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恐怖的意外

    西冥邪走了之后,辜影岚就的拉着沐馨的手在养马场里溜达着,一边介绍着跑马场养殖的马种和它们的习,看起来相当熟悉马的各种习

    沐馨一直很少跟辜影岚接触,便趁机问道:“姐姐对于马匹的习好熟悉啊,我什么都不懂呢,长那么大连马都没有骑过。”

    辜影岚微微一笑,摸了摸自己的坐骑,淡淡的道:“我爹以前就是马场的场主,我们辜家庄的马场是西冥国最大的,也是品种最齐全的,所以我从小就是在马背上长大的。皇上以前经常会去马场买马和挑选优良的马做战马,只是后来我爹不小心得罪了人,我们全家人在一夜之间被全部杀人灭口,我是因为偷跑出去玩,才侥幸躲过这一劫的,后来皇上看我自一人,便收我进宫。”

    沐馨听着辜影岚的话,心里暗自思量着她话里的真实,一边不好意思的道:“姐姐,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提起你的伤心事的,都是我不好,多嘴了。”

    辜影岚呵呵一笑,掩饰住眼里那淡淡的哀伤,笑着拍拍沐馨的肩膀道:“没什么的,那些都已经过去了,况且我家人的仇已经报了。他们在九泉之下也算是瞑目了,我一直都很感谢皇上,如果不是皇上的话,也许我现在就流落青楼,或者已经客死异乡了。”

    沐馨闻言点点头,笑着拉着辜影岚的手道:“姐姐,不开心的事就不要再提了,教我骑马吧。”

    辜影岚也笑着点点头,拉着沐馨的手道:“你还没学过骑马,不如就骑我的马吧,‘兰儿’生比较温和。”

    沐馨笑着摇摇头,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听雨’的头道:“谢谢姐姐的好意,我想骑‘听雨’,刚才我已经跟它沟通好久了。”

    辜影岚眼里闪过一丝诧异,但也没说什么,只是笑着教沐馨应该用什么样的姿势上去,然后让她抓住鞍绳,体略微向前倾,不要用力的抽打马的部,一路上要稍微用力夹紧马的两边腹部,防止不小心从马上摔下来。

    沐馨很认真的听着,然后略微忐忑不安的摸了摸‘听雨’的头,在它的耳边小声的说着什么,然后略微紧张的夹了夹马腹,小心翼翼的赶着马慢慢的朝前走去。

    走了几步之后,沐馨终于放松了一点,回过头来朝着辜影岚笑了笑。然后继续骑着‘听雨’慢慢的走着,不断的在这片位置转圈圈,转到最后听雨似乎有点烦了,不耐的长嘶了一声,吓得沐馨差点放掉缰绳。

    辜影岚看着她小心翼翼的样子,不住笑了起来,随手轻抚了一下飘落下来的发丝,翻骑上马后道:“走吧,我带你出去溜达一圈,慢慢走不会有事的。”

    沐馨笑着点点头,跟着辜影岚的脚步向前走去,心里有些暗叹自己的演技,似乎越来越好了,就连她自己也忍不住赞叹,辜影岚应该看不出自己在演戏吧。

    一边想着,一边骑着听雨慢慢的朝前走去,风徐徐吹来,带来一丝清新的味道,沐馨忍不住深呼吸了一下,大自然的空气就是好。

    辜影岚也似乎很享受这样的气氛,两人慢慢的朝前走着,渐渐的离开了马厩的视线。眼前是一片很宽大的树林,郁郁葱葱的树木林立,风吹过都能够听到沙沙的声音。

    沐馨嘴角扬起一抹笑容,能够在这样的地方策马狂奔的话,无疑是一件乐事。可是她现在却要乖乖的假装不懂骑马,心里不由得有些郁闷了,刚才自己为什么那么找抽,非要说自己不会骑马呢,果然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辜影岚察觉到沐馨有些闷闷不乐,便开口询问道:“怎么了?是不是觉得很闷?”

