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浴池边发生的事

    骑马场遇袭的事,随着丽妃主仆两人被关进冷宫后就告一段落了。沐馨从御花园里回来,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让婉儿帮她放了一桶水,泡了一个冷水澡,感觉顿时舒服了很多。

    泡澡之后,沐馨换上一件轻薄的白色衣裙,湿漉漉的头发披散在后。她确定是四周围没有人在偷窥之后,从衣袖中拿出一封书信,快速的阅读了一番默记在脑海里,随即极快的将书信珍藏起来,不让任何人得以窥见。

    早上,沐馨就是想利用送草莓冰的机会,悄悄的偷到那一封书信。可是要做到不留痕迹很难,因为西冥邪是个很精明的人,要绝对不能够让他察觉到。

    而红绫的出现帮了自己一个忙,她可以借着红绫刺激自己的事,借机在西冥邪的面前发飙,然后借着撒泼的时候坐到龙案上,趁着将那封信藏在自己的衣袖中。

    随后在她和西冥邪走出御书房的时候,那封信就被她悄无声息的放在了靠近花园那一边的窗户缝隙里。那上面有她独特的香味,她驯养的白鸽闻到她的香味之后,自然会将那封信叼出来,送到自己的手里。

    虽然这个做法很冒险,但为了完成那个人交代的任务,就算是危险她也要冒险试一试了。现在的确是成功了,但那时的她却着实捏了一把冷汗。

    现在,书信的内容她已经记在了心里,比较难的是如何再把这封信给送回去。再次让白鸽叼回去是不太可能的了,白鸽不可能认得书信放置的位子,无法准备的放回原位,而且一旦在它飞去的途中被人看到了,那更惨。

    所以,为今之计,只有自己亲自把信送回去了。但,要如何送回去呢?御书房虽然算不上是什么军事重地,但后宫嫔妃常接触的机会还是比较少的,况且她平时根本就没有去过御书房,如果再次借用送草莓冰的机会,将书信送回去的话,那岂不是有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绝对会让人察觉到不对的。

    沐馨略微苦恼的想着,发丝的水顺着后背滴了下来,湿透了她的后背的衣裳,但她丝毫不在乎。看来,现在是有等到夜深的时候,走一趟御书房了。

    还好,刚才西冥邪送她回到宁馨阁之后,便收到冷殇的消息说岚妃的腿伤有了变化,现在已经赶了过去,恐怕一时半会也回不到御书房了。

    而她也可以趁此机会准备晚膳,将西冥邪留在宁馨阁里吃饭,只要她在饭菜里加点料的话,西冥邪今晚绝对不会半夜醒过来的,她准备再次用问丸。

    虽然这个药不能经常用,会伤害到体,但她已经顾不得那么许多了。现在是非常时期,只能做非常事,一切为了完成任务。

    打定主意之后,沐馨便将书信严密收藏起来,然后让婉儿去吩咐御膳房做些皇上喜欢吃的东西。至于如何让西冥邪答应,沐馨一点也不担心。

    如果她猜得没错的话,西冥邪晚一点就会过来,他不会在岚香阁用膳的,毕竟岚妃现在还无法下,她那么体贴温柔,绝对会让西冥邪回到自己边的。

    嘴角勾起一抹轻笑,想起早上在丽影阁发生的一切,闭上眼仔细回想着小宫女所说的一切。早上她似乎问漏了一个问题,这个问题看似没有什么大问题,但实际上,沐馨觉得这是个重要的疑点。

    她没问,小宫女也没说。让沐馨觉得奇怪的是,她问什么小宫女就回答什么了,似乎一切都是经过演练的好,小宫女知道她要问什么问题,所以事先演练好,在回答的时候就能够不出任何纰漏。

    但越是这样,沐馨越觉得有问题。试问一个人做了坏事之后,会是什么样的反应。或许从未做过的人会觉得惊恐害怕,怕被别人发现或者被拆穿,那她自然是小心翼翼的想要掩盖住这件事,不让任何人知道。

    但小宫女的行为显然不是这样的,她虽然表现出惊恐害怕的神,但其中似乎还夹杂着一丝异样的感。沐馨注意到,她时不时的就望向了丽妃,似乎在犹豫着什么。

    这样的表有点不寻常,她不知道西冥邪发现了没有,但沐馨是肯定这里面有问题的。小宫女对答如流,显然事先有人这样教过她,或者她在做了坏事之后,每天都在练习着如何应付事后那些盘问自己的人。

    她不知道西冥邪是用什么手段把丽妃这个幕后主谋给揪出来的,不过丽妃以往所做的一切和不清醒的神智,的确很有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来。

    她的动机很明显,上次她想要毁了岚妃的容颜,或者是想要杀了她。可是却被自己给阻止了,而且自己还是西冥邪的新宠,对于她来说是精神上的双重刺激,所以她对自己有了怨恨。

    那天自己和西冥邪路过御花园的时候,或许她就躲在某一个角落里,看到自己和西冥邪亲昵的样子,她心里的嫉妒更深,于是偷偷跟踪了他们,知道他们要去养马场,就回到丽影阁告诉了小宫女这件事,然后要求小宫女走近路赶到养马场里,伺机把自己给杀了。

