了呢?

    黑衣人皱着眉头想着,灵敏的耳朵可以听到沐馨在神像后面传来的丝丝响动。沐馨,这个女人倒是表现得冷静的,从被他抓来到现在,没有大吵大闹,也没有做出什么愚蠢的行为。能够得到西冥邪宠的女人,应该不会弱到那里去了,或许不吵不闹够冷静才是受西冥邪宠的原因吧。只是,他会不会真的舍得用那件东西来换这个女人的命,他就没有把握了!

    躲在神像后面的沐馨何尝不是在想问题,她一边注意听着外面的动静,一边想着黑衣人口中的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她想来想去都觉得他们要的东西,也是主公想要的。这些黑衣人的武功都不弱,敢就凭着这十多个人就闯进皇宫大内,想必一定是抱着不怕死的决心了。

    但是,从另一方面来看,他们这么做也是等于告诉世人,那件东西对他们来说非常重要,重要到连自己的脸都可以丢了。所以,在万不得已的关头下,这个首领才会抓住自己来要挟西冥邪,只是在她看来,西冥邪是不可能为了自己而去放弃那件东西的,那件东西对他或者对其他人来说,都是重要至极的,自己又算的了什么,不过是颗棋子罢了。

    沐馨思索了一下,不敢再在里面久留,怕黑衣人会起疑。穿戴好了之后慢吞吞的走了出来,脸上依然带着一丝红晕,乖乖的再次坐回到刚才的位置,继续做她的乖俘虏。

    沐馨刚坐下来不到一会儿,门外边传来一阵脚步声,脚踩在雨中的声音,夹杂着滂沱大雨,听起来更显得急促。沐馨听到了,但是她假装没有听到,依然乖乖的屈膝坐在那里,头靠在自己的手臂上,百无聊赖的微嘟起嘴巴眨巴眼睛。

    黑衣人自然也听到了门外的声音,他立刻悄悄的观察起沐馨的表,狠辣的眼睛不放过她脸上的任何一个表。只要她脸上露出异样的表的话,他的心里就会更加警惕这个女人。但是沐馨却没有什么表现,只是很不舒服的坐在那里唉声叹气的,眼神很哀怨的看着四周,看到自己在看她的时候,她轻哼了一声撇过头去,就像是在赌气一样。

    黑衣人的心里总算是放松了一点对沐馨的警惕,转头继续看着外面。沐馨这时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略带抱怨的道:“这个地方好冷啊,什么时候可以离开这里啊,躲在这个破庙里连睡觉都不行。”

    黑衣人没有回过头来,只是冷冷的丢下一句,“不想死就给我把嘴巴闭上,不要再让我听到你开口说话。”

    沐馨委屈的撇撇嘴,愤怒的哼了一声,撇过头去再也不说话了。在黑衣人看不到的地方,她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这是让黑衣人对自己放松警惕的一个办法。

    话音刚落,门外出现了十个黑衣蒙面的男子,脚步整齐一致的来到了破庙前面。他们不分先后,同时出现在这里,上都是湿漉漉的一片。

    黑衣人立刻打开了门,让他们走了进来。十个黑衣人进来之后立刻恭敬的半跪在地上,恭敬而严肃的道:“首领。”

    黑衣人嗯了一声,双手背负在后,冷然问道:“事办得怎么样了?”

    首位的黑衣人闻言立刻抬起头来道:“首领,消息已经发出去了,西冥邪也已经收到消息,但是还没有任何回复。另外,街上已经贴出了告示,寻找这个女人的下落,如果有人知道她的下落,重赏一千两黄金。”

    黑衣人闻言哼笑了一声,带着一丝鄙夷和不屑的声音道:“一千两黄金,这个女人竟然这么值钱,哼。”

    沐馨听到他们的说话,立刻来了兴趣,听到黑衣人的不屑和鄙夷,她假装得意的道:“现在你们知道了吧,只要把我交出去的话,就能够得到一千两黄金甚至更多。我还可以跟皇上美言,让他不要伤害你们,只要你们放了我。”

    回答沐馨的是一阵冷笑,那些黑衣人都轻蔑而鄙夷的看了她一眼,似乎在看一个白痴一样。沐馨被他们气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撇过头去再也不理会他们。

    黑衣人首领再次看着他的属下,问道:“你们来的时候确定没有人跟踪吗?”

