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遭遇刺杀

    沐馨离开了茶楼之后,已经没有了继续逛下去的心,原本的好心被破坏呆滞。看看天色也不太早了,要是太晚回去的话,估计婉儿和采儿就要找上西冥邪了,到时候只怕她会成为众人的焦点。

    想着,沐馨加快了脚步朝着前面走去,走到半路的时候她便发现有人在后面跟踪着。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笑容,当那个蹩脚的小偷走到她边的时候,她立刻抓住了那只放在她腰间的手,冷冷的看着他道:“你想干什么?”

    被当场抓到的小偷脸色顿时一变,随即面色狰狞的从腰间抽出一把锋利的小刀,就想要刺向沐馨。可是他的手刚伸过去,就被沐馨冷冷的抓住了手腕,利用巧劲抓住他的麻筋,小偷立刻痛呼一声叫了起来。

    小偷的叫声引起了他的同伴的注意,他们早就已经注意到了同伴失手,正在考虑着怎么办呢。听到同伴的痛呼声之后,他们两人给对方使了一个眼色,然后朝着沐馨冲了过去。

    一人分散沐馨的注意力,另外一人则是趁着这个时候,一把抢过沐馨腰间的锦囊,连同她腰间挂着的那块腰牌一并抢了过去,然后看都不看同伴就撒腿而跑,一直朝着郊外跑去。

    沐馨愣了一下,随即摸向自己的腰间,发现腰牌不见了。她立刻放开了那两个小偷,朝着另外一个男人追了过去。锦囊不见了倒是不要紧,可是如果没有了腰牌她就无法回宫了,到时候只怕真的要拖累到婉儿和采儿了。

    她本来只是想出来玩玩散散心而已,而且在出宫之前她已经留了纸条告诉了婉儿和采儿,说自己出宫散散心,让她们不必担心自己,在落之前她就会回宫去的。

    可是如果没有腰牌的话,那么她就无法回宫了,到时候只怕婉儿和采儿会害怕得去找西冥邪。到时候真的就是一件小事变成了大事,她就真的不好解释了,而且还是在西冥邪成婚的当天,万一要是让人误会她,她也不要紧,但就是怕生多疑的主公以为自己真的上了西冥邪,然后为了他娶红绫的事吃醋,只怕他会用更加卑劣的手段来牵制自己。

    沐馨几乎是转念之间,便放开了那两个小偷,匆忙的追了上去。那个偷了她腰牌的小偷手很是灵活,不断的在人群中穿梭,而起他对于这里的地形很熟悉,但是紧追在后的沐馨却也紧追不舍的跟着,小偷丝毫没有逃脱的可能。

    一人追赶一人跑,转眼间小偷已经来到了郊外的树林里,他终于忍不住停下脚步来大口的喘息着,一边摇头摆手的道:“不跑了不跑了,姑娘你太厉害了,我跑不动了。”

    沐馨虽然也累得够呛,但是她还是努力的调整着自己的呼吸,直到感觉不那么累了,便支起子朝着小偷走去,冷冷的道:“把东西还给我。”

    小偷点点头,将手中的东西拿了出来,等到沐馨来到前面的时候,他突然狞笑一声将手中早已经准备好的粉末撒了出来,不知名的粉末朝着沐馨铺头盖脸的飞了过去。

    沐馨形一顿,立刻侧过去躲开这些粉末攻击,与此同时小偷手中已经拿着一把尖刀,朝着沐馨狠狠的刺了过去,原本他是打算用粉末先迷了沐馨的眼睛,然后再突然袭击的。

    可是沐馨却很灵巧的躲过他的粉末攻击,所以他立刻就抽出刀子冲了上去。沐馨嘴角扬起一抹冷笑,闪开他手中的尖刀时,便出手想要抓住他,然后教训他一顿。

    可是意外却在此时发生,她本来以为自己能够轻易的对付这么一个小偷的,可是没想到她竟然抓空了。而且那个在自己看来很草包的小偷,却突然间意外的闪开了,并且丢掉手中的尖刀,厉的五爪朝着自己抓来。

    沐馨堪堪避过,小偷的攻击已经再次袭来,招招都是狠辣的杀人招式。。跟刚才那个小偷完全不一样,他的眼里充满了凌厉的杀气,一招一式都志在取沐馨的命。

    沐馨一边应付着,一边在心里暗忖道:到底是谁想要杀了她,是认错了人还是真的有人针对她而来。

    当然,此时她已经不会认为这是一个小偷了,没有一个小偷的武功会这么高,而且还能够被她追的这么狼狈。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根本不是小偷,而是杀手。

    之所以偷自己的东西,不过是想把她引到这里来,然后趁机把她给杀了。只是她想不通,到底是谁想要下狠手杀了她,又是谁会知道自己出了宫,而且那么准确无误的派了杀手在宫外暗杀自己。

    这一切绝对不会是巧合,天底下没有那么巧的事,而且她要出宫来只是随而已,事先并没有告诉任何人。那个人能够这么清楚的掌握自己的一举一动,实在太不简单了。

    沐馨一边想着,一边防御着敌人的进攻,只是一个杀手她还是可以对付的。只是过了不到一会儿的时候,杀手的另外两个帮手就赶到了,两人也立刻加入了战斗,三比一的优势将沐馨压得步步后退。

    沐馨其实一直在观察着他们的手和招式,在过招了几十招之后,沐馨冷然的开口道:“鬼门三郎,你们竟然联手起来对付一个弱女子,就不敢传了出去闹笑话吗?”

