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他们有奸情

    翌清晨,辜影岚早早的就起了,坐在梳妆台前一边梳妆,一边听着雪儿报告着昨天晚上发生的事

    当她听到红绫为了西冥邪离开的事而自杀时,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撇撇嘴道:“这个笨女人,以为这样的方法就是留住皇上的心吗?皇上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女人,她以为自己真的会得宠,真是笑死人了。”

    雪儿在一旁听到她的话,也很狗腿的附和道:“是啊,主子。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后来皇上又去了她那里,本来皇上已经去了宁馨阁了,后来去了媚欢阁之后,就没有再出来了,听小李子说,皇上昨天晚上是在那里过夜的。”

    辜影岚闻言眼里闪过一丝冷意,冷冷的道:“皇上只是在那里过夜吗?还有没有做过些别的什么事?”

    雪儿略微疑惑的摇摇头道:“应该没有,早上去收拾单的宫女说,单上没有血迹,而且有一个宫女听到魅妃在抱怨说,昨晚有点失望什么的,就这么一句而已。”

    辜影岚闻言冷冷的笑了起来,伸出十指看了看自己指甲上涂抹的红丹蔻,冷笑着道:“红绫如果还能够有血迹的话,那才真是一件怪事了。依我看来,皇上自然是不愿意碰她的,毕竟我跟了皇上那么多年,他心里想些什么我还是多少懂的。那个红绫虽然是公主,可是名声却早已经坏了,暗地里也不知道跟多少男人有染,这样一个女人皇上又怎么会要她呢?呵呵,我看皇上只是勉为其难娶她罢了,真正强劲的还是那个沐馨!”

    “沐馨这两天有什么动静吗?”辜影岚凉凉的开口问道,她可是时刻关注着沐馨的一举一动呢。

    雪儿点点头道:“主子,昨天影子来报,说沐馨昨天出宫了,她是自己一个人出宫去的。影子在暗中跟了她很久,后来发现她跟一个男人有过接触,两人似乎有不寻常的关系。”

    “另外,沐馨昨天遭遇到刺杀了,影子说他没有出手。不过后来,那个跟她在一起的男人出手了,影子说他出手很快也很狠,是个武功很高强的人,只是影子暂时不知道他的份。主子,你说要刺杀沐馨的人到底是谁呢?那个男人会不会就是暗中在宫里跟她私会的那个男人?”雪儿慢慢的分析着,最后皱着眉头好奇的问着辜影岚。

    辜影岚闻言倒是有点感兴趣,哦了一声笑了起来道:“原来除了我之外,还有人在密切关注她的一举一动,看来还有人对她也很感兴趣。只是,那个人显然也太急躁了,沐馨来历不明却能够接近皇上而进宫,想来一定不会是什么简单的人物,那个人去刺杀她只会让她更加警惕。不过这样也好,如果那个人能够出手杀了她的话,倒是可以给我省了很多麻烦。雪儿,你让影子继续监视她的一举一动,切记不要惊动到任何人,如果惊动了她,那这个游戏就不好玩了。”

    雪儿脸色严肃的应声道是,然后便悄然退了下去,去执行辜影岚交给她的任务。

    辜影岚看着镜中美艳依旧的自己,忍不住勾起一抹冷艳的笑容,接下来越来越有好戏看了。

    那边厢的媚欢阁里,红绫坐在梳妆台前,百无聊赖的打了一个哈欠,一副睡不够的样子。媛儿一边帮她梳妆,一边看着镜子中的她,浅笑着说道:“主子,奴婢看你今天心很好啊,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呢。”

    红绫媚眼一瞟,笑着看了她一眼,有些愤愤然的放下手中的金步摇,撇撇嘴道:“你懂什么,本公主的心思是你能够猜得到的吗?哼,幸而你昨天晚上没有再皇上面前乱说话,不然本公主打死你。”

    媛儿闻言连连点头道:“奴婢忠心耿耿,一切都是为了公主,公主知道奴婢的衷心的。奴婢又怎么会在皇上面前乱说话呢,只有那个不懂事的紫儿才会这么不知好歹。”

    媛儿可是知道紫儿的下场的,上次不过是在水奴和李维被烧死的那件事中说了几句话而已,回去之后虽然没有什么事发生。

    可是,媛儿是知道的,红绫公主回到北漠王朝的时候,也把紫儿带了回去。还把她关进了那个让人闻风散胆的黑牢里,谁都知道那是红绫专门惩罚叛徒而建的一个暗无天的屋子,里面关押着十个穷凶恶极的死刑犯,那是红绫从天牢提出来的,他们整天被关押在暗无天的黑牢里。

    红绫处理紫儿这个叛徒的方法,就是把她脱光了然后丢到那个暗无天的黑牢里,然后看着那些死刑犯兽大发的侮辱她,将她活活的折磨致死,而红绫就在门外看着,手段残忍至极,媛儿也跟着去了,现在一想起来还像是听到了当初紫儿尖利的惨叫,想起来都让人毛骨悚然。

