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御花园再次针锋相对

    这时,房门吱呀一声被打开,采儿手中端着脸盆走了进来,看到眼前这一幕时呆了呆,随后便跪下福道:“皇上,时辰不早了,奴婢伺候你更衣。”

    西冥邪嗯了一声,大大方方的从上走了下来,丝毫不介意自己露的好材被采儿看光光。采儿似乎也没有见过这种场面,整个脸红得像是个苹果一样,努力不让自己去看到不该看的东西,一边为西冥邪更衣。。

    沐馨红着脸站在一旁,看着西冥邪的好材。虽然不是第一次见过男人的体(咳咳,为现代女,偶尔看看苍老师的动作片,不过分吧),但西冥邪的材却是她见过的最好的,健壮的体魄,修长的姿,没有一丝赘,只是后背有一些已经淡了的伤疤,或许是征战沙场留下来的。

    这样的一个男人,无论是份还是外貌,都足以让任何女人疯狂。可惜,她不是其中的一个,她心中的那个人在她看来并不输给任何人,她也不记得自己是如何喜欢上他的,也许是那一次自己危在旦夕,差点丧命那一刻,他不顾一切的替她挡了那一刀,替她去鬼门关前走了一趟。

    也或许是同病相怜吧,他们在这个世上都是没有人会疼的,也许就是因为这样他们才会靠在一起互相安慰取暖吧。

    灵魂出窍的沐馨看起来就像是在看着西冥邪的体发呆,脸上淡淡的红晕看起来更像是羞的红,不过也因为如此,让西冥邪心里那一点仅存的疑惑也消失无踪。

    心里自嘲地笑了一笑,他怎么会认为昨晚的一切都是幻觉呢,她上没有自己的烙印,或许只是他不舍得留下吧。

    不住扬起一抹邪笑,西冥邪好心的挪揄沐馨道:“馨儿,你这样看着朕,是不是肚子饿了?”

    西冥邪这句话里包含的意思可是无限宽广啊,让人无限YY,沐馨一听脸就更红了,急忙收回自己的视线,嗔的瞪了西冥邪一眼。

    原来她不知不觉中看了西冥邪那么久,自己竟然还不知道,听他话里的意思,是把自己当成是一夜N次的女魔头了吧,他的材和样貌的确很秀色可餐,可是她还没有饥饿到那种程度,当然也不会忘记自己此次来的目的。

    只是戏还是要做全的,她羞脸红的样子就能够满足西冥邪的心了,看来她也是个演技超好的人呢。

    一旁正在努力帮西冥邪穿衣服的采儿,根本就听不懂他们之间的对话是什么意思。她只是心里很紧张,毕竟这是第一个面对面的看到一个男人的体,而且这个人还是皇上,那无形中散发出来的迫人气势,让她连呼吸都觉得有些困难,巴不得赶紧穿好,然后走人了。

    一直以来她都伺候在红绫公主边,以前也偶尔见过红绫公主和那些男奴在闺房里厮混,所以终究还是有一点点懂的,只是此时的气氛太过暧昧,她都觉得自己是个多余的人呢,这时候她也才明白刚才婉儿为什么不自己进来,非要让她进来了,哭无泪呢。

    好不容易才帮西冥邪穿好龙袍,采儿松了一口气,随后又将准备好的早膳端过来,低声道:“皇上,奴婢伺候您用早膳。”

    西冥邪挥挥手,淡淡的道:“不必了,朕现在还不饿。”

    说完,走到沐馨的边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在她的耳边低声道:“朕想吃的是你,不是早膳。今晚乖乖等着朕。”

    沐馨红着脸点点头,然后就半推半强迫的把西冥邪给推出门了,这个男人实在太太太危险了,他的靠近都让自己感觉到一股压力,或许这就是做贼心虚的感觉。

    西冥邪出去之后,婉儿也跟着进来了,满脸笑意的对沐馨请安道:“奴婢给主子请安,不知道主子昨晚睡得可好。”

    沐馨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撇撇嘴道:“好,当然好了,简直就是好得不得了,满意了吧。”

    婉儿吐吐舌头,笑容满面的走过来道:“主子,奴婢也是关心你嘛,你睡得好奴婢才睡得好啊。”

    一边说着,一边帮沐馨整理被,当她看到上的那一抹猩红,嘴角的笑意更大,眼里带着一丝不明意味的暧昧,让沐馨哭笑不得。

    采儿一直很安静的帮沐馨更衣,然后伺候她洗脸用早膳,随后又很认真的帮她化妆。其实也不算化妆,只是用尖细的毛笔帮沐馨在额头上花了一朵梅花,唇红什么都没涂。

    沐馨一向不太喜欢用古代的胭脂水粉。她在现代的时候就学过,知道古代的胭脂水粉都是铅粉,如果经常用的话很快就会严重影响到皮肤,也难怪那些古代美女都容易年老色衰,就是因为用水粉过度。

