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孕事风波(5)

    莞嫔看安若素怎么也不接受的样子,不住的扬声轻笑眼角飞扬着抬高“在这深宫之中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说完,顿住了声接着道“我还告诉你,其实那嬷嬷一早就知道了夏离心的行为,可是她故意放过了夏离心,因为有人示意那嬷嬷,尽早的让这后宫的妃嫔怀上的孩子,不管用什么方法。嬷嬷减轻了药的份量,再加上夏离心的抠喉行为,也就有了现在她怀六甲成了夏婕妤的时刻,看吧,她很聪明,有的是一番的心机!”

    安若素知道这个所谓的有人示意指的是谁,无外乎是二皇爷,他被公孙卿和皇上得走投无路,只能用此法来皇上就范。夏离心是幸运的,却也是不幸的。

    “如今夏离心在这后宫可谓风生水起,不管想要什么只要肚子,一切都有了,可再过几个月,她会如何,那可就要看她的造化了!你猜,最后她肚子里的孩子会是生,还是死?”莞嫔浅笑着挪动步子走在了安若素的边,贴近的说道。

    安若素很是机警,她转头上上下下的打量着面前的莞嫔,为什么她能够洞悉一切的事,就算她是皇后边的人,皇后也不会傻到将一切都告诉她!犯上作乱是诛九族的大罪,为什么,她可以知道一切,洞悉一切!

    “你究竟是什么人?”心中诧异的同时,安若素已然快速的开口发问。

    什么人?莞嫔不由的发出一声冷笑,这后宫之中哪里有人,大家都不过是一群活着的行尸走罢了,自己也不过是这其中的一个活死人!“安若素,你说在皇后和二皇爷这般严密的周全保护下,夏离心能够安然无恙的生下孩子吗?”

    第二遍,这是莞嫔第二遍问她,这孩子究竟是生还是死,安若素紧皱着眉头,不明所以的看着莞嫔!曦光中,她的朱唇泛着莹润的亮泽,绚烂美丽的容颜在此刻显得越发的张扬,有一瞬间,自己似乎都因为这个容貌有些迷了眼,闪了神!

    “不敢么?”在安若素未出声前,莞嫔却再一次的说道。

    就安若素看过的后宫小说,宫廷电视剧,但凡这宫里有宫妃怀了孕,必然,那些人都会想方设法的做着手脚,让孩子不能出世,电视剧里的那些都是假的,你可以无所谓,可这会,安若素处的地方是真实的后宫,这里真实的存在着一切,她不是不敢说,而是不想说,答案其实在这几天已然萦绕在心头,不过是她一直不想去承认罢了!

    夏离心有孕威胁着的是整个皇朝的未来,首先不放过这个孩子的人就是公孙皓,一个威胁着他帝王之位的孩子,一个随时可以颠覆整个皇朝的孩子,早在出现之时就已经注定着他不能出世的结局。帝王无,尤其是在这个关键点上,更不可以有,这些子,公孙卿总是会将莫大夫和冷然召见到书房三个人在书房里一待就是好久,为的无非也是这个!

    夏离心借皇后的手保护自己是对的,而借皇后的手便等于借了二皇爷的手,这样便加重了公孙皓下手的难度,所以,夏离心依然安然无恙,无非,也是她误打误撞的选对了一步棋而已!

    “妾子有些不适,就不在这里陪莞嫔娘娘聊天了,妾告退!”安若素的脸因为莞嫔所问的问题变得有些苍白,她草草的福了随意的扯了个幌也不管莞嫔是不是答应就带着小茜转离开,仓皇的步子预示着她心中的慌乱无措。

    在这样一个封建等级如此明显的时代,安若素知道,公平这个字眼对这里的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可笑的,她可以不要求公平,可她依然会怕血,怕流逝的生命,好像当初死去的影儿……

    安若素几乎是带着小茜一路狂奔着走出皇宫,回到王府时她的脸色也没有丝毫的恢复,毫无血色的脸引起了公孙卿的担心,这些天看着她时常的进出皇宫,他就已经有些不想让她进宫,奈何公孙皓坚持,他也没有办法。

    “公孙卿,皇上会杀了夏离心肚子里的孩子吗?”回到洗梧苑的安若素在见到公孙卿后的第一句话便让公孙卿的大脑有些充血!

    安若素的话显然吓到了几个在旁随侍着的丫鬟,好在魏嬷嬷老道,不用公孙卿示意,她便快速的带着一众的丫鬟全都退出了屋子,随后将门一并关上,在屋子的门关上的那刻,公孙卿才将安若素的手牵住,将其拉进了自己的怀中,安若素的手凉的吓人,这皇宫当真不是个好地方!

