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冷家兄妹(3)

    当她把这个想法告诉冷心时,冷心笑了笑,很是洋洋得意的说道“那当然啦,姐姐喝的那药是用这林子中最毒的蛇胆做的药引,清心明目,当然会觉得眼睛比以前好很多!”安若素听后,瞬间凌乱了。

    她讨厌蛇,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蛇,还有冷然!因为这个男人严重的在这短短的子内打击着安若素的自尊心,且一天不知道要几回,这家伙凭着自己的一条毒舌,无比凌乱的一直打击安若素。

    能见到光明的时候,安若素才感觉到看的见东西是多么多么美好的事。冷心是个长的十分可的小姑娘,包子脸加上那一双明亮的双眸,简直就是个萌娃娃,安若素喜的她打紧,她也很缠安若素。她的说话是,这么多年,一直就她和哥哥两个人,边都没有别的女的,她太孤单了。

    妹妹长的天真可,哥哥的皮囊自然也不会坏到哪里去,诚如安若素在眼瞎时所感觉到的一样,冷然的脸长的是极为英俊的,如雕刻般分明的美目流转的不经意间就会让人有一种会深陷进去的冲动,梳起的发髻上簪的玉冠让他看起来有一种道骨仙风的姿态,再加上这个人极其喜欢穿一青色长衣,在这林中冷风吹动下,衣摆总是簌簌发响,安若素就觉得,这个男人倒真的不辜负了冷然这个名字。

    “姐姐,我哥哥长的很帅吧!”在安若素见到冷然第一眼时,面对着这个皮囊,第一次有些失神!而乘着她失神的那个片刻中时,冷心却已经揪住了安若素的手,笑着对安若素说道。

    安若素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她一向对美的事没有多少的抵抗力,就好比当初第一次见到公孙卿时,她也是那个样子,而在知道公孙卿那恶劣的本之后,再好的皮囊,也只能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冷然和公孙卿两个人还真的是不相上下。在安若素花痴般的点下头后,冷然果不其然的发出了这个声音。“切!”顺便,安若素就被他的一声切,给贬低的死死的。

    “那姐姐当我嫂嫂吧,这么多年,哥哥可是只救过你一个女的哦,戏文里说男子救了女子,女子都是以相许的,姐姐,你说好不好!”那一天,冷心拉着安若素的手,满是憧憬的说道。

    “心儿,你胡闹什么!”话刚一出口,就被她老哥给横了一眼。

    以相许,要是让公孙卿知道,自己会被剁了吧。安若素呵呵一笑,牵住了冷心的手“那个心儿,我觉得我配不上你哥哥!”她真的是配不当,能够在冷然这样毒舌加冰块的男人边待一辈子,那应该要有多好的心理素质加心理承受能力,她可不敢,因为她的心脏太脆弱了。

    “有什么配不上的,在我看来,姐姐长的美,哥哥长的帅,俨然就是注定好的天生一对,你们在一起是天作之合,最合适了。姐姐,难道你嫌弃我哥哥?”冷心嘟起了嘴,死磕着安若素让她当自己的嫂嫂,而在嫌弃两个字出口之后,连带着一旁原本不大有所谓的冷然也皱起了眉头。

    安若素说配不上自己的事是小,可若是嫌弃自己,那这件事可就大了!

    感受到了危险气息的安若素瞬间的摇头“不会,不会,我怎么敢嫌弃你哥哥,你哥哥这么厉害,医术又那么高超,人又长的那么帅,我可不敢,要是嫌弃他,我哪里还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诚然,这些话是说给一旁的冷然听的,而安若素也看到,冷然听完那话后,很是受用的不在皱着眉头。

    “那是为什么?”冷心不放弃的继续问道,眼里恨不得泛着眼泪。

    “其实,其实……”安若素在一旁其实了好久,最终狠了心,决定把真相告诉他们,因为她觉得不应该欺骗自己的救命恩人。“心儿,我其实已经嫁人了,所以为有夫之妇的我,怎么也配不上你的哥哥,而且,我相公现在应该也没有休妻的打算,其实我的名字叫安若素,你们知道睿王爷么,她就是我的丈夫。”

    “啊!”一瞬间,那个当着小红娘的冷心彻底的张大了嘴巴,显示着她无比惊讶的脸,随后脸垮了下来,委屈异常。她第一次当红娘,竟然就这么失败了,怎么可以这样。

    和冷心的失落不同的一旁听到安若素自报家门的冷然,初听到安若素的全名之时,他只是一愣,随后犹疑的开口“你是云中城富商安在天的女儿,睿王府的王妃?”