    沐馨急忙摇头,勾起一抹笑容道:“不是,我只是很想试试策马狂奔的感觉,那感觉一定很好。”

    辜影岚闻言笑了起来,安慰道:“我看妹妹你天资聪颖,应该不用多久就能够学会的,到时候就可以经常来这里骑马了。”

    沐馨笑着点点头,两人继续骑着马慢慢的向前走去,一路上辜影岚不断的指点沐馨骑马的方式,看得出她很认真的在教导沐馨,沐馨也很是勤奋的学习。

    不知不觉中,她们已经来到了树林的中间,不时有一些小动物从她们面前慌乱的穿过,显然是受到了惊吓。

    沐馨笑着看着一只惊慌的小兔子从面前跳过,耳边敏感的听到一阵轻微的响动。她的心神一凛,悄无声息的偷偷看了一眼边的树林,可是那一丝动静却悄然消失了,似乎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沐馨心里暗自提高了警惕,一边仔细的观察着在暗处的人,看看他们到底有多少人。一边在心里想着,这些人是冲着自己来的,还是冲着辜影岚而来,亦或者他们是冲着西冥邪而来??能够隐藏在皇宫的养马场里,想必这些人的武功不简单,或者是他们在养马场里有内应,才能够轻而易举的埋伏在这里。

    那他们到底是冲着谁来的呢?冲着自己而来,也是有可能的,难保后宫那些嫉妒的女人会看到自己受宠而愤怒,从而雇凶杀人?

    但如果真要这样做的话,似乎也不太容易,而且要安排人进宫来行刺,并不是那么容易的。皇宫可不是一般普通的地方,岂是让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而且他们要刺杀自己,首先就要很了解自己的习和行为,她知道有很多人都在暗中观察自己的一举一动,但今她要来养马场,不过是一时兴起罢了,谁会那么准确的知道,然后再安排杀手进来呢?想来,这不太可能,难度太高。

    那如果是针对辜影岚而来的呢?微微转过头看了一眼辜影岚,她似乎很是平静的继续向前走去。但沐馨觉得她越是平静,似乎就越是不对劲,辜影岚虽然一直以来都给她一种和善的感觉。可是沐馨并不是笨蛋,后宫的女人会不会真的对另外一个女人好,真的很难说。尤其是辜影岚这种一直倍受宠的后宫宠妃,突然杀出了一个女人来跟你抢男人,你会对她很好吗?

    沐馨自己都觉得不可能,所以辜影岚对自己的好,有可能是想在西冥邪面前表现出可亲的一面,也有可能她根本就是在做戏,她心里恨自己入骨,却还要对自己关有加,这种人的心里未免也太深沉了吧,必须防着点。

    那如果是西冥邪呢?这一切似乎更好解释了,他是一国之君,羡慕嫉妒恨他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不过真正有实力动他的人却不多,但也难防一些在暗中策反的臣子。譬如她不就是个最好的例子吗?她可是千方百计的想要让西冥邪死呢,只不过现在还不是刺杀他的时候,他手上还有自己想要的东西呢。

    理智分析了一下,沐馨觉得他们三人都很有可能成为那些人的目标,现在只能提高警惕,见机行事了。

    两人又继续向前走了一小段路,沐馨察觉到草丛中再次传来一丝动静,还没来得及反应,下的‘听雨’便突然嘶叫了一声,两只前蹄狠狠的抬高了起来,然后再次嘶叫了一声,快速的朝着前面跑去。

    沐馨和辜影岚都同时间吓了一跳,沐馨本能的就想要抓住缰绳,勒令听雨停下来。可是转念一想,她现在是个不会骑马的人,就这么一个转念之间,下的听雨已经快速的狂奔出去,沐馨只能紧紧的抓住缰绳,体后仰惊叫着被听雨拉着跑了出去。

