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那件东西是什么?

    天亮之前,红绫心满意足的离开了那个荒芜的院子,临走之前她还依依不舍得磨蹭着秋墨韵的膛,嗔道:“你真厉害,人家好久没有试过这么酣畅淋漓了。”

    秋墨韵趁机搂着她的纤腰,感受着她的浑圆磨蹭着自己的膛,差点又心猿意马的动了起来。他低笑了一声,半开玩笑的道:“我也好久没有遇到过像你这么的女人了,你的技巧真不错。”

    红绫嗔的捶了他一下,笑骂道:“讨厌,那还不是因为你弄得,人家才没有那么风呢,要不是你勾引我,人家那里会变成那样子。”

    秋墨韵笑呵呵的拉住她的手,在她的额头上轻点了一下,笑着道:“你不是喜欢我那样吗?那明天晚上我换一个不同的姿势,让你好好感受一下,如何?”

    “讨厌,你故意打趣人家。墨,过两天你就要出宫去了,人家好舍不得你的,你不要走嘛,留在宫里陪人家。”红绫简直已经把秋墨韵当成了西冥邪了,昨晚在那无数次的极致中,她总是不自的交出了西冥邪的名字,秋墨韵的表现让她感觉到非常大的满足,她现在真的是罢不能了。

    秋墨韵表现出一副无奈的样子,伸手轻抚着她柔顺的发丝,无可奈何的道:“我也不舍得离开你,可是有什么办法呢?我只是戏班子里的一个小生,怎么能够留在你的边伺候你呢。你可是当朝的贵妃娘娘,如果让皇上知道我们昨天晚上发生的事的话,那我们两个就都有生命危险了。”

    秋墨韵的一番话可谓是说中了红绫的死,她皱着眉头不说话了,直到临走前才依依不舍的跟秋墨韵约定了明天晚上再来这里聚头,然后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秋墨韵看着她渐渐远离的影,嘴角勾起一抹邪肆的笑容,然后整理了一下衣服之后,便悄然离开了那个荒芜的院子,只有那地上的狼藉才能够证明昨天晚上这里发生了什么样的事

    尝到了甜头的红绫心大好的回到了媚欢阁,一大早便让宫女准备好了洗澡水,然后跑在温的水里好好的洗洗,昨天晚上留下来的痕迹。

    她的嘴角挂着一抹甜蜜的笑容,心因为秋墨韵而变得特别好。泡完澡之后,她便躺倒上去,懒懒的睡了一个懒觉,连梦里都在不断回味着昨天晚上的一切,想起来嘴角就忍不住的勾起,她实在是太满足了,甚至开始期待下一次的约会,期待下一次秋墨韵会如何来取悦她。

    沐馨呆在宁馨阁里,不断的思考着如何让辜影岚将怀疑的对象转到红绫的上去,辜影岚是个很聪明的女人,要转移她的注意力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沐馨必须想一个万全之策才行。

    就在沐馨不断的思考着的时候,突然听到窗外传来一丝响动,沐馨心里一喜。快步的走到窗边去,打开窗户之后一只小小的白鸽飞了进来,稳稳的停在了她的手臂上。

    白鸽的脚上挂着一条小小的绳索,除了那条丝线之后还有一张小小的纸条,沐馨小心翼翼的将纸条拿了下来打开一看。

    心里顿时忍耐不住的激动,她伸手捂住自己的双唇,不让自己惊呼出声,但是就算没有惊呼出来,她还是掩饰不了内心里的激动。

    这条小小的绳索,是她跟夜的指定联络信号,这只白鸽就是他们共同驯养的。他们约定,如果长时间没有看到对方,又不知道对方是否依然安康健在的话,就用这只白鸽来传递信号。夜在白鸽的脚上绑着的是一条黑色的绳索,而沐馨如果想要回信的话,就在白鸽的脚上绑上一条红色的绳索,以代表自己的平安无事。

    沐馨收到这条绳索,就代表夜现在平安无事,只是现在或许还不方便亲自来跟她见面,所以才会再在鸽子的脚上附上一张纸条,说明他现在的况。

    沐馨眼眶不自觉的湿润起来,小心翼翼的将那张小小的纸条打开,上面只有简单的几个字:平安,勿念。

    沐馨看着纸条,眼泪忍不住滑落下来,嘴角又轻扬了起来,又哭又笑的模样实在有点可笑,但是她现在已经顾不得什么可笑不可笑的了,只要能够知道夜依然平安健在的消息,她已经觉得很是幸福了。

    夜失去消息已经有十几天了,这十几天来她唯一想到的就是夜到底是不是还生活在这个世上。如果他真的已经不在了,她会毫不犹豫的跟着他一起去,因为没有了他,活在这个世界上真的很没有意思。

