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回府(3)

    可这些子公孙卿为了寻找安若素,竟然连药都不在服用,没了加料的汤药作用,他面容疲惫却没有多少的病色。公孙斐这下子更是急的犹如锅上的蚂蚁,每天的除了等着人来报安若素的消息外,没有丁点的办法。公孙卿不喝药,他不能强他喝,现在王府上上下下的人都因为四夫人的话,怀疑他们母子便是绑架安若素的主谋,现如今面上最不能动的人就是他们母子,若是一动,必会引起无数牵连,到时候,只会功亏一篑!

    深夜,月上中天温柔皎皎,这皎皎月色下树影斑驳,三月的晚风轻拂着边的纱帘,晃动的纱帘如晨起阳光下的薄雾,浮动蔓动,曼曼的月色熏染着一个祥和平静的夜晚,而在着看似平静的月色下,涌动的却是人心的躁动和不安。

    昏黄的灯影下,一袅袅纱衣的四夫人正坐在灯旁,手中持着一个银色响铃,红线穿着的铃铛看着十分的平常,旁人看见也只当是寻常人把玩的物件而已,而那铃铛却是安若素上蛊虫的母蛊,若幼蛊未死,母蛊便一直会有反应。当听到安若素已死的消息时,她仔细的检查了铃铛中困锁着的母蛊,发现它安然无恙,也就是说现在的安若素根本没死。

    她离开睿王府这么久竟然没死,噬心之痛究竟是她熬过来了还是她上的毒让人解了,能够承受两次噬心之痛,一个柔弱的女子,可能么!一时之间四夫人不敢确定,她能够打包票安若素被绑架和公孙斐母子有撇不清的关系,却不敢打包票安若素究竟是承受过来,还是已经解了蛊毒,唯一的试验方法,便是安若素回到这王府中,她催动母蛊。

    而现在最要紧的便是找回安若素,不然别说是安若素的命,就连她原本策划好的一切都会付之东流,若这府中的一切再一次回到公孙斐母子手中,她就真的不知道该用什么方法从那对诈狡猾之人手中夺回一切,所有的一切都系在了安若素的上。

    此刻,四夫人涂满着嫣红色蔻丹的纤细指尖一点一点,一下一下若有似无的敲击着手下的檀木圆桌,心慢慢的下沉着。而门外,她的贴侍婢莲儿却已经轻声的敲门,带来了她派出去的人寻来的消息。

    “进来!”理了理衣衫的四夫人冷声说道,将手中的铃铛隐藏在了宽大的袖摆之下。

    “夫人。”莲儿恭敬的福,得到四夫人的示意后,上前,俯在四夫人的耳边一阵的耳语。

    在莲儿说完一切过后,她的脸越发的沉了三分。“难道就真的一点消息都找不到么,父亲养了那么多年的探子,就这么没用!”语气中带着责备!

    “期间他们也曾杀到几只飞向王府的信鸽,可信上尽是些看不懂的文字,那些探子用了所有的解密方法,也解不开这其中的意思,他们也曾寻找过信鸽的出处,发现是山林中的野鸽被人驯化后才成的信鸽,探子们也曾去找过,可什么也找不到,那山林之中瘴气太重,人进去不过一刻就会因为呼吸困难而中奇毒,是不能住人的。这信鸽应该是江湖中人传递消息的,估计是给三公子的!”

    能和江湖中人搭上消息的,在这个府中除了公孙斐还能有谁!莲儿这般的猜测的说道。

    “该死的,一帮的饭桶,没用的东西!”被急了的四夫人忿忿的掸落了手边能够掸到的所有东西,发泄着心中的怒气。

    “夫人息怒,奴婢已经命他们在下去寻找,只要王妃没死,总是有办法能够找到的,难道一个大活人,还能凭空消失了!”看四夫人这般生气,莲儿这会也只能用心的安慰她,让她宽心。

    等,再等,安若素能够熬过一次毒发,熬过两次毒发,可她的心就那么大,能够容得下蛊虫吞噬几次,若在发作一次,可就真的是回天乏术也难救她的命,她若一死,自己所布置好的一切,全都成了过眼烟云,一切都成了泡影。

    “告诉底下的人,我不管他们用什么方法,一定要给我把安若素找出来,要尽快的找到,不然,我不会让他们好过!”四夫人下了最后一道通牒,安若素必须在第三次毒发前回到王府,这样,她的计划才不会亡,她才会有希望用公孙卿唯一的软肋来他交出王府的一切。

    如若不然一切都成了空,莲儿得了命令,正准备退下时,却听到四夫人再一次的叮嘱“还有,告诉底下的人,找到安若素要将她好好的保护,以防遭到不测,公孙斐手上的人可不是吃素的。他这会最巴不得的就是安若素真的死了,这辈子都不会回到王府。懂了么!”

