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她和他的故事

    沐馨回过头来,依然笑眯眯的样子,眼里却带着一丝不屑道:“红绫公主是想让我赔偿损失吗?那也行啊,公主损失了多少,尽管算完了送到我的宁馨宫,相信皇上一定会很乐意赔偿你的。”

    红绫见沐馨根本不怕自己的威胁,心里怒火升腾,甩手就是一巴掌狠狠的扫向沐馨。可是沐馨这次学乖了,她立刻撇过头去闪过红绫的手,可是红绫随即又飞起一脚,正中沐馨的后背,直将沐馨踢飞了出去。

    动作之快,连站在一旁的水奴都拉不住,心里暗叫糟糕。

    沐馨被红绫踢飞在地,虽然看起来很是狼狈,但她的嘴角却勾起一抹笑容,红绫果然中计了。

    此时,远处的婉儿和采儿已经看到眼前的这一幕,立刻快步走到沐馨的边,着急的道:“主子,主子,你怎么样了?那里受伤了,现在能不能动?”

    沐馨上并没有什么伤,只是在刚才落地的时候,她故意让自己的脚崴了一下,现在骨头疼痛难忍。她忍住痛点点头道:“婉儿,我的脚好痛,好像是崴到了,好痛啊。”

    婉儿闻言吓坏了,采儿也蹲下来帮沐馨查看伤口,而红绫此时则是得意的笑了起来,不屑的道:“这就是你得罪本公主的下场,看你以后还敢不敢采本公主的花。”

    婉儿听到红绫的话,立刻气愤的站了起来,就差把手指伸向红绫的鼻子。她还算是理智了,摆出一副母鸡护小鸡的模样道:“红绫公主,你刚才的所作所为我们都看到了。皇上说过,谁都不准碰我家主子一根汗毛,不然后果公主可是知道的。可是你刚才还将我的主子踢倒在地,这件事奴婢一定会原封不动的告诉皇上的。”

    红绫闻言脸都要气得扭曲了,伸手就想给婉儿一巴掌,却被站起来的沐馨紧紧的抓住了手臂。她的脸上已经没有了笑容,冷冷的眼神看着红绫道:“红绫公主,你不要欺人太甚,今天的事我可以不计较,但那不代表我就是好捏的软柿子。如果你一再挑衅生事的话,我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算数的。”

    说完,狠狠的甩开了红绫的手,在婉儿和采儿的搀扶下离开了御花园。嘴角勾着一抹淡淡的笑容,虽然这一战她看起来是战败了,但已经得到她想要的目的了,至于红绫那个倒霉的替死鬼,她才懒得去理她呢。

    红绫再次被沐馨气得差点跳脚,下意识的就想要抽出鞭子打她,可是水奴却眼疾手快的抓住了她的手,悄声道:“公主息怒,千万不要再动怒啊,你要是再动她的话,就中了她的计了,她是存心要激怒你的。”

    红绫闻言看了她一眼,虽然依然怒气满面,但还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冷冷的看着水奴道:“难道你也以为本公主怕了她吗?本公主从来没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况且西冥邪也不敢拿本公主怎么样,不然他如何跟父王交代。”

    水奴闻言连连点头,一脸谄媚的道:“那是自然,公主尊贵无比,她怎么能够跟公主比呢。可是公主,她现在正得皇上宠啊,而且那个奴说的也没错,皇上的确下了圣旨,不准任何人欺负她。你想,她刚才为什么故意激怒公主,就是为了让公主出手啊,然后她就可以趁机在皇上面前告状。到时候皇上要是听信了她的一面之词,以为公主是个恶毒的女人,那多不值啊,是不是。”

    水奴说的条条有理,可是她显然忘了,刚才沐馨已经被红绫给欺负了。现在想去告状也是合合理的,为什么她非要再惹得红绫出手呢,难道她真的是皮痒欠抽吗?

    不过,显然红绫和水奴都没有想到这些,也不知道应该说她们是头脑简单还是头脑太复杂了,连这么简单的事都想不通。

    红绫静静的听着,倒是觉得有几分道理,只是心里依然很是不甘,嘴硬道:“本公主自然不会跟那种人一般见识,只是她太得意了,本公主看着心里就不爽。凭什么她就能够得到皇上的宠,不就是仗着一张狐媚的脸吗?本公主比她更美更懂得如何取悦男人,西冥邪偏偏就看不到本公主的好,真是气死人了。”

    水奴很狗腿的继续点头,表示同意红绫的话,心里想了一想又继续出主意道:“公主,如果你真的很看不惯那个什么沐馨的,咱们倒也可以想个办法整治她一下。”

    红绫闻言挑挑眉,看了一眼水奴道:“说说看,你有什么主意?”

