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冷家兄妹(2)

    “七虫七花从字面上理解就是用七种毒虫七种毒花将其喂养七七四九然后以虫衍生出的最毒的卵作为寄生植入宿主的体内,而卵会通过宿主的血脉进入她的心房,每到毒发时,卵便会啃噬宿主的心脏,我们救你的时候,你应该正在毒发。姐姐,你没有感觉到你那时候心脏被啃咬,很痛苦的感觉么?”

    听着冷心的解释,安若素顺便起了无数的鸡皮疙瘩,却也想起了那时候自己在逃跑时,感受到的锥心刺骨之痛,那种恨不得把整个骨头掰断在掰断的痛让她整个人为之一怔,那时候她只以为是自己中了毒蛇,是为蛇咬了才会有这种痛苦的感觉,原来,不是这样的。

    “那时候我被蛇咬了,我痛的没有办法,我就昏了过去,然后我什么感觉都没有了,直到现在醒来。”说完,手摸了口,深深的呼吸着,却感觉到刺心的微痛。

    看安若素的动作,冷心笑着说道“就因为你中了蛇毒,哥哥才那么为难,不过你别担心,你现在醒过来了,哥哥就会有办法帮你把蛊虫从你的心脏内取出来,我哥哥的医术可是很厉害的!”

    “那你的意思就是说,那个卵还在我的心脏里面?”安若素瞬间有种想要呕吐的感觉,在她的脑海里,卵这种东西就好像是一个蠕动着白色躯的恶心东西,一想到那个东西,竟然在自己的心脏内,吃着她的心,她就有这么一种冲动。

    “哥哥怕你在昏迷时强行将虫卵出来,你会死,所以一定要等你醒来啊,等你养好了体,就好了。你别担心,那卵虫已经让哥哥用药镇住了,不会再吃你的心脏了。姐姐,你连自己中了蛊毒都不知道,怎么会这样呢,到底是谁,跟你有这么大的仇怨,要你这么痛苦?”冷心本着打破沙锅问到底的精神,再一次深入挖掘。

    瞬间,安若素的脑子里一阵的当机。她也在想,究竟是谁,跟她有这么大的仇怨,一个月发作一次的蛊毒,在王府里谁能够给她下毒,公孙斐,二夫人,不会,他们已经决定破罐子破摔了,干嘛费那种心力去做那种吃力不讨好的事,那么是谁,心,心……安若素在心中不停的默念。

    天王保心丹!!!

    瞬间,安若素想起了一个东西,在她被影儿的死吓得在鬼门关前徘徊时,她是因为四夫人的一粒天王保心丹缓回了一口气,自那以后,莫大夫三天两头的拿自己的手指头扎针取血,她还记得小茜说过,他们怕四夫人在天王保心丹里面做什么猫腻,果不其然,自己在王府中不曾毒发是因为四夫人一直有办法给自己解药,可被土匪掳走之后,她再也得不到解药,所以才会毒发,才会有噬心之痛。

    韩丽君,好你个恶毒的女人,既然用这种办法控制我,二夫人,公孙斐,四夫人,睿王府内三个盼着她死的人,都已经出了手,她要是这次没有出这个事,那她还不定要养那毒虫子多久,直到自己的心脏被吃完,韩丽君,她究竟要做什么,给自己下蛊,也是和公孙斐一样的想法么?这睿王府中的财产竟然有这么大的魅丽,让人前赴后继的为了它们恨不得抛头颅洒血。

    “姐姐,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在安若素凝神思量之时,冷心的手已经拉住了安若素,让她回神。

    “嗯,我好像想起来了,之前我生过一场重病,我四娘给我送来了一粒天王保心丹,吃完了之后,我就好了,可我娘怕我四娘害我,也让大夫为我仔仔细细的检查过,却没有查出什么,难道就是那个丹药么?”安若素简而化之的将这场事件归结成了正房和偏房的斗争。

    冷心听安若素这样一说,一下子断定了起来“是啊,蛊虫一旦进入了心脏,不管用什么方法都查不出来的,哪怕是滴血验毒,也验不出任何的东西,只有在毒发时,人才会尝到痛苦,可那个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姐姐,你的那个四娘真狠,她竟然想用那个方法害你。”

    “只怪我爹太有钱了,又只有我一个女儿,她怕我爹死后,她们会分不到遗产,所以才会处处想着害我,还找人绑架我,来勒索我爹,我也是因为这样才会从山上掉下来的。”安若素叹气的同时粗粗的解释了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深山老林之中。

    在她解释完之后,冷心已经张开了双臂将安若素抱紧在了怀中“姐姐,你别怕!以后冷心保护你,姐姐长的这么漂亮肯定聪明!等以后好了,我教你炼蛊,咱们也炼个七虫七花蛊,放在你四娘的体里,也让她尝尝苦头!”忿忿的说道。

    安若素在冷心这番话说完之后对她一下子出现了许多的亲切感,因为这丫头的格和她很像,绝对不吃亏。敢敢恨才该是他们女生该做的,不是么!

