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突然的柔情

    西冥邪跟着太监来到了新房的时候,整间新房已经被红绫破坏的不成样子了,原本喜气的大红绸缎的各种装饰全部被她给撕扯下来,地上散落着莲子,糕点等各种食物,还有一些古董花瓶的碎片。

    那些太监宫女站在碎片中间,动也不敢动,看到西冥邪来了立刻跪在满是狼藉的地上,忍住疼痛战战兢兢的请安道:“奴才,奴婢参见皇上。”

    西冥邪脸色冷酷的扫了一眼房间里的众人,然后看向躺在上,半昏迷着的红绫,太医正在旁边为她诊治。西冥邪的眼神冷酷的让人觉得害怕,他冷然的开口道:“这是怎么回事?”

    红绫的贴宫女媛儿站了出来,唯唯诺诺的道:“启禀皇上,刚才...刚才媚贵妃心不好,把整个房间里的东西都砸烂了,奴婢们劝说了主子好多次了,可是主子就是不肯听,然后用瓷器的碎片割腕自杀了。奴婢们立刻就让小愣子去请太医了,现在太医正在为媚贵妃医治。”

    媛儿说话的时候,太医已经为红绫诊治好了,而红绫也已经幽幽的转醒过来,斜倚在头边哀怨的看着西冥邪,默默地抽泣着。

    西冥邪脸色冷冽的拍了一下桌子道:“你们这些奴才,主子要自杀你们就由着她去,这么多人连一个人都看不住,朕留你们和用?”

    众人闻言纷纷跪在地上,脸色惊恐的求饶道:“皇上饶命啊,皇上饶命!”

    一时间,房间里充斥着奴才们的哭喊声和求饶声,可是西冥邪的脸色却依然很冷酷,而且透着一丝怒气。

    这时,从门外走进来一个影,一个穿着黑色将军服,长相颇为俊美,但是面目沉的男人走了进来,来到西冥邪的边半跪着道:“北漠王朝送亲使臣蓝魔参见皇上。”

    西冥邪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轻挑嘴角道:“蓝将军刚才不是在外面喝酒的吗?为何此时会跑到这里来,难道蓝将军不知道这里是媚贵妃的寝宫,闲杂人等不能进入的吗?”

    蓝魔闻言丝毫没有畏惧,顶着西冥邪散发出来的冷冽气息,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笑容道:“皇上,刚才微臣在外面喝酒,听到宫女来报说公主自杀了。微臣为送亲使者,有必要保护公主的安全,听闻公主出了事,微臣又岂敢不来呢。如果公主有什么事的话,微臣回去该如何向皇上禀报。”

    蓝魔说完,又看了一眼红绫,然后继续说道:“微臣敢问皇上一句,今本是皇上与公主大婚的子,可是公主却不知是何缘故竟然要自杀,而皇上却也没有多加阻拦,微臣很想知道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蓝魔说着,屋子里的众人都忍不住抽了一口气,这个蓝将军的口气倒是大的,竟然敢如此责问皇上。

    西冥邪闻言转过头来,冷冽深邃的眼睛一直看着蓝魔,带着一丝怒气的嘲讽道:“蓝将军这是要管朕的家事吗?你还没有这个资格!”

    “微臣不敢,微臣只是奉命保护公主的安全,如果公主出了什么事的话,微臣实在是难辞其咎,所以才斗胆问皇上一句。后回到了北漠王朝也好跟皇上有个交代,还请皇上见谅。”蓝魔根本就不怕西冥邪,在他心目中,西冥邪不过是个小白脸而已。

    西冥邪冷笑了一声,霸道又张狂的道:“蓝将军负责的只是把红绫安全的送到西冥来,现在她已经安然到达,而且已经成了我西冥邪的妃子,那她就是我西冥皇宫的人,生死自然有朕来关心。蓝将军的任务已经完成,就算她有什么事,也不必将军去解释,朕自然会给北漠君王一个交代。”

    西冥邪这番话说尽了他为皇者的威严,就算蓝魔再不愿,也不能够说些什么。但是他显然还是颇为不甘心的,他还想在说些什么。

    西冥邪已经招了太医过来,冷冷的开口问太医道:“太医,媚贵妃的伤势如何了?”

    太医俯行礼,恭敬的回答道:“回禀皇上,媚贵妃的手腕被瓷器割伤了,所幸伤口并不是很深,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大碍。”

    西冥邪闻言嗯了一声,转头对蓝魔道:“蓝将军听到太医说的话了,魅妃并没有生命危险。只是,蓝魔你为使臣,竟敢公然闯进魅妃的房间,这是对朕和魅妃的大不敬,你还有把朕放在眼里吗?”