    小宫女听完之后也不知道是基于什么样的心理,想出了制作竹筒暗器的方式,然后走近路进去养马场,伺机躲在草丛里等待自己和岚妃经过,然后趁机发难。

    这一切看起来似乎很是合合理,沐馨嘴角勾起一抹笑容,那个丽妃虽然看起来疯疯癫癫的,没想到嫉妒心和怨恨如此之强,竟然不顾一起想要杀了西冥邪的女人。

    那自己请求西冥邪饶了她一命,不就是放虎归山吗?等于是在边埋了一颗定时炸弹,谁知道丽妃还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来呢?!

    胡思乱想了一番之后的后果就是头疼裂,她的习惯就是每次遇到事都会想清楚前因后果,硬是要把一件事的始末全部梳理出来,这是她的一贯原则,所以以前在现代的时候,朋友们经常说她是个理智型女人。

    这是从小养成的习惯,所以来到这里之后,她还是习惯的想事。但这样对她来说没有什么坏处,在这个危机四伏的地方,她必须了解一切,想清楚自己的路该怎么走,不然就怕有一天她会因为疏忽,而导致自己以后的路成了绝路。

    伸手轻揉着自己的太阳,沐馨试图让自己的精神稍微放松一下,随后伸了伸懒腰,准备今晚的事宜。

    不出沐馨所料的,西冥邪来到了宁馨阁用晚膳,用完膳之后沐馨便安排下去,在浴池里为西冥邪沐浴更衣。

    在西冥邪的寝宫边,有一个他私人的大浴池,浴池里的水据说是从宫外引进来的,冬暖夏凉,非常适合泡澡。

    沐馨坐在浴池边,各种颜色的花瓣从她的指缝间流到水里,她的玉足浸在水里,冰凉的触感让人一扫夏天的闷,感觉非常舒适。

    西冥邪从外面进来,一眼就看到沐馨微笑的脸庞。嘴角也不由得勾起一抹笑容,走到沐馨的边轻搂着她,低头闻了一下那淡淡的体香,声音略微沙哑道:“馨儿,何时见你,都是这样的迷人清雅。”

    沐馨低低一笑,从西冥邪的怀里挣脱出来,站起嗔的对西冥邪道:“皇上,你的嘴巴什么时候都这么甜,天底下的女子该被你骗了多少啊。”

    西冥邪邪魅一笑,伸手再次搂着她的纤腰,深邃的眼里带着一丝感的光芒,手指轻绘着她的唇瓣,低低的道:“朕只想骗你一个人。”

    沐馨心里略微一咯噔,笑着躲开他的手,伸手拉住他的衣带道:“皇上,臣妾来为你更衣吧。”

    说完,低头专注的为他解开衣带,纤长的手指不经意的划过他结实的膛,西冥邪微微的颤抖了一下,却没有任何动作,可是静静的看着她的动作。

    沐馨感觉到那一道炙的眼神,空气中流动着一丝暧昧的气氛,她淡定的忽视那一切,继续为西冥邪将多余的衣服脱掉,直到他健壮的躯全部展现在自己面前。

    健壮的躯没有一丝赘,古铜色的肌肤显得很是健康,顺着他平坦的腹部看下去,就是那让人脸红心跳的私密之处,此时早已经昂首站立,像是迫不及待想要攻击似的状态,沐馨假装没有看到,笑眯眯的对西冥邪道:“皇上,水温刚好,臣妾伺候你沐浴吧。”

    西冥邪低沉的笑了一下,在沐馨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抱起她走向浴池,双双浸在水里。沐馨白色的衣裙本就轻薄,被水浸湿之后更是紧贴在上,勾勒出她窈窕有致的材。

    西冥邪并不急着动手,只是用眼睛欣赏的看着她略微红的脸色,凹凸玲珑的躯,感觉到一股股炙正朝着某一个地方涌去,不住伸出手将她紧紧的搂着,与自己的躯贴合在一起。

    俯吻住那嫩红艳的双唇,疼惜怜般的轻吻着,犹如沐馨是个易碎的瓷娃娃一般,贴心呵护着。

    在他的逗下,沐馨也感觉体内升起一股莫名的燥,他的手指就像是火把一样点燃了她的。那种陌生的感觉每次都让她不住的颤栗,差点把持不住的吟出声。

    西冥邪很懂得女人的敏感地方,总是若有似无的轻逗着,沐馨的衣物在他的手指下一件件脱离,轻轻的飘在水面上,随即又慢慢的沉下去。

    沐馨姣好的姿毫无遮挡的展现在他的面前,雪白的肌肤此时也微微泛红起来,两人的呼吸都显得有些沉重。西冥邪眼睛泛红的看着她,低喃着在她的耳边厮磨着。

重要声明:小说《猎情:蚀骨爱妃诱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