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冷宫夜见主公

    西冥邪一行人在街上遭遇刺客之后,便没有再继续游玩下去,而是打道回宫。一路上,冷殇和暗夜都警惕的注意着四周,西冥邪则是和沐馨坐在马车里,轻轻的安抚她。

    沐馨搂着西冥邪的腰抬起头来看着他,心有余悸的问道:“皇上,刚才那些刺客是谁派来的,他们怎么会知道我们今天会出宫游玩呢?太可怕了。”

    西冥邪轻抚着她的发丝,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嘲讽笑容道:“暗杀盟的人,朕还不放在眼里。”

    沐馨闻言心里微微一跳,随即便装作不懂的疑问道:“皇上,什么是暗杀盟,他们为什么要刺杀您呢?”

    西冥邪呵呵一笑,将沐馨搂在怀里,轻声道:“记得天牢的那个女刺客吗?她就是暗杀盟的人,昨天有人去劫天牢,把那个女刺客救走了。”

    沐馨惊呼了一声,紧张的问道:“那怎么办?天牢不是有重兵看守吗,那他们为什么还能进去?这些杀手也是暗杀盟的,那他们是不是来报仇的。皇上,臣妾看他们似乎武功很高的样子,你一定要小心啊。”

    “放心吧,朕岂是那么容易就能够被害的。暗杀盟一向以武功和下毒为杀人手段。昨天晚上他们虽然救出了那个女刺客,不过她也活不过昨夜。朕已经在她上下了毒,就算暗杀盟的人察觉到了也无法解决。那不过是朕给他们的一个警告,一个小小的暗杀盟朕还不放在眼里。既然他们想来惹怒朕,那也就被怪朕不客气了。”西冥邪冷冷的说着,眼里闪过一丝杀意。

    沐馨略微害怕的紧紧抱着他,心里却在思量着,主公这次为什么会这么冲动?难道他真的不怕惹怒了西冥邪吗?还是他真的根本就不畏惧西冥邪?

    想到了昨晚惨死的墨妍,沐馨有些恍然大悟。墨妍是暗杀盟的人,也是主公的得力助手。因为她的一句话害得她遭到了追杀,之后又被关进了天牢,昨夜更是惨死在树林里,连尸骨都不剩。

    以主公的狠毒辣,他不可能这么轻易就算数的。而且以暗杀盟的呲牙必报的宗旨来说,如果主公对于墨妍的死没有表现出任何迹象的话,那才是最不正常的表现。

    所以,今的刺杀是他故意演戏给西冥邪看得,目的并不是真的为了报仇,而是给西冥邪一个警告。

    思及此,沐馨的心总算是安了下来,这几天西冥邪有些怪异的举动,让她有些害怕。害怕自己被揭穿了,可是就目前的况来看,西冥邪似乎还没有怀疑她。

    不过,不管怎么说,沐馨都必须更加提高警惕,不能够让自己露出一丝马脚。必要的时候,她会把西冥邪的目光转移到红绫公主的上去,毕竟就算西冥邪怀疑红绫的话,也不会对她怎么样,毕竟她是北漠王朝的公主,如果在西冥宫内出了什么事的话,西冥邪对北漠君王那里也不好交代。

    沉思中,马车已经回到了皇宫,西冥邪让冷殇和暗夜去御书房里商议今天的事了,而沐馨则是在采儿的陪伴下回到了宁馨阁,采儿见她今天受了惊吓,也就没有多做打扰,悄悄的走了出去。

    沐馨坐在窗台边发呆,过了许久才发现婉儿不在宁馨阁。难道她还没有回来吗?会不会出什么事了?沐馨想起自己出宫之前,就暗地里交代婉儿去盯着红绫的一举一动,可是现在婉儿却还没有回来,甚至一点消息都没有,这不让沐馨感觉到有一丝不安。

    一直到了晚膳时间,婉儿还是没有一丝消息,沐馨让采儿带着几个太监宫女去宫里四处寻找了一番,结果是婉儿失踪了!

    当然,他们寻找的地方仅限于他们可以活动的地方,像是岚香阁或者红菱阁那些地方,他们是不敢进去的。

    采儿回来汇报消息之后,沐馨便陷入了沉思。采儿焦急的站在一边,急声问道:“主子,你说现在怎么办呢?早上我们出宫的时候,婉儿姐姐还在这里的,可是现在她却不见了,采儿好担心啊,婉儿姐姐会不会出了什么事却没人知道呢?”

    沐馨看着焦急的婉儿,嘴角微微扬起一抹笑容道:“采儿,你不用那么着急。我刚刚想起来,今天早上出宫之前,婉儿来找过我,说她家里的娘亲病得很严重,想回去看看她,送她最后一程。今天出宫遇到刺客之后,我就把这件事给忘了,现在才想起来,害得你们那么担心。”

    采儿闻言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可怜巴巴又带着一丝希望的看着沐馨道:“主子,你说的是真的吗?奴婢是真的很担心婉儿姐姐的,主子你不要安慰奴婢啊。”

    沐馨温婉的笑着点点头,拉着采儿的手道:“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呢?不要哭了,婉儿过两天就会回来的,你先下去休息吧,今天你也很累了。”

