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夜的真实身份

    沐馨上的重量突然间消失了,她微微一愣之后便从石桌上下来,站立在地上。一阵晕眩袭来,她立刻站立不稳的向一旁倒去,落入一个温暖和宽阔的怀抱。

    熟悉的温暖膛和他上熟悉的味道,让沐馨不住微微一愣,随即抬起头来一看,她看到一张冷酷至极的脸,他的脸上带着隐忍的怒气,低下头来微微皱眉的看着沐馨问道:“馨儿,你没事吧!”

    沐馨听到他这一声馨儿,激动地差点落下泪水,看着那张冷酷至极的脸,眼里却透露着对她的关心。她的心

    复杂之极,但是更多的是感动,她不顾一切的紧紧抱着他的腰道:“夜,我好怕。”

    夜闻言心里只觉得一酸,伸手紧紧的搂住她的纤腰,看着秋墨韵的眼里更是浓浓的杀气。如果不是他及时赶到的话,现在沐馨也许已经被他给侮辱了。

    只要一想到他的所作所为,夜就恨不得立刻杀了他。沐馨现在的模样更是让她心疼不已,她很少在自己面前表现出柔弱的样子,为的就是不想让他担心,可是此时的她却像个受伤的孩子一样,一副很害怕很依恋的神,这让他不想到,自己不再这里的时候,她是如何面对这一切的。

    秋墨韵被夜的那一脚踢得很重,他是吐了一口血之后才从沐馨的上飞了出去的,飞出去之后便倒在地上,爬也爬不起来,口痛的让他差点就站不起来了。

    他勉强捂着口站了起来,抹掉嘴角的那一丝血迹站了起来,看着眼前这个满脸杀气的男人,他的心里有一丝胆怯。尤其是看到他眼里那一抹浓浓的杀意,更是让他感觉到很是害怕,体都忍不住的发抖。

    现在他的色心已经被夜给踢飞了,他也总算是明白过来现在的处境了。猛地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梦磕头道:“娘娘饶命啊,小人一时糊涂,求娘娘放小人一命吧。”

    沐馨没有理会他,只是依然依偎在夜的怀里,她现在只想紧紧的抱着夜,感受着他的存在和他的温暖,一点也不想去搭理那个恶心的男人。

    而夜一边安抚着沐馨,一边冷冷的看着秋墨韵,从腰间抽出软剑,冷然道:“你今天只有死。”

    秋墨韵闻言更加害怕,他滴溜溜的贼眼转动着,一边哭爹喊娘的求饶道:“饶命啊,娘娘。小人求求你了,饶了小人一命吧,小人以后再也不敢了,娘娘。”

    沐馨此时才从夜的怀里抬起头来,看着秋墨韵那张让人恶心想吐的脸,她的怒气就抑制不住的往上升起。但是她的理智却还没有被完全吞没,她知道如果秋墨韵死在这里的话,肯定会给他们带来麻烦的,可是如果不杀了他的话,他们就会更加麻烦。

    夜为了救她,已经暴露了自己的份,现在秋墨韵已经认得他们了。如果将他交给西冥邪的话,他为了保命一定会说出自己和夜的事,到时候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但是如果在这里杀了他的话,那么尸体如何处理还是个问题。总不能丢在这里不闻不问的,尸体放久了会烂会臭,不能随便处理。现在又是白天,如果要将尸体神不知鬼不觉的弄出去,是没有可能的事

    再说,如果这一切都是辜影岚精心安排的,那么她一定不会就这么白白的让这个机会给牺牲掉。如果她猜测的不错的话,辜影岚很快就会让人看到这一幕的,如果是看到她和秋墨韵在一起的话,那她倒是不怕。就怕他们看到夜跟她在一起,到时候夜就会很危险了。

    沐馨想到这一点,也顾不上去理会秋墨韵了,拉着夜的手道:“夜,你还是快点走吧,如果让人看到你在这里的话,就不好交代了。这里的事让我来处理就好了,你先走吧。”

    夜闻言不为所动,沐馨能够考虑到的他自然也考虑到了,但是他更担心的是沐馨的安全。他已经看出沐馨的不妥,暗中又帮她把了一下脉,发现她的脉象很是不正常,自然而然就把她的不正常归到了秋墨韵的上,心里更是愤怒。

    他从怀里拿出一颗药丸递给沐馨道:“馨儿,先把这颗药丸吃下去,可以解百毒。”

