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审问

    御书房里,冷殇严肃的跟西冥邪回报着刚才他去刺探而来的消息。西冥邪闻言沉思了一下,漠然开口道:“去把那个宫女叫来,另外通知岚妃和红绫前来,朕有事要问她们。”

    冷殇没有任何表,恭敬的回应了之后便走了出去。西冥邪在御书房里想着李维和水奴的事,这件事从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是水奴想要找李维殉,至于为什么,西冥邪不用猜也知道,只是想要请岚妃和红绫来证实一下罢了。

    不用多久的时间,岚妃和红绫便先后赶到,相对于岚妃的笑容满面。红绫显得有一丝不安和愤怒,刚才她听说了这件事之后,立刻让人去把水奴找来,可是却有宫女告知,水奴昨天半夜就失去了踪影,有一个宫女半夜起来便没有看到她的影,只是以为她是半夜出去上茅房了,也没有多在意,谁会想到她会那么神秘的和李维死在了一起。

    红绫听闻了这件事之后非常恼火,一方面是恼怒李维竟然跟这么多女人都有染,而且还用他那双摸了无数女人的手来摸她。另一方面则是气愤水奴,竟然背着她跟男人秘密交往了那么久,而她竟然一点也不知,就像是傻瓜一般被人糊弄了那么久,让她如何不生气呢。

    可是红绫在略微不安之后,便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嘴角扬起一抹笑容,对着西冥邪抛了一个妩媚的笑容,然后便福请安,一切都装的很自然。

    岚妃福后抬起头来看着西冥邪,柔似水的问道:“皇上,不知今让臣妾来有什么事呢?”

    西冥邪淡淡的看了她们两人一眼,淡然道:“后宫发生了命案,本来这件事应该交给刑部去处理的,但是这毕竟也事关后宫,所以便让你也来听听,出个意见。”

    岚妃闻言装出一副很是惊讶的样子,瞪大了眼睛讶异的看着西冥邪,随即像是意识到自己的失礼一样,收敛起惊讶的表,点头道“臣妾谨遵圣旨。”

    红绫顺着杆子往上爬,问西冥邪道:“皇上让红绫来,也是为了听审吗?红绫还没有听审过呢,不知道是怎么样的,等一下有什么不懂的还请皇上的岚妃姐姐不要怪罪。”

    西冥邪淡淡的嗯了一声,没有说什么。岚妃倒是很的拉着红绫坐了下来,笑眯眯的道:“红绫妹妹天资聪颖,就算以前没有听审过,也难不倒你的。以后我们就是自家姐妹了,有什么事还要妹妹帮忙多担待呢。”

    一席话,让红绫听得心欢喜,她向来都喜欢被人恭维。就算是宫阶比她高的岚妃也是一样,现在不是看着她要成为了皇上的宠妃,所以也来巴结自己了吗?哼,自己公主的份明摆在那里的,就算岚妃也要对自己礼让三分,以后她倒要看看那个沐馨怎么样在自己的面前低声下气。

    红绫的心中暗爽,但却没有说什么,而是滴滴的略低下头去道:“岚妃姐姐客气了,妹妹还有很多不懂的东西要向姐姐学习呢,到时候姐姐不要嫌红绫恬噪才是。”

    两人客的时候,冷殇已经带着那个倒霉的宫女进来了,同行的还有刚刚验完尸的仵作,加上卫军统领尉迟三人。

    三人一进来便急忙跪下来向几位高高在上的贵人们请安,尤其是那个小宫女更是颤颤抖抖的,一副随时都会被吓晕的模样。

    西冥邪冷淡的看了他们一眼,转头看向尉迟道:“尉统领,这件事发生在你的管辖范围之内,难道你就没有察觉到任何不妥吗?”

    尉迟面对西冥邪的质问是冷汗连连,只能硬着头皮低声道:“皇上,这一切都是微臣的失职。微臣昨天晚上亲自带着卫军巡过李维所在的地方,可是没有发现什么不寻常的况,微臣想或许那个来找李维殉的女子,是趁着微臣的人巡逻过后便悄然进去的,所以没有人察觉到。”

    西冥邪冷哼一声,冷冷的道:“这就是你办事不利的借口吗?卫军在后宫被活活烧死,而你卫军统领却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难道你还想搪塞推脱吗?”

    “微臣不敢,微臣办事不利,还求皇上法外开恩,给微臣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尉迟吓得连连磕头,心里暗自叫苦,想不到皇上会如此愤怒呢。

    “皇上,尉统领确实失职,但也罪不至死,皇上就给他一个机会改过自新吧。毕竟尉统领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守卫着宫中的安危,也很少有什么事发生,请皇上法外开恩。”岚妃嘴角带着一丝笑容,为李维开口求了。

    西冥邪也没有真的想要杀了尉迟,听到岚妃的话之后便冷哼了一声,冷淡的道:“这次岚妃为你求,朕就饶了你。不过,如若再有下次的话,你这个卫军统领也就别做了。

    尉迟连连点头,对西冥邪和辜影岚感激涕零,口中一直道谢,最后才退下去站在一边。

    接下来轮到仵作了,西冥邪冷然的开口问道:“仵作,验尸结果如何?”

