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出逃(2)

    “呵,那二姐姐和三公子岂不是注定要替王妃殉葬了!”在一旁围观了许久的其他几位夫人在此刻沉默着不说话,却唯独四夫人竟然轻笑着出声,话中有话道,眼中看不出任何的笑意。

    “韩丽君你什么意思?”二夫人似被踩中了尾巴的猫,顷刻间叫嚣了起来,随着她反应变化的,是公孙卿越发沉的脸,从一开始,他就深觉这件事一定和这对母子有关系。

    曹梦华债台高筑,公孙斐被死角,桩桩件件是他一步步谋划迫的,能够绑了安若素还这么轻而易举的,除了公孙斐没有别人,而回来的魏嬷嬷说的第一件事便是在慌乱之中,她清楚的看到公孙斐推了安若素一把,将安若素推出了马车,会让让贼人有机可乘。

    这个男人!公孙卿在心中气愤到了极点,竟然动他的人!可现在他不能轻举妄动,他在等,等有人来勒索,只有这样,他才能够深信,才能够从公孙斐那里找到突破口,寻到安若素的下落。盛怒发脾气无非是为了让公孙斐放松警惕,让他深信,自己因为安若素被绑而失去了理智,失去了判断的能力。

    “没什么意思,不过是觉得凑巧罢了,那些人谁都不伤却只伤了三公子,这其实就是出苦计吧,王妃在外面无冤无仇,谁会想着要掳走她,就算是有冤有仇的,直接杀了就好了,废那么多事干嘛!在这王府之中,王妃用了几个月的时间让你们两个从当家之位变成无所事事之人,你说,这里谁的嫌疑最大,我什么意思,姐姐你心中清楚,就是因为清楚,你才会急的跳脚,不是吗?”

    四夫人在一旁细细的为二夫人道来这各种的缘由,而她越说,二夫人的脸变得越发的白,整个人因为害怕不停的浑颤抖,可面上却依然要装出一副气恼的模样。

    “你别再这里红口白牙的信口雌黄,阿斐好不容易捡回了一条命,你怎么可以这样污蔑他,王妃被绑走,怎么就是我们的事,老太君将当家之位交给王妃,我们母子向来心服口服的从旁协助,何时出现过你说的什么不服气,再说了,这王府之中与王妃有过最多争执的是你韩丽君,这样说来我是不是也可以理解为,就是你韩丽君请人绑走了王妃,好借刀杀人,把我们母子赶出去咯!”

    听着二夫人气恼的仰着脖子的大骂之声,四夫人只是好笑的看着,在她的话音落下之后,轻摆着手指“姐姐,你着什么急,一脸的此地无银三百两,这是做什么呢!”

    而老太君也在她们两个人的言语之中面色凝重怀犹疑的看向了面色发白的二夫人。

    “姐姐,我都说了,谁会废了那么大的力气只绑个人,除非那个人是真有目的,而现在,那人没有留下只字片语,这说明他还会再来,所以啊,若真的是我做的,直接杀了王妃,再来说是你们做的,让你们百口莫辩就好了,再者说了。我和王妃之间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早已经化解了,我若真的下手,也轮到不到现在!”

    说完,还不屑的看着公孙斐和二夫人,二夫人一时语塞,越描越黑的她被四夫人死扣着这一顶他们就是主谋的帽子怎么也脱不下来。

    “老太君明鉴,王爷明鉴,阿斐真的没有!”跪在地上好不容易支撑着起的公孙斐顾不得血流一片的手臂,用言语堵住了两个女人的嘴,他深知,不可以再让四夫人和二夫人说下去。

    二夫人临场应变的能力远没有旁人看着的来的精明,若说多了,定然会露出马脚,至于四夫人,这个女人,她的心藏的太深,深的让人难以捉摸,和这个女人对阵,若没有极好的应变能力,吃亏的只是自己。

    “啧啧!很疼吧,三公子可真的是好不惜自己的体,瞧瞧!”二夫人媚眼寒光的在一旁故作惋惜,随后轻笑着继续道“不过,也只有这样才能达到苦计的效果,这样还真的不亏,是吧!”

    “韩丽君!!!”二夫人在背后扬声准备大骂,却被公孙斐的一个眼神被瞪得憋在了喉咙口!

    “姐姐何苦这样着急,我不过说了自己该说的,长脑子的人都会猜想的东西而已,你大可以问问在场的所有人,王妃被绑,你们母子本来就是第一个被怀疑的人,有本事,你们倒是把王妃安然无恙的寻回来,这样大家才不会怀疑,才会对你们消除疑虑,难道不是么?”四夫人发难的开口,二夫人在到那话之后,彻底的闭了嘴。

    一向避世不惹麻烦的三夫人在这会竟然开口“四妹妹说的不错,毕竟王妃被绑的时候三公子也在场,若要绑,为什么只绑王妃一个人,却不理三公子,这个道理说不通!”