    沐馨闻言乖乖的拿过来服下,然后又再次出声催促道:“夜,你快点走吧,不要让我担心。”

    说话间,沐馨已经听到了凌乱的脚步声,似乎还夹杂着有人说话的声音。沐馨心里急了,急急的拉着夜的衣袖道:“夜,算我求你了,快点离开这里吧。”

    夜闻言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在她的额头印下浅浅的一吻,沉声道:“相信我,我不会有事的。你现在就开始大叫,吸引他们过来。”

    沐馨闻言有些不明所以,夜这么做不是故意把人给招引过来吗?可是,她对于夜是无条件信任的,就算此刻夜要她做什么,她都不会怀疑。所以,她只是稍微迟疑了一下,便开口大喊了起来道:“救命啊,有刺客,快来人啊。”

    秋墨韵听到沐馨的话之后,脸色立刻就变了,从刚才起他就一直在注意着沐馨和夜的对话。他也看出来了两人之间的非比寻常,心里还在打着小算盘,看看应该如何利用这样的关系来保住自己的命,然后在平安无事的离开皇宫。

    沐馨的这一叫,立刻让他的心慌了起来,他慌乱的站了起来,下意识的朝着沐馨这边跑过来,一边叫道:“娘娘,不要叫,求求你不要再叫了。”

    夜看到秋墨韵朝着他们冲过来,竟然没有阻止,只是一个闪让秋墨韵冲了过来。沐馨猝不及防,再次被秋墨韵抓住,他的手捂住她的嘴巴,慌张的叫道:“娘娘,求你别叫了,小人真的求求你了。”

    说时迟那时快,外面听到动静的人在此时赶了过来,领头的正是西冥邪,后跟着的则是辜影岚和红绫,卫军走在最后面。

    而夜也趁着这个时候,冷冷的挥动着手中的剑,一个飞从后背刺入秋墨韵的体内,一剑便将他给毙命了,连开口申辩的机会都没有。

    秋墨韵还在捂着沐馨的嘴巴,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被人算计了。他瞪大了眼睛向后倒去,眼里写满了不可置信和不甘,他到死的那一刻也不明白为什么夜要放任他去捂住沐馨的嘴,然后又在背后放了一下冷箭,他已经没有机会知道了。

    但是此刻沐馨已经明白了夜的用意,她很配合的尖叫一声,子向后后退了几步,惊恐的捂着自己的嘴巴,一副惊吓过度的样子,看起来十分恐慌。

    西冥邪一进门就看到沐馨被秋墨韵捂着嘴巴,然后秋墨韵又被一剑毙命,他想都不想的就朝着沐馨快步走过来。接住她不断后退的影,紧紧的搂住她,感觉到她的颤抖和恐惧,便柔声安慰道:“馨儿,没事了,不要害怕,没事了。”

    沐馨趁机躲在他的怀里,体依然颤抖着,惊恐的紧紧搂住他道:“皇上,我好害怕,我真的好害怕。”

    西冥邪轻声的安慰着她,一边看向倒在地上的秋墨韵,然后看了一眼出手杀了秋墨韵的冷殇。冷殇也就是沐馨魂牵梦绕的夜,他看着自己心的女人投入别人的怀抱,心里忍不住一阵难受,但脸上还是没有一丝表,脸色冷酷的单膝跪在地上,冷冷的道:“属下参见皇上,岚妃娘娘,媚妃娘娘。”

    在场的除了西冥邪脸色铁青之外,辜影岚和红绫的脸色也不见得有多好看。辜影岚精心准备的好戏,竟然就这么没有了,亏得她费劲了心机准备了一切。而红绫在惊讶之余更是愤怒,她跟辜影岚冲进来的时候,秋墨韵已经瞪大了眼睛倒了下去,在那一刻她正好与他的眼睛对视,明确的看到了他的不甘和不可置信。

    红绫打从心里认为,秋墨韵是无辜惨死的,他死前的那一抹眼神给了她极强的感觉。尤其是当她看到沐馨楚楚可怜的依偎在西冥邪怀里的样子,她就恨不得冲上前去撕裂她的脸。

    她精心打扮了那么久,就是想来会郎,可是郎却死在了这里,而且沐馨还那么巧合的出现在这里,这一切未免太奇怪了吧。

    西冥邪冷漠的看了一眼冷殇,冷然的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冷殇面无表的单膝跪地道:“回禀皇上,属下刚才路过御花园的时候,听到这个地方有响动。走过来看了一下,就看到这个陌生的男子要对沐馨主子意图不轨,属下怕他伤害到沐馨主子,便出手将他一刀毙命。没有留下活口,还请皇上恕罪。”