    水奴笑一声,附耳在红绫的耳边说着什么,说的眉飞色舞,估计说书也没有她说的那么精彩。而红绫则是越听越开心,脸上的乌云已经消散了,她的嘴角勾起一抹邪笑,冷冷的看着沐馨她们离去的方向。

    夜晚,沐馨睁大眼睛躺在上,虽然脚踝很痛,但她的心里却很愉快。因为今夜不需要再面对西冥邪,不过想起他下午略微沉冷的脸色,她的心里还是忍不住狂跳。

    她并没有告诉西冥邪早上发生的事,那并没有什么必要,她要的目的已然达到,西冥邪体贴的照顾了她的脚痛,自动的去御书房批阅奏折,因为今天的事比往的多。

    而且她也不想,说多了只会让西冥邪察觉到疑点。譬如,以她的格,怎么会白白的任由红绫欺负呢?而且,她明知道上次已经得罪了红绫,又怎么会不防着她呢?

    为了不让西冥邪察觉到疑点,沐馨下令让婉儿和采儿都不能说。不知的婉儿和采儿还以为主子这是要息事宁人,和气生财呢。心里即为沐馨抱不平,又为她的善良感动,在后宫向来都是你争我夺,斗个你死我活的,哪有人会这么慷慨大方的放过其他对自己有威胁的女人呢。

    于是乎,正气凛然的婉儿和采儿纷纷表示要留下来守夜,以防沐馨半夜想要起来喝水,或者要出恭,腿脚不方便。

    沐馨好说歹说才把她们半推半就的撵下去,今夜她还要等一个人出现呢,怎么可以让她们来当电灯泡呢。

    这一次,沐馨并没有等多久,一抹黑影便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沐馨的前,深邃的眼睛看着沐馨,沉声问道:“你还好吗?”

    沐馨坐起来,将他拉着坐在边,紧紧依偎着他,感受着他的气息,一边点头道:“我很好,你不用担心我。你呢,他有没有让你去做什么危险的事?”

    黑影摇摇头,伸手搂着沐馨的腰肢,闻着她发丝淡淡的香味。心不由得舒缓了很多,低沉着声音道:“最近有点忙,没有多少时间来看你,你自己一切都要小心。我也会好好保重自己的,你不必担心。”

    沐馨闻言点点头,两人都沉默了起来,只是静静的感受着彼此的存在。他们并不是没有话说,只是似乎都习惯了这种相处方式,有时候紧紧的依偎在一起,互相感受彼此的存在,比任何多余的话都更让人怀念。

    黑影锐利的眼睛敏感的察觉到了沐馨长裙下裹着纱布的脚踝,不住微微皱起眉头,关心的问道:“怎么了,有人欺负你吗?”

    沐馨甜甜一笑,摇摇头道:“我只是借着人家欺负我的机会,估计让自己脚踝扭伤的,不然我真不知道如何面对西冥邪,每次看到他我都会想起你。”

    沐馨说着,伸手抚上他的脸庞,贪恋的在他的脸上抚摸着,略微酸涩的道:“对不起,我背叛了你。我跟西冥邪在一起,总是避免不了他的触碰,我...。”

    沐馨话还没说完,黑影已经伸手抚在她的唇上,沙哑着声音道:“我知道,我并没有怪你。我知道你不是自愿的,你应该知道我永远都不会生你的气。”

    黑影说完,沐馨已经倾吻住了他的双唇,慢慢的摩挲着他的薄唇。黑影顿了一下,感觉到沐馨柔软的双唇抵在自己的唇上,那温的触感让他忍不住轻哼一声,随即便深深的吻住她的双唇。

    沐馨正在怀念着那种感觉,只是在和黑影拥吻的时候,她的脑海里却不经意的闪现出西冥邪的影,这让她觉得害怕和恐怖,所以她更加卖力的吻着黑影,在心里告诫自己,她的人是他,而不是西冥邪。

    黑影此时心里也在想着,他这个女人,很。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上她的,或许从小时候开始,又或许是从那一刻一切患难开始。他深深不可自拔的上了这个女人,她的欢笑她的冷厉,她的伤感她的一切一切,他都着。

    脑海里不断涌现出他们曾经的画面,黑影心里微酸。如果可以的话,他会立刻不顾一切的带着沐馨走。可是现在他还不行,起码在他还没有能力能够保护沐馨,让她能够安全躲避追杀之前,他不会轻易冲动的带走她。

    他是一个理智的男人,所以尽管此时他的已经被沐馨挑了起来,他还是强忍住将沐馨推开。两人略微气喘的对视着,黑影伸手轻抚着沐馨微肿的双唇,沉声道:“时候不早了,我也应该走了,你好好休息。”

    沐馨依依不舍的拉着他的手,柔柔的看着他,轻咬下唇后才道:“那你小心一点,好好照顾自己。”

    黑影答应了,俯下在沐馨的额头印下一吻,然后便决绝的离开了她的视线。

    而沐馨,在黑暗中看着他离去的影,久久的发呆。

重要声明:小说《猎情:蚀骨爱妃诱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