    辜影岚被听雨突如其来的吓了一跳,本来也是下意识就想要拉住沐馨的缰绳,但无奈听雨的速度实在太快,她还没有碰到缰绳,听雨已经瞬间跑了出去,很快便不见了人影。

    辜影岚心下一惊,立刻狠狠的抽了下的马儿一鞭子,马儿吃痛的长嘶了一声,随即快速的追了上去。

    听雨不愧是千里马,只是短短的一会儿时间,已经跑出了很远,把辜影岚远远的甩在后。而沐馨此时已经镇定下来了,她没有勒停听雨,只是任由它带着自己狂奔着。

    心里想着,刚才她意识中想到的隐藏在草丛中的,竟然只有一个人。而且那个人还是针对自己而来的,看听雨受惊的程度,沐馨已经可以断定刚才躲在草丛中的人一定是发了暗器之类的东西,中了听雨之后,马儿立刻吃痛又受惊的向前狂奔。

    这对于一个第一次骑马的人来说是特别危险的,如果措施采取不当的话,很快就会被马儿甩下背,从而被马蹄踢死,最少也会摔断几根肋骨。

    显然,那个想要谋害自己的人,是知道自己不会骑马的,所以才故意这么做。那个人到底是谁呢?她竟然能够如何了解自己,这个人也许就隐藏在自己的边也说不定!

    思绪流转间,沐馨已经听到后传来马蹄声,心里暗暗感叹辜影岚追得好快,一边连连尖叫着救命之类的话,脸色也配合的变得很是苍白,听声音都知道她现在害怕的都在颤抖了。

    辜影岚已经追到了沐馨的边,她一边策马一边对沐馨道:“妹妹,前面那个地方有一堆草丛,你在那个地方就赶紧跳马,不然再这么跑下去,你迟早会被马甩下被,被马蹄踢死的。”

    沐馨假装害怕的紧紧抱着马脖子,死命的摇头道:“不要,我害怕。我不敢,姐姐快救我。”

    辜影岚又重复了一次刚才的话,可是沐馨依然不敢,眼看着前面的路中间横着一棵被雷劈坏了的树,而沐馨座下的听雨又快要撞上去了,辜影岚咬咬牙,猛力一扑,将沐馨从马上扑到在地,两人双双滚落在草丛边。

    第20章:到底是谁想要害她?

    沐馨和辜影岚滚了几个滚,才算是滚到了草丛里,此时两人都很是狼狈不堪,而她们的坐骑此时也已经飞快的跑了出去。幸运的是,两只马儿都是有灵的,在快要撞上那棵大树的时候齐齐转头,跑进树林深处,不知所踪了。

    沐馨和辜影岚此时也无暇顾及它们,两人在半空中摔倒了地上,又在坚硬的土地上滚了几滚,现在都痛得说不上话来了。

    不过,辜影岚的体还算是不错的,都摔成这样子了,还不忘抬头来看着沐馨,关切的问道:“妹妹,你怎么样了,没事吧?”

    沐馨紧皱着眉头,脸色苍白又惊恐的摇摇头,略微颤抖着声音道:“姐姐,我没事,如果不是你的话,现在我可能早就死了,谢谢姐姐。”

    辜影岚闻言勉强笑了一下,强忍住痛摇摇头道:“别说这种话,都是后宫的姐妹,而且皇上把你交托给我,我怎么可以让你受到伤害呢。”

    说完,辜影岚想要坐起来,可是稍微一动立刻就忍不住紧紧皱起眉头,痛呼了一声,脸色都白了。

    沐馨闻言也顾不得自己一狼狈,急忙眨巴着眼睛问道:“姐姐,你怎么了?是不是摔伤了,那里痛啊?”