    西冥邪闻言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淡淡的点点头,看了一眼秋墨韵,冷声道:“立刻查清楚这个男人的来历,朕倒要看看到底是谁如此胆大包天,竟然敢在皇宫里公然行凶。”

    西冥邪说完,扶着沐馨离开了那个荒芜的院子,一行人朝着宁馨阁走去。红绫和辜影岚自然紧跟着而去,只留下秋墨韵的尸体,风吹起了他的发丝,盖住了他的脸,看起来更添了几分诡异。

    沐馨一路无话的任由西冥邪抱着她来到了宁馨阁,一路上她都在想着怎么回答西冥邪接下来要问的问题。回到宁馨阁后,辜影岚立刻手脚利落的亲自为沐馨到了一杯茶,然后假惺惺的说道:“妹妹,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跟那个陌生男人在那个院子里呢?”

    沐馨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心里虽然气愤,但还是装出一副惊恐未定的样子,看着西冥邪摇头道:“臣妾也不知道他是谁,刚才在看戏的时候,臣妾觉得头有些晕,便跟岚妃姐姐说想先回来休息。可是走到御花园的时候,突然间就跑出了一个陌生男人,捂住了臣妾的嘴巴,拖着臣妾一直去到了那个荒芜的院子里,意图对臣妾不轨,臣妾真的不知道这个男人是谁,是从哪里来的。”

    西冥邪轻声的安抚着她激动的绪道:“馨儿乖,现在已经没事了,朕在你边,不会有事的。”

    沐馨抬起头来,泪眼婆娑的看着西冥邪,点点头再次抱着他,让红绫和辜影岚嫉妒的要死。

    红绫嫉妒眼红的开口道:“妹妹,本宫有件事想不明白,既然你不认识那个男人,那他为什么要抓住你呢。而且你说你被他抓走了,哪有什么人看到啊,你们两个进了那个院子有多久,谁也不知道,难保不会发生些什么事呢。”

    红绫这话有点像是沐馨自找的意思,立刻让她红了眼眶,她立刻抬起头来,委屈的看着红绫道:“媚妃娘娘,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的意思是说是我故意去勾引他吗?我连他是谁都不认识,况且如果换成是你的话,你会在皇上的眼皮子底下去找别的男人吗?你这话实在太侮辱人了。”

    西冥邪也很是愤怒,他抬头看了一眼红绫,冷然道:“媚妃,如果不会说话就给朕闭上嘴巴。”

    红绫气愤的嘟起嘴吧,想要辩解,辜影岚连忙站出来做和事老道:“皇上,妹妹也是心直口快,没有冒犯的意思,还请皇上不要怪罪。其实我们也是担心馨妹妹,在后宫的御花园里都能够发生这样的事,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臣妾建议皇上一定要下令彻查此事,绝对不能够再让这样的事发生。”

    辜影岚的话得到了西冥邪的赞同,他轻哼了一声表示同意。此时,冷殇已经调查完了,从门外走了进来,看都没有看沐馨一眼,单膝跪在地上道:“皇上,属下已经彻查清楚,死去的男子名叫秋墨韵,是这几天进宫来表演的戏班子梨园的一名小生,今因为体不适,便没有出台演出,戏班的班主说他平也喜欢调戏民间女子,是个狂蜂浪蝶。”

    西冥邪闻言冷冷的哼了一声,眼里闪过一丝杀气,就算是此时秋墨韵还没死,估计西冥邪也会把他给大卸八块。

    事既然已经查清楚,而沐馨也没有受伤什么伤害,秋墨韵更是已经死了。西冥邪也就没有再追究戏班子的责任,只是冷然的对他们道:“馨儿需要休息,你们都下去吧,没有朕的命令,谁也不准来打扰馨儿休息。”

    众人闻言裂开俯退下,辜影岚和红绫是最不甘心的两个,辜影岚倒是没表现什么异样,只是红绫愤怒的暗中瞪了沐馨一眼,然后才愤然的离开了。

重要声明:小说《猎情:蚀骨爱妃诱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