    “没有,属下们一直都是很小心,并且进了城之后都是分开走的,离开的时候也没有交谈过。直到出了城之后才回合,不过现在城门守卫的很紧,盘查很严,首领还是不要去的好。”

    黑衣人首领嗯了一声,看了一眼自己的兄弟,看到他们的上依然湿漉漉的,便说道:“你们上都已经湿了,先下去换件衣服吧。”

    众人闻言纷纷谢过,然后站起来走到破庙旁边的一个小屋子里。直到最后一个人走到黑衣人首领面前的时候,他突然伸出五爪,狠狠的朝着那个黑衣人的后背心抓去。

    动作快准狠,而且锋利的五爪犹如五只钢筋一般,眼神里流露着浓浓的杀意。最后一个黑衣人动作也算是很灵敏了,感觉到后一阵寒意来,立刻俯前倾,险险的躲过首领的那一招黑虎掏心。

    这一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所有人都微微愣了一下,沐馨更是不明白他们为什么突然之间来了个窝里反。那个黑衣人首领一招不中之后,立刻又是一记狠戾的扫堂腿,带着凌厉的杀意直直的朝着黑衣人的心口而去,只要踢中了那肯定是必死无疑。

    黑衣人也不是吃干饭的,立刻伸手挡住了首领的那一夺命腿,然后十指抓住他的腿狠狠的一个翻转。想要将首领的腿扭断,但是他还没有得逞,脸上已经被狠狠的踢了一脚,那一脚力道极大,将他狠狠的踢了出去,直撞向墙壁,噗的一声吐了一口鲜血,脸上的纱布也掉落下来。

    其余九个黑衣人不懂得为什么首领会突然对自己的兄弟下手,但是他们对于首领是百分百信任的,所以在他们交战的时候,其余的九个人并没有出手相助,只是静静的站在一旁看着事的变化。

    被踢伤的黑衣人踉跄的从地上站了起来,伸手擦了一下自己的嘴角,眼神锐利的盯着首领,一句话也没有说。

    黑衣人首领看着他冷冷的笑了一下,不屑道:“你的易容术的确不错,可惜你的演技不怎么样,想要冒充我的兄弟来骗我,你还嫩了点。”

    黑衣人闻言冷笑了一下,冷冷的说道:“夜狼首领果然是名不虚传,今天算是我栽了,不过你们认为今天还能够离开这个地方吗?”

    黑衣人说着,手指圈成五爪,狠而且快速的朝着夜狼抓了过去,招式狠辣至极。夜狼冷冷一笑,与他交起手来,两人的招式都是凌厉的杀招,目的就是为了在短时间内置对方于死地。

    沐馨在一旁看着他们的打斗,看得目瞪口呆,这个夜狼的武功看起来不比冷殇弱,反而有强过他的趋势。那个黑衣人虽然也是个高手,但是显然不是夜狼的对手,他虽然每一招都是狠辣至极的杀招,但是还是显得急躁了一点,被夜狼重伤了几下,吐了几口鲜血,已经渐渐的有些体力不支。

    最后,夜狼一个狠狠的杀招扭断了他的脖子,黑衣人便瞪大了眼睛躺在地上断气了。战斗结束之后,其余九个黑衣人纷纷围了过来,看着地上那个已经断了气的男人,有一个伸手撕下了他的人皮面具,露出另外一张容颜。

    夜狼冷冷的看了一眼在场的人,冷酷的道:“你们太大意了,其中一个被人掉了包还不知道,现在我们的行踪肯定已经被西冥邪知道了。这个地方已经不能继续呆了,你们去准备东西,带上这个女人先走,我垫后。”

    黑衣人属下闻言立刻皱眉问道:“首领,现在西冥邪既然已经知道了我们的藏之处,这个地方已经不安全了,那我们应该立刻撤退。只要有这个女人在我们手里,量西冥邪也不敢得太紧。首领还是跟我们一起走吧,你不走我们也不会走的,我们一定要跟首领共生死。”

    夜狼闻言看了他们一眼,眼神里依然没有一丝波动,只是冷冷的低吼了一声道:“立刻走,这是命令!如果你们不听从命令的话,我现在立刻就杀了你们。现在这个女人对我们来说至关重要,你们如果再废话的话,那以后也不要认我这个首领。”

重要声明:小说《猎情:蚀骨爱妃诱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