    所以沐馨一直坚持不擦粉不上胭脂,素净的一张脸上白里透红,柳眉修成月牙形,朱唇略微红润,看起来清爽可人,比起那些拼命在脸上抹粉的后宫嫔妃们,沐馨看起来更独特更清纯。

    今天沐馨穿了一件桃红色的绣花裹,将她雪白的丰满包围起来,外罩一件嫩黄色的梨花绣边外衫,

    同色的腰带缠在她的纤腰上,更是凸显出她凹凸有致的材。三千发丝简单的挽起一个流苏髻,整个人看起来显得很是清新脱俗,多了一分俏皮可

    采儿脸上写满了惊艳的看着沐馨,不无羡慕和赞叹的道:“主子,你今天看起来真漂亮,就像是仙女一样,不食人间烟火。”

    沐馨呵呵一笑,敲了一下她的小脑袋说:“我要是真的不食人间烟火的话,估计早就饿死了,那时候就不去仙女,而是饿死鬼了。”

    采儿略微窘迫的笑了一下,习惯的摸摸自己的双臂,却不小心碰倒了尚未痊愈的伤口,痛得微微皱起眉头,却不敢让沐馨知道。

    沐馨也没有察觉到,心里灵机一动,对采儿和婉儿道:“你们去准备几个花篮,跟我去御花园采花。。”

    采儿闻言还没有反应过来,愣愣的问道:“主子,你要采花干什么?”

    婉儿一听便笑了起来,眨巴眼睛道:“主子这是要采花回来泡澡呢,不过主子,你还是留在宫里吧,让我和采儿去就行了,外面的阳光太猛烈了,万一晒伤就不好了。”

    沐馨却神神秘秘的笑着摇摇头道:“非也非也,主子我采花大有用处,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说完,便不理会不解互望的采儿和婉儿,翩然飞出了宁馨阁,朝着御花园的方向走去。

    采儿和婉儿急忙拿着花篮跟了上去,三人很快就来到了御花园,现在正是百花齐放的季节,白的粉的黄的紫的,品种多的让人眼花缭乱。微风轻轻吹过,立刻带来一阵浓郁的花香,让人不住嘴角上扬。

    沐馨深吸了一口气后,转过头笑着对采儿和婉儿道:“花篮你们带了吗?”

    “带了。”两人齐齐举起手中的花篮,一人手中就拿了几个。

    沐馨突然想起了一个词:采花大盗。她们三人现在看起来还像的,忍俊不住的笑了一下,看到采儿和婉儿莫名其妙的眼神,沐馨轻咳了一声,正色道:“记住,要采些新鲜的花瓣哦,什么颜色的都要采,知道吗?”

    两人再次点点头,婉儿忍不住疑惑的问道:“主子,你要采花瓣究竟是要干什么用呢?除了泡澡之外,还有什么用处吗?”

    沐馨莞尔一笑,摇晃着自己的手指道:“我让你们采花瓣,是想用来做蔻丹的,现在的蔻丹太单调了,我用花瓣可以制出很多种颜色和香味,而且可以在上面画图案,而且花瓣是天然无刺激的,保证比现在的蔻丹好多了。”

    两人闻言惊奇的瞪大了眼睛,似懂非懂的点点头,随后便分工合作,分头去采集花瓣了。沐馨也提着花篮游走在花丛间,寻找着自己喜欢的花,丝毫没有注意到正朝着自己走过来的红绫。

    红绫的贴宫女水奴远远的便看到了沐馨她们三人,于是很狗腿的提醒了红绫,让她想起那天受到的羞辱。红绫果然二话不说,狠狠的咬咬牙朝着沐馨走了过来。

    冷哼一声,红绫很不屑的开口讽刺道:“本公主还以为是那个女人这么不修边幅,原来是你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从冷宫里跑出来的弃妇呢,莫非皇上已经厌倦了你,所以你难过得连整整妆容都没心了。”

    沐馨闻言直起来,看了一眼红绫,略微好笑的撇撇嘴道:“原来是红绫公主啊,难为你把脸涂得那么白,我差点就认不出来了,刚才还以为是夜晚才会出来的‘人’呢。”

    沐馨话中有话的讽刺回去,立刻让红绫公主的脸色多了一抹红色,见她一脸笑眯眯的样子,她气就不打一处来,伸手拍掉沐馨手中的花篮道:“你竟然采本公主的花,这些花都是本公主从北漠国移种过来的,你没资格采。”

    说完,还气愤的伸脚在花瓣上狠狠的踩着,脸上满是痛快的表,挑衅的看着沐馨。

    沐馨无所谓的一笑,耸耸肩道:“既然红绫公主不肯割,那就算了,反正我也没什么兴趣。”

    沐馨说完,就想转走人,可是红绫却抓住了她的手,气哼哼的道:“不准走,你摘了本公主的花,那有那么轻易就能够走,你当本公主是什么人。”

重要声明:小说《猎情:蚀骨爱妃诱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