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身败名裂(1)

    手臂上那深浅不一的伤疤告诉着她现在的自己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别说是晚上连白天的时候她都不敢再照镜子他们母子在这里活得像滩烂泥公孙卿和安若素那里却每天嘻嘻哈哈的活得那样滋润看着他们天天挂在嘴边的笑容自己就狠到不行她要想办法想办法把安若素拉下来公孙卿不就是多了安若素这个女人才会咸鱼翻的嘛她就不信她没有法子把这个女人的名声弄臭

    深夜安若素看着手上探子给她的消息眉头不由的皱成了一道川字刚进屋的公孙卿看到了书桌前皱着眉头的安若素心中一阵狐疑不由的上前接过了安若素手中的字条上面写着几个小字“二夫人遣人买了**

    **那是安若素生命中的一根刺若不是因为那**她就不会稀里糊涂的**给公孙卿让他吃干抹尽占尽便宜还美名其曰说是他很吃亏的当了解药他是自己的恩人可这会安若素不懂曹梦华这个女人**药是为了做什么

    “这些天进出门小心些遇见曹梦华不管是什么东西都要格外的警惕”公孙卿原本温和的面容在见到那条字条的顷刻之间变了脸色安若素听话的点了点头这次她一定会乖真的

    贼心不死竟然还在想用下三滥的办法来把安若素赶出王府胆子真的是越发的大了公孙卿将手中的那张字条碾成了粉粹之后面露着凶色

    二夫人遣人去**药无非是想用她来对付安若素将安若素的名声弄臭试问一个在王府之中与人乱来的王妃谁能容得当安若素成为千夫所指之人而被赶出王府只是没了安若素的公孙卿不过还是个没用的病秧子届时一切还不又都重新回到了远点一切都依然还是他们来掌控

    二夫人在心中打满着这张美满的算盘却不知道早在一开始他和公孙斐边就有人监视一举一动都会有人汇报若是输二夫人和公孙斐两个人最致命的便是输在她们想的从来都不够广不够细他们永远局限在一个地方所以才会输的那么惨烈

    深夜夜幕笼罩着大地一轮皓月高悬在天空围绕着那一轮皓月旁的几粒稀疏星星闪动着微弱的光芒快活地眨着眼睛夜雾袭来的夜晚依旧承袭着那种凉意

    安若素因为处理了几本账册一下子弄的有些晚走到半路陪着自己的小茜想去寻个灯笼夜里走路好走写这会她就只能坐在这里干等着夜里本就一个人坐在这里她越发的觉得浑毛毛的

    正察觉到不对劲之时隐隐的她闻到了冷风之中传来的那一阵酒气在她机警的转头之时一双大手却已经不容她挣脱的强行将她纳进怀中

    “安若素你这个狠毒的女人就是因为你我什么都没有了你知不知道的你知不知道”那浓烈的酒气对着安若素扑面打来安若素吓得用尽力气推离着那个使劲想要将自己抱进怀里的男人不惜的挣脱不开时安若素下了狠在公孙斐的手臂上咬了一口吃痛的他借着酒劲愤然的就扇了安若素一个巴掌

    安若素被打的倒在了地上手心被尖锐的石子割破了手划开了一道口子顿时血流如注而站在她前的公孙斐却已经恼火的骂骂咧咧道“女人公孙卿那个病的快死的男人碰你你就给我这个正常的男人碰你你倒扭捏起来了你以为你是什么说到底也不过是个给男人用来发泄的物件我就不信今天我就碰不得你了

    疯了魔的公孙斐边骂着边朝着安若素扑了过来安若素对着他的命根子就是一脚他猝不及防疼得跌在了地上安若素快速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打算逃跑却没想到公孙斐伸手拉住了她的腿让她狠狠的一绊跌在了地上膝盖再一次的受伤这次确实疼的连站起来的力气都在不有

    “女人你帮着公孙卿害得我一切都没有了我今天就在这里把你给要了好歹我也算是得了他公孙卿的一样东西早在你进府的时候我就想尝尝你是什么滋味了今天可是你自己撞上来的你这个女人!”在安若素疼的没有半点呼救的力气之时公孙斐作势便想扑上来安若素的手握着刚才滑过她手的石头狠狠的砸在了他的头上石头磕破了额头留下了汩汩的鲜血安若素乘此机会大声大叫奈何帐房这个地方并不似他们所住的园子处有那样多的护卫守着在大喊了几声无果之后安若素只能拖着流血的腿不停的向光亮处求救而走

