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来历不明的封逸尘

    沐馨看着眼前这一幕血腥的画面,顿时有一点想要呕吐的感觉,尤其是空气中弥漫的那一股浓浓的血腥味,更是让人忍不住想要逃离。

    刚才还活生生的三个男人,还在讨论着要谁先上,侮辱自己。转眼间已经全都首异处,而凶手显然是此时笑得无比妖媚的红衣男人。

    封逸尘根本没有去在乎那些四分五裂的尸体,而是低下头去看着沐馨道:“怎么样,你没事吧?”

    沐馨此时才意识到她被他紧紧的抱在怀里,立刻冷冷的推开他,冷淡的说道:“我没事,谢谢你帮忙。”

    “你这话说的我真不听,我帮你可不是为了你那一声谢谢,我帮了你的忙,你也不要对我这么冷淡嘛,让人感觉好伤心的。”封逸尘撇撇嘴,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沐馨对他的可怜一点同都没有,只是冷冰冰的道:“我没要求你帮我,你也不必要这么做。如果你是想要什么酬劳的话,那这个锦囊里的钱你拿去吧,其他的我没有了。”

    封逸尘闻言指指她手中的腰牌道:“那如果我要这个作为酬劳呢?”

    回答他的是一个白眼和沐馨警惕的眼神,她紧紧的将腰牌藏了起来,不想去理会封逸尘,直接转就想要走人。

    封逸尘却再次出手拉住了她道:“好了,我不拿你的任何东西,总可以了吧。用得着这么紧张吗?就算是你的心上人送的也不用那么紧张吧,先坐下来看看你的伤口再说,你现在这个模样走出去的话,不知道的人会以为发生什么事呢。”

    沐馨闻言低下头去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她的白衣裳已经被染成了红色,斑斑点点的猩红落在她的衣服上,就像是开出了一朵朵妖艳极致的鲜花一般,耀眼夺目。

    沐馨犹豫了一下,的确!如果自己现在出去的话,估计那些愚昧的老百姓会看到怪物一样的看着自己。思及此,她乖乖的坐在旁边的一块石头上,撩起自己的衣袖查看了一下伤口,而封逸尘背对着自己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沐馨没有理会他,对于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男人,她除了警惕之外还是警惕,丝毫不想去跟他有什么瓜葛。顺手撕下一边衣袖,沐馨开始为自己包扎起来。

    手臂上的伤只是一点小伤,她并不在乎。可是封逸尘手中却拿着金疮药和包扎的伤口的布,蹲到她的面前去,晃了晃手中的两样东西道:“你受伤了,还是用些金疮药比较好。”

    沐馨没有说什么,只是微微一闻她就知道这些金疮药是上好的,而且没有添加其他不应该添加的东西,所以便放心的让封逸尘帮她包扎伤口,等到伤口包扎完了之后,封逸尘又像是变戏法一样的拿出一干净漂亮的淡蓝色衣裙递给了她。

    沐馨没有接过去,只是冷冷的看着封逸尘道:“刚才,你一直都在树林里,你听到我们说的每一句话,是吗?”

    封逸尘竟然没有否认,老实的点点头道:“该听的不该听的,我全都听到了。”

    “你不怕我杀了你吗?”沐馨再次冷冷的问道,不带一丝感

    封逸尘闻言嘴角扬起一抹笑容,干脆闭上眼睛坦然道:“你想杀我就快点动手吧,不过我觉得你不会下手的,你不会杀了自己的救命恩人。”

    沐馨依然冷冷的看着他,却真的没有动手杀了他。她不是个嗜杀的人,如果可以的话她绝对不想流血,只是眼前的这个男人对她来说实在是个威胁,如果他是怀着什么不轨之心来接近自己的话,那么刚才她说的那些话已经足够让自己死一百次了。

    可是她也知道,自己是打不过封逸尘的,这个男人的手实在是太可怕了。她不可能会是对手的,所以她并没有动手,只是淡淡的转准备离开。

    封逸尘睁开眼好奇的看着她,歪着头道:“难道你不想杀我了吗?”

    沐馨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容,淡淡的道:“杀了你,我会死得更快。不杀你,或许还有一线生机,我只希望以后不要再见到你就行了。”

    沐馨说完,真的抱着那件衣服就走了,犹如在茶楼离开时的决绝。

    封逸尘看着她的影,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自言自语道:“我们一定还会再见面的。”

    沐馨换上衣服之后,便朝着皇宫的西门走去,一路上她并没有遇到什么障碍,只是回到宫里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沉了下来,黑色的星空就像是一匹巨大的黑色绸缎悬挂在天空中。

    沐馨快速的回到了宁馨阁,一进门就看到急得快要哭出来的婉儿和采儿。她们看到沐馨之后不由得发出一声欢喜的叫声,两人紧紧的抱着沐馨,争先恐后的说着她们的担心。

    沐馨无奈的看了她们两人一眼道:“我饿了,去给我准备吃的好吗?顺便帮我准备沐浴,然后等我美美的睡上一觉,明天再来回答你们的问题好吗?”