    红绫闻言急急的站了起来,在媛儿的搀扶下走了过来,脸色略有一丝苍白的走到蓝魔的面前,甩手一巴掌打响他的脸,怒斥道:“蓝魔,你太不懂尊卑了,就算你着急本贵妃,也不应该对皇上出言不逊。现在你看到了本贵妃依然好好的,刚才发生的一切事也不过是个误会,不过你刚才跟皇上说话的态度太不敬了,还不快点跟皇上请罪,不然本贵妃也不会饶了你。”

    红绫从刚才西冥邪和蓝魔的一番话,听出了西冥邪的不满和愤怒,所以她立刻急忙走了过来。当着众人的面狠狠的教训了蓝魔一顿,如果她不这么做的话,那蓝魔说不定会受到更大的惩罚。

    西冥邪闻言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他自然看得出红绫这是在干什么,他也没有阻止,只是冷冷的看着蓝魔。

    蓝魔被甩了一巴掌,面子里子顿时都失了,他虽然心有不甘,但公主都已经开口了,他也不能够不从,只能够咬咬牙将满腔的怒气往肚子里吞,然后再次单膝跪地,恭敬的道:“皇上,微臣刚才说话多有冒犯,还请皇上恕罪。”

    “皇上,蓝魔将军一直以来对北漠都是忠心耿耿的,只是他格比较急躁才会说话失了分寸,但是他也是关心臣妾才会得罪皇上的,还请皇上看在臣妾的面子上,放了他一马吧。”红绫也跟着开口为蓝魔求

    西冥邪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看了一眼红绫后,转过头对蓝魔道:“今天朕就给媚妃这个面子,念在你醉酒神志不清放了你,但是你要给朕记住,不许再有下次,不然朕定不轻饶。”

    “谢皇上,谢贵妃娘娘,微臣告退。”蓝魔说着,慢慢的推出了门口。

    等到蓝魔出去了之后,西冥邪便转看向红绫,冷厉的眼神让红绫都觉得害怕,她不由自主的往后缩了缩,心里有些害怕。

    刚才西冥邪离开之后,她气愤的不行,一怒之下就将房间里的东西全都砸了,后来又怨毒的想着,只要她自杀了,西冥邪就一定要来看看自己的,到时候她就可以装出一副柔弱又楚楚可怜的样子,来博取西冥邪的同

    这些招数她以前在北漠王朝的后宫里看到了不少,就连自己的母后,贵为北漠王朝的皇后,也要使劲手段来讨得她父王的欢心,从小就看惯了后宫嫔妃招数的她,懂得只有示弱才是最能够讨得男人欢心的手段。

    可是,她为公主的骄傲和众星捧月的心态,却让她无法低下头去,从来都只有男人对她阿谀奉承。她从来都不需要低声下气去讨好任何一个人,只有西冥邪是个例外,她自认已经够讨好西冥邪的了,可是西冥邪眼里心里都只有沐馨和辜影岚,让她觉得好生气闷。

    看到西冥邪那张冷酷无的脸,她的心里有一丝害怕,但随即又鼓起勇气,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泪眼汪汪的看着西冥邪,柔声道:“皇上...”

    西冥邪闻言轻哼了一声,挥手示意道:“你们都下去吧,今晚的事不准让任何人知道,否则朕决不轻饶。”

    众人闻言纷纷点头行礼,然后快速的走了出去,房间里就只剩下红绫和西冥邪两个人。

    红绫猛地扑过去抱着西冥邪的腰,楚楚可怜的哭泣道:“皇上,不要丢下臣妾自己一个人在这个房间里,臣妾很害怕。”

    西冥邪伸手轻抚着她的发丝,一言不发的站在那里,眼神冷冽的不带一丝感,嘴里却轻声安慰道:“没事了,现在朕不是在这里吗?”

    红绫以为西冥邪原谅她了,忍不住在心中窃喜,脸上依然带着一丝可怜的道:“皇上对不起,臣妾刚才太任了,其实臣妾也只是紧张皇上而已。臣妾从以前就一直喜欢皇上,如今终于愿望成真,能够成为皇上的妃子,是红绫最幸福的事了。”

    西冥邪轻轻的嗯了一声,捏着她的小脸道:“朕知道了,你今天也累了,早点休息吧。”

    红绫闻言再次紧紧的抱着西冥邪道:“皇上,不要走,今晚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你怎么可以丢下臣妾一个人独守空房呢?臣妾不要。”

    西冥邪轻轻的笑了一声,轻轻的捏了一下她的鼻子道:“今天成亲已经折腾了一天你也累了,况且你刚才出了点事,现在体还虚弱着,应该早点休息才是。不然,如果让你父王知道了的话,会以为朕虐待你呢。”

    西冥邪难得的温柔让红绫甜到了心里,她的心里窃喜着原来装柔弱这一招真的很实用,心里甜滋滋的点点头,却依然紧紧的抱着西冥邪的腰肢道:“皇上,那你也要答应臣妾,今晚绝对不离开臣妾。”

    西冥邪淡然一笑,点点头道:“嗯,朕今晚不走了,就留在这里陪你,就寝吧。”

    红绫闻言笑得无比灿烂,伸手帮西冥邪更衣,眼角嘴角都在笑。西冥邪也在笑,不过仔细看就能够发现那是一抹冷笑。

    门外一直在偷看的人,看到西冥邪和红绫双双躺在了上,顿时咬牙切齿的,愤愤然的转离开了。

重要声明:小说《猎情:蚀骨爱妃诱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