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危情一夜

    北漠王朝和西冥王朝的联姻,让另外一个强国南瑞王朝感觉很是不安,如果他们两国联手起来攻打南瑞的话,那南瑞就将要难以招架,所以南瑞王一直在暗中想要破坏他们两国的联姻,但最后依然是没有成功,两国强强联姻,但是目前为止还没有出兵攻打南瑞的意思。

    这不由得让南瑞王放松了一口气,但是随即他又感觉到不安,西冥邪是个很有野心的君王。这么多年来两国虽然略微和平,但是这个世界上的君王都是非常有野心的,谁都想要吞并了谁,所以南瑞王依然暗自戒备,同时在暗地里计划着,无论如何也要破坏北漠和西冥的邦交,绝对不能够等到他们两人联手来攻打自己的国家时,才幡然醒悟。

    南瑞王越想越是不妥,连夜召见了自己的心腹大臣,在御书房里商议了一个晚上,最后才制定出一方案,这个方案正在悄然设施着。

    悄然寂静的深夜里,沐馨猛地睁开了眼睛,从上坐了起来。心头不住的狂跳,为了刚才做的哪一个噩梦而感到恐惧,心里头很是惶恐不安。

    她转头看着四周,发现自己依然睡在皇宫里,而周围没有任何一个人。她伸手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这才发现自己的后背已经全都湿了,她竟然梦见了自己出车祸而来到这里的那一幕,那种被车撞倒的疼痛感,清晰而强烈,让她感觉犹如再次尝试了一下,心里头非常的恐惧。

    刚刚来到这里的时候,她也经常做噩梦,后来不再做这个噩梦了,却是另外的许许多多的噩梦。那一段艰苦的训练让她无法承受,几乎每天每夜都是在噩梦中度过的,好不容易熬过了那段时间,她才没有再继续做恶梦。可是现在,她又开始做恶梦了,而让她感觉到不安的,是下落不明的夜。还记得前几天西冥邪和红绫大婚的那一天,她收到飞鸽传说,说夜去执行任务受了重伤,现在还下落不明。

    那一刻,她的心紧紧的揪了起来,可是却不敢表现出来,一丝都不敢。只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默默的祈祷和哭泣着,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强烈的想要见到夜。

    现在已经过去了几天了,那个给她飞鸽传书的人却依然没有半分消息,这让她无比的焦虑。下意识的低喃了一声:“夜,你到底在那里?”

    一只大手突然附上她的肩膀,沐馨被吓了一大跳,脸色苍白的转过头去,却看到西冥邪关心的眼神,他微微皱眉的看着她道:“怎么了?做恶梦了吗?”

    沐馨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今晚西冥邪是在她的房间里过夜的,而她刚刚给他服食了一颗药丸,让他昏昏沉沉的睡去,没有打扰到自己。

    可是,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快就醒来了,难道是因为被自己给惊醒的吗?

    沐馨心里头跳的更加厉害,下意识的点点头,不敢去看西冥邪的眼神,喃喃的道:“皇上,臣妾好害怕。”

    西冥邪淡淡一笑,搂着她的肩膀道:“怕什么呢,朕不是在这里吗?不怕!”

    沐馨依偎在他的怀里,脑海里却总是不经意的闪现出夜的影,他也是很喜欢像现在这样静静的抱着自己,两个人一句话也不说,享受着此刻的宁静。

    西冥邪似乎没有感觉到沐馨在出神,他低声问道:“告诉朕,刚才做什么恶梦了?”

    沐馨闻言摇摇头,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抬起头来淡然笑着摇摇头道:“没什么,只是一个莫名其妙的梦,臣妾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做这么奇怪的梦。”

    西冥邪深深的看着她的眼睛,嘴角轻挑起一抹笑容,捏了一下她小巧的鼻子道:“你就是整天喜欢胡思乱想,才会做这样的恶梦,以后不准再乱想了,有什么事就告诉朕。”

    “臣妾知道了,现在时辰已经不早了,皇上还是快点休息吧,明天一早还要上早朝呢。”沐馨敷衍着说了一句,西冥邪自然而然的暧昧动作让她的心里不漏跳了一拍。

    如果是平时有这种举动,她倒是不害怕,但是现在这样的况,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她不敢再想下去,心头跳的很是厉害。

    西冥邪却不肯放开她,修长的手指捏着她的下巴,邪笑的看着她道:“朕现在不想睡,你现在的样子很迷人,朕很想吃了你。”

    西冥邪挑逗的语气,让沐馨的脸不红了红,心跳也更加快。双手抵在西冥邪的前,撇过头去嗔道:“皇上,现在都很晚了,明天您还要上早朝呢,赶紧休息吧。”

    沐馨的拒绝对于西冥邪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他只是微微一个用力便将沐馨拉入自己的怀里,俯吻住那让人垂涎滴的红唇,霸道而不容拒绝的撬开她的唇舌,萃取口中的甜蜜滋味。