    “我也觉得!”作为墙头草的五夫人这会知道,自己必须站一个阵营,既然人人都倒向了四夫人处,一起偏离着二夫人母子,那么她自然也很是识相的认清了自己该走的路“至少三公子这会还是活生生的站在咱们面前,王妃却是生死未卜,王妃被劫走时,为什么三公子不而出,非死即伤的影卫,伤的都是在要处,却偏偏三公子只是受了点皮之苦,怎么就那么巧?”

    听完了五夫人的话之后,四夫人不由的嘴角上扬,唇角微翘“姐姐,三公子,我劝你们还是早些的找到王妃才好,当然,是要安然无恙的找到,不然,你们的嫌疑这辈子都洗不清了!”

    “曹梦华,你太过分了!”二夫人恼火的大骂道。

    对二夫人不满的绪,四夫人只当未见,轻笑着言语“不过是人之常,谁让我们都是俗人,姐姐还是好好想想怎么和你的宝贝儿子找到王妃吧,为自己洗脱嫌疑才是最重要的!”

    而在此过程之中老太君的脸色越发的沉着,犀利的目光紧迫的盯在了公孙斐和二夫人上,那灼的视线恨不得将人烧焦,而这个眼神让公孙斐更加的肯定了,因为四夫人的叙述,自己这会是再难洗清嫌疑,这样下去,他就真的不能将安若素铲除。

    安若素留与不留会成为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老太君冷哼着对着公孙斐下了命令“若安若素找不回来,你们母子论家法为安若素陪葬。”

    死!这个字眼在搭上了安若素之后,顺势的搭上了公孙斐和二夫人两个人,他们因为四夫人早有用心的话语之下,进退两难,只是谁都不知道,为什么四夫人这样良苦用心,非着公孙斐交人。

    安若素上的七虫七花蛊毒在往后的几天内会发作,若没有自己给的解药,便会毒发,蛊虫会在安若素的体内吞噬心头之,承受不住的人,会心痛而死,到时候,她所做的一切事都会功亏一篑,所以她才会这样不得不公孙斐交人。

    因为四夫人深知,这件事只有公孙斐会做!而在四夫人不遗余力的让公孙斐交人之时,站在一旁闷不作声的人确实公孙卿,他深邃的眉眼之中是看不透的绪!

    气味浑浊四处弥漫着一种腐蚀气息的山洞中,除了能够感受到潮湿外便是无尽的黑暗,此刻衣衫破烂发丝凌乱的安若素被反绑着躺在干枯的杂草上让人粗鲁的喂着药,被绑的那天,她昏迷醒来后就是被蒙着眼睛带来这里的。

    这是一个极其黑暗杂乱的山洞,安若素不知道自己这会处何地,她只是清楚的记得自己是被公孙卿那个死男人推出马车然后才被抓的,而被抓来之后,她并没有遭受到非人的虐待,除了被反绑着双手外,其他一切正常。

    他们也算是好吃好喝的招待着自己,可惜的是安若素不争气,在吃了一顿他们喂食的饭菜后,就上吐下泻要死要活了起来,吓得那领头之人连忙抓了无数的草药回来亲自煎了喂她,自然她还是被绑着的。

    而绑着安若素双眼的眼罩也在两天后被人取了下来,安若素粗粗的看了看这个现在关着自己的地方,洞口很小,用乱石杂草挡着除了进来一点微弱的光线,再看不到其他,至于别的,洞内一共有五个人,其它的五个在后面的他们的谈话声中安若素知道,是被领头人派去打探况去了,据说自己被绑了以后,公孙卿出动了能够用到的所有人,搜寻着自己的下落,他们这会风声很紧。

    待在这山洞之中已经三天了,这三天安若素每天就是喝无数的草药,然后就是吃水果,因为他们吃的那些东西,安若素根本不能砰,一碰,她就会上吐下泻,屡试不爽。被绑的三天,她很乖,不发一言,也没想过逃跑,乖的都让那些绑架她的人都奇怪自己是不是绑了一个傻子。

    在被人喂了一碗草药后,安若素的嘴里被塞进了一个野果,有人喂到嘴边,她也吃的津津有味“切!”在安若素吃完了三个野果之后,尖耳猴腮的一个绑匪不由的在一旁发出了一阵轻笑之声“老子当了这么多年的土匪倒还是第一次见到有这么一个奇怪的丫头,你这么心安理得,难道不怕我们杀了你!”

    ~

重要声明:小说《王妃要当家:宝贝,别嚣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