    采儿倔强的摇摇头道:“主子,奴婢不累,奴婢先伺候主子睡着了再去休息。主子,刚才皇上差人来报,皇上晚上要过去岚妃娘娘那里就寝。听说岚妃娘娘的脚已经好了,现在已经勉强能够下地走路了。”

    沐馨闻言淡淡一笑,点点头道:“这是好事啊,改天我们过去看看岚妃姐姐吧。你先下去休息,我练完书法就休息了,乖。”

    采儿见沐馨坚持,也就不再多说什么,点点头后便福告退了。沐馨见她出去之后不久,便吹熄了油灯,然后在黑暗中静静的等待着,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她才换上一的黑衣,确定周围没有西冥邪派来保护的人之后,便悄然从窗边跃了出去,借着月色的掩护悄悄的行进。

    沐馨心里猜测着,婉儿的失踪很有可能与红绫有关。所以她率先朝着红绫的寝宫而去,今夜的守卫加强了很多,但是对于沐馨来说,这根本不算什么。

    她一路快速的朝前而去,很快的便来到了红绫的寝宫屋顶。红菱阁显得很是寂静,似乎所有人都沉浸在了梦乡里,沐馨潜伏不动的等待在那里,很快的便看到一抹影从房间里出来,鬼鬼祟祟的朝着另外一边走去。

    沐馨悄然跟了过去,跟着那抹影来到了一个僻静的房间里,里面正点着油灯,不时从门里传来几声闷哼和鞭子抽打的声音。

    沐馨站在窗户边,微微开了一条缝隙,然后朝里面往过去。灯光下,她看到婉儿双手被捆住,整个人瘫软在地上,而红绫则是手中拿着一条挂满了倒刺的鞭子,一下下朝着她的上招呼过去。

    每抽打一次,婉儿便发出一声闷哼,显得很是痛苦,她的嘴被布条塞住了,就算疼痛也叫不出来。但就是这样看着,沐馨都能够感觉到她的疼痛,双手不由得紧握成拳,沐馨冷冷的看着红绫,她的脸色狰狞,不断的抽打着婉儿。

    而水奴站在一旁看着,看到婉儿被抽打成这样子,她也似乎很害怕。唯唯诺诺的开口道:“主子,别打了,再打的话会把她打死的。”

    红绫恶狠狠的转头看了她一眼,冷笑着道:“这个小蹄子,竟然敢来招惹我,我打不了那个人,难道还不能拿她的宫女出气吗?还是,你也已经被她收买了,想要窝里反啊!”

    水奴闻言立刻跪在地上,惊惧的拼命摇头道:“主子,奴婢不敢。奴婢只是想,如果现在就把她给打死了,那以后就没得完了,倒不如把她关在这里慢慢玩,反正沐馨也不知道婉儿被我们抓起来了等到我们把她玩死了再丢回宁馨阁不是更好吗?”

    红绫闻言点点头,终于收回了手中的鞭子,用脚尖踢了一下已经失去知觉的婉儿,感觉心中的恶气总算是出了一点,这才满意的走出门口。

    等到她们出了门口的时候,沐馨早已经离去了,就在刚才她收到了主公的召唤,主公要见她。

    沐馨深深的看了一眼婉儿之后,才转离开了那里,她的心里充满了怒火和愧疚。因为婉儿是她派来监视红绫,才会被抓起来的。只是,她现在还不能出手去救她,她必须等待一个很好的机会,才可以让红绫得到惩罚,不过不会很久的,她必须敢在红绫把婉儿打死之前,把她从魔爪里救出来。

    沐馨想着,影已经来到了冷宫,这个荒凉无比的地方。一抹略微肥胖的影背着她站着,听到她的脚步声之后,头也不回的冷声道:“沐馨,墨妍的事你如何向我交代?”

    “这件事都是沐馨的错,沐馨也不想解释什么,请主公责罚。”沐馨单膝跪在地上,丝毫不为自己的行为开脱。

    主公冷冷一笑,转过头来看着沐馨,他那张慈祥的脸现在看起来很是冷,只是沐馨早已经习惯,对于他的眼神没有什么感觉,更多的是麻木和怨恨。

    主公冷冷的看了沐馨一眼之后,嘴角突然勾起一抹笑容,笑眯眯的伸手将沐馨扶起来,笑着道:“其实我知道你这么做也是有你的道理,只是如果我不惩罚你的话,其他人怎么会信服呢?所以,你应该理解我的苦心,我一直最疼的还是你。”

    沐馨听着这令人作呕的话,麻木的点点头道:“属下明白,主公如何处罚属下,属下都不会有怨言的。”

    主公闻言满意的点点头,随即对她道:“今天我来,是有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你。想办法让西冥邪怀疑红绫是北漠的细,但是不能够让西冥邪伤害她,只是要适当的让西冥邪知道内。其他的你就不用管了,知道吗?”

    沐馨闻言虽然心里有疑问,但还是乖乖的点点头,有任何疑问她都不会问的,这是作为属下的原则。

    主公对她的反应很是满意,摸摸她的头道:“至于对你的惩罚,就是这个月的解药。你研究毒药那么多年,想必自己也知道怎么做了。”

    沐馨再次麻木的点点头,面无表的淡然道:“属下明白,请主公放心。”

重要声明:小说《猎情:蚀骨爱妃诱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