    红绫听到媛儿这么说之后,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冷冷的道:“你知道就好,乖乖的给本宫做事,本宫绝对不会亏待你的。不过,如果你要是敢出卖本宫的话,下场只会比紫儿更惨十倍。”

    “奴婢知道,奴婢绝对不会背叛主子的,这辈子都会忠心耿耿的为主子办事的,请主子放心。”媛儿急忙表明自己的衷心,一副非常狗腿的样子。

    红绫冷冷的笑了起来,眼里闪过一丝寒光。对着镜子中千百媚的自己,扬起一抹妩媚至极的笑容,突然想起了什么事一般,冷声问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回贵妃娘娘,现在刚过辰时,娘娘想用些糕点吗?奴婢早些时辰让御膳房炖了些燕窝糕,早膳已经凉了,不如用些燕窝糕吧。”媛儿知道红绫喜欢吃燕窝糕,所以特意讨好的说着。

    红绫闻言懒懒的嗯了一声,挥挥手道:“你去吧,快点回来。饿坏了本宫,看我不抽了你一层皮。”

    “对了,宁馨阁有没有什么消息,譬如说沐馨失踪了?”红绫突然想到,开口问媛儿。

    媛儿闻言摇摇头,疑惑的皱眉道:“娘娘,奴婢没有听到这个消息啊。奴婢只是听说昨天皇上从这里走出去之后,就去了宁馨阁,后来听说娘娘的事之后才回来的。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奴婢都没有听说过沐馨主子失踪的事。娘娘,你怎么突然间这么问呢?”

    红绫闻言早已经火冒三丈,没好气的甩手一巴掌,将媛儿的脸都给打肿了,她愤怒的道:“一个狗奴才问那么多干什么,本宫真是白养你们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还不快点给本宫滚出去,看到你们就心烦。”

    媛儿莫名其妙的招来了一顿打,此时心里委屈得不行,刚刚才讨好了主子,可是转眼间主子又翻脸了,这种提心吊胆的子真是不好过。

    媛儿想着,不敢有丝毫怠慢的走了出去,。她刚走出去不久,房门又吱呀一声被打开来,一道鬼祟的影从门外串了进来,朝着红绫所在的地方走了过来。

    红绫依然坐在梳妆台前,脸色很是不爽的对着镜子生闷气,听到开门声之后以为媛儿回来了,立刻又站起来骂道:“你这个狗奴才,这么快就回来,是不是还没有去拿早膳,想饿死本公主吗?”

    红绫一边骂着一边转过来,刚转过来就让人抱住了,一个宽阔的膛紧紧的抱着她道:“我想死你了,公主。”

    红绫闻言抬起头来,看到来人的脸时微微一愣,随即便皱起眉头看了看四周,然后道:“蓝魔,你怎么进来了,如果让别人看到的话怎么办,难道你想让我们两个死在西冥邪的手里吗?”

    来人正是蓝魔,他笑眯眯的看着红绫,眼里满是迷恋的说道:“公主,我真的想死你了,刚才我是趁着没人看到的时候才进来的,就是为了能够见你一面。难道你不想见到我吗?还是你的心里只有那个西冥邪。”

    蓝魔吃醋的问着,他打从心里痛恨着西冥邪,他抢走了自己的女人。昨晚看着他们两人躺在同一张上,他就嫉妒的差点发了狂,所以今天趁着没人的时候,他就迫不及待的来了。

    红绫看着蓝魔略微嫉妒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蓝魔是个武将,皮肤黝黑却很俊美,而且很是刚劲有力,经常能够让她得到满足,最重要的是他非常痴迷自己,为了自己他心甘愿做任何事,所以红绫才会让他当送嫁将军,目的就是让他帮自己除掉眼中钉,可是...

    红绫猛地推开了蓝魔,带着一丝怒气的道:“你还敢来见我,你还有脸质问我?本公主还想问你呢,我明明让你找人伺机杀了沐馨,可是那个人为什么还活的好好的?”

    蓝魔被她猛地一推,差点跌倒在地,只能陪着笑容道:“公主,这一切都是属下办事不力,昨天属下监视了她一天,发现她偷偷逃出宫去之后,便派人假装成普通老百姓去杀了她,怎么知道那几个人那么没用,人没有杀死,自己反而却死了。”

    红绫闻言冷哼了一声,鄙夷的道:“那还不是你的人没本事吗?还说什么你手底下有很多江湖上有名的杀手呢,我看也不过如此。看你这个样子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还妄想本公主会正眼看你,废物。”

    蓝魔被她一顿好骂,脸色有些尴尬,但随即又讨好的道:“公主,上一次是属下的失误,下一次属下保证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了,属下如果还生气的话,就让属下来给你消消气。”

重要声明:小说《猎情:蚀骨爱妃诱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