    “嗯!”安若素点了点头。

    “诶?姐姐,你就是传说中的第一美女!”而地上的冷心确蹦跶着跳了起来“姐姐,你嫁给的王爷据说要死了,等王爷死了你再嫁给我哥就好拉!”随后像是想到了一个极好的想法,对着安若素说道。

    “他好像还没有那快死!”安若素头顶三根黑线,据安若素看来,她死的时候,公孙卿说不定都还活蹦乱跳的活着。

    “那有什么,让我哥等你几年,那王爷最多也活不过三十,城里的人都是这么说的,姐姐,你这么好的一朵鲜花,怎么就插在了那样一坨牛粪上,你其实很委屈吧!”冷心很是为安若素惋惜的说道。

    安若素听着冷心的话,脸上的黑线越发的粗了,公孙卿,可不是我要黑你,你变牛粪真的不是我的错。在安若素凌乱的时候,她将自己如何被绑,如何逃脱的事一一的做了交代,到底是人家救了自己,再怎么样也要说个清楚,再说了,要是再不说清楚,冷心说不定真的要自己嫁给她哥哥,那她就真的完蛋了。

    在经过安若素细心耐心的一番解释和多潜移默化的引导下,冷心总算放弃了让安若素嫁给自己哥哥的打算,却起了另外一个念头,那就是和安若素结拜为姐妹。在安若素还来不及细想的况下,她直接的摆起了供案放起了祭品,拉着安若素跪在了蒲团上,和安若素一道指天发誓成了结拜姐妹。就这么,安若素多了一个天真无邪的可妹子,和一个永远毒舌着的冷面哥哥。

    冷心告诉安若素,这个草庐是冷然来山中采药炼丹时所住的地方,所以这里没有下人,只有他们兄妹两个人。说是草庐,可再安若素看来,这里建造的就好像是个世外桃源的房子,院子里种满了许多的草药,药味在清早的时候由其的浓郁,而用竹子建造的房子隔空与地面一米的地方,四处鸟语花香,不远处还有一个天然的温泉,在安若素能跑能跳之后,她最喜欢的事就是拉着冷心去泡温泉。

    她的体还在恢复阶段,冷然说必须喝满一个月的药才可以在下一次蛊毒发作的时候把虫卵沿着血脉取出,唯有在那个时候,虫卵最是活跃,要控制它进入血脉远比平常来的简单。安若素在这个关于着自己一条命的时刻还是十分相信眼前这个高人的,于是她每天好吃好喝的对待自己,希望能够快速的回去。

    虽然她也曾想办法和公孙卿联系过,可由冷然特殊训练的信鸽每次飞出去都没有回来过,安若素每天从天亮等到天黑也看不到鸽子的半点影子。冷然说,鸽子不回来只有一个况,那就是被人杀了。听他这么一说,安若素的心不住的向下沉着。好在,她用来报信的字写的是现代的简体字,不然的话,让人看见了,别说自己有麻烦,就连冷然冷心都会因为自己而受到牵连。

    说起那简体字,还是因为当初公孙卿在自己练字的时候笑话自己的字怎么可以丑到这个地步,她因为气不过才写了几个简体字来让公孙卿出丑,没想到写完之后,公孙卿却说让自己教他,这个世界上,也只有自己和公孙卿知道和认识这些字究竟是什么意思,所以就算信鸽上的东西让人看到了,她也不怕。

    在放飞了几次鸽子无果之后,安若素便收了心决定等自己的体彻底的好了之后,赶紧的下山,也不知道自己失踪的这些子,公孙卿那边怎么样了,他会不会把钱已经全都给了公孙斐。那么大一笔巨款,安若素想起来的时候,都觉得自己的心抽抽的。

    而陪着冷心在这草庐晃的时候,她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那就是每到夜晚来临的时候,草庐的四周都会点上灯,将整个草庐照的十分明亮,一开始,安若素以为点灯是为了防止有野兽侵袭,可后来听冷心说草庐的四周都放了野兽害怕的毒草,还布了许多的瘴气。没有解药,连人靠近都会死,听冷心这么一说,她便更加的好奇了。

    央求了半天,冷心总算悄悄的告诉了安若素每夜点那么多的灯是因为冷面君冷然先生有夜盲症,每到夜晚来临的时候,要是没有光他就看不见东西,所以,不管他到哪里,四周都要点上很亮的蜡烛,不然的话,冷然就会和瞎子一样。

    安若素初初听到的时候一副原来的如此的模样拖长了声音“原来是夜盲症,我弟弟以前有得过,吃点鱼肝油,补充点维生素就会好的。”真没想到,看着像是无敌超人的冷然竟然也会有这种病,真是个奇特的发现。

    “诶!”冷心不敢相信的出声“怎么可能!哥哥的师傅都对哥哥的病没有办法,姐姐,怎么你说的好像很简单似的。”

    能有多难,本来就很简单嘛!“你哥哥小时候应该能够看得见东西吧,是不是长大了以后才发现夜里看不见的。”安若素摆起了一副江湖郎中的模样架势,在一旁洋洋得意的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王妃要当家:宝贝,别嚣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