    “素素,我不想骗你……”安抚着怀中的安若素,公孙卿的手轻轻的抚着她墨黑的秀发之时,浑厚的嗓音已然开口,很是温柔“以目前的势来说,牺牲这个孩子是最好的办法!”用一个未降生孩子的命换三军将士整个皇城的幸运,这个交换太过值得,这个孩子早在伊始就是不应该出现的。

    听着公孙卿的回答安若素没有显得过分的激动,早在一开始她就已经知道,左不过一直都是她在自己骗着自己而已。自己来自现代文化差异社会平等和这里是天壤之别,就算她很努力的去适应,可不管在怎么适应,她骨子里的东西始终是无法抹杀干净的。好在,公孙卿对自己一直都是坦白着的,他没有敷衍或者是欺骗自己!

    安若素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的搂着公孙卿,好像下一刻松开,她会失去一切一般!

    “素素,你好好的待在王府,我会回禀皇上,说你最近子不适,陪伴夏婕妤的事还是找别的人代替,这趟浑水我不会让你去趟,别担心,一切都会过去的!”

    “嗯!”

    安若素长叹着一口气之后,她闭着眼睛只是纳在公孙卿的怀中,改变不了只有接受,她接受不了那种鲜血淋漓的场面,那就选择不看,人总要学会逃避,学会顺从的。命运,有的时候并不是你说能抵抗就能够抵抗的了的,毕竟在早已经注定好的一切面前,你太过渺小!

    一整天,安若素就这样待在公孙卿的怀中闭门不出,公孙卿知道她心不好,也就这么任由着她待着。两个人看着天上的那一轮红渐渐的下沉,换成了一轮弯月挂在天空。

    朦胧的月色带着残缺的美悬挂于灰淡的夜空,清冷孤寂的夜色让安若素有些想家,想爸妈,想死党,想关于那里的一切……

    “王爷,王爷……”在安若素神游太虚之时,门外的李毅却已经焦急的出声疾呼,满满焦急的话音抽回了安若素的神志,李毅是公孙卿边最贴之人,这么晚来找公孙卿,不用想也知道必然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安若素坐正了子的同时,公孙卿却已经开口让李毅进了门。“王爷,宫里来人让王爷速速入宫!”进了门的李毅顾不得任何的虚礼,径直的走向了公孙卿,开口说道。

    疑惑的神出现在了安若素的脸上,这么晚,有什么大事至于这样劳师动众,二皇爷要反,也不该是在这个时候!

    “发生了什么事?”公孙卿的脸上浮现着的是和安若素一样的表

    李毅听公孙卿的问题之时,眼不由的看向了一侧的安若素,最终直言不讳“皇上边的太监来报,莞嫔傍晚时分带着宫女闯了夏婕妤的明光,将一碗红花灌进了夏婕妤的嘴里……”

    “腾……”李毅的话还未说完,安若素竟觉得自己体好像在瞬间被人抽干了所有的力气,腿软的她站不住的差一点跌倒在地,好在公孙卿眼明手快的拖住了她的子,不然这会,她已经跌倒在了地上!

    “备马进宫!”在扶着安若素坐在一旁的凳子上时,公孙卿连衣裳都没换一件便带着李毅打算出门。

    “带我一起去……”才转,公孙卿的衣袍却已经让安若素紧紧的揪住,安若素苍白的脸上泛着常有的坚定!

    “素素,这件事我不希望你插手!”公孙卿顷刻间有些犯难。

    “带我一起去!”安若素再一次的说着同样的话,她不相信,莞嫔,那样一个明媚无暇,聪明伶俐的女人,会那么傻,那么明目张胆的直闯明光杀掉夏离心腹中的孩子,明明上午的时候,她还在那里和自己说着话,她比谁都知道做下这件事的下场。

    皇后,二皇爷,光是这两个人就已经够她死上一万次,尤其是二皇爷,莞嫔就算再争对夏离心,也根本没那个必要做下那么蠢的事

    拗不过安若素的坚持,公孙卿最终带上了安若素两人共乘一迹向着皇宫飞奔着而去,一路得了令的城门守卫直接的给他们放了行,马蹄的踩踏声回响在空旷的青石板道路上。

    静寂着的后宫在这一刻喧闹异常,此刻,御书房外聚集着一众的大臣,这些大臣之中自然包括着二皇爷,莞嫔的父亲,还有夏离心那个一向抬不上面的父亲。他们的到来为的是什么不言而喻,公孙卿冷着脸快步的踱进了那个紧闭着的御书房,留下那些等在门外的人一众傻眼的神色。

    而安若素则快速的奔向了明光的方向,浓重的血腥味弥漫在整个宫道之上,漫天的血色无法形容。

    门内,安若素看着宫婢老妈子端着一盆盆的清水进入屋内,又带着一盆盆浑浊的血水走出门外,太后皇后一众的宫妃各怀心思的待在门外,那些宫妃的脸上带着一众悲哀之色,很是竭尽所能的表现着哀伤,而安若素只是呆呆的站在那里,双脚犹如被灌了铅一般的寸步难行。

    直到那一声尖锐的哭喊声打破着明光之时,她才抽了些神志……

重要声明:小说《王妃要当家:宝贝,别嚣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