    在安若素的是跌跌撞撞不停流血着的公孙斐喝了酒被安若素打伤了头的他这会有些看不清眼前的路好不容易安若素看到了那一丝名色的光亮之时看到的竟然是一张狰狞着的脸二夫人此刻打着灯笼犹如鬼魅一般的出现伸手轻而易举的就把她推在了地上狰狞的脸在这一刻露出着凶恶

    “女人你往哪里跑你还能跑什么原本我还打算给你灌个**让你随便找个男人睡了然后把你赶出王府不过你现在这样也好等我儿子睡了你我就把你推到池塘里淹死我倒要看看谁还能够阻挡我们母子的路

    “你疯了”安若素看着面前这两个已经入了狂的母子大声的喊叫道希望有人能够听到尖叫之声前来救她

    “那个小丫头已经让我打晕了这会谁都不会再来帮你认命吧安若素你原来也有这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时候”二夫人很是得意的在安若素面前放肆的扬声大笑那笑声让安若素打着寒碜

    “你把我们母子害的那么惨这会也该让你尝尝什么叫痛不我儿子说的不错公孙卿把什么都抢走了那我儿子就把你抢了这样不是很公平嘛

    在二夫人放肆大笑的期间公孙斐却已经胡乱的抹去了额头落下的鲜血依然成为了禽兽的这对母子完全失去理智看安若素不停的挣扎二夫人竟然上前亲自按住了安若素的双手上的长衫让公孙卿撕下露出粉色的抹之时安若素使劲的用尽权利挣扎不停的尖叫摇头却被二夫人用手捂住了她的嘴安若素的眼泪模糊了视线当感受到她凉透的皮肤感受到那一阵令人恶心作呕的摩挲之时不知是哪里来的用力她想咬舌自尽生时她绝对不愿意让公孙卿以外的任何一个玷污

    当她闭上眼用力的咬下自己的舌尖只是尝到了腥甜的味道却并未感受到疼痛时她以为是公孙斐发现了她的意图此刻失去了任何辨识能力的安若素只是用尽着全力死死的咬着口中的那根手指

    “姐姐你快松嘴你会把姐夫的手指咬断的我是心心啊姐姐……”

    “女人快松口你没事了听见没了听见没有……”

    在她觉得自己快要咬下那根手指时安若素听到了两道熟悉的声音安若素吓得睁开了眼睛松开了口这才发现撬开她嘴巴的那根手指是公孙卿的在她吓得惊慌知错之时安若素跌进了那个怀抱失声大哭

    “公孙卿对不起对不起……”在她一遍一遍的说着对不起之时冷然已经脱下了自己上的外披在了安若素的冷心也粗略的为公孙卿将手指做了包扎都已经咬到了骨头若是真的么咬到舌头上那她姐姐还活不活了忿忿的想着冷心站了起来狠狠的踩了两脚在那对倒在一旁的母子

    “没事了没事了”公孙卿柔声的安慰着慌了的安若素满是心疼若他再晚来一步究竟会发生些什么料想不到的事他不敢想怎么也不敢去想

    冷心狠狠的在公孙斐的上使劲的踩着发泄着心中怒气之时冷然却在二夫人的上寻到了一包**正打算扔掉之时安若素却怎么也气不过的擦干了眼泪忿忿开口

    “别扔”叫住了冷然

    “这种害人的东西留着做什么”冷然不解

    “把那包东西一人一半塞进他们的嘴里把公孙斐扔到狗舍去把二夫人扔到马棚里”敢对她做这种禽兽不如的事那这会就别怪他不仁不义

    “你想做什么”公孙卿不解出声问道冷然亦是在一旁看着她

    “他不是想做那种禽兽不如的事我就让他去和禽兽做我今天要他公孙斐彻底的名声扫地让他这一辈都抬不起头做人一辈子都抬不起头

    “敢碰我公孙卿的女人他也是该付出点代价”说着公孙卿便拿过了二夫人拿包祸害人的**将他们一一的塞进了公孙斐和二夫人的嘴中命李毅带他们去该去的地方随后抱着安若素带着她向着老太君的住所而去

    夜才刚刚开始而已

    睿王府本该寂静无声安然入眠的深夜却在这一刻之后再也掩不住那份安静安若素双手紧紧的搂着公孙卿的脖颈强忍着浑的疼痛不让人擦去一点的血迹等着额头嘴角的血慢慢的干涩口中的那抹腥甜依然存在此刻她心中燃烧着的那股熊熊怒火似要把她撕裂一般

重要声明:小说《王妃要当家:宝贝,别嚣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