    活在这个世界上太累了,尤其是在这个吃人的皇宫里,她无时无刻都要提防着一切。如果不是夜的支持,她是无法支撑下去的,夜就是她唯一的信念,现在好了,她的信念依然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某一个角落里,此时他也正在想念着自己,记挂着自己的安全。

    这就够了,这一切真的就够了,她心满意足了。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她将手中的纸条再次深深的看了一遍,然后放在灯火旁边,烧成了灰烬。

    等到纸条完全消失无踪了之后,她才提起笔写了几个字,然后塞在鸽子脚上的那个铜环里。再从怀里拿出一根红色的绳索,紧紧的绑在鸽子的脚上。

    确定一切都完美了之后,她才轻抚着鸽子的头,然后放飞了它。看着鸽子扑闪着翅膀,消失在茫茫的月色中,她的嘴角勾起一抹灿烂的笑容,这是打从心里发出来的真心笑容。

    沐馨不知道,当她做着这一切的时候,有人正在黑暗中悄悄的注视着这一切。看到那只鸽子飞出去了之后,那道影也快速的跟着飞而去,在夜空中将鸽子准确无误的抓住,抽下它脚上的那张小纸条仔细的看了一眼之后,才又再次将鸽子脚上的纸条塞了回去,然后放飞了那只鸽子,影也再次消失在夜色中,就像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般。

    沐馨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整个晚上都沉浸在喜悦中,关于如何让辜影岚转移目标的事,也被她抛到了脑后,此时她什么都不想去想了,这么多天以来吊在半空中的心终于安放了下来,她的心里被巨大的喜悦给塞满了。

    她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希望自己心的人平安无事而已,谋权力什么的她都顾不了,她只想自己心的人平安无事。这是一个普通女人的心愿,而此时的她仅仅是一个普通的女人,等待人回来的沐馨,而不是那个千方百计接近西冥邪,取消息的沐馨,此刻她是纯粹的。

    沐馨还沉浸在巨大的喜悦中,门外突然传来了敲门声,她疑惑的皱皱眉头,收拾起心走了过来。打开门便看到一个黑影站在门外,脸色沉无比的对她道:“百鬼林,主公在那等你。”

    黑影说完,便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就像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般。沐馨脸色沉静的看着他离去的方向,再次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外面的动静,现在她已经被辜影岚给盯上了,要去见主公只会更加危险,所以她必须仔细的看清楚是不是有人正在暗地里观察她。

    确定周围没有任何人之后,沐馨才悄然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借着月色使用轻功朝着百鬼林里奔去。在她消失在月色之后,一道鬼魅般的黑影悄然出现,又悄然消失,真的如同鬼魅一般的无人能够察觉。

    沐馨一路朝着百鬼林里飞去,夜色很好的掩饰了她的行踪,只是功力尚浅的她根本不知道有人在背后悄然的跟踪她,来人的武功比她高出了许多,所以她丝毫没有察觉到此时正被跟踪了。

    转眼间,沐馨已经来到了百鬼林,主公背对着她站着。沐馨脸色严肃的跪在地上,冷淡的道:“主公。”

    主公轻哼了一声,回过头来看着她,沉声道:“起来吧,今天让你来是想交代给你一个任务,另外也有一件事要告诉你,夜已经没事了,现在他还在外面执行任务,你不用担心。”

    沐馨闻言眼里闪过一丝窃喜,然后再次严肃的沉声道:“属下明白,谢主公。”

    “嗯,你上次嫁祸红绫的事,我很满意,你完成的很好。不过,接下来的事你要完成的更好,这次是绝对不容有失的。”主公说着,眼里闪烁着严肃的光芒,连语气也不觉得重了几分。

    沐馨听出来了,只是她不知道主公要交代她什么任务,不过不管是什么样的任务,她猜想都是与西冥邪有关的。

    主公看着她,沉声道:“本座收到消息,最近有人秘密潜进了西冥皇宫,目的是为了要偷取西冥邪一样很重要的东西。这件东西对我们来说也同样重要,你要做的是阻止那个人得到那样东西,最好能够在短时间内得到它。如果,你能够得到那件东西的话,我答应你这次任务完成之后,立刻让你和夜离开组织,组织里的任何人也不会对你们进行追杀。”

    沐馨闻言有些诧异的抬起头来,不可置信的问道:“主公,这话当真吗?”

    主公冷冷一笑,沉声道:“本座向来说话算话,不过前提条件是你必须要得到那样东西,得不到的话一切都免谈。”

    沐馨闻言欣喜的点点头,主公俯过来在她的耳边说了一句什么,然后挥手道:“你回去吧,记住不要暴露你的份,不然后果你是知道的。”

重要声明:小说《猎情:蚀骨爱妃诱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