    两人闻言立刻猛点头,然后就下去忙活去了,留下沐馨在房间里,独自面对着空气扬起一抹好笑的笑容。

    宁馨阁外,举行了一天的婚事还在继续,而红绫早已经被送入了洞房,洞房就在红菱阁中。这里早已经布置得喜气洋洋的,到处充满了喜庆的气氛。

    红绫一凤冠霞帔,静静的端坐在房间的喜上,期待着西冥邪的到来。也不知道等了多久,她听到门外传来宫女请安的声音,随后门吱呀一声被打开来,一阵脚步声在房间里响起。

    站在边的喜娘看到西冥邪来了便急忙请安,然后将放在锦缎上的挑新娘盖头的小棍子递给西冥邪,在西冥邪挑起红绫的盖头时,喜娘还在旁边不断的说着好话。

    红绫感觉到挡住视线的喜帕被挑了起来,略微羞的抬起头看了一眼西冥邪,他却是一脸的冷淡,并没有什么喜悦的表

    西冥邪挥手让喜娘和宫女下去,然后看都不看红绫一眼,转来到了酒桌旁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红绫眼看着西冥邪不理会自己,心里涌起一丝失望,但随即又扬起一抹笑容,自己从上走了下来,来到酒桌旁倒了一杯酒,又给西冥邪的酒杯填满了酒,滴滴的道:“皇上,今晚是我们大婚的子,按礼应该先喝一杯交杯酒的。”

    西冥邪不置可否,没有理会她径直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冷漠的态度让红绫觉得无比难受。她终于忍不住委屈的叫道:“皇上,你这是什么意思,今晚是我们的大婚之,理应当要喝交杯酒的,难道你真的这么不想跟红绫喝了这杯交杯酒吗?”

    西冥邪闻言站起来,冷冷的看着她,嘴角轻挑起一抹笑容道:“你现在还想发公主脾气吗?你明知道我们这是政治联姻,我对你没有任何的感,有的只是厌恶,所以我不会跟你喝交杯酒,明白了吗?”

    “为什么,皇上。我是你的贵妃,今晚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啊,你怎么可以说出这么伤人的话呢?”红绫一副受伤的模样,后退了几步不可思议的看着西冥邪,他的话好伤人。

    西冥邪冷冷的捏着她的下巴,冷然道:“我为什么这么对你,你不是应该比我更清楚吗?你以为你所做的一切朕都不知道吗?朕不屑去碰一个像你如此**的女人。朕警告你,入了西冥王朝的后宫,你最好给朕收敛一点,不然朕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西冥邪说完,放开了红绫的下巴,转毫不留恋的离开了她的房间。红绫脸色苍白的坐在地上,喃喃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刚才西冥邪的话让她觉得不寒而栗,他竟然将她所做的一切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可是这么久以来却一直放纵她,原来他早就打定主意不碰她了。既然这样,那为什么还要娶她,为什么?

    西冥邪离开了红绫的房间之后,便一路来到了沐馨的宁馨阁。此时的沐馨正站在房间的古琴前,她低头轻轻的弹奏起手中的古琴。一直以来,她都很钟于古琴这种优雅脱俗的乐器,所以当初主公要求她学习各种乐器的时候,古琴是她学的最快也是最好的。

    手下轻弹起一首蝶恋花,沐馨也不知道为什么此时要弹奏起这首歌。她就这么自然而然的弹奏了,缓缓的闭上眼睛认真的弹奏着,她丝毫没有注意到房间里出现了一个人,一个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西冥邪静静的坐在她面前的圆桌边,没有发出一点响动,只是静静的听着。看着她那张美艳的脸蛋,西冥邪不由得想到了当初在温柔乡第一次见到她时的场景,那时的她以一首动人绝美的舞姿征服了在场所有的人,也引起了他的注意,才有最后的他把她召进宫来为宠姬。

    一曲终了,沐馨缓缓的睁开眼睛,便看到西冥邪坐在房间里,欣赏着她的琴艺。沐馨有些诧异,随后走了过去嘴角勾起一抹笑容道:“皇上,你怎么会在这里呢?今晚不是皇上与红绫公主的大婚之吗?皇上就这么撇下红绫公主,似乎不太好吧。”

    西冥邪伸手将她搂在怀里,细细的品尝着她上的香味,低声道:“朕不想看到她,只想看到你。”

    沐馨呵呵一笑,戳了一下他的膛道:“皇上,你真是狠心啊,要是那一天你也这样对臣妾的话,那臣妾真不知道怎么办了。”

    西冥邪伸手捏了一下她的鼻子,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一个小太监已经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脸色苍白的道:“皇上,媚贵妃刚刚在寝宫里自杀了。”

    西冥邪闻言手下的动作一窒,没有说话。沐馨看着他的样子,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但还是开口道:“皇上,还是快点过去看看吧,红绫公主毕竟是皇上的人啊。”

    西冥邪闻言嗯了一声,站起来后跟着小太监走了出去。

重要声明:小说《猎情:蚀骨爱妃诱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