    三人闻言都是一顿,随后那个将她引到郊外的男人桀桀的怪笑了起来,阳怪气的道:“原来你已经认出我们来了,看来你也不简单嘛。不过,今天你认出了我们也是一样要死,我们鬼门三郎的手底下,从来就没有一个人可以活着离开。”

    沐馨冷冷一笑,挥动着手臂的时候将暗藏的毒粉撒了出去,冷然道:“那就要看你们到底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如果你们今天能够杀了我,并且毁尸灭迹的话,那你们以后倒是可以安正无忧。但是如果你们今天没有杀了我的话,以后死的就是你们三个,得罪了暗杀盟的人从来都没有一个能够躲过江湖追杀令,我劝你们还是快点收手,我还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

    三人闻言都顿了一下,其中的老二和老三都看向了自家老大,手中的攻击也不由得停顿了下来,两人异口同声的问道:“老大,怎么办?她是暗杀盟的人,那暗杀盟我们招惹不起啊。”

    老大闻言沉吟了一下,随即脸色狠的笑了起来,狠辣的眼睛一直盯着沐馨,冷声道:“老子我长这么大,从来就没怕过什么暗杀盟的,就算是杀手组织又怎么样,我们鬼门三郎在江湖上也算是鼎鼎有名的人物。今天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来解决了你。就不管你是不是暗杀盟的人,反正只要我们杀了你然后拿了钱走人,管你是什么盟的人也没得商量,要怪就怪你运气不好,遇到了我们鬼门三郎。”

    听老大的意思,就是非要杀了沐馨不可了,两兄弟闻言都再次举起手中的刀和剑,虎视眈眈的看着沐馨。

    沐馨眼看着暗杀盟的名号对他们来说都没有什么影响,便再次警惕的看着他们,一边思索着可以逃脱的方法。鬼门三郎在江湖上混了多年,一直都是属于杀手级别的人物,这些年来死在他们手里的人也不算少了,不过他们的收费可不便宜,不知道到底是谁下了这么重的本钱,非要置她于死地,难道会是红绫吗?

    沐馨想不通,也知道现在不是分想事的时候,再次警惕的看着他们,在他们攻击过来时,挥动着宽大的衣袖,抽出暗藏在腰间的软剑,挡开他们的攻击。

    沐馨的体力始终是比不上他们,支持不到多久时间便受了伤,手臂被老三一剑划伤,虽然并不严重,但是多少也有些影响。

    三人眼看着沐馨受伤了,都兴奋了起来,攻击的力道更是越来越狠,终于沐馨在他们的攻击下节节败退,最后手中的软剑被老大的一个挑刺给挑飞了,真的变成了手无寸铁的女人。

    沐馨捂着受伤的手腕,一边往后退去,心里盘算着等到他们来到近前的时候就用毒药结果了他们。

    鬼门三郎眼看着沐馨失败了,顿时桀桀的怪笑了起来,一个个摸着下巴用眼神上下扫视着沐馨的体。最为猥琐的老二笑着说:“老大,你看这娘们看起来多漂亮啊,要是就这么死了那岂不是可惜,倒不如先让兄弟们尝尝鲜,然后再杀了也不迟啊。”

    好色的老三闻言也跟着附和的点点头道:“对啊,老大,兄弟我已经好几天没碰女人了,先让我试试吧。”

    老大闻言拍了他们三人的头一下,骂道:“没出息的东西,要上也要先让老子爽完了,再轮到你们。”

    老大说完,一副色迷迷的样子朝着沐馨走过去。沐馨早已经听到他们的说话,心里只觉得恶心。她冷冷的看着他们,手里暗自做着准备。

    在老大扑过来的同时,沐馨只听到一声惨叫,然后老大的人头便从他的体上飞了出去,直接飞到了草丛里不见了,而沐馨也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抬头便看到封逸尘那张妖孽版的脸。

    沐馨有些惊讶的看着他,随后再看向那两个被瞬间吓破了胆的男人,他们眼看着自己的老大在不到一秒种的时间就头分家了,心里除了愤怒之外,更多的是恐惧。

    他们抬头看着封逸尘的脸,突然间像是看到了鬼一样,不约而同的转朝着前面跑去。可是跑不到几步,他们便轰然倒在地上,虽然体的每个部位便四分五裂,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中,刺鼻的让人闻之呕。

重要声明:小说《猎情:蚀骨爱妃诱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