    “启禀皇上和娘娘,老臣仔细的检验了那两具尸首,的确是一男一女。他们两人是抱在一起烧死的,老臣在他们的衣服和头发上找到了一些磷粉的痕迹。而且老臣还发现在他们被烧死之前都已经喝过了毒酒,然后才**亡的。”仵作慢吞吞的说着自己的检验结果,他检验的很是详细,在古代算是很不容易了,毕竟没有现代化工具的帮助,他还能够发现那么多东西。

    西冥邪嗯了一声,还没有开口。不知何时悄然退了出去的冷殇再次出现,冰冷的对西冥邪道:“皇上,有一个卫军说他昨晚看到了一些不寻常的事,兴许跟李维和宫女的死有关。”

    西冥邪闻言点点头,示意让那个卫军进来。卫军进来之后立刻跪在了地上,恭敬的道:“属下李玉见过皇上和岚妃娘娘。”

    李玉说完,便继续说道:“皇上,属下昨天晚上巡逻的时候,看到了一件不寻常的事。昨晚属下是与尉统领一起巡夜的,本来已经走过了李维的房间,可是后来属下发现自己的腰牌掉了,便回去找。在属下回去找腰牌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宫女,她似乎很急很赶,眼睛都没有看到属下,就这么直直的撞了上来。属下借着月光看到她的脸,认出她是红菱阁的宫女,叫水奴。本来想问她有没有什么事的,可是她神色很慌张的推开了属下,匆匆忙忙的跑了。属下虽然心里觉得奇怪,但也没想太多,就继续找腰牌。属下那时候刚好在一棵树后面找,听到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传来,属下就抬起头一看,结果看到了馨主子,她也朝着李维的房间走去,所以属下就跟了上去,可是馨主子一下子就不见踪影了。”

    李维的话让在场的人都眼睛一亮,尤其是岚妃和红绫,闻言更像是听到了什么地方有珠宝一样,眼神立刻都不同了,竖起耳朵听着李玉说的话。

    西冥邪闻言倒是没有什么反应,只是淡淡的问道:“你确定昨晚看到的人的确是沐馨吗?她是朝着李维的房间走去的吗?”

    面对西冥邪的质问,李玉也有些犹豫起来了,他不太敢肯定的道:“皇上,昨晚天色太暗,属下也看不太清楚,所以不敢肯定见到的确实就是馨主子。”

    西冥邪闻言没有说什么,只是淡漠的看了他一眼,随后让冷殇去传召沐馨过来。

    过了不久沐馨就出现在御书房门口,看到眼前的这一阵仗颇有些惊讶,但还是没有过多表露,只是淡淡的开口俯请安,然后静静的坐在一旁。

    “沐馨,你可知道昨天晚上在后宫发生的事,李玉说昨天晚上巡逻到李维的房间时看到你出现过,你去过李维的房间吗?”西冥邪淡淡的看着她,不带一丝感的问着。

    沐馨摇摇头,有些疑惑的开口道:“回皇上的话,臣妾听闻了一点昨晚发生的事。但臣妾昨晚并没有出去,因为体不是很舒服,所以很早就休息了。一整晚都没有出去,守夜的宫女太监都是可以作证的。”

    红绫听到这里忍不住开口问道:“那些宫女太监都是你的人,如果你说没有他们又怎么敢说有呢?”

    沐馨闻言轻笑了一下,反问道:“那如果李玉说昨天晚上看到的是红绫公主呢?那可以为红绫公主作证的也是红菱阁的太监宫女,难道他们也是你的人,才会为你说话吗?”

    一句话,噎得红绫涨红了脸,说不上话来。差点就要发飙了,她转头看向西冥邪,却发现他根本不理会自己,态度冷漠的看了自己一眼。

    岚妃是知道红绫和沐馨的不和的,她笑眯眯的站出来当和事老道:“其实红绫妹妹也没有什么意思,只是她心直口快,想到自己不明白的事就这么自然的问了。不过,她说的也未尝没有几分道理,不过本宫相信沐馨妹妹的为人,她平里就跟李维没有过接触,怎么会在三更半夜去找李维呢。如果被人看到的话,那岂不是坏了名声。所以本宫以为,李玉有可能是看错了而已。”

    李玉眼看着自己的一句话差点让后宫的两个主子掐架,心里头吓得连连冒冷汗。现在听到岚妃这么说,只能够猛点头道:“天色太暗了,属下实在没有看清楚,只是依稀看到一个背影而已。”

重要声明:小说《猎情:蚀骨爱妃诱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