    辜影岚咬了一下下唇,指了一下自己的双腿,痛得额头都冒出汗来了,她勉强的说着:“腿...很痛,好像是断了。”

    沐馨闻言脸色更加难看,想必是刚才两人跌倒在地,辜影岚先落地的缘故。她竟然用自己的体替她挡掉下地的冲击力,这样子很容易会导致骨头断或者是肋骨断的,没想到辜影岚竟然会这么拼命。

    沐馨动了动手脚,发现自己的体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刚才摔下来的时候碰到了,骨头倒是没问题。稍微活动了一下手脚之后,沐馨便急忙蹲到辜影岚的边,一眼就看到她的裙上满是鲜血,简直就是触目惊心。

    沐馨小心翼翼的脱下她的布靴,在做这个动作的时候,辜影岚都忍不住紧咬着下唇,显得很是痛苦。

    沐馨见此眉头更是紧紧的皱起,小心的掀起她的长裙,一看就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辜影岚的小腿骨头显然摔断了,此时已经有一小节刺破皮,吃果果的展现在她们面前,那白色的骨头还带着红色的血丝,让人看了心里忍不住发毛。

    沐馨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唇,脸色苍白的回过头去看着辜影岚。而辜影岚此时也已经看到自己的腿伤的有多严重,刚才在急之下,她想都没想就扑了过去,应该是在落地的那一刻摔断的。

    可是人在紧张之中,竟然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腿断了,只是在惊险过来才突然感觉到小腿一阵阵的刺痛,痛得她再也忍不住。此时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小腿断成这样子,辜影岚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一动也不敢动。

    沐馨的脸色也很难看,辜影岚的伤势如此之重,就算她懂得如何处理,现在也不好处理了。思来想去,沐馨咬咬牙对辜影岚道:“姐姐,你的腿断了,现在必须赶快医治,可是这里又没有任何人。要不,你先呆在这里,我立刻跑回去带人来。”

    辜影岚闻言有些害怕,但一想沐馨说的也是事实,便点点头强忍住痛道:“妹妹,你路上一定要小心点,姐姐在这里等着你。”

    沐馨坚定的点点头,然后转朝着来时的路跑去。此时她的心里还在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原本辜影岚在她看来并不简单,现在她为了救自己而摔断了腿,她本来是不应该再怀疑辜影岚的动机的,但也就是因为辜影岚刚才所做的一切,才让她的心里更加疑惑。

    辜影岚刚才做的一切是足以让人感动,从而对她放下戒心的,毕竟她做的这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真实自然。但沐馨一向不太轻易相信任何人,在这三年的时间里,她已经学会了只能够相信自己,当然她也相信自己心的男人,但除了他,其他人沐馨都不太敢轻易相信,这是三年来得到的经验教训。

    辜影岚做的很好,牺牲也很大。但沐馨看来却又不得不怀疑,她是为了什么才这么做?难道真的是一时急,为了救自己吗?那她真的很伟大,这样的牺牲很少有人能够做到。

    但是暂时来说,沐馨依然想不通她为什么肯牺牲那么大,所以这个问题暂时只能够压在心里,等待有一天能够解开。

    想着,她已经跑了一段很长的路,渐渐的来到了‘听雨’遇袭的那个草丛。沐馨放慢了脚步,转过去看了一眼,确认辜影岚看不到自己之后,沐馨快步的走进草丛里。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现在草丛里已经没有任何人了,但多少还是能够找到一丝线索的。沐馨蹲下来在草丛中仔细的寻找了一番,发现在草丛里有一根竹管,竹管很小很长,一端有个小孔,另外一端有个空洞。

    沐馨嘴角扬起一抹笑容,这根竹管就是凶器,刚才袭击听雨的肯定是从这根竹管里吹出来的银针。银针刺痛了听雨的部,所以它才会吃痛发狠的向前冲去,看来这个人果然是有预谋的,不然有谁会随带一根有暗器的竹管呢。

    将那根被丢弃的竹管贴收藏之后,沐馨再次走出草丛快步朝着前面跑去。远远的她就看到有人骑着马朝着这边赶过来,沐馨立刻挥手示意,一边欢呼着叫道:“这里这里,我们在这里。”

    很快,西冥邪便骑着追风出现在沐馨的面前,看到沐馨平安无事的站在自己面前,脸上乌云密布的神才算是略微雨过天晴。

    跟着西冥邪而来的还有冷殇跟其他侍卫,西冥邪翻下马来到沐馨的边,紧紧的搂着她沉声问道:“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受伤了吗?”