    “嗯!”安若素点了点头,又想起了自己的眼睛“心儿,我的眼睛怎么办,是不是要瞎了?”话语里带着低落和委屈。

    “不会,哥哥说你的眼睛受不了强光,再加上受过蛇毒,所以不适合睁开,若是睁开会瞎的,所以才会用黑布罩着,你别看我哥哥说话有些毒,有些讨人厌,可他心还是很好的,而且他也经常让我欺负,等你以后和他相处就好了。”说着,冷心还不由的夸耀道。

    他的话确实很毒,而且还很冷,不用看人安若素就觉得和这个人在一起,夏天完全不需要冰块来降温,因为这个人就是个天然的冰块。“呵呵……”她不由讪讪一笑。

    “你是傻子么,笑起来怎么那么难看!”

    安若素的笑意还挂在脸上时,却已经听到了传说中的冰块传来的鄙夷之声,还由不得安若素开口,一碗泛着诡异味道的药已经在她的唇边出现,安若素不由的拧起了眉头,有些抗拒。

    “躲什么躲,赶紧给我喝下去,那是治好你的药,又不是毒药,再躲,我就把你扔出去!”

    要是换了平常安若素一定会在一旁闹半天才愿意喝那么一丁半点,可这会,面对着眼前这个巨大的冰块,安若素彻底的投向了,乖觉的将药全都喝了下去,期间,不带一个喘气的,喝完之后,她只觉得她的胃,一阵的翻江倒海,然后她华丽丽吐了,且全都吐在了那个将药为给她的冷然上。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在将肚子里面的东西全都吐完之后,她的脸腾的一下红到了脖子根,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她也不知道自己会这么的控制不住,会吐出来,这样子糗大了!

    “笨女人,你给我坐着别动,恶心死了!”她胡乱的挥着手,想去为他整理下被她的秽物弄脏的衣衫,却没想到,那厌恶的声音再一次响起,而这一次,安若素彻底的僵直了子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像极了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哈哈……哈哈……”银铃般发自内心欢快的小声就在这个时间内不合时宜的响起,而安若素听着那一阵笑声只觉得头皮发麻“哥哥,你真笨!真是笨死了!”对现在的安若素而言可敬可畏的冷然兄台却在被他的亲妹妹奚落。“你明知道素素姐姐喝完了那药会吐,可你竟然还站在哪里,活该你被当成了痰盂,哈哈………”

    冷然这会彻底的绷着一张脸,整个人成了黑脸包公“谁知道这个女人这么克制不住,吐得这么快,真是没用!”说完,又是一阵的嫌弃,安若素彻底的变了脸,这个男人,真的是够了!从自己醒来以后到心在,他就一直在嫌弃自己,嫌弃的连安若素自己都觉得,她就真的这么一无是处么!

    “心儿,一会给我把这个衣服洗了,你最好给我洗干净一点,要不然,今晚我就罚你去点灯!”看自家妹妹在一旁笑的那么欢腾,冷然大老爷这会不干了,已经将外衣脱下的他直接的将衣服扔在了冷心的面前,下起命令来。

    “为什么,丢了就好啦,你衣服那么多,又不在乎这一件两件的。”冷心一听要去点灯,一下子不服气了,撑着手,昂着脖子,忿忿道。

    “谁让你笑我,赶紧的,给我去洗洗干净,不然的话,你懂得……”彻底的,冷心就好像是一个蔫了的茄子般,只能认命的捡起了地上的衣衫,狠狠的瞪了冷然一眼。

    “心儿,对不起!”安若素不好意思的对着冷心说着抱歉,都怪她自己,没有控制住。

    “没关系,没关系,姐姐,你刚把这几天积在腹中的毒素排完,你好好休息,等我洗完了衣服,我就来陪你!”说完,就蹦蹦跳跳的出去了,临走前还不忘叮嘱自家老哥“我不许你欺负素素姐姐,不然我就哭给你看!”随后就真的出去了。

    空气里面一阵的静默,安若素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瞬间的,她觉得自己还是乖乖的躺下睡觉比较好,而冷然也没有哼气,安若素闭上眼睛之后,沉沉的进入了梦想。

    眼睛上的黑布是在三天之后才取下的,那三天的时间内,安若素每天早上起来都要喝一次那怪异的药汁,清早的时候便会一次排山倒海的呕吐,在呕完之后,她会觉得自己的体轻快许多,直到第四天时,她眼睛上的黑布被拿下的那刻,安若素都觉得自己的眼睛好像比以前明亮了许多,也不知道是不是心头在作怪。

    ~

重要声明:小说《王妃要当家:宝贝,别嚣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