    “是!”莲儿点头,躬退下。一切归于平静后,四夫人的手依然不停的敲击着手下的桌面,心中祈求,安若素,在这一刻,你只能好好的回到睿王府,这样,才能救你自己,帮我!

    清晨,这山林之间的世界在阳光的照耀之下显得格外的清亮,早的阳光带着湿气的温润穿透着这充满生机的世界,天边的霞光伴着金色的阳光折在山下的一汪溪水之中,泛起粼粼的波光。

    安若素蹦蹦跳跳的走在冷然和冷心两个人的前头,欢脱的像是一只离巢的小鸟一般,惬意自在。这几天赶路,她整个人兴奋的不行不说,还非要拉着冷心冷然一道看着她们早已经见惯了的山林世界。

    山下,绚丽的朝霞之中存在着一处幽静的山落村庄,在朝阳的升起之时,家家户户的烟囱上冒出这缕缕的炊烟,浓郁乡土气息在这一刻淋漓尽致的展现。

    下山时,冷然给了安若素一只人皮面具帮她戴在了脸上,“你乖乖的把它戴着,如果那些绑架你的人知道你还没有死,回头再绑你一回,我可没有办法救你!再者说了若是主谋希望你死,沿路一定会派来追杀你,所以,万事还是小心为上!”

    安若素听后便乖乖的点了头,冷然比自己想的周到,就这样,她乖乖的带上了人皮面具,这张和冷心八分相似的人皮面具在外人看来,怎么样也是一对可的姐妹花,加上冷心叫自己姐姐,安若素也改口叫冷然哥哥之后,三个人就这么兄妹深的上了路,偶尔遇到几个路人,他们怎么也看不出来,安若素戴了人皮面具,这让她很是高兴。

    赶了三天的路,总算在一个小镇上寻了一个客栈住了下来,安若素这才知道,自己竟然让那几个家伙掳到了城郊三十里外的山外,果然,在这样一个偏远的地方,还真的是很难让人找到,而冷然却说,这个小镇和平常有些不一样,经他提醒过后,冷心也说,这里多了许多人,许多面带杀气的人。

    在这样一个偏远的山村小镇内,民风一向淳朴,且小镇人少,向来子过的也是无拘无束,冷然冷心常来这里,自然很容易就能从面貌上看出端倪,且冷然冷心又是学医之人,对那种危险的气息要比安若素来的更加敏感,好在安若素听了冷然的话带了人皮面具,不然这会,她的会成为冤死的第一人。

    在小镇的客栈中住了一个晚上安然无恙之后,冷然决定安全起见买了一辆马车,让冷心和自己一起坐在马车中避过耳目,出城时,安若素很是眼尖的在城墙上看见了自己的一张寻人启事,可这会,山高皇帝远,她是说什么都不敢露面的。一想起昨夜小镇上突然多出的人,还有冷然所说的肃杀之气,安若素便异常心虚,因为她很怕死!

    看着来来去去的人被一一检查,安若素知道公孙卿该是动用了全部的人力来寻找自己,皇榜张贴的寻人启事,连带着皇上都参与在了其中,这件事真的是闹大了!那么要杀自己的是公孙斐,一个在明处找自己,一个在暗中打算杀了自己,如果她就这么出现在王府前,只怕还没有踏进门槛,自己就已经首异处了!

    王府不能去,自家老爹那里更加不能去,但凡是自己亲戚和自己能够车上关系的地方,她一个也不能够出现,一旦她出现,自己说不定瞬间就会被人盯成马蜂窝,在最快的时间内进了京城的安若素成天的坐在客栈中思量着怎么样回到王府,可不管她怎么思量,最终的结果永远都是那样的差强人意,烦不安的她只觉得自己这会要被心底里憋着的那一口气给呕死了。

    出去打探消息的冷然冷心回来说,如他们所料的一样,王府的四周,她亲爹的家中都布满了侍卫,眼线,杀手,一共有四拨人马,除了侍卫像是好的以外,另外三拨大概都是要安若素死的。安若素在听到那三拨人之后,有一种吐血的冲动,她到底得罪了多少人,竟然要人出动这么多的人来消灭她,这样下去,她还不如就这么消失了算了!

    王府中看她不顺眼要她死的人,除了公孙斐和四夫人,还有谁那么恨她入骨,难道是五夫人。她在那次受到了自己的严重打击之后,明显的腌成了黄花菜一样,莫不是这次打算对自己来个一网打尽。

    “姐姐,你究竟得罪了多少人,不如回我们家算了,你活的真累!”吃着糕点的冷心看着安若素愁眉苦脸的样子时,开口说道,那一句话直接戳中了安若素的痛脚。

    她也想知道,她得罪了多少人!“心儿,我们上街去看看,我要去观察一下,然后在做决断,看看我到底该怎么回去!”安若素忿忿的猛的一拍桌子,吓坏了原本吃着糕点的冷心,让她不由的噎了一下。

    ~

重要声明:小说《王妃要当家:宝贝,别嚣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