    沐馨猛的摇摇头,拉着西冥邪的衣袖道:“皇上,赶快上马跟我走,岚姐姐在前面呢,她为了救我把腿摔断了,现在没办法走路,你赶紧去救她吧。”

    西冥邪闻言脸色微变,一把抱起沐馨,再次翻上马,朝着沐馨指着的方向追去。

    路上,西冥邪还感觉到沐馨在微微的颤抖着,沉声问道:“你们不是在骑马吗?怎么会变成这样?”

    沐馨紧紧的抓住西冥邪的衣服,一边略微不安的道:“臣妾也不知道,那时候我跟姐姐在骑马慢慢走着,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听雨突然就像是疯了一样,猛的冲了出去。幸好姐姐在千钧一颗的时候救了我,不然现在...我都不知道能不能活着见到你了。”

    沐馨说完,还不住后怕的紧紧搂着西冥邪的腰肢,偷偷的看了一眼后面的冷殇他们,却发现他的脸上依然是那一号冷酷的表,真没起错名字。

    很快的,西冥邪在沐馨的带领下,来到了辜影岚的边。他抱着沐馨翻下马之后,便快步来到辜影岚的边,看到她的腿断成这样,西冥邪的脸色更加冷,看着辜影岚苍白的脸庞,安慰道:“岚妃,没事了,朕带你回去找太医。”

    辜影岚激动的点点头,看到西冥邪之后,总算是不再那么害怕了。只是断腿的疼痛依然让她不敢移动半分,西冥邪也无法抱着她上马而去,只能命令冷殇去取些木材,他要先帮辜影岚固定好断了的骨头,然后再等待马车的到来。

    冷殇做事很有速度,虽然冷着一张脸不言不语,但能够考虑到的他都考虑到了。在西冥邪说完之时,众人已经分开行动,而冷殇也已经快速的找来木材,可以让辜影岚固定断腿,并且还另外找了一些可以止痛止血的草药,可谓是安排得很妥当。

    只是这包裹断腿的疼痛,实在是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辜影岚忍不住痛得尖叫起来,脸色变得更加苍白,已然咬破了自己的下唇。

    沐馨见此,丝毫没有考虑就想伸出自己的手被辜影岚咬着,但冷殇却比她更快一步的,伸手被辜影岚狠狠的咬着,眉头连皱一下都没有,似乎那并不是自己的

    西冥邪包扎好伤口之后,马车也已经赶到了,考虑到辜影岚此时的状况。马车里垫了许多被子,确保她的断腿不会因为奔波而撞击到马车。

    西冥邪亲自抱着辜影岚上了马车,再回头看了沐馨一眼,尚未开口沐馨已经了解了他的意思,便挥挥手道:“皇上,你赶紧送姐姐去就医吧,臣妾骑着马慢慢走就行了,姐姐的伤要紧。”

    西冥邪闻言也没有多说,只是冷冷的对冷殇道:“冷殇,照顾好她。”

    冷殇恭敬的回答了西冥邪,然后和沐馨一起目送着马车离去,才对沐馨道:“主子,请上卑职的马吧。”

    沐馨点点头,想起了听雨和兰儿两匹马,刚想开口询问,已经有人骑着马赶着它们回来了。看到两匹马都平安无事,能跑能跳的,沐馨才算是松了一口气,脸上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对冷殇道:“走吧,我想回去看看姐姐的伤势怎么样了。”

    冷殇自然没有反对,只是在上马之前给同行的侍卫使了一个眼色,他们立刻点点头,分开来在四周围寻找着什么。

    沐馨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心里微微赞叹,冷殇这个人倒是很有头脑。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想出了这件事的不寻常,怪不得西冥邪那么器重他。

    想着,沐馨并没有把一切表露出来,只是骑着冷殇的马,在他的保护下缓缓的向前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猎情:蚀骨爱妃诱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