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孕事风波(3)

    安若素知道自己想定会心的愿望只是奢求之后也就只能淡若的接了旨意进宫

    水雾色的蜀绣对襟逶迤长裙裹住了线条分明的面料上手绣的蔷薇花刹那芳华般的绽放惊艳动人细长的腰带束住了纤细的腰长袖飘然轻施脂粉长发绾起回心髻上簪一对简单的和田玉钗很是简单随意

    待自己这边一切装扮完毕之时那边的公孙卿亦是一月白色的织锦长衫水滑泛光的面料将他原本有些冷峻的容颜浸透出一丝儒雅的气质玉带裹腰玉冠束发端这般瞧着公孙卿的颜不输任何一个人尤其是现在不在吃那些药之后如刀削雕刻般的容颜越发的帅气起来

    “好看么”在小茜仔细的为公孙卿整理完衣衫之后他浅笑着扬唇问着安若素

    “一副皮囊而已”安若素鄙夷的转头大步的踏出了洗梧苑向外走时却看见一大清早冷然和莫大夫两个人竟然已经坐在了长廊出的一座石桌下正执子对弈很是入神

    自从莫大夫得到公孙卿的命令赶回王府之后莫大夫和冷然两个人一见如故之下成了忘年的莫逆之交冷然不大说话可在莫大夫后因为交流医药之事话竟然多了起来只是毒舌之名依旧不改冷心在没人陪她的况下这些子去了安在山那里听小茜说安老爹在冷然的陪伴下整体开心的笑的合不拢嘴

    公孙卿当真说到做到真的就把冷然留在了王府临出门前多看了一眼冷然安若素由魏嬷嬷搀扶着出了门上了马车

    将近一炷香的时辰马车便停在了顺贞门前巍峨磅礴的气势毫无任何消减的皇宫矗立在安若素的面前突然的她倒有些不怎么想进去了

    “走吧”公孙卿像是看穿了安若素的心思上前拉住了安若素的手牵着她进了大门两人先是去了寿安宫像太后请安随后公孙卿自己去了御书房和皇上商议事至于安若素在前脚踏出寿安宫时后脚夏离心边的宫女就巴巴的候着把她给带走了

    一路上安若素心里不停的打着鼓那次宴席因为冷心的事夏离心那股恨不得吃了自己的眼神她犹记在心为什么夏离心倒像个没事人般的竟然还有心思来找自己她竟一点都不在意么

    心中冥想万千之时人已经到了明光的门口门外夏离心边的贴宫婢在见到安若素后忙不迭的出来相迎那份殷勤让安若素有些招架不住

    进了安若素瞧见了前呼后拥着的夏离心刚刚怀有一月孕的她看起来显得十分单薄和苍白看她捂着帕子不停的在一旁干呕样子十分的痛苦下人们更是尽心尽力小心的伺候着安若素心有不忍的撇着嘴

    “姐姐来了”好不容易缓过了神夏离心连忙的坐直了打算从榻上起

    “还是别动了好好的躺着吧”安若素赶紧出声制止了她的举动盈盈拜福

    四月里的微风带着鲜花的暖意吹进披散着长发的夏离心在此刻看上去十分的弱轻怜“你……还好吧”宫婢给安若素搬了一张圆凳放在了榻边安若素就这么看着夏离心一时间有些语塞最终问了这一句话

    夏离心的脸色苍白前些子因为失宠而消瘦的脸颊在这会因为怀孕吃不下东西显得更加的脱骨只是眼里原本的冰冷在此刻被母的光辉所替代手抚上依旧扁平的腹部她轻轻摇着头“天可见怜让心儿有了皇上的骨心儿自然很好许久不见姐姐了姐姐还好吗

    自从上次家宴之后安若素确实很少进宫就算进宫也只是去太后宫里坐一坐尽量避免见到夏离心或者是这深宫中的任何一个人

    “嗯我也很好听太后说你每天都把吃进去的东西全都吐了出来我过来的时候太后让我将新晋的血燕给捎了来一会命小厨房煮了补补子吧”安若素低头喝着杯中茶水微微一笑

    她觉得这会的感觉很是怪异明明已经疏离许久的两个人这会却在这里装着亲昵好比是假面木偶一般觉得气闷的安若素这会只希望能够快些的找些事打发些时间或者她能够早些离开她着实在这里待不住