    沐馨本能的想要反抗,双手抵在他的前想要推开他,可是西冥邪却趁机抓住她的手,将她按在上,一只手抓住她的双手固定在头顶,一只手伸向她的衣襟,拉开她的扣子,露出粉红色的肚兜和雪白的肌肤,前的柔软随着她的呼吸而不断起伏,看起来更加人。

    沐馨紧张的扭动着体,双手也不断的挣扎着,想要逃脱出西冥邪的牵制,可是她跟西冥邪此时可谓是紧贴着体。西冥邪只穿着一件秋衣,而她则是一件肚兜,在不断扭动的时候磨蹭到对方的体,她的扭动使得她的柔软不断的磨蹭到了西冥邪的膛,更是点燃了西冥邪体内的每一处

    西冥邪完全没有把沐馨的挣扎放在眼里,他的双唇渐渐的转移到了沐馨的耳朵,含住她敏感的耳垂,轻轻的逗弄着,引得沐馨一阵阵的颤栗,一阵陌生的感觉不断袭来。

    西冥邪的手也没有闲着,大掌附上她的柔软,轻轻的捏揉着,极为有技巧的找到她最为敏感的地方,挑起她更深处的冲动,一阵阵陌生的酥麻感觉不断的袭来,让她感觉到一股异样。

    沐馨和夜在一起的子聚少离多的,一年几乎见不到几次面,而且每次见面他们都只有短暂的机会可以独处。所以他们根本没有机会像现在这般亲,而且沐馨在现代的时候根本还没有男朋友,何时有过这么亲密的接触呢。

    就算她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也懂的如何取悦男人,可是实践和理论是两回事,面对西冥邪近乎猛烈的来袭,沐馨慌了手脚,她只能够拼命的挣扎着,一边叫道:“皇上,不要...”

    沐馨柔柔的嗓音在西冥邪听来更像是在挑逗一样,更加让他觉得振奋,他伸手将她上的肚兜扯掉,珠圆玉润的雪白便展现在他的面前,一跳一跳的看起来更加迷人。

    沐馨惊呼一声,脸色更显得酡红,她清楚的看到西冥邪眼里闪烁的那一抹亮光,那是充满了**的光芒。沐馨的脸更红了,她低低的叫道:“不要,皇上...别这样。”

    西冥邪对她的抗议听而不闻,体紧紧的压制住她的子,俯下吻住她的雪白,立刻引来沐馨更加强烈的挣扎和惊呼。

    沐馨心里很是惊恐,异样的酥麻感觉不断冲击着她,她的神很是慌张,扭动着体道:“皇上,求你不要了。”

    西冥邪抬起头来,眼里闪烁着一丝亮光,略微喘息着看着沐馨邪笑道:“为何不要,难道你不喜欢朕的触碰吗?”

    沐馨立刻就想要冲口而出道:“我不喜欢。”

    可是,理智让她的话到了喉咙口,却又硬生生的吞下,嘴角勉强勾起一抹难看的笑容,沐馨摇摇头道:“不是,臣妾不是这个意思。臣妾只是怕皇上耽误了明天的上朝,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臣妾岂不是就成了自古以来人人唾沫的妖妃祸水了吗?”

    沐馨理智的说出这番话,眼睛也一直紧紧的盯着西冥邪的表,心里忐忑不已,就怕他不相信自己说的话。其实,就算是她自己,也不相信自己说的话。

    西冥邪闻言勾起一抹邪笑道:“你的意思是说,朕是个昏君吗?”

    沐馨闻言脸色顿时煞白,摇着头道:“皇上,臣妾不是这个意思,臣妾只是....”

    沐馨说到一半,就被西冥邪打断了,他呵呵的笑着伸手将她脸上的发丝扫向一边,捏了一下她的鼻子道:“不用这么紧张,朕只是开开玩笑的。今晚朕就饶了你这一次,下次朕绝对不会再放过你了。”

    西冥邪说完,翻放开了沐馨,从上坐了起来,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起穿衣服。

    沐馨微愣了一下,随即立刻拉过边的衣服匆忙的穿上,平复了一下心后站了起来,看到西冥邪在穿衣服,忍不住有些诧异的道:“皇上,你去要那里?”

    西冥邪回过头来看了她一眼,淡然的笑着道:“朕睡不着,想去御书房批阅奏折。”

    沐馨闻言略低下头去,默默的走到西冥邪的边为他更衣,低声道:“皇上,对不起,是臣妾害的你睡不着觉。”

    西冥邪笑着捏着一下她的鼻子,宠溺的道:“知道错就好,下次如果再拒绝朕的话,朕可不会轻易饶了你。”

    沐馨什么话都说不上来,只能够陪着笑,目送着西冥邪穿戴整齐的离开了房间,她才算是松了一口气。颓然的坐在上,心头狂跳不已,她觉得越来越危险了,如果这种况再发生的话,她是不是能够保住贞洁,是不是能够忍住冲动不去杀了西冥邪,都是未知之数。

重要声明:小说《猎情:蚀骨爱妃诱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