    “姐姐你还在怨我吗”在安若素捧着茶杯不知该如何是好之时夏离心却已经快速的开了口这是一个沉重的话题一时之间安若素倒有些不知该如何回答

    “婕妤娘娘说的什么话有哪里需要怨娘娘的吗娘娘如今有了还是好好的保重子才是最要紧的其他的一切还是不要乱想了”安若素尴尬的咳了咳随后转换着眼神敷衍着说道

    安若素这会真的不知该说些什么看着夏离心满心期待的神色她的耳边响起的却是公孙卿对她所说的一切若这一胎是女孩便罢若这一胎生下的是个男孩在他们布局还未成熟的况下很有可能发生难以挽回的局势……安若素的眼神就这么紧紧的盯在夏离心还未凸起腹部一时之间闪了神

    恰巧此时夏离心的保胎药由着边的宫女端了上来看着宫女拿着银针在药中几番试探安若素知道夏离心对这一胎很是在意说来也是公孙皓继位以来后宫后宫内的女子也算是颇多的如今才有了她腹中的第一胎换谁能不在意呢可一胎对公孙皓来说却是一道实打实的催命符此刻他们哪里有对新生命出生的喜悦的期待有的只是对后形势的考量

    夏离心在泯了两口汤药后又是一副作呕的样子看她万般痛苦看不下去的夏离心忙不迭的命人去寻了酸梅来给她镇吐折腾了好一会她才勉强的又喝了点燕窝粥就这般虚脱的躺着安若素在一旁看着只觉得怀孕真不是个人能承受的事夏离心比自己还小在现代说出来就是个高中生自己还是个孩子这会在这里却要当娘了不由的觉得有些荒谬

    为夏离心掖好被子之时安若素的手已然让她牵住此刻夏离心凄凄唉唉的半躺在眼里泛着泪光安若素不明的看着她便听她口中慢慢开口道“姐姐我其实很害怕皇上……皇上他好像并不喜欢我怀有”说完后一行清泪很是适宜的滑过脸颊越发柔弱起来

    自从查出她怀有孕以来公孙皓当即的晋封了自己的位分他也是三不五时的来明光看望自己可眼里完全没有和她一样的期待反而有的时候会看着她的肚子不停的发着呆眉眼里带着难以言说的夏离心将心中的疑问尽数道出安若素在一旁听着也不得不感叹一句

    有了孩子的女人果真是相当敏感的安若素听夏离心这般却也只能在一旁柔声的一番劝慰“你想多了听王爷说最近边关事忙你怀孕又赶上了多事的时候皇上才会这样别乱想了

    “兴许吧……”夏离心不笨自然听得出安若素话语里的勉强和敷衍她只是一声叹息随后垂低了眉眼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好奇的开了口“姐姐你嫁与睿王爷也这么久了是不是也快了可有消息

    “诶”安若素一时未曾反应在反应过来时知道她说的是自己对于怀孕若是夏离心不说自己还真的没有想起来过自从嫁到睿王府大大小小的她也发生了不少事她好像还腾不出时间来让自己怀孕吧

    “姐姐听说王爷的子最近好了大半皇家贵胄哪个王爷不是三妻四妾的你也该加紧生下睿王府的世子这样子才能坐稳嫡王妃的位子”夏离心看安若素一脸茫然的样子继续开口说道“别怪妹妹在这里多嘴姐姐总是要未雨绸缪才是离心在这宫中的子算不上长却也在如今才明白一切的恩缠绵抵不上一男半女来的牢靠天家之子之戚躲不开的妻妾成群姐姐若现在还不上心待将来只怕就晚了……”

    安若素听着夏离心的话心里不知该作何感想只想说这丫头的心眼确实比以往来的多来的细了很多这就是成长抹去了一切纯真本下的成长

    “谢婕妤娘娘提醒”安若素泯了杯中已然凉透的茶水尴尬的笑着原先她还有些担心初初怀孕的夏离心这会她竟然觉得自己的担心实在是多余了面前的这个夏离心再不是那个在御花园内被人欺凌的无法还手的懦弱丫头她的心计足矣保护她自己

    就这样两个人在一起待了将近一个时辰左右皇上边的贴太监才来传话说公孙卿已然等在了顺贞门处安若素自然忙不迭的福告退现如今她竟然觉得和夏离心待在一起是一种折磨真是可叹可笑

    走在出宫的道路上时安若素却没来由的想起了夏离心所说的话皇家贵胄哪个不是三妻四妾公孙卿有一天也会像老王爷那样娶个三四房回来么如果是这样她该怎么办她不能用现代人一夫一妻的思想来要求公孙卿可也做不到能够大度的看着他左拥右抱……

    心中冥想万千之时人却已经到了顺贞门那里公孙卿茕茕孑立在这煌煌气势之下看着英气就连几个走过的宫女都忍不住的回头多看了两眼不可否认子大好后的他没了那份病色人越发的帅气看着那些宫女含羞带怯的模样安若素将三妻四妾的话当真的放在了心上

重要声明:小说《王